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白白?在掣人都露出异色,这是被要战斗呢,还是要暧昧呢?

  “你”这个身段很好的女子顿时翻脸,她以亚圣强者自居,言行间驹自负,现在居然被人拿撕碎的信纸扔在脸上,被她视为羞辱。

  一时间,她杀机毕露,杏眼圆睁,露出凛冽的寒意,盯住楚风,道:“你这是在宣战吗?”

  楚风没搭理她,而是在第一时间暗中告诉猴子,不管那个所谓的秀有多么厉害的身份,伏击目标也必须得有她一个。

  “我在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送信的女子喝问,她虽然骄傲自负,言语间不敬,但是却也没敢真动手。

  开什么玩笑,曹德之凶残早就传出来了,另外这里还有六耳猕猴兄妹,有鹏族与道族的混世魔王,真要动手,估计最后是她横着出去。

  “我家秀请你过去,你不听也就罢了,还敢这样对我?”她再次喝问,讨要说法。

  “她那是请我吗?那是命令我去请罪}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吗,她是我什么人?!”楚风看了她一眼,脸色钢寒意。

  他确实心头火起,他来战城为了磨砺己身,结果到了这里依然遇上这种事,有些人想只手遮天,对他“潜规则”,但是,他是这种人吗?

  要知道,在絮间时,他就是赫赫有名的人贩子,可着劲的狩猎神子,售卖圣女,在阳间也不可能认怂啊。

  所以,不久前,他就化身成了暴躁老哥,很“耿直”的二次打残洪盛。

  “行,你敬酒不吃吃菲,别后悔!”这个女子冷笑道,一甩袖子,漫天飘舞的信纸化成齑粉。

  楚风直接拎出狼牙大棒,指着她的鼻子,道:“再敢跟我用这种语气说话,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女子脸色骤变,那大棒上密密麻麻的钉子寒光闪闪,非常锋锐,都要触及她的鼻子了。

  这是**裸的威胁与恫吓,她眼中的这个野人太肆无忌惮了,面对她这样的信使,居然浑不在意。

  须知,她追随的人来头极大,那位秀身后的家族更是极其不好惹。

  “曹德,你很好,今天我不与你一般见识,我去如实禀告我家秀,一切后果自负。”

  女子说道,向后退去,她愤恨无比,每次跟随她家秀出行,无不被人恭维,哪里遇上过今日这种情况。

  她觉得,拿手指向她的鼻子也就罢了,那个野蛮人居然用狼牙大棒点指她鼻子,野性难驯,太蛮横了。

  “你再威胁我一句试试看?”楚风血气滚滚,虽然在金身层次,但不惧亚圣,就这么逼过去了。

  弥清无语,清丽如仙的容颜略微愕然,这是她哥的那条狼牙棒。

  很快她恢复平静,这个曹德还真跟传说中的一样凶残,难怪连她哥哥在第一次见面时都被他揍了一顿。

  弥清清楚的知道这个女子背后的秀来头多么大。

  “兄弟,好男不跟女斗,让他走吧!”鹏万里薄了楚风的那条手臂,还真怕他一棒子砸下去,在这里杀生。

  现在,楚风在他们眼中俨然已经跟疯狂起来连自己人都打这个传说划等号了,还真怕他当尝作与癫狂。

  如果让楚风知道他们的念头,保准先打他们一个满头大包。

  “行,我走,曹德你记住,你注定没什么好下场,敢这么轻慢我这个信使,撕碎我家秀的信笺,不服从她命令去请罪,你等着好看吧!”

  那女子冷笑,扬着下巴,掀开大帐,向外走去。

  楚风面沉如水,又一次被威胁了,而且还是那个秀的侍女。

  轰隆!

  这一刻,他猛然掷出,将狼牙大棒丢出去了,用力这叫一个猛,满是锋锐钉子的大榔头直接翻着跟头飞了出去,太迅疾了。

  这一刻,别说那女子,就是弥天、萧遥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压根就没有料到曹德直接下黑手。

  他们真是头大如斗,那女人非郴好惹,哪怕跟他们几人都不睦,他们都在犹豫,要不要伏击那女人。

  现在,曹德这么干脆,第一次见面,就先打她侍女了。

  显然,这个女子压根就没防备,她不认为以自己的身份,临走前还会挨一棒。

  噗!

  这状若雷霆般的狼牙棒,光束滔滔,正砸中那个女子的后臀,这叫一个凄惨,她直接就横飞了起来,血液四溅。

  “曹德!”她怒吼,羞愤,简直不敢相信,剧痛难忍,屁股都被狼牙棒砸烂了。

  “你再敢威胁我试试看!”楚风黑着脸说道,而且,他直接迈开大长腿追出去了。

  “嗷”

  女子一声惨叫,外加心惊肉跳,架起一阵狂风,直接逃遁而去。

  可以看到,她化出本体,是一头状若黄鼠狼般的兽类,周围黄风大作,飞沙走石,眨眼就跑没影了。

  她真不敢停下,就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男子,居然对她动手了,砸的她屁股开花,让她羞愤欲绝,恨死曹德了。

  外面,有不少金身层次的进化者,来自各族,看到这一幕后全都目瞪口呆。

  “暴躁老哥,你可真行,我服了,你咋说下手就下手啊,咱能不能大气点,悠着点啊!”

  鹏万里在那里直搓手,实在是不知道说啥好了。

  “叫谁哥呢,你们都比我老!”楚风强调。

  可是,这是重点吗?无论是鹏万里还是猴子都无语了,觉得曹德关注的重点怎么会如此清秀神奇呢?

  弥清也是无言,但很快又抿嘴偷着乐,感觉这个曹德太有意思了,非常拎不清,跟那些寇比起来真是奇诡,从而与众不同。

  同时,她看着大帐外的血迹,以及远遁而去的那股狂风中,她都为那个女子感觉屁股疼痛,这也太倒霉了,遇上这样一个凶残的德字辈。

  这时,金身连营中许多人都被惊动,知道了什么情况,全都无语,这曹德还真是耿直,真性情,又得罪一个大有来头的女人!

  只有洪盛与洪宇兄弟二人得悉后,忍不住大骂,耿直个屁,那个曹德绝对是故意装的暴躁率直,其实很可恶,忒不是东西。

  同时,洪盛心虚,他曾让人说他冤,估计话传到了那个女子的耳中,就冲他们间一定的交情,估计也会帮他出头。

  可是,却没有想到,曹德太凶残,将那女子的信使砸了个屁股开花,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其他后果他不清楚,但有一样他立刻体会到了。

  因为,曹德又来了,趁他祖父再次外出,而找上门来,认准是他搬弄是非,噼里啪啦又将他给揍一顿!

  “我曹,德!”

  他恨不得破口大骂,刚换好箱大药,这才又要养好伤,特么的又被揍了!

  同时,连带着他弟弟洪宇,也又被暴打一顿,气的翻白眼,直接昏死过去,在昏沉中还在痛的抽搐呢。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喊她来问你的罪!”洪盛咬牙切齿,他不知道又要养多久的伤,这大药糟践了不止一株,太浪费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就是你喊人来的。”楚风都不带听他解释的,打完人后,直接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玛德i盛气的哆嗦,真想跟他拼命啊,太可耻了,太可恨了,也太可气了,他洪盛也是一代高手,居然落到这步田地。

  “兄弟,你今天也太猛了,就这么对一个女人下手不太好吧。”鹏万里道。

  楚风嗤笑,道:“她都蹬鼻子上脸了,我还能赔笑不成,惹了本座,我还管他是男还是女!”

  这是实话,当年在絮间时,他又不是没对那些圣女下过手,捆了一群,最后还卖出去不少呢。

  同时,他对自己孩子他妈,最初都下过黑手,打生打死,最后意外有了小道士。

  “你知道那位秀的来头吗?”猴子问道,深感棘手,一阵蹙眉,虽然他也不爽那位大秀,但是,的确不愿招惹。

  所以,那位大秀只在备选名单上,没有被列为重点伏击的对象。

  “我怎么知道,你说吧。”楚风满不在乎,他相当超然,早就想好了,真在这里混不下去,拍拍屁股,换个身份就跑路了。

  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再换个身份回来。

  “那位大秀是一头碧眼金鳞赤羽兽!”猴子神色凝重地说道。

  当提到这一族,就是他的妹妹都很重视,美丽而纯净的大眼中绽放神光。

  “兽族的啊。”楚风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他两眼一抹黑,根本就不了解。

  “不是一般的兽族,而是生有赤色羽翼的黄金麒麟!”萧遥告知。

  麒麟?楚风吃了一惊,这个物种绝对的强大惊人。

  “确切的说,是麒麟的变种,跟书中记载的强大麒麟有区别。”猴子说道。

  确实不一样,正常的麒麟没有翅膀,而那个族群则有赤红色神翼。

  “变异麒麟怎么了,她有多强,可以这样的霸道吗,飞扬跋扈?”楚风不满,也不是很担心。

  鹏万里道:“她很强,不然也登不上那个名单,不过更为让人担心的是,跟她有关系的人都很厉害。”

  接着,猴子介绍,碧眼金鳞赤羽兽族的这个大秀姿容过人,喜欢上了圣者连营中的第一高手。

  也就是说,她跟雍州阵营中的第一圣者关系很近!

  “此外,她还有一个亲哥哥,为神级强者中排位第三!”萧遥说道。

  楚风闻言,不禁动容,跟这个大秀关系近的两个男子居然这么邪乎。

  与此同时,亚圣连营中,那逃回去的女子正在哭诉,化成一头皮毛光滑的黄色修,讲述曹德的野蛮霸道行径。

  “秀,你一定要亲自去镇杀他啊,太可恨了,根本就没有将你的话语放在心上,直接撕了你的信笺!”

  这个女子风姿过人,极其美丽,她拥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剪雪白如玉,一双碧眼熠熠生辉,在她的背后还有一对赤色的神翼,整个人笼罩神环中。

  “哼,走,让我去见识一下这个曹德!”
  
网站地图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嘉年华娱乐官网 亚博app 12bet登录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万人迷娱乐场网址 申博太阳城客服
乐虎游戏官网 万博体育官网 扑克王下载 平台娱乐app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永利皇宫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澳门皇冠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大佬娱乐网址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金沙城APP
秒速赛车网址 汇丰在线 易购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招商 如意娱乐
天游娱乐输钱 满堂彩登录网址 9号彩票娱乐平台 大赢家彩票 彩客网电脑版本
彩票注册官网 天游娱乐代理 拉菲平台大不 正点游戏 678彩票平台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菜鸟娱乐平台q 秒速赛车彩票官网 满堂彩官网多少 在线彩票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