通体金黄、身体强健的六耳猕猴——弥天,目射金芒,气冲斗牛,六只耳朵齐摇颤,他恼羞成怒,兵器居然被人给抢走了。

  虽然他刚才一时大意,没有用力,但是这样失手,还是让他感觉丢了六耳族的脸,他们可是混沌之生的先天神魔,血统高贵,实力逆天。

  尤其是,对面这个家伙在干什么?胆大包天,抡动狼牙大棒对着他的脑袋又砸了过来,这个暴脾气,比他还暴!

  真是霸道过头了,比他们六耳猕猴族还要生猛!

  他自然要给予此人教训,这是哪里来的“野人”,有眼不识六耳猕猴吗?估计刚从老林子出来吧。

  他这么琢磨着。

  所以,弥天浑身绽放金光,向着狼牙棒抓去,准备强硬的夺回来,找回颜面,并教训此人。

  怎么丢的兵器,就怎么收回来,看谁刚猛霸道,这才能显示他的本领。

  然而,这一次,楚风可不是跟他一样轻视对手,而是抡圆了棒子,铆足力气,用拒量去砸他。

  “当!”

  就这么一刻,所有人都看到,那大棒子前,弥天的手掌剧烈颤抖,猴毛飞舞,并且火星四溅。

  “还真结实!”楚风低声道。

  这是事实,他动用了何等的能量?而这根大棒子又不是凡品,力大势沉,这么砸下去,换一个生物的话,早成肉酱了。

  但是,六耳猕猴——弥天,体内流淌着先天血,该族是在开天前诞生的,肉身强横的离谱,直接挡住了。

  当然,弥天自己也不好受,手臂都在略微发抖,手指头更是疼痛难忍,而虎口那里更是出现血迹。

  “猴子,再吃俺老曹一棒!”楚风大喝道。

  他很想恶趣味的喊,再吃俺老孙一棒,可是想到自己在营门那里登记时,已经写了姓曹,也只能这样了。

  弥天这叫一个气,他平日一般都是对敌人喊,吃俺老弥一棒,结果今天被人抢了台词,而且是用他的棒子砸他。

  “你给我拿来吧!”弥天大吼,双目如同火山口般炽盛,他气冲斗牛,浑身金光爆发,所有猴毛都倒竖起来,光焰焚烧虚空,状若神魔!

  他再次去抢狼牙棒,说到底他还是鱼轻视楚风,不认为一个刚走出老林子的“野人”能跟他平起平坐,哪怕很强,是个天纵人物,很不好对付,但也总能拿下。

  主要也是面子问题,棒子这样被夺,他必须以同样的手段夺回来,不然传出去的话,多么丢面子。

  “我打!”楚风爆喝,劈头盖脸,抡动大棒子就砸,管你六耳族,还是混沌神魔,他到这军营又不是为受气而来,先打了再说!

  当!当!当!

  一时间,前方那里火星四溅,弥天双臂颤抖,他被打的上蹿下跳,浑身金光乱冒,他很想大骂出声,这该死的野人,脾气怎么比他还臭?就不能先停下,说和说和吗?真疼啊!

  “再吃俺老曹一棒!”楚风喝道,身体如同一道闪电,化成一道光,拎着大棒子,追着六耳猕猴打。

  弥天有苦说不出,今天这是遇上了狠茬子,实力太强劲了,他一心想挽回面子,强硬夺回自己的兵器,结果到现在骑虎难下。

  一时间,这里响声不绝,跟打铁似的,火星不断飞溅起来。

  附近,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全都石化在这里,看傻了眼睛。

  那可是六耳猕猴,是混沌之生的先天种族,体内的神魔血恐怖无边,这个种族如今没有几个人了,可是一旦出世,绝对是同层次帜绝顶人物,难逢敌手。

  不然的话,真当他们这些人好脾气,好欺负啊,让帮忙去整理帐篷就服从?换一个人试试,早开打了,不死不休。

  结果,现在来了一个野人,就这么拎着大棒子,满连营的砸猴子,追着他杀,这一幕实在惊人。

  又来一个活祖宗!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他们这群人中,有不少都是强林族,平日霸道惯了,可是见到弥天后都很老实。

  但是今天,有踢秤的猛人来了,这片连营帜霸主,估计又要多上一个了。

  “金身层次帜进化者又多了一个变态!”有人低语。

  在这些人看来,在这片连营中,金身领域中有几个混世魔王,现在出现竞争者了,有人要叫板他们。

  这时,弥天怒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野人看出他心帜执拗,知道他想挽回面子,故意欺负他这种心理,就这么打的心安理得,大开大合,动用最霸道的力量砸他。

  “野人,你找死!”弥天喝吼,目射金芒,浑身猴毛炸立,他恼了,将速度提升到极限,躲避这片大棒的虚影。

  就这么片刻间,他已经被打的双手虎口流血,手臂都快麻木了,再这么下去,有可能会被打吐血,被此人干翻。

  即便他脾气暴,眼高于顶,一向自负,但不代表他会真个心有执念到底,让人拿大棒子砸。

  六耳猕猴躲避出去,动作太快了,如光似电,不再如同野蛮人般动手,不再去硬撼,而且动用神通,施展秘术等。

  一时间,他三头六臂,而且手中出现其他兵器,进攻楚风!

  “猴子,一个脑袋被敲爽后,现在显化出来三个,让我接着打个痛快是吧,你还上瘾了!”楚风嚼。

  弥天这叫一个气,早先想强硬的拿下此人,没动用其他手段,结果让“野人”大占便宜,现在还敢卖乖,欺人太甚!

  当当当

  这片地带金光大盛,大棒与长矛乱舞,撞击声不绝于耳,两人杀的非常激烈。

  两人从一个地方杀到另一个地方,冲上矮山,杀进河中,坠进地窟,真是异常的惨烈。

  这片连营各种地势都是,到处都留下他们的足迹,看傻了一群人。

  砰!

  在一座山头上,他们将山巅都给震塌了。

  轰隆!

  最后,他们直接下沉,打穿地面,进入地层深处,激烈搏杀,外人看不见了。

  “要不要去找人啊,赶紧劝架,别真杀出人命来!”

  “另外几个混世魔王呢,怎么不出来帮弥天?”

  人们议论,这片连营中都是金身层次的进化者,全都在看戏,眼神火热,坐等结果。

  在地底深处,没人敢跟进来观战。

  此时,楚风与弥天都丢开了兵器,纠缠在一起,肉身搏杀起来。

  这一次,六耳猕猴真的震惊了,这家伙的体质也彪悍了,跟他放对厮杀,一点也不怵,让他都疼的呲牙。

  他可是知道自家事,在临上战嘲,他们这一族的老祖宗可是动用了该族的些须祖血,混合在造化物质中,帮他洗礼肉身与精神,让他神剑刺不动,秘宝难伤身,几乎将他的肉体炼成一块灵宝。

  他估摸着,应该没人能在肉身搏杀中压制自己,结果怎么才来没多久就遇上这样一个怪物?

  事实上,楚风也很吃惊,这才刚到三方战场,第一次出手就遇上狠茬子,竟这么难缠,他还想三下五除二就镇压对方呢。

  如果让弥天知道他的念头,肯定要喷出去一口老血,他现在就已经够憋屈了,这个对头居然还敢这么妄想?

  “玛德,我是同辈第一才对,最起码在金身领域的搏杀中敢挑战各路人马,结果这个野人太可恶了,简直是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鱼打不动!”

  两人厮杀,在地底下打的极其猛烈,最后拳拳到肉,血都打出来了,身上都挂彩了。

  “停,不打了,你给我字!”六耳猕猴嚼。

  他感觉太憋气,被人骑坐在身上,打了他一个乌眼青,这王八蛋怎么比他还能打,老拳如铁锤,不打别处,专门打脸。

  楚风怎么可能会罢手,这猴子太难缠了,好不容易将他按在地上,骑着他打,这么容易就放手,也太便宜他了。

  砰!

  又是一拳,结果弥天眼睛乌黑,鼻子喷血,他真受不了,吼道:“你这野人,脾气怎么这样臭,还讲不讲道理?”

  如果让人听到,六耳猕猴居然说要跟人讲道理,估计下巴都要惊掉在地上,你不是从来不讲道理,只讲拳头吗?

  现在,弥天现在口气软化了。

  “携我就是个暴脾气,是你先拿棒子打我的,我反打!”楚风说着,轮动老拳,骑在他身上照打不误。

  弥天又恼又怒,逮准机会,给了楚风下巴一拳,想要反过来将他骑坐在身下揪着他。

  现在两人浑身发光,这是将全身能量都推动了起来,神通驹,结果相互抵消,如同野蛮人在格斗般。

  最后,弥天实在受不了,再打下去的话,哪怕他不计代价的拼命,跟此人两败俱伤,那也颜面太难看了。

  “别打了,脸都肿成猪头了,一会儿怎么出去见人?”他嚼。

  “不行,你先惹我的,我可不受气,再打!”楚风道,语气一点也不软化。

  弥天牙疼,道:“你受气个毛线,后来是你拿大棒子打我好不好?现在也是你将我打了个鼻青脸肿,停手,有话好说!”

  “不停,还没出气呢!”楚风说道,依旧不依不饶,因为这猴子太厉害了,居然有次也将他按在地上打过好几拳。

  当然,他将猴子按地下打八次了!

  “我擦,你赶紧给我停下,我可是美猴王,你这么打下去,我怎么去见我那群结拜兄弟?”

  “我管你呢,关我毛事儿,我打!”

  六耳猕猴气了个够呛,喊道:“停,你先字,我送你一桩大造化!”

  “真的?打你一顿还能有造化可拿?”一刹那,楚风立刻就罢手了。

  弥天呲牙咧嘴,气的想跳脚,该该死的野人!

  他觉得,这野人看起来像是刚从老林子里走出来似的,结果这么的市侩,说给他好处,立刻就停手了!

  “真的!”弥天点头。

  楚风道:“那你发誓,以魂光血咒起誓!”

  “你够狠!”弥天恨的牙根都痒痒,不过想到自己和几个兄弟要谋划的事情,觉得拉进来一个强援再好不过,正好需要呢,只是这野人的臭脾气太可恶了。

  最终,他们罢手,一起来到地表上。

  众人都非常疑惑,感觉眼花缭乱,因为这两位刚才还打生打死呢,结果现在勾肩搭背的出现。

  现在,他们有说有笑,都快好成一个人了。

  猴子还没告诉楚风到底有什么大造化,但是却暗示,全战躇有进化者,所有种族的强者都在惦记,不然这里再能磨砺人,也不见得能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一些天尊的关门弟子都悄然出世,下山赶来。

  楚风心绪起伏,他在琢磨是否会因为有这样的机会,能够看到某些故人赶到,比如少女曦。

  这一族在阳间威名极盛,号称第六强族,这一次如果有天大的好处,该族会不会来瓜分利益,从而见到她?

  另外,还有其他人,是否也可以在此相遇?

  目前,他刚来而已,就见到了青音。

  “到底什么造化?”楚风问道。

  “给你提个醒,知道这夏州为何出名吗,它是阳间最中央区域之一,知道这里有什么吗?”

  楚风闻言,想了想,在他眼帜夏州,最出名的肯定是天下第一山,目前九号就蛰伏在当中,守着山根下一片未知的地域。

  弥天看了他一眼,道:“这里有天下第一名山,可是,它现在就剩下一片山根,不过几丈高,几乎与地齐平,而那真正的山体呢?仔细想一想,越是向深处琢磨,那可越是恐怖啊!”

  说到这里,他不再多说。

  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打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曹德!”楚风想都没想,直接答道。

  “你名字中也有个德字?”弥天瞥了他一眼,居然在磨牙,他大哥猕鸿在开荒角斗出上一个叫姬大德的砸场,至今还窝火呢。

  现在,他又遇上一个曹德,将他给揍了一顿,真是不祥的名字啊。

  再想到他们六耳族的始祖,死前的遗言,对一个德胖子那可真是念念不忘,怨念滔天。

  当思忖到这些,弥天愤愤不已,道:“名字带德的没一个好东西!”

  楚风闻言,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特喵的,他前面叫姬大德,现在叫曹德,等于被骂两次啊!
  
网站地图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ag平台官网下载 诚博国际-APP下载 凯发k8官网下载
K8 APP下载 巅峰娱乐平台app 老百汇娱乐城 至尊娱乐从哪里下载
天天娱乐大全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扑克王app怎么样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世界足球星排名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app 投注现金网
sunbetAPP下载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财神娱乐平台 九州城娱乐
天天好彩 万恒娱乐彩票 如意娱乐 百宝彩江西11选5 新宝娱乐
如意娱乐待遇 吉利彩票注册网址 博猫游戏 聚富彩票官网 爱赢娱乐官方网站
趣彩网 众购彩票网 幸运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群 彩票678网站
圣亚娱乐网址 京城会娱乐 正点游戏 合一彩票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 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