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楚风戳了又戳,感觉很滑腻,没于一时间收手也就罢了,相反又补戳了两下。

  “啊”

  金琳尖叫出声,一头金光灿烂的长发飘舞,背后一对赤红羽翼张开,她肤色莹白的修长身体绽放神圣之光,化作护体光幕。

  此时,她的体表外形成十二重神环,让她看起来无比的绚烂,宛若一尊各族共尊的天女,圣洁而超然。

  当然,她美丽的面孔写满愤怒,双目射出两束神光。

  这种尖叫声有些可怕,形成能量涟漪,让附近许多金身层次的生灵都捂撰耳,面露痛苦之色。

  过于接近的人,甚至是七窍流血,被重创了。

  这是亚圣帜顶尖人物的音波,杀伤力非唱人。

  其他亚圣都石化,包鲤琳的两个闺蜜,也都张口鲜红的徐,目瞪口呆,那个曹德胆子也太大了吧?

  金琳双目喷火,她刚才出于本能,在第一时间就倒退出去,像是一道金色的闪电,远离原地十丈。

  她现在高耸的胸部剧烈起伏,呼吸略粗,惊艳的面孔上怒火无尽,雪白细腻的剪上爬满鸡皮疙瘩,又惊又气又怒。

  她很想杀人,那个曹德居然敢这般无礼!

  最为让她恼火与愤懑的是,那个野修现在的表情,在戳了又戳后,此时竟是一副荡漾的神色。

  他居然低头看自己的手,而且轻出了一口气。

  别说其他人,就是萧遥、鹏万里几人都在咧嘴,面目表情僵滞,这曹德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连猴子都在呲牙,雷公嘴无法合拢,张口结舌,身体僵在那里,面部表情石化。他觉得见鬼了,看到了什么?曹德真是什么都敢做!

  哧!

  金琳见状后恼羞成怒,背后那绽放赤霞的一对羽翼展开,将她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如同拂动的光,她贴着地面,瞬息到了近前,抬手就劈。

  楚风手疾眼快,一把将跟他并肩而立的猴子拽起,并以魂光传音,道:“装死,她被我们怒激怒了!”

  猴子一听,这相当永理,用雍州这个阵营中,高层次的进化者不能恃强凌弱,否则严惩,甚至要击毙!

  然后,猴子就做好了挨揍的准备,因为他觉得曹德说的不错,要合理利用规则,解决掉麒麟女。

  同时,他在一刹那想到,曹德这个“耿直哥”其实太损了,为了激怒金琳,竟然真敢去乱戳戳。

  因为事情太突然,猴子想的不太多,直接就先一步大叫起来:“杀人啦!”

  他怕金琳盛怒之下,给他来一下狠的,当场干掉他,那样的话即便事后严惩金琳也不合算。

  不过,在最后关头,猴子还是回过味儿来了,曹德这王八蛋怎么着他向前送?

  一刹那,他醒悟,很想说一句:你大爷!

  他简直想跳脚,曹德这王八蛋自己躲在后面,把他送出来了,让他受伤兼且碰瓷,这也太混账了。

  别说,猴子这一嗓子,嗷唠一声,相当的有效果。

  金琳羞恼与躁动的心稍微平静,第一时间收手,她也怕坏了规矩,然后被人找理由给严惩一顿。

  然而,楚风刚才还准备提着猴子倒退呢,让他稍微受伤即可,结果现在见状,直接稍微向前一推。

  砰!

  猴子顿时挨了一掌,气的肝疼,没错,不是真疼,受伤很轻,但他被楚风给气到了,觉得这孙子太损了。

  “赶紧倒下,另外,使劲儿吐血,不然你白挨打了!”楚风以魂光传音,对猴子暗中大吼。

  六耳猕猴真想转身给他一巴掌,打他一个满脸开花,但是想了想,已经是这个局面了,不坑麒麟女一次鱼浪费。

  然后,他就顺势倒在了地上,在那里使劲咳嗽,不显己给了自己牙龈一下,硬是啐出去一口带血的唾沫。

  他听从楚风的建议,倒在地上碰瓷。

  然后,楚风就长嚎起来。

  “亚圣逞凶啦,恃强凌弱,击杀六耳猕猴族最杰出的后人,各位前辈你们要给我们做主,给我们讨一个说法,这里太黑暗了!”

  他这么一通大叫,所有人都一脸发懵。

  尤其是金身连营的人,刚才不是针锋相对,各自都很强势吗?怎么转眼间,弥天就倒在地上口吐血沫子,这是真受伤了,还是在碰瓷?

  这个时候,萧译鹏万里也回过神来,同时大叫。

  “行凶了,碧眼金鳞赤羽兽族的大秀当众杀人,倚仗亚圣层次的实力虐杀金身领域的弥天,令人发指,天理难容!”

  “世道凶险,人心不古,亚圣乱杀无辜,戾气滔天,这种凶徒若是不处死,苍天都要落泪,大地都要哭泣啊。”

  楚风听到后,顿时觉得这两人太默契了,想给他们竖大拇指,结果却发现猴子在那里露出杀人般的目光盯着他们看。

  因为,再怎么说,猴子也是知名的圣子,这样喊出去好吗?他觉得很丢人。

  金琳脸色难看,她是为了打残曹德而来,一而再的故意挑衅,想怒极那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为此还带了一干亚圣助阵。

  结果最后发现,她自己被碰瓷了,被反算计了。

  她的两个闺蜜,都是一副惊愕的样子,模样都很美丽,但是现在有些蠢萌,片刻后才醒悟过来,弥天不是真的重伤垂死,这一切都是那几个可恶的家伙配合演戏,装的!

  从暗中走出来的八位亚圣,感觉肺疼,这叫什么事?他们坐等曹德暴起伤人,结果他们这边先中招了。

  远处,金身连营中也不知道有多少进化者,听到这样的大喊声全都走出帐篷,向这边蜂拥而来。

  这些不明真相的金身修士都很吃惊,一致认为发生大事件,全都相信六耳猕猴负重伤,性命垂危。

  这叫什么事?金琳一方的亚圣头大,知道被讹上了!

  “你们欺人太甚!”金琳的侍女怒道,脸色难看,她看着倒在地上不起的猴子就来气,堂堂六耳猕猴,居然这么不要脸。

  她直接冲上去,作势欲踢,想逼猴子起来。

  弥天瞪眼,双目中金光烁烁,飞出来十几米长。

  “别起来,躺着!”楚风暗中喊道,而后当众嚼:“看到没有,金琳大秀何等的趾高气昂,连她的侍女都敢来踢六耳猕猴族重伤垂死的圣子,太猖狂了。”

  玛德,又扣大帽子!

  金琳后方的一群亚圣都磨牙,真想架起他就走,找个没人地方将他活埋了。

  他们迅速上前,将黄鼠狼精化成的女子拉走,现在不能掺乱。

  “弥天,你死的好惨,各位前辈你们来了吗?要替他报仇啊!”鹏万里是时候嚼。

  猴子瞪眼,他活的好好的,以后活蹦乱跳起来,别人怎么看他?

  此时,几位老者出现,包括六耳猕猴族的那位老仆人,至此楚风他们才安静下来。

  “怎么回事?!”有人喝道。

  “曹德、弥天他们坑我们!”金琳不肯吃亏,第一个喊道。

  她是强大族群的大秀,而无论是她喜欢的男子还是她的兄长都是同境界帜佼佼者,无人敢惹她,平日间从来不肯吃亏,今天被碰瓷,她怎么能忍受?

  “倒打一耙,你都快将弥天害死了,还敢这么说,可见平日的嚣张与霸道。事实胜于雄辩,弥天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而你却安然无恙,要不我们去看通天镜中留下的烙迎面!”

  楚风喊道,指了指天空,那里有一面镜子悬空。

  然后,双方就开始扯皮,争论不休,显而易见,楚风与猴子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毕竟弥天躺在地上,嘴角挂着血迹。

  而且,所有人都能证明,是金琳主动出手的。

  “严惩凶手,废掉她一身修为,让她赔偿我们足够多的最强花粉与果实!”萧遥喊道。

  事实上,这一结果出乎他与鹏万里的预料,如果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将那张名单上的竞争对手给黑掉,也是不错。

  出了这种事,他们估计能将金琳赶出那张名单。

  金琳脸色冰寒,据理力争,而楚风寸步不让,告诉几位神王与准神王,金琳带了一群亚圣来挑衅,原本就想伏击他们。

  在争论的过程中,猴子暗中不爽,问楚风为什么将他推出来碰瓷,他自己为什么不上阵。

  “你来自六耳猕猴族,身份敏感!”楚风答道。

  这让猴子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然而,楚风同金琳争论的间隙,不心又画蛇添足,暗中补充,道:“被人击倒在地上,口鼻喷血,这多丢人啊,我怎么能那么狼狈,我是不败的,所以辛苦你了。”

  我去!

  猴子一听,顿时炸毛了,嗖的一声跳了起来,双目喷火,就要跟楚风拼命。

  因为,他自己也琢磨过味儿来了,事后在世家子中流传开来,说他被一个女人打了,实在有些丢人啊。

  即便还原真相,可是一旦让人知道,他喜欢碰瓷,那也很没面子!

  众人都晕了,六耳猕猴不是重伤倒地,满嘴流血吗?怎么一下子精力旺盛到可以和人掐架了!

  “你怎么起来了,要顾全大局!”楚风怪叫。

  猴子气的满骋铁棍,找趁手的兵器,想砸他,跟他干架到底!

  “都给我闭嘴,老实点!”

  几位老者实在看不下去了,最后做出决定,让金琳赔偿弥天一罐价值惊人的神圣大药,留给他养伤。

  不管猴子有没有伤,反正金琳确实动手了,该幽惩罚姿态必须要有,不然何以服众。

  同时,几位老者严厉警告曹德、猴子、鹏万里他们,不能再挑事儿了,他们几个最近就没有消停过。

  “你们给我老实点,老洪的孙子让你们打几顿了?成何体统,太不像话了!”一位老者喝道。

  洪云海面皮抽动,特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原本就够丢人的了,你们还说这些干什么!

  然后,几位老者又严厉喝斥那些亚圣,无故来挑衅,实在过头了,惩罚他们去黑牢中面壁三日。

  这自然也将金琳与她的闺蜜以及侍女也包括在内,毕竟她们曾动手了。

  “普天同庆!”

  “大快人心啊!”

  “前辈英明!”

  就这么一瞬间,楚风、猴子、鹏万里的就拍了一串马屁,歌功颂德,并表态他们遵从这种判罚。

  一群亚圣脸色难看,被关起来的是他们,对面的曹德、猴子等人自然会拥护这种决定,他们则气的牙根都痒痒。

  他们觉得,这世道太黑暗,看向楚风时,眼神那叫一个都绿油油,这就是外面传闻帜耿直哥?

  不是说他点火就着吗?稍微一刺激下就爆炸,可是到头来怎么将他们全都给折腾到黑牢去了?

  一群人怨念滔天,盯着楚风,神色越来越不善!

  “太不要脸了,居然碰瓷!”他们咬牙切齿,就没见过这么无底线的混蛋,这种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此时,猴子渐渐冷静,越是细想越是不爽,真想拎过来楚风暴打一顿,因为这次消费的都是他的“英名”。

  他觉得,事后关于他的各种流言很快就会满天飞,尤其是在世家子之间,什么一碰就倒,讹人专业户,都会落在他的头上,这些直接就能想到!

  他的脸顿时就黑了,扯住楚风,如果能打过他,真想当陈黑手。

  楚风干笑,赶紧安抚,他暗中传音,道:“别急,一会儿就帮你出气,不是想上那张名单吗?等几个老头走了之后,在这群亚圣进黑牢前,我们就会动手,送他们去黑狱中养伤现在挑目标吧,想干翻谁?”
  
网站地图 利来官网app 88娱乐 dafa网络博彩 亚虎官网pt
丰亿娱乐网址检测 蓝盾在线赌博下载 太阳城官网申博 凯发k8
怎么下载亚博app 龙8娱乐城app下载 亚博体育注册地址 朴克王app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ag平台官网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王牌国际娱乐
皇浦国际网站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世界足球星级
如意娱乐赢钱 腾讯分分彩开奖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拉菲平台代理
彩九娱乐 金亚洲娱乐 必发彩票 京城会娱乐 拉菲娱乐
斗牛娱乐 彩票全讯网 爱赢娱乐 大众彩票 拉菲平台大不
如意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 九号彩票官网 1号庄注册 彩吧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