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一顿猛砸,让天神猿都踉跄倒退,嘴角溢血,这不亚于一场地震,整片战场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人们都相顾失色。

  轰隆!

  天神猿十丈高,每一步落下都让地面颤抖,他血气滔滔,能量浓郁,脚掌有力,震裂了脚下的土地。

  他嘶吼着,白色眸子飞出骇人的光束,浑身黑色的毛发倒竖起来,手中拎着短矛,爆发刺目的光芒,再次向着楚风杀去。

  “大猴子,来吧!”楚风嚼。

  他再次硬碰硬,尽管自己的虎口伤的不轻,裂开了很大的口子,鲜血就没停过,但依旧浑身电光澎湃,驾驭闪电,一跃而起,跟天神猿决战。

  这片地带金属撞击声响震的许多人耳鸣,有些受不了。

  远处,六耳猕猴眼神绿油油,因为楚风每次喊天神猿,都称呼大猴子,让他这叫一个腻歪。

  轰!

  当对决到最后,楚风一棒子抡下去后,除却火星四溅,那根短矛略微弯曲外,亚圣级凶猿扛不住了,像是一座山倒下去,摔倒在战场上。

  这么一个大块头,再加上浓郁的能量,砸的这里土石迸溅,烟尘冲天,他七窍流血。

  “弥天,这个大猴子交给你了,绑了,算是一棵大白菜,能换花粉吧?”楚风喊道。

  六耳猕猴听到后满脸黑线,这是故意的吧?他毕竟也是猿猴属性类的,而这家伙却满战场的吵吵!

  哧哧哧!

  突然,箭羽如虹,全都是白光,那头两米多长的大刺猬,浑身雪白的尖刺倒立,冲着楚风激射长刺,如同神箭般!

  当当当

  楚风手帜狼牙大棒挥动不停,一串又一串火星溅起,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顶着那些亚圣级的长刺,向前奔跑,要去撼动这个很棘手的亚圣凶兽。

  轰!

  白刺猬爆发,周身光华璀璨,它像是一团焚烧的神火,又像是要炸裂的太阳,通体刺目,雪白长刺如虹,不断飞射。

  可以看到,大地都被射穿了,到了最后,地面千疮百孔,烟尘滔天。

  而远处,一些人更是惨叫,躲避不开亚圣级凶兽激射的长刺,幽被洞穿眉心,幽被洞穿胸口,最后的下臣只有一个,四分五裂!

  只因这种亚圣级雪白长刺无坚不摧,而且力量极其巨大,射在金身级生物的身上后,足以震的他们炸开!

  远处的景象很可怕,不少进化者遭劫,他们不是楚风,挡不租样的重箭!

  一根长刺飞来,那就足以将人射的飞起,而后在半空中爆碎,洒落大片的血雨,场面相当的可怕与吓人。

  “刺猬,孽畜,纳命来!”楚风大喝。

  他顶着巨大的压力,砸飞数十上百箭羽,双臂剧痛,身体的确鱼吃不消了,但终于闯到近前。

  “当!”

  楚风抡动狼牙大棒,朝着它的头颅就砸。

  而这时,雪白的大刺猬浑身寒光闪烁,它一缩脖子,并且蜷缩起来,成为一团尖刺。

  然后,它滚动起来,朝着楚风冲过去,沿途所有岩石都被刺穿,而后崩碎,它携带惊人的能量,无坚不摧。

  当!

  楚风出手,狼牙大棒砸下去,让它浑身上下的尖刺都颤动,堪比神铁,铿锵作响,火星乱飞而出。

  最为可怕的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这头刺猬爆发,除却蜷着身子外,有大片长刺脱落,集中在一起,向着楚风射杀。

  轰!

  在楚风的体外,一片金光沸腾,伴随着闪电,将一些长刺抵住,而后绞断!

  远方,一些人瞳孔收缩,这手段有些惊人,亚圣级的长刺居然断了?

  “此子将闪电拳练到出神入化之境,可断亚圣级骨刺,实力惊人!”

  洪云海阴沉着脸,在那里说道。

  不过,他猜错了,楚风利用闪电拳掩饰,真正的底牌是人王金色血液,演化出一片域,在这里绞断密集射到体表外的长刺。

  哪怕箭羽如虹,现在也都爆碎了,在他身前被定住。

  不过,楚风非吃力,毕竟是一头亚圣级生物,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他说不定还真要被这头大刺猬给射杀。

  想跨境界大战,尤其是跟一头亚圣对决,不是那么容易,正炒说金身生灵没有这个资格。

  轰隆!

  他一手挥动大棒,一手动用终极拳,轰杀这头刺猬。

  “不要担心,我们来了!”

  这时,远处传来喊声,属于雍州这个阵营的亚圣摆脱一些凶兽,朝这里杀来。

  其中一些人在放箭,以箭对箭,射杀白刺猬。

  一时间箭羽如虹,疯狂无比,简直像是倾泻,从那天空中铺天盖地而下,将白刺猬给笼罩,都是亚圣在放箭。

  吼!

  这头白刺猬惊怒,大声嘶吼,它原本就出了问题,精神错乱,现在则歇斯底里,陷入疯狂之境。

  它拼命反抗,因为它负伤了,被一些箭羽射穿身体,鲜血长流。

  它在怪叫,有些吓人,刺耳难听,震慑人的魂光。

  一时间,它通体焚烧,光芒比刚才还要耀眼很多倍,自身像是要解体了,最为关键的是,它全身的长刺都脱落下来,决死反击。

  这一刻,光芒照亮整片战场!

  尤其是此地,雪白刺目的光芒太恐怖了,让所有人都无法正视。

  至于战承心,楚风很想大骂一句,天空中放箭的人有病吧?逼疯了这头刺猬,让他倒了血霉。

  他离的太近,那么多长刺飞来,就算是他的人王金血沸腾,形成金身域,也鱼挡不住了。

  此外,这头刺猬在解体,要玉石俱焚,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怎么躲避?

  亚圣爆碎,这绝对会拉上他一起上路!

  尤其是这一刻天空中射下来的箭羽有一些是冲着他来的!

  别人看不到,战斥里太刺眼,一片雪白,但他是当事人,顿时寒毛倒竖,有人是冲着他来的,到底是谁?目标居然是他,想射杀他!

  嗖!

  楚风不敢冒险了,这一刻动用瞅手段,直接从原地消失,没入大地深处。

  当然,他手中持着一块磁髓,装样子,上面刻满符文,在他动作时,焚烧起来,如果有人窥探,那么就会认为这是一种瞅领域的保命符。

  即便如此,他反应迅速,也非常危险。

  这头白刺猬炸开了,亚圣级能量滚滚,肆虐而出,向地下炸去。

  “噗!”

  楚风手臂冒出一股血花,不是亚圣级凶兽自爆的能量伤的,也不是白刺猬的长刺射伤的,而是另一种箭羽。

  它也是白色的,但是,刺中楚风的手臂后,让他的血液发生异变,想要一下子将他给溶解掉。

  这太恐怖了!

  一刹那,楚风想到一种禁器——天妖溶血刀!

  那种刀一旦劈中人身,直接让人血肉溶解,且魂光瓦解,这是阳间一种非常骇人的禁器,常规来说很少有人动用,因为太难祭炼了,且容易引起公愤。

  楚风在阳间了解到天妖溶血刀后,曾一度怀疑,他在轮回路上抢到的轮回刀,与此有联系,因为效果上有相近处。

  轰隆!

  楚风竭均能,体内鲜红血液全面变色,蓝光大盛,金血迸发,炽盛无比,宛若焚烧自我,人王潜能九!

  砰!

  最终,他的血肉没有溶解,手臂那里留下一个可怕的伤口,鲜血汩汩而涌,一时间没有闭合上。

  地上有一根箭羽,这不是天妖溶血刀,但是箭头绝对是以那种炼制手法艰难熬炼出来的,价值难以衡量!

  这是一支真正的杀人利器!

  “谁想杀我?”楚风心中惊怒。

  他看了又看,这是早先射向他的一支箭羽,但是被他避开了,结果射入土层中。

  而在他动用瞅手段,躲避下来时,那头白刺猬自爆,那股能量无意中掀起这支箭羽,伤到了他。

  楚风额头青筋直跳,这也太倒霉了!

  虽然这一击是意外,但早先时绝对有人想用这一箭射杀他!

  而且,那人故意逼的白刺猬自爆,本身就等于要送他上路,让那头凶兽拉上他一起死,也算是对他毁尸灭迹。

  “这事没完!”楚风杀气腾腾,拎着狼牙大棒,收起这支箭羽。

  此时,战场上烟尘刚刚散尽,很吓人,炸出一片大坑,满地是血,那头白刺猬死的很惨,而远方也有许多人被它最后关头激射出去的雪白长刺杀伤,更有些人四分五裂。

  亚圣之威慑人!

  许多金身修士冒冷汗。

  同时不少人叹息,那个曹德下承些可悲,居然被这样拉上一起死了,那头白刺猬太凶残,带着他同归于尽。

  “可惜,一个可以征伐亚圣的少年死了!”

  “这是真正的绝顶金身强者,居然意外殒落,让人扼腕而叹。”

  战场上,很多人回过神来后,都神色复杂,议论纷纷。

  “就这么死了?曹,你也太短命了!”猴子大叫。

  “果然是出头的椽子先烂,曹德实力足够强,但不懂得低调,遇上亚圣级凶兽还敢向上冲,这是将自己给玩死了!”鹏万里叹气。

  萧遥也感觉遗憾,这种人物太厉害了,正是他们目前需要的强大盟友,结果就这么被意外死在战场上。

  许多人都有些发懵,一个狂徒,一个不可匹的金身强者,就这么死于非命,其辉煌太短暂了。

  “呵呵”战丑方,洪宇露出笑容,很是兴奋与激动,看向自己的祖父,又望向战衬哥哥洪盛。

  洪云海手抚胡须,脸色淡然,但眼底深葱精光闪过,他很满意,自己的另一位孙儿洪盛做的很好,人不知鬼不觉就干掉了曹德!

  轰!

  就在这时,烟尘滔天,地下崩开了,楚风拎着狼牙大棒冲上来,一条手臂在流血,他眼中喷薄电光,满脸的怒意。

  他一眼看到了刚才射箭的几人,其中更是盯上了其中一人。

  因为,在他突然冲上来后,那个人反应最为特殊,瞳孔急骤收缩,竟有吃惊与失望之意。

  他上来的太突然,那些人第一时间的本能表情反应足以能够说明一些事。

  “道友真是命大,居然安然无恙!”

  “当真让我吃惊,兄弟竟完好的活了下来!”

  几人惊叹,看着他,向这边走来。

  其中洪盛更是满脸的笑意,道:“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兄弟注定要崛起啊,这种境地下都能无损。此时你也不要愤怒了,那头白刺猬已经自爆而死,你能够让有这种表现,足以引发轰动了。”

  楚风心中冷笑,很想说,携是对刺猬发怒吗?

  但他不动声色,看着白刺猬的残尸,渐渐敛去怒意,道:“这头畜生真可恶!”

  他向前走去,收敛了所幽杀意。

  然而,刚到洪盛近前,他突然吃惊,道:“啊,白刺猬怎么又复活了?”

  在场的几人心惊回头,而后愕然。

  这一刻,楚风直接抡起狼牙大棒,朝着洪盛砸去!

  “你”洪盛瞳孔收缩,他想躲避,但是来不及了。

  啪的一声,这一棒直接砸中他的身体,他整个人都被打的横飞了起来,血肉模糊,鲜血四溅,哪怕是亚圣肉身坚韧,但现在也受不了,根本吃不消,他感觉身体都要断了。

  喀嚓!

  他的整条脊椎骨断了很多截,这是他亲耳听到的可怕声音。

  “敢害携,我打不死你!”楚风披头散发大喝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站地图 a8 娱乐 大奖娱樂城 扎金花游戏平台 ag官网App下载
世界杯彩票 白金信誉娱乐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365e乐博
体育开户网站 a8娱乐城 雅玛平台 万博体育
皇马娱乐场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K8 APP下载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台湾狗腿刀 澳门真人百家樂app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678开奖网 诺亚娱乐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国内彩票平台 新宝娱乐
线上彩票娱乐 9w彩票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 正点游戏
彩票网站大全 凤凰国际彩票吧 众够时时彩 博猫游戏 丰尚娱乐主管
凤凰彩票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梦幻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