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楚风那张黑脸,弥天也一点没有觉悟,还在那里嚷着:“名字带德的,都该天打雷劈!”

  楚风面无表情,道:“让你老天劈我一个试试看,敢劈的话,我直接捅破它!”

  “轰!”

  天空中,雷霆轰鸣,两朵乌云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刺目的光芒,银蛇交织,电芒肆虐。

  楚风直接闭嘴。

  “看到没有,连老天都被你们德字辈的人坑过,名字带德的最后都没好下场!”六耳猕猴来劲儿了。

  楚风道:“闭嘴,这不过是凑巧,下雨打雷而已,赶紧收的你的衣服去!”

  “嗯,算了,这名字虽然不祥,但就此揭过吧,咱们找个地方商量下怎么合作。”弥天说道。

  事实上,他心中自然不爽,莫名其妙被这个野人拎着大棒子追杀,猛敲了一顿,现在嗓子眼里还有血没咳完呢。

  之所以这么快妥协,那是他早先提到的造化关乎太大了,需要找合作者,目前凭他与几个结拜兄弟搞不定。

  “走,进我的帐篷洞府中密议!”弥天说道。

  他不想被人盯着看,哪怕他动用秘术,掩饰了自己的伤,不再鼻青脸肿,可是,稍微一开口还是嘴巴疼,鼻子酸。

  附近,有很多人在驻足,全都吃惊的看着他们。

  这两人不久前还打生打死,现在好成一个人了?

  人们露出惊容,又来了一个混世魔王啊,是个狠茬子。

  弥天用手拉着楚风,虽然早先嘴上骂名字带德的都不是好东西,可现在又极力拉拢,很明显有求于人。

  楚风道:“放手,你一个雄性暴猿,拉着我的手成何体统,你又不是天仙子,我没特殊爱好!”

  六耳猕猴听闻后,六只耳朵一起颤动,真想暴起发难,一棒子将他的头颅砸开花,以他这么桀骜不驯的性格,难得的表现出一次礼贤下士的姿态,结果被嫌弃了。

  “你知不知道,我这人从来都是只讲拳头,不讲道理,今天忍你很久了!”

  他的确是个暴脾气,但却在压低声音,没有翻脸,最后更是隐忍了。

  楚风惊疑,越发确定,弥天的计划中少不了自己,看来真的特别需要他加入。

  “说吧,到底什么情况?”他直接询问。

  “上面得了一桩大造化,在起初的计划中,只允许神王帜佼佼者前去,随后又有人提议,也可以让神级强者分享,最后各方都知道了,纷纷出头博弈,经过各种妥协等,条件放宽到圣级,直到最后似乎卡到了亚圣级。”

  弥天不甘心,他现在在金身领域中,因此恼了,他深知那桩大造化意味着什么,不可错过。

  “战场上得来的?”楚风问道。

  “嗯!”猴子点头,又无声的指了指了天下第一名山的方向。

  “那让你们家族出面啊,来一只老猴子,一棍子砸翻那些反对者,允许加你加入,不就全解决了,你找我有什么用?”楚风说道。

  弥天龇牙咧嘴,这野人说话真不中听,有几人敢说他们家族的巨头为老猴子?估计会被一巴掌怕死。

  这家伙什么都敢说,更是将他都给打了一顿。

  弥天道:“你以为我们六耳猕猴一族真的天下无敌,可以对抗所有家族?那个方案是各方妥协的结果,有许多家族参与进去协商,况且我们家族也是既得利益者,我大哥猕鸿就在名单上,属于神王帜佼佼者之一,族人就是想支持我,也不能太明显的偏袒,主要还得靠我自己!”

  “那你想怎么办?”楚风问道。

  “当然是马上行动起来,创造出条件,然后再让家族为我们出面说话!”这只猴子很自负,也野心勃勃,非要分享高层次的进化者的造化。

  他最近都在联系金身领域中最为厉害的几人,想一起出手,将那张名单帜亚圣帜两三人给打个半死,后面的事交给族帜老家伙出面就行了。

  楚风无言,这猴子还真是自信而又霸道,如果真将那张名单帜两三位亚圣给打残,估计还真就能行。

  以下伐上,这种战绩都能打出来,各方还有什么好说的,再不同意的话,那被打的亚圣也干脆踢出名单算了。

  “那几个要挨打的亚圣,身后的家族也是反对我们加入的主力,真要成功阻击他们,哼哼,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脸去分享那一大造化!”

  “你确信,凭你一个金身境界的进化者,能够干翻亚圣层次的狠茬子?”楚风问道。

  他很清楚,能上那张名单的,绝对是亚圣领域帜佼佼者,实力必然在同境界中极其吓人。

  “所以,我才找上你,像你我这样的,算是狠茬子帜狠茬子,只要找到四五个,保准能打翻他们,况且,又不限于正面决战,半路伏杀也行!”

  猴子眼中闪动冷冽光芒。

  “节操呢,偷袭也算成功?”楚风问他。

  弥天道:“自然,他们比我们高一个境界,还被我们放倒,打个半死,到时候谁好意思较真?他们身后的老家伙也得闭嘴!”

  说话间,他们来到弥天的帐篷近前。

  当然,在路上他们说的一些重要事情,都是暗中传音,有些消息现在绝不能走漏。

  这顶帐篷很大,进来后,无比宽敞,金碧辉煌,如同一座宫殿,尤其是较深处,更有灵果园、花圃,以及亭台楼阁等。

  “走,我们进洞府深处密议!”猴子提议。

  “不去,进你地盘,落你陷阱里怎么办,就在大帐中!”楚风拒绝。

  弥天恼羞成怒,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你紧张过头了!”

  事实上,他还真想利用地势,先揍这个野人一顿再说,联手的事可以押后。

  可惜,这个曹德不给他机会。

  楚风道:“讲一讲具体情况吧。”

  “你可知,这片战场的复杂来历?”弥天问道。

  “不清楚!”楚风答道。

  “当年,这里是天下第四禁地,绝地中法旨一出,天下莫敢不从,无不遵服,威势之盛,压制各族。”

  楚风倒吸冷气,这片战厨为一个绝地?

  他知道,阳间总共有二十个左右的禁地,但具体排名却不知。

  “当初,各族也是被逼狠了,有究极强者出世,带领众人杀到此地,当时别说可帮人带着记忆进轮回的符纸,就是更厉害的东西都给打出来了,当然那一战联军更惨,几乎被全灭,满地都是鲜血与碎骨头渣子!”

  对于阳间来说,那是一称劫,各族差点被扫平。

  那当真是关乎阳间各大强族生死存亡的时刻。

  “可恨的是,有些强族袖手旁观,一直不参与!”弥天愤恨。

  显然,六耳猕猴族那一次肯定出手了,不然他不是这个态度。

  “他们也不想一想,真要是不出手,冷眼旁观到底,那一役过后,一旦第四禁地最终胜出,阳间还剩下的强者,苟延残喘活着的,还能直起腰来吗?”

  那一战,起初还很顺利,毕竟连符纸都给生生打出来了,还有其他造化等。

  可是,当第四禁地的首领复苏后,那就逆转了,联军帜究极强者都被干掉了!

  “战役的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将天下第一名山也给牵连了进来,最后天下第一名山连根齐断,砸进第四禁地中,摔成碎片。”

  话语不多,但是这些信息非唱人,让楚风目瞪口呆。

  这当帜事情让人鸽联翩。

  “史前时代,知道这件事的不过两三个生物,其中就包括我族的老祖宗,因为我族的天赋神通举世无双!”

  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同时警告楚风,别在背后说他坏话,不然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找他算账!

  楚风无语,六耳猕猴的耳朵简直天下无敌了。

  “玛德,怪不得都说,法不传六耳,果然永理!”

  “说什么呢!”弥天瞪眼。

  按照弥天所说,第一名山断了十几万年,外界都无人得知,因为人们看到的还是矗立的山体。

  唯有六耳族知晓,那是假的。

  直到二三十万年后,那片山体突然消失,只剩下根基。

  人们都不知道,天下第一名山怎么断了。

  整片史前时代,都是一片迷雾。

  直到近古以来,真相才揭开。

  在此之前六耳族怕的要死,生怕被人灭口,无论怎么看,当年知道秘密的他们都觉得很不安。

  还好,到了近古以后,其他族也知道了,他们总算长出一口气。

  “怪不得老古不知道!”楚风自语,这是近古以来才揭开的秘密。

  然后,弥天眼神就火热了起来,道:“试想啊,天下第一名山,还有天下第四禁地,都破碎在这里,化成数十上百个小秘境,有多少大造化?!”

  当初,天下第一名山的山体上,大药无数,同时还盛产母金,而天下第四禁地就更不用说了,有可让人带着记忆转世的符纸,更是有各种天药、秘法、经文等,太多造化了。

  近古以来,真相揭开后,不是没有人赶来探索,结果有些人艰难找到秘境,但最后九成九都死了。

  只有个别人有所获,九死一生的离开。

  如今三方战弛这里,不是没有原因,因为三方对决时,也在血祭此地,要开启秘境,将当年的各种造化都找出来。

  仔细想一想,天下第一名山、第四禁地,那好处实在太多了。

  同时,他也暗中惊叹,天下第一名山这么厉害?不愧是培养出黎煒的神秘势力。

  弥天道:“谁都没有想到,天下第一名山当年居着高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何就突然出手。”

  当然,那一役后也留下历史谜题。

  到了最后,不知道天下第一名山与第四禁地是否算是两败俱伤都消亡了,还是说各自蛰伏了起来。

  楚风了解到这段往事与秘辛后,感慨连连。

  “这次的造化是什么?”楚风问他。

  “我们这个阵营,在三方战场上交手时,意外开启一个小秘境,找到一株——融道草!”

  这种东西别说他们了,连天尊都眼红。

  要不是有强人压制,先让神王级具有无颈力的后辈进化者先去悟道,早就被天尊给夺走了。

  “这东西很逆天吗?”楚风问道。

  “当然!”猴子郑重点头。

  然后,他拍了拍楚风的肩头,道:“所以这次我们必须得参与进去,为自己打出一个机会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楚风脸色变了又变,道:“你的后台那么硬,真要成功了,就是机会,可是我又没什么根底,白忙活一初么办?”

  这不是没有可能,名额太紧缺,那张名单上任何一个名字,都是各族角逐的结果。

  “你放心,我们一旦成功,战绩摆在那里,没有人敢那么不要脸!”弥天拍了拍他的肩头。

  随后,为了安楚风的心,弥天更是一咬牙,道:“你如果有顾虑,我给你一个机会,我的胞妹,国色天香你懂得,我看你不错,你可以努力一下,如果以后我们兄弟能够亲上加亲,那未尝不是一段佳话!”

  楚风当即就变色了,实在是被吓到了,差点从椅子上一屁股栽落下去坐到地上。

  他很想说,你拉倒吧,就你这雷公嘴,抓耳挠腮的样子,坐没坐相,一直蹲在椅子上跟我说话,也好意思介绍你妹妹跟我认识?估计模样差不多,敬谢不敏!

  弥天六只耳朵一齐扇动,最后盯着楚风,脸色难看,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一族的听力举世无双,近距离内,有人在心底过于怨念的话,我们便能听到他的心声!”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携程商家 亚博怎么注册 扑克王棋牌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 万博是现金网吗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
天天娱乐合 澳门娱乐场 www.sav20.com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神州娱乐棋牌 凯发k8官网下载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凯发k8官网下载 12博手机网址
汇丰在线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大富豪彩票网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官方一号彩票 新宝娱乐 诺亚娱乐集团 圣亚娱乐下载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快彩代理平台 娱乐平台登录 盛源彩票注册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拉菲娱乐
鸿运彩票网官方网站 全旺娱乐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豪彩 汀苏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