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手中那支特殊的箭羽,没入洪盛的下半截身体中,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这半具肉身在迅速瓦解,融为污血。

  “救我之躯!”洪盛大吼。

  如果在絮间,亚圣即便丢掉部分躯体,也能重塑,但在法则完整的阳间,被压制的厉害,目前他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

  世间有各种大药,也能让他复原,但代价很大。

  所以,他看到楚风毁其肉身,顿时急眼,这关乎着他将来的道果,一旦被耽搁,且损其道体,将来成就都会受损。

  噗!

  关键时刻,挡在他上半截躯体前的那位老者出手,一刀斩落,迅速剁掉那正在溶解的部分躯体。

  然而,此时只剩下半截双腿了,只到膝盖上方多一些。

  所有人都无语,许多人都望着这里,深感曹德之凶残,这是一个魔头啊,一旦动手,那叫一个利落。

  “曹德,我与你不共戴天!”洪盛怒吼,眼睛喷怒火,随后双目充血,带着怨恨还有杀意,他恨透了眼前的少年。

  今日一战,他受损太严重了,代价太大。

  他修的可是赫赫有名的一种道体,结果下半截躯体就给他剩下一双腿,这叫他怎么对接,如何恢复?

  “你觉得,你还能跟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吗?我早晚得干掉你!”

  楚风的回应,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强硬,他一点也不怕事,拎着大棒子恨不得就要冲过去,将洪盛的脑袋打烂。

  若非有那个老者庇护,他绝对付诸行动了。

  这时,洪云海终于逼近,但他身边有那老仆人跟着,进行制衡,他无法对楚风下手。

  他脸色阴沉似水,这是他的亲孙儿,结果被人收拾的这么惨,让他心中怒怨无边,如果不是有神王在场,他一巴掌就会拍残楚风,然后慢慢炼魂。

  这时,在场的几位老者没有说话呢,后方先传来激烈的喝斥声,有一个少年冲来,身形矫健,龙行虎步,气宇轩昂,正是洪宇。

  洪家正是想运作他,取曹德而代之,跟着六耳猕猴等一同登上那张名单。

  “各位前辈,你们一定为我兄长做主,这个曹德无法无天,十恶不赦,丧心柴到令人发指,竟对我兄长这样下死手,突然偷袭,致使他落到这般田地,如此的凄惨,这是何等恶毒,竟对自己人下手?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凭一个曹德怎么可能是我兄长的对手,谅他也不敢!”

  洪宇喝斥,满脸怒意与杀机,请求几位准神王立刻杀死曹德,对他口诛笔伐,列出各种罪状。

  此时,整片战臣安静下来,无论是敌我双方都不再动手,全都盯着此地,不管怎样,曹德之名,震动这片区域。

  “聒噪,闭嘴!”

  楚风仅此四个字,就不搭理他了,而是看向几位老者,他心中着实憋了一股火气,差点被人害死,结果现在老的老少的少一起逼宫,反倒说他下黑手杀人,倒打一耙。

  “什么情况?”一位老者开口问道。

  “洪盛刺激凶兽白刺猬与我玉石俱焚,此外,他暗中放冷箭,你们看这是什么,天妖溶血箭,若非我躲避及时,就死于非命了。”

  楚风相当的直接,讲述经过,直指洪盛,在战场上对他下黑手,用一支恶毒的禁器之箭趁乱射杀他。

  “你胡说,这分明是你自己随身携带的箭羽,你恶意伤人,还敢倒打一耙?!”洪宇喝道。

  楚风斜睨,这个跟他同在金身层次的英挺少年还真是很不要脸,这么诬陷他,看来这是预谋的要杀他。

  楚风有些疑惑,他自问才来战场,跟他们没有恩怨,为何招来杀意?

  “几位前辈,我建议,立刻搜其魂光,此人多半有大问题,先将他制住!”洪宇嚼。

  在进化领域中,魂光出了问题,影响严重,动辄就会让人废掉,洪宇绝对是不怀好意,搜魂时稍有意外,楚风就可能留下魂伤,这辈子的成就都将有限。

  楚风瞥了他一眼,道:“你一个躲在战愁后的人,隔着那么远,似乎什么都能看清,什么都知道,一会儿别说哥哥有罪得死,你也跑不了!”

  他很从容,也很镇定,有六耳族的老仆人在此,此时应该不会生变。

  楚风再开口,指了指天空,道:“上面有通天镜监控,哪怕想杀我的亚圣做的再隐秘,如果调集镜帜留下的烙迎面,也能找到蛛丝马迹。此外这支箭羽就在此地,无论怎么掩饰,我想也应该能够留下他的一缕气息,请神王明察,实在不行,便去请天尊返本还源,彻查真相。”

  他很淡定,一副真金不怕火炼的样子。

  这个时候,六耳猕猴、鹏万里、萧遥也走来。

  “不要让对面阵营的人看笑话!”一位老者开口,示意这是战场,最好回连营后解决。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楚风很镇静与从容,料想有恃无恐,没有说假话,真有可能是洪盛出了问题。

  而他跟洪云盒一定的交情,觉得可以适当相助一把,最起码大事化新化了,将这篇揭过去再说。

  “嗯,回去!”另有人开口。

  楚风道:“各位前辈,证据都在此,我实在难以忍受,我在前面拼杀,背后有人放冷箭,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么压下去话的话,会让人心寒!”

  “放心,等事情水落石出后,会给你一个交代!”一位老者郑重点头。

  六耳猕猴族的老仆也开口,道:“先回去!”

  这件事真要彻查清楚,可能影响极坏,不可能这样当众揭开,不然的话得让多少人心中发冷。

  此时,洪云海心中一片冰凉,他知道麻烦大了,天妖溶血箭怎么没有炸开?按照他的设计,此箭射出去,最终会自行瓦解,不留痕迹。

  事实上,想在禁器上做手脚很不易,火候难以掌控,此箭完好保存下来。

  那个时候,白刺猬自爆,所有人都会觉得曹德是被拉上一起上路的,没有人会多想。

  然而,结果就是这么的让洪云海心颤,曹德未死,完好无损,而且拎着天妖溶血箭出现在这里。

  “走!”

  战场上平静了,双方阵营的人都退走了。

  金身修士的大营中,几位老者脸色都不是多好,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有预谋的暗杀,洪盛想下黑手害死曹德。

  “老洪,你孙儿太过分了,这件事做的真不漂亮。”有人说道。

  洪云海脸色阴沉似水,此时他不可能发作,因为当着同级者的面他耍横也不行,如果无理戎他孙儿会更倒霉。

  “这个畜生,得了失心疯,我不管了,你们严惩他吧,但我希望留他一命!”他这样说道。

  也算是以退为进,自己要求公事公办,只要给洪盛一条活路,怎么惩罚都行。

  有人开口:“影响的确很恶劣,虽然没有杀伤曹德,但是,也不能不惩罚,就让他在战厂力十年以上吧!”

  听着似乎处罚很轻,但是洪云海脸色却是变了,在战场上征战十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有可能会战死此地。

  现在,洪盛是自由身,来此是为了磨砺,随时可以离开。

  “长了,五年吧。”另有人开口。

  “算了,年轻人谁能不犯错,三年吧,给他改过的机会,时间太长,多半就离不开这片战场了。”最后开口的人跟洪云海关系不错,也算是帮着求情了。

  “你们商量着办!”六耳猕猴族的老仆起身,直接走出大帐外,他没有发表看法,没有继续参与。

  此时,猴子、鹏万里、萧引在闻楚风,对他这身实力相当佩服。

  “不愧是德字辈的人,凶材一塌糊涂!”猴子叹道。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想杀我?”楚风还在捉摸这件事呢,不然的话,他感觉不安,莫名就被人惦记上,实在让他不解。

  六耳猕猴、鹏万里、萧遥三人面面相觑,若有所思,像是想到了什么。

  “该不会是那个洪宇想加入我们分一杯羹吧?”

  “有可能,有数次他都很主动,在我们面前极力表现。”

  时间不长,这三人就猜测出真相,还原出洪家出手的动机。

  “够歹毒的,直接要干掉曹德!”

  “洪宇差了不少火候啊,实力不足,凭什么加入我们?这是觉得我们无论成败都会登上那张名单,他想跟着来镀金,想要同上那名单?想得倒是很美,野心不小,就怕他的命没那么硬!”

  猴子几人冷笑,心中有些恼怒,居然被人窥探到心里的秘密,知道他们几人接下来要做什么。

  萧遥道:“不行,得赶紧老林去警告洪家祖孙几人,不然的话,走漏风声,我们还怎么下手,对方肯定有防备,多半人都找不到。”

  猴子一听顿时急了,火速找到那老仆人,让他以六耳猕猴族的名义去警告洪家,最好管自己的嘴巴,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六耳猕猴族是阳间少幽强族,洪家绝对不敢惹,不然的话激怒猴子一脉,灭他们全族都不成问题。

  楚风道:“我现在就想知道,怎么处罚那个洪盛,我等着要说法呢。”

  “你要有心理准备,这种丑闻一般不会公开,而且洪家人脉也不错,有人帮着说话,估计会责罚那洪盛留在战场三五年到边了,不可能摘下的他的头颅为你赔罪。”

  猴子叹道,这是从老仆人那里了解到的消息。

  楚风顿时不干了,感觉这里很黑暗,他被人偷袭,险些送命,居然这么揭过去,真是让他不爽。

  “别冲动,德字辈的你要镇定,你不是说过吗,每逢大事要有静气,等他们的惩罚结果出来,我们帮你出气,洪家做出这种事,去找他们算账,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对,曹,祖宗,你先别惹祸了,静心凝神,稍等几天!”

  猴子跟鹏万里他们一起拉住楚风,好话说尽,保证为他出气。

  “行,我等着!”

  果然,三天后宣布,洪盛要留在战衬年,以战功抵罪,不能提前离开。

  而且,这是在卸围内,私下公布的,并没有公开宣布其罪,不然的话这次的事件影响太坏。

  这一天,所有人都看到,楚风脸色难看,气的要离开战场。

  两天后,猴子送来消息,洪家神通广大,帮洪宇求来大药,已经让他断体再生,长出双腿,当然短时间内会很虚弱,不可能如同原先的道体那么强大。

  “等洪云弘开,我们为你望风,或者跟你一起去拾掇洪盛,打个半死,当然,千万不要出人命。”

  楚风听得到后,眼睛发亮,点头同意。

  这一天,洪云海被人紧急召唤走了,在他的大帐中养伤的洪盛面色苍白。

  他弟弟也是一脸愤怒,感觉这次太难受了,没忧上那张名单,自己的兄长还吃了这么大的亏,真想立刻报复,可是他的祖父又无法在这里一手遮天。

  “轰!”

  突然,大帐被人闯入,楚风迈大步走了进来,拎着大棒子二话不说,冲着他们的兄弟就砸来。

  “啊”

  这一天,洪家兄弟怒吼,竭均能对抗,跟楚风厮杀

  然而,洪盛插虚弱,才长出双足,伤了本源,战力锐减,根本挡不浊支狼牙大棒。

  至于他的弟弟,在金身境界中根本无法同曹德相提并论。

  这一战的结果不用多想,再加上猴子、鹏万里、萧遥也跟进入大帐中,让那兄弟两人从头凉到脚。

  当日,许多人都听到这个大帐中鬼哭狼嚎,洪家兄弟被堵在里面,被楚风拎着大棒子打残!

  “曹德!”

  当楚风、猴子几人离开时,洪宇怒吼,满身是血,无法起身,而洪盛则一动不动,跟死人一般。

  “吵什么,世界如此美好,你们却如此暴躁!”楚风去而复返,又进帐篷中,进行恫吓。

  然后,整片世界彻底安静了,两兄弟闭嘴,脸色苍白,再也不敢喊叫。

  至此,楚风与猴子他们才彻底离去。

  “气煞我也!”很久后,洪盛才咬破嘴唇,满脸怒怨之色。
  
网站地图 皇马娱乐场 神途1.90 12bet手机登录 AG平台网站
91射手中文 a8 娱乐 丰亿娱乐网址检测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天时娱乐下载 嘉年华娱乐 齐发国际娱乐网站 全职魔法第三季吉吉影音
尊宝娱乐平台 App 二十一点杀阵 亚博体育二维码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ag官方下载地址 易胜博app下载 pt老虎机送彩金38 澳门百家樂app
亚上彩 云谷彩票 博悦彩票登录 如意娱乐qq 如意娱乐总代
天游娱乐贴吧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丰尚娱乐 拉菲II娱乐 麒麟网
天游娱乐代理 拉菲开户 江苏快3走势图 丰尚娱乐平台 澳彩城
丰尚娱乐 鼎彩票 天游娱乐主管 诺亚娱乐 欧亿娱乐直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