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身连营中,帐篷密密麻麻,各族进化者一片议论声。

  洪家兄弟二人又被打了一顿,到底伤的有多重,没人知道,反正短期内下不了床了,让所有人都无语。

  又是曹德出手!

  “这位是真性情,不愧是耿直哥!”

  “眼里不揉沙子啊,曹德估计知道了那位贵女的信使是洪盛请来的,所以毛躁了,直接去打了他一顿,性情率真,太实在了。”

  当这种议论声被洪盛与洪宇听到后,简直气的要死,嘴唇都哆嗦了,几乎想从步上爬起来,跟人去掐架。

  他们兄弟二人真的想喷所有议论者满脸的吐沫星子,真性情与耿直哥这都能落到姓曹的身上?

  他们觉得,这世道太黑暗了,那凶残霸道的曹德每次都占尽便宜,怎么看都不是好人,居然还能落下这种名声?!

  他们一度怀疑人生!

  原本他们想狩猎曹德,谋害其性命后,萨代之,登上那张名单,尽得造化。

  结果到头来,他们发现,曹德比他们还像大反派,强势而霸道,接二连三的将他们打残。

  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舆论都同情曹德,说他是过于耿直,被逼到死角后,才怒而出手,以至于陷自己于更加危险的境地中。

  所有人都认为,曹德随时可能会被洪家报复。

  “我要疯了!”原本气宇轩昂的洪盛,现在如同霜打的茄子蔫啦,他简直受不了,到头来他们兄弟二人也太凄怆了,背负恶名,还总是被揍,每次都要被揍个半死,身残而精神亦遭打击。

  “各位,多谢你们声援,曹德铭记在心,我这人就是太实在,还有些执拗,面对以阴损手段一而再要害我的人,我管不自己,所以直接就打上门去了。”

  楚风看到外面热议,便特意露头,一副直肠子的样子,表示感谢。

  同时,他表示,如果自身要是出了意外,那肯定是洪家干的,请所有人做个见证,他万一要死了,就把他埋在战场上,这是上了战场的人的最好归宿。

  “耿直哥,你别当心,洪家还不能只手遮天,我们全都盯着呢,站在你的身后!”

  很多人声援。

  楚风抱拳感谢,这才退入帐中洞府。

  六耳猕猴弥天呲牙咧嘴,道:“曹,你还真好意思,将洪家兄弟给捶那么惨,还跑出去博同情,太可耻了!”

  楚风黑着脸,道:“我原本就敦厚纯善,是他们一而再的害我,这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反击。”

  然后,他就盯上了猴子,道:“咱们也算一算账吧!”

  猴子顿时一惊,道:“等会儿,你该不会真的疯起来后连自己人都要打一顿吧?”

  “我是那样的人吗?”楚风瞪他。

  猴子、鹏万里、萧遥都下意识的点头,也就一个弥清在抿嘴偷着笑。

  “啥意思,你们居然这样看我,那好吧,咱就算一算账!”楚风道。

  “算什么账?”鹏万里问道。

  楚风道:“不久后我们就要下黑手,去伏击亚圣了,可是,我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儿,我这是平白无故给你们去当打手,到头来能得到什么?”

  猴子翻白眼,道:“曹德,你可知道,融道草举世无双,能够提高一个生物的终极成就,有了接近它的机会,你还不知足,还想要什么?!”

  鹏万里、萧遥也讨伐他。

  楚风斜着眼睛看他们,道:“少来,你们身后都有家族支撑,真要伏击成功,你们几人多半都能登上那张名单,而我一介散修说不定就会成为这次风波的替罪羊,得不到好处,还有大祸。你们看我耿直,想利用我,没门!”

  耿直个毛线,几人都想喷他,如果真是老实人就不会想这么多,早就痛快的合作了。

  萧遥道:“曹德,你多想了,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发生,只要我们伏击成功,便算是天纵金身强者,光环加身,稍微一运作,就能登上那张名单,我们能上去,会撇下你吗?”

  楚风曳,道:“得了吧,来到战丑,就这么短短几天的时间,我就感受到了太多的黑暗,这里吃人不吐骨头。你们比洪宇更有根脚,来头更大,鹏族、道族、六耳猕猴族哪一个不光耀古史,跟你们混在一起,最后多半就是替罪羊,被你们的家族算计,会把我连皮带骨头都吞下去。”

  鹏万里很严肃,道:“曹兄,你多想了,我们志同道合,结盟在一起,都是一条战壕里的兄弟,怎么会过河拆桥,那样对你?”

  “你们一时间或许还没有那种心思,但是,你们身后的老家伙估计心都早就黑的发亮了。你们自问一下,真要伏击亚圣成功,风波会不会非常大?那几位亚圣若是因此被挤下去,他们身后的深不可测的家族会善罢甘休吗,而你们家族帜老家伙们会怎么做?多半会跟他们密谈,彼此妥协,第一步就得让他们出气,多半就会将我给扔出去,成为牺牲品。”

  当听到楚风这种话语后,几人哑口无言,凭着对族中长者的了解,这不是没有可能,老家伙们的心都很黑,不黑的话也活不到现在,而顶尖强族间妥协,多半伴着血腥,需要祭品。

  “所以,不我干了,准备走人!”楚风说道。

  几人一听顿时急了,都马上要动手了,曹德却退出,实在是严重影响计划,一切都将搁浅,让他们没酚受。

  “曹兄,你说要怎样才能放心?”

  “你要知道,融道草能够提高你的终极成就,你若有神王之姿,它则可以帮你最终能成为天尊,你若有天尊之潜力,它则推动你,早晚有一天会让你成为大能,这足以让人疯狂!”

  几人又是诱惑,又是询问,让楚风说,到底要怎样才放心。

  楚风道:“要不,咱们用史前的那种魂光血誓来确保一下?”

  几人一听顿时心惊,史前魂光血誓这相当的可怕,几乎无解,让他们一阵纠结。

  楚风见状,站起身来就要走,不干了。

  “行,我们以这种魂光血誓来做保证!”

  弥天、鹏万里几人都太在意这次机缘,不想放弃,这关乎他们的未来,想要搏杀出一条璀璨前路。

  他们魂光绚烂,精血流淌,奇异的符号在凝结,每个人都在发誓,若是伏击亚圣成功,将会共造化,否则天打五雷轰,自此磨难一生。

  然而,楚风觉得,这誓言不够毒,让他们又重新发一些,这导致几人脸色发绿,到最后都有心理阴影了。

  直到很久以后,楚风听着都有些发了,这才算结束。

  发完誓后,几人都商量起来,要想办法同家族帜老家伙们沟通好,别到时候真闹乌龙,如曹德所说那般,将他扔出去当祭品。

  毕竟都在这里发誓了,要共造化,如果族中长者不知,到时候心黑手辣视他为弃子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我还是鱼不放心!”楚风在那里说道。

  此时,这几人眼睛绿油油,看着楚风,真想问一问他,还要怎样才能彻底心安。

  要知道,他们刚才在这里魂光共振,进行各种血誓。

  猴子幽幽说道:“曹,你到底还要让我们多凄惨才行?刚才我门不断发誓,光是不同的死法就已经不下数十种了。”

  他们几人按照要求发誓,一旦违背,什么车裂、点天灯、剖心、五马分尸等,各种古往今来的残酷死法,全都经历了一遍。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的眼神都绿油油的,盯着楚风,让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楚风摆了摆手,道:“行了,计较那么多作甚,为人要大气,瞧你们这点出息,一个个满脸菜色,苦大仇深的样子。”

  的确,也就一个弥清还能笑的出来。

  不过,那几人可不这么看,猴子愤愤不已,道:“你也好意思说大气,一种誓言还不够吗?你让我们发了多少种,我仔细算了下,共有五十七种死法!”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一共发了五十七种魂光血誓。

  楚风干笑,道:“有那么多吗?你记错了吧。再者说了,揭过去的事,值得斤斤计较吗?!”

  几人很想说,有没有这么多毒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再者说,是谁计较不大气?非得让我们发誓一个时辰还要多,说个没完没了,发誓发到嘴角都吐白沫儿了!

  几人都不想和他说话了!

  楚风赶紧转移话题,道:“弥清妹妹不是去请了个高手嘛,人呢?”

  当谈到正事儿,几人都严肃起来,告知他,那是一头赤鳞鹤族的高手,法量横,肉身坚韧,在金身领域中罕有手。

  “他叫赤凌空,被安排在一座大帐中休息。”

  赤鳞鹤族,毫无疑问是鹤族,但周身都是赤红的鳞片,让它们的肉身格外的强大,这是一个非常古老与可怕的种族,为异荒鹤族。

  在路上,楚风问道:“是不是也要让他发上二三十个誓言?”

  此时,就连一直带着甜笑的弥清都有些脸色不自然,略微发僵了。

  “曹兄,你可是德字辈的人,别再提这种让人受不了的要求了好不好?有我们几个发誓就足够了!”

  “那好吧!”楚风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大气的样子,道:“这些都不算事儿,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其实连你们都没有必要发誓,我很信任你们。”

  信任个毛线8人都不拿好眼神看他,不久前他们发誓都要发到要吐了,怎么不见你这么说,到最后还不嫌多,还想让多发几个呢。

  “曹德,你给我滚出来,迎接诸圣法驾!”

  就在这时,有人大喝道,震动这片金身连营区。

  楚风脸色变了,道:“他们这是主动过来了,干脆趁此机会,将他们全部干翻!”

  猴子也发狠道:“赶紧将赤凌空找来,我们准备伏击!”
  
网站地图 齐发国际娱乐城 亚博app下载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iis7站群排名查询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万豪棋牌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A8娱乐|官网
世界杯下注网 亚虎娱乐手机游戏 天时平台 老虎机送彩金38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大小单双技巧 AG平台app 铂金城娱乐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海王星娱乐网址 亚虎app客户端
天空彩票宝典 518彩票 千百万娱乐 凤凰彩票网站 拉菲平台登陆
新宝GG 摩臣彩票总代 万恒娱乐平台 246天天好彩 一号平台时时彩
银豹娱乐 彩票信誉担保网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千百万娱乐 分分彩计划
東森娱乐 汇丰在线下载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澳彩城 云顶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