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头亚圣级凶兽闯过来,而是一群,不知道为何脱离原本的区域,杀向金身战承,吼声震天。

  “猴子,你的本家来了!”楚风喊道。

  领头的就是一头暴猿,浑身都是黑色的长毛,阔口獠牙,法量大,他足有十丈高,站在那里跟一座小山似的。

  周身的黑发毛发随风而动,看起来非常的凶猛,一双白色的眸子,连瞳孔都雪白,射出两道光束,很吓人。

  此时,他周身血气澎湃,宛若赤红的烈焰笼罩在黑色的躯体,像是一个从地狱中逃出来的魔王!

  不得不说,这头暴猿太厉害了,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一片狼藉,被他撞上的进化者,虽然都在金身层次,但全都骨断筋折,一旦被他抓住的话,直接撕为两片,血雨飞洒,太凶残了。

  “这是天神猿!”六耳猕猴神色冷漠,明确告知,这种生物一旦年龄达到八百岁,必然成为神王,即便不修行都如此,是一种非常强横的生物。

  当然,该族成员十分稀少,在阳间不多,总共不足百头。

  同时,别看年龄一到就能成神王,但想要晋阶天尊,却跟其他种族一样艰难,并没有捷径可走。

  楚风点头,的确很强,不需要苦修,年龄一到就保证能够成神王,这绝对算很骇人的强林族。

  当然,他不怎么在意,毕竟现在他的近期目标就是神王,中期目标则是天尊之上!

  天神猿很强,一路大步跑来,一步迈出就有几十丈远,这是纯粹的肉身之力,每一步落下都像是一座山砸落!

  地上,许多人惨叫,金身层次的进化者太多,被他的大脚踩成肉酱!

  他浑身都发光,血气如烈焰,根本挡不住。

  “该死,他越界了,闯入我们的战场,谁能是他的对手?”有人惊叫,这么片刻间,就损失惨重。

  天神猿连撕数十强者,连半空帜金身级凶禽被他跃起抓左,也都裂为两片,血液洒落,至于拳头打出后,更是让许多生物爆碎,满地是血。

  这简直是一个大恶魔!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头刺猬,通体雪白,整体能有两米多长,不是很庞大,但是杀伤力惊人。

  它周身雪白的长刺,这时如同箭羽般,不时激射而出,每一次都是致命的,连毙周围数十金身生物。

  哧!

  一道白色的箭羽,贴着楚风的肩头飞过,太强劲了,猛烈罡风刮在楚风的脸上都生疼。

  噗的一声,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龟族金身修士那么坚硬的龟壳都被穿透,将它钉在地上,而后整体炸开。

  砰!

  更远处,一头金色的猛犸象,也被一道白光击中,这不算长的刺猬箭羽却将那十几米高的黄金猛犸象射的炸开,象身解体后,到处都血淋淋,景象有些可怕。

  这片战郴下子就乱了,金身强者们大溃逃,因为这两个生物太可怕了,所过之处,断臂残肢,血染泥土。

  他们路过的地方,几乎就没有活口,短时间内就就死了过百的金身生物,全都死的很凄惨。

  这两头生物造成的惨祸,比之楚风更甚,此外引发的惶恐更加惊人,毕竟是亚圣级凶兽,一旦入了这片战场,让许多进化者从心理上就恐惧了,不战而溃。

  此外,这两头生物像是疯了,不分敌我,对双方阵营的进化者无差别攻击。

  “他们精神异常,估计在另一片战场上吃了大亏,魂光受损,精神错乱。”鹏万里说道。

  萧遥点头,认可这种说法。

  在那两头凶兽的背后有追兵,一个金甲将军,周身的锁子甲锃亮,发出刺目的黄金光,在追杀两头生物。

  此外,还有一头紫莹莹的神鹤,展翅而来,也在追杀那两头生物,他是鹤族的进化者,化成一个紫发男子。

  这两人很强,但一时间也难以效制嘴神猿与白刺猬。

  因为,他们的后方还有亚圣级生物,向着边冲闯过来,对两人展开攻击,爆发混战,非常激烈。

  “他们冲过来了,想不出手都不行了,正好检验一下我们的道行,跟亚圣过一过招!”楚风说道。

  他已经避开不止一支白色箭羽,都是刺猬身上飞出来的,那白刺像是源源不绝,可以不断射出。

  在附近这片区域,许多人惨叫,一次就是倒下去一片。

  “杀,猴子,刺猬,你们都在作死,敢害我的追随者!”楚风喝道,冲了过去。

  在他的附近,都是一路跟着他、随他一同冲锋陷阵的进化者,现在他不得不出手了,拎着大棒子就冲了过去。

  轰隆!

  楚风脚踩大地,每一次向前跃起,都震的地面四裂,他的脚掌力量太强了,每一步都冲出去百丈远。

  此时,他周身发光,以闪电拳掩饰自身血气,因为人王血被他激活了,其血有金光流转,有蓝光交织。

  现在,他从头到脚都电闪雷鸣,各色电弧共振,根本看不出他的溢出的血气。

  楚风全力以赴,去横击亚圣!

  这如果是在絮间,他早就跑路了,因为一旦沾个圣字,那实力将与金身拉开天堑般的鸿沟,差距巨大。

  而在阳间就不至于了,阳间规则完整,大道压制,别说亚圣,就是圣人都难以离地飞上半空中。

  在阳间,只有能飞天时才算是一个难以跨越的分水岭,实力对比让人绝望。

  “亚圣了不起啊?!”楚风来了。

  抡动狼牙大棒,就去跟那只天神猿硬撼,一跃十几丈高,而后俯冲,浑身光华滔滔,犹若神焰焚烧,双手持大棒向着暴猿头颅砸去。

  这片虚空都在颤栗,轰鸣作响。

  暴猿手中居然有一杆短矛,乌光流转,激荡能量,他爆吼,血盆大口张开,獠牙白森森,格外狰狞,用短矛硬撼楚风。

  当!

  这一瞬间,金属撞击声响彻战场,让许多人惨叫,捂着耳朵摔倒出去,这两人的交锋太过猛烈了。

  同时,这也太过霸道,震耳欲聋,此外还有能量涟漪向外扩散,将许多人卷飞。

  附近,不少人惨叫,轻者骨断筋折,重伤身体上全是裂痕,血流如注,不少眼看都活不成了。

  “真猛啊,这曹德直接硬撼亚圣,太特么可怕了,刚才能从他手底下活命真是侥幸啊,幸亏我跑的快,没凑到他近前去。”

  这一刻,远处敌对阵营的许多生物都脸色发白,有些人说出这种话语,暗自庆幸,有种劫后余生感。

  所有人都发呆,万万没有想到,曹德这么彪悍,拎着大棒子二话没说,上去就干天神猿,而且那么的强势,都不带偷袭的。

  不管哪个阵营的,人们都傻眼。

  此时,战承,楚风倒翻出去,在空中一只手拎着狼牙大棒,另一手使劲甩手,虎口都裂开了,血流如注,手臂都非常疼。

  “亚圣这么不好打?”他在那里嚼,落在地上。

  一些人听到他的话语后,都无言,什么叫变态,这就是真实的例子,他居然还以为亚圣很容易打败?

  开什么玩笑,在阳间,有几个金身进化者能够打亚圣?

  虽然受制于大道,等阶差距没有在絮间时那么明显,但是金身层次的生物跟亚圣比起来,还是难以匹敌。

  在阳间,沾了一个圣字,就算是超凡的体现!

  能跟亚圣打生打死者,绝对算是金身领域帜绝顶强者,可以名动这一代人,为金身境界的风云人物。

  尤其是,人们看到那头暴猿居然也倒退了几步,换了一只手拎着短矛,也在甩手。

  鹏万里叹道:“变态,这家伙的肉身这么强,要知道他打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亚圣,而是十丈高的天神猿,这种生物最是力大无穷。”

  猴子嘴角抽搐,因为,他最要发言权,亲身体会过,当初可是吃了大亏,近身搏杀时被打的鼻青脸肿。

  “弥天,你体质特殊,擅长肉身搏杀,感觉如何?”萧遥问道。

  六耳猕猴面皮抽动,最终表情有些木然,据实回应道:“现在他体质比我还要坚韧,除非等我去那太上八卦炉地势,焚烧出一具至强身,不然短时间难以超越他。”

  鹏万里道:“这样也好,我对这次的计划报以莫大的希望,有了曹德,我们多半可以登上那张名单!”

  楚风跟天神猿大战起来,一时间,宛若天界的打铁声,轮回路上在锻烧各路强者的真魂声,那种声音具有穿透性,震耳欲聋。

  他跟天神猿硬撼,激烈无比,血气滔滔,杀出真火来。

  如果是对付太武一脉的人,楚风多半会疡伏击,暗中狩猎,但是现在他来战城为了磨砺,锻炼自身,所以,用硬实力对决。

  许多人都看石化,这主也太邪乎了!

  即便是对面阵营的人,也都目瞪口呆,为这个野人的彪悍而附心惊。

  西部贺州一方,那两位佛子都宝相庄严,严肃无比,一人披着金色袈裟,一人披着黑色袈裟,如同两个佛陀在人间行走。

  此外,白虎族的少女也来了,面带异色,居然发现这样一个生猛人,她跃跃欲试,很想出手去狩猎。

  十尾天狐,风姿倾城,颠倒众生,称得上妖娆惑人,明眸闪动间,关注战场,默不作声。

  此外,亚仙族的人也来了,他们拥护西部贺州那位霸主,有该族的人在远方观战,不过却未入战场,因为这是一个实力远高于金身层次的银发少女,在静静观战。

  “姐,就是他吗,想干掉有难度啊。”鹿鼎天在远处看着,眉头深锁。

  鹿公主也一阵吃惊,那个野人这么霸道,居然跟天神猿在打生打死,想要镇压之,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大猴子,你这么厉害,比你兄弟还疯狂!”楚风嚼。

  他边说还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六耳猕猴,顿时让弥天脸色发绿,他很想说,不是一族的好不好,你别乱给我指亲戚。

  “当!”

  狼牙大棒跟短矛碰撞,每一次都像是撼天动地,能量光如浪涛般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许多人人都逃了,躲避出去。

  因为,那是血的教训,附近没跑的人,刚才可是倒了一地,满身都是裂痕,少部分人更是被活活震死。

  “我就不信,打不动你!”

  楚风喝道,乱飞披散,跳到半空中向着暴猿而去,手中大棒爆发刺目的光芒,像是一轮太阳压落。

  这一次,他们碰撞了数百击,楚风虎口流血,淌个不停,还好都在第一时间被自身体表的闪电蒸干,没有让人发现他在动用人王金色血液。

  轰dd!

  天神猿在倒退,在那种可怕的力道下,强大如他也步履踉跄,不断向后而去,当踩到一个坑洼地时,他险些就栽倒在地上。

  “这是霸王之姿啊!”有人叹道,一个金身层次的修士打的亚圣级暴猿后退,这实在有些骇人听闻。

  “祖父,我兄长怎么还不出手?曹德不可留,他太强了!”在战场上,属于楚风他们这个阵营的后方,一个少年在暗中传音。

  他是洪宇,想取楚风而代之,欲跟猴子、鹏万里他们结盟,进入那张关乎着进化者一生成就的大名单。

  洪云海脸色冷淡,道:“不急,自然一点比较好,这个曹德还真是不简单,厉害的离谱,不知道为何,我隐约间有种心悸的感觉,你兄长该不会出事吧?”

  接着去写第二章,不会很晚。

  同时帮人做个广告天帝传,喜欢的可以去看。
  
网站地图 澳门赌场app下载 优乐2 台湾狗腿刀 博嬴彩票
澳门网上娱乐赌场 太阳城真人 207世界杯足球排名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
新天天娱乐 大班BET娱乐 金马国际app a8娱乐官网
扑克王app怎么样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扑克王棋牌 娱乐平台app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新天地棋牌客服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斗地主真钱平台
正点游戏 合盛娱乐 娱乐平台注册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斗牛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如何 鸿运彩票注册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丰尚娱乐首页 博悦彩票登录
众购彩票网 汇彩彩票网 同创娱乐 欧亿娱乐直属 必发彩票注册
万家彩票网 大众体彩 博猫游戏 拉菲娱乐在线 财富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