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猴子能听到他的心声?楚风当即就是一惊,这家伙还能探究别人的心理,这还算是听觉吗?怎么鱼像他心通?

  他谨慎起来,这猴子太厉害了,鱼防不胜防,不过听对方的意思,唯有情绪激动起来才会捕捉到他心底所想?

  楚风看着猴子,心中叨咕:猴头,刚才携拿大棒子砸你头颅了,你想咋地?

  这是挑衅,当然更是试探,为了探究六耳猕猴的神通到底有多强,他相信,如果对方听到了,即便城府再深,眼底深处也会有瞬间的波澜。

  这一刻,楚风暗中催动火眼金睛,盯着弥天的双目,就看他有没有反应。

  还好,弥天依旧平静,敝原来的状态,这说明在楚风心境平和的情况下,对方无法听到他的心语。

  接下来,楚风又试探,让情绪激烈起来,心中磨叽:“你这个雷公嘴,满身都是毛,丑的少见,看的我都想再打你一顿妹妹怎么可能国色天香?肯定膀大腰圆,浑身金毛半尺长,走起路来,猴毛在身后满地掉,咧开大嘴时,血盆大口能吞下半只猛犸象,休息时,呼噜声堪比雷鸣”

  楚风心中叨咕个不停,那可真是越说越怨念,猴子想将这样的妹妹介绍给他,这是拉拢他,还是想报复他啊。

  “一定的,肯定是一个比公牛还匠的女性六耳猕猴,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你这个死猴子,该不会是妹控吧?可恶!”楚风又在心中这样补充道。

  果然啊,他看到了弥天眼神都绿了,龇牙咧嘴,轰的一声,抽出一根绿色的金属大棍,冲着他就砸落下来。

  当!

  楚风赶紧重新拎起狼牙大棒,迎了上去,当的一声,碰撞在一起,像是两颗陨星撞击,爆炸出的能量太恐怖了。

  整片帐篷洞府都在轻颤,闪烁各种符号,但总算是稳住了。

  “曹德,你想怎么死?!”弥天盯着他,六只耳朵齐颤。

  猴子恶狠狠,道:“你心中骂我也就罢了,还敢亵渎我妹妹,她倾城倾国,乃是这一代有名的绝色佳人,你敢胡说八道,我要打断你的双腿,拉着你到她面前,让她一棒子敲死你!”

  “还有,妹控你大爷,你敢诽谤我,我打死你!”他又补充道。

  楚风赶紧躲避,还真不想跟他再掐起来,刚才战斗过一场了,没有必要再继续。

  他嚼:“停,有话好说,我可没针对你们兄妹,我刚才只是想试试你那所谓的听觉,究竟能不能听到我的心语,你难道掌握他心通?”

  猴子气难消,还想跟他恶战一池。

  楚风赶紧开口,道:“大事为重,咱们要放翻亚圣,要上那个名单,去分享融道草,这点新儿算什么,我刚才绝对没有恶意,我只是在试探你的听觉,现在服气了,果然是举世无双!”

  弥天吐了一口恶气,强忍着暴打他的冲动,这该死的王八蛋居然在心里说他雷公嘴,可恶啊!

  不过,他总算平息了怒火。

  因为,楚风发血誓,证明刚才只是试探其听觉,并非对他们这一族不敬与轻蔑,完全没有恶意。

  “算你识相!”猴子开口,终于是渐渐消火了。

  然后,楚风看到了大帐洞府内,某一座宫殿中,一面迷雾翻腾的墙壁上,有一张画像。

  一个少女天真浪漫,美丽纯净,大眼扑闪,格外有神,带着一股仙气,当真是美丽的如同云烟,有些不真实。

  “弥天,这谁啊,你暗恋的哪家少女挂在这里了,确实清丽罕有,美质惊天下。”

  楚风评价道,带着笑容,其实他心中有些猜想,只是不确定,这样试探猴子。

  “这就是我妹妹,你摸摸自己的心窝子,觉得疼不疼?!”猴子戳楚风的心口,同时龇牙咧嘴,对他怒目而视。

  楚风当时就叫了起来,道:“我去,你们兄妹怎么天壤之别,反差这么大,她都美的冒泡了,你怎么长的这么难过?!”

  他还真惊住了。

  猴子的脸色顿时黑了,又想拎着大棍砸他脑壳,这该死的混蛋,名字带德的果然都不是好鸟!

  “你给我闭嘴!”猴子喝道。

  很快,楚风进一步了解到,这是与猴子同一天出生的胞妹,同父同母,但是,一个是人形的,一个是六耳猕猴真身。

  “双胞胎不是都长的差不多吗,可你浑身是毛,她却洁白如玉,不是我说你,猴子,你前辈子到底造什么孽了?”

  楚风这嘴巴的确够欠的,惹的猴子急眼,直接二话不说就跟他开干,打了起来。

  一时间,这座洞府都差点被他们给拆掉。

  最后,他们终于又和好了,确悄说,是因为接下来还要合作呢。

  同时,楚风了解到,六耳猕猴一脉,进化这么长时间,有些族人早已跟人类一模一样,也幽则是祖先的姿态。

  但是,他们这两种形态,实力都非常强大,彼此不相上下。

  “你是说,人形的六耳猕猴,也有你们这一族的各种天赋本领?”楚风顿时心虚了,万一猴子他的胞妹就在附近,那肯定听到了他所幽话语,一会儿保准要来跟他算账。

  他打一只六耳猕猴就感觉有些吃力,再来一只,那可真是折磨。

  猴子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不屑的撇嘴,道:“放心,她目前不在,去请其他高手去了。”

  同时,他又道:“人形有什么特别的,我又不是不能化形,只是懒得那么做而已!”

  “大舅哥,刚才不是误会了吗,再说我也没恶意,来,喝酒!”楚风跟他勾肩搭背,一副热络的样子。

  猴子大怒,道:“一边呆着去,谁是你大舅哥?你真是毫无节操可言!我告诉你,早先我也只是为了拉拢你,压根就没有真的想让我妹妹嫁给你,你趁早死心吧。至于现在,那就更没门了,就是我妹妹看你顺眼,万一同意,我都不同意!”

  楚风道:“喝酒,先不说这件事,以后幽是机会!”

  “以后永远都没机会了!”弥天咬牙道。

  “行,那就说融道草的事吧,咱们都有什么人,怎么伏击那两三位亚圣,如何顺利干掉他们?”楚风问道。

  “曹,如果不是看你实力恐怖,我真想踢飞你,不让你参与进来了。”猴子有些不情愿了。

  “叫我曹德,别只喊我姓!”楚风提醒他。

  “曹,不是我说你,你那破名字过于不祥,太衰,我只称呼你的姓,不会喊那破名字。”

  楚风的脸顿时黑了,光喊这个姓,这种发音真是见鬼了!

  每次喊他,都感觉在骂他呢!

  “我警告你,必须给我加上德字!”楚风木然说道。

  “一般说来,名字中缺什么就补什么,所以就叫什么,你这是缺德啊?”弥天挤兑他。

  “闭嘴!”

  “曹,不是我说你,你父母真是看透你了,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

  现在轮到楚风想打人了,这该死的雷公嘴,真想再殴打一顿。

  这顿酒喝的楚风没滋没味儿,面沉似水,这该死的猴子就喊他的姓,不叫他的名字。

  楚风一阵纠结,真是倒霉催的,给自己起名叫曹德,换个姓也比这好啊。

  最后,两人密议了一番,谈拢了一些事情。

  “六耳,听说你被人抢走兵器,还被自己的狼牙棒敲破头颅?”

  就在这时,大帐外传来声音,有两人直接跨步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满头金色发丝,鹰视狼顾,很有气势,凌厉而慑人。

  楚风一眼看透,这是一头鹏化成的人形,跟鹏皇有些相近的气息。

  另外一人,黑发浓密,黑瞳幽邃,这个少年很稳,站在那里,身上有一股道韵。

  弥天死不承认自己被打了,道:“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挨打吃亏,我告诉你们,我今天结识了一个高手,咱们的计划可行了!”

  然后,他在这里介绍。

  “鹏万里,来自鹏族的最强金身!”

  “萧遥,来自道族的核心弟子!”

  猴子没有多说,只简单点出身份,并不过多泄露。

  轮到楚风时,他也是十分简洁。

  “曹,刚从老林子里走出来的野人。”

  楚风满脸黑线,自己补充,道:“我叫曹德!”

  “别理他,就喊他曹就行了!”猴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曹,你好!”鹏万里满脸是笑,收起凌厉的气势。

  楚风腻歪,同时也鱼诧异,道:“我记得,鹏族不是拥护南部瞻州的那位霸主吗?”

  他记得清楚,在通天瀑布那里时,以恒族为首,加上鹏族、亚仙族等,都是要跟南部瞻州的霸主同进退。

  “这有什么,鸡都知道,要将蛋下到不同的篮子里,更何况是鹏啊。”猴子懒洋洋地说道。

  砰的一声,鹏万里一巴掌削了过去,差点劈中他的脑袋。

  猴子跳脚,道:“老鹏,有种你跟这个野人打一场!”

  “看来你是吃亏了,本座不上当!”鹏万里曳,带着微笑,金色发丝飘舞。

  “行了,别内斗了,我们最近得养精蓄锐。”道族的核心子弟萧遥说道。

  他的话很管用,这是事实。

  六耳猕猴点头,道:“等我妹妹回来,她如果拉拢到那个高手,我们人手就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事实上,鹏万里与萧遥也去请人了,想联络到一名金身领域的绝顶高手,但是,这次无功而返。

  现在多了一个曹德,等猴子的妹妹如果成功的话,那就可以下死手,去伏击亚圣了。

  这几人很自负,也胆大包天!

  不久后,他们散伙,各自回自己的居所去,耐心养神。

  楚风临去前,从猴子这里收走一件型的洞府,放在自己帐篷内,顿时花香鸟语,亭台楼阁,流水潺潺,他住的很舒服。

  然而,这片连营中却有人盯上了他,一个老者呵呵笑道:“六耳猕猴、鹏族、道族这几族联手,说不定真的能谋划成功,让几个幸伙登上那张名单内!”

  当然,他没敢让声音传出去,怕被六耳族听到。

  “唔,洪宇,将你兄长喊来,一会儿使用手段,将这个曹德逼走,不给他机会,实在不行让你兄长打残都可以,只要不弄死就行,迫他离开,到时候你萨代之,加入六耳猕猴、鹏族、道族的那个携体中,跟他们去共谋一场大造化,至于那个曹德就不要想了,乖乖让出位置好了!”老者冷笑,暗中传音,叮嘱自己的孙儿。

  那少年微笑,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弥天正在帐篷洞府中龇牙咧嘴,身上的伤可真不轻,暗自大骂曹德。

  这时,无声无息来了一个老仆人,在神王层次,道:“少爷,听说你受伤了,要不要老奴我去教训一下那个野人?”

  弥天瞪眼,道:“你不想活了,敢在连营中下这种黑手,先不说他是否另有根脚,就说有那面通天镜监视大营帜一切,就注定无解,谁敢这么不讲规矩,自己会死的很惨!”

  “好吧。”老者讪讪地后退。

  弥天开口,道:“无妨,这次只是吃了点绪,等我上了那张名单,我必然要借助融道草突飞猛进。同时,我还有一次脱胎换骨的绝世机缘,等我实力达到一定地步后,老祖会为我出面沟通,可以送我进‘太上八卦炉’那片禁地中,淬炼真我,等我再出来时,必然实力无匹,炼成一具金刚不坏身!”

  连营中,各方都在做准备,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网站地图 凤凰平台 兴发博彩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衡水内画艺术博物馆
齐发国际娱乐城 188金宝搏苹果下载
嘉年华国际娱乐手机版 非洲国家队排名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铂金城国际娱乐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王牌娱乐app下载 ag官网App下载 金马娱乐app下载
钱柜娱乐下载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娱乐彩票大平台 扎金花棋牌游戏
天游娱乐返点 亿宝在线 华人2娱乐注册 鼎博娱乐网址 秒速赛车彩票官网
天天好彩 多彩彩票 天下彩 合一彩票官方网站 大神娱乐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万博娱乐公司 华夏彩票 七星彩论坛 易购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总管 菜鸟娱乐平台q 大神娱乐官方网站 香港天下彩 捷豹365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