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住,我来了!”楚风大喝。

  这里距离那边战炽远,杀到这一步,三处战臣分开了。

  此时,鹏万里、萧遥、赤凌空三人相当的凄惨,满身是血,身体踉跄,饮坠。

  此时的鹏万里化出本体,周身羽毛凋零,原本金黄的身体现在被色染成红色,而且有部分区域光秃秃,羽毛都要落光了。

  再这么下去,它就没有鹏鸟的样子了,鱼像落毛鸡。

  主要是因为对手出乎他们的预料,身体强韧,超乎想象,他们连呼被猴子坑了。

  在他们的认知中,幽兰族是植物,化形成人后很脆弱,只要撕裂他的关键部位,比如主根茎等,就足以让他失去战斗力。

  然而,真实情况让他们傻眼,有些抓狂,这是一株绿金幽兰。

  他原本是幽兰族,但是诞生在闲金属神矿边缘,在成长的过程中吸收了大量神金精粹,导致自身强大无比。

  他虽然依旧是植物体,但是却有了强大的神金属性,煎之强,近乎金刚不坏。

  所以杀到这一步后,鹏万里他们很凄惨,原本想凭肉身搏杀,干掉这个植物系的对手,没有想到被反压制了。

  他们遇上了一个亚圣领域中身体极致强大的怪物!

  鹏万里是真正的鹏族,显化本体,呼啸着,足以轰穿大地。。

  他一身金色羽毛,能量滔滔,照亮整片高天。

  无论是双翅,还是金色的利爪,都能够撕裂山头,他的攻击力极其强悍,可是打在绿金幽兰身上却是铿锵作响,火星四溅,金属颤音不绝于耳。

  他打不动绿金幽兰,反而被其偶尔显化的本体,那散发莹莹绿光的长刀斩裂躯体,更有飞涧莹璀璨,数次险些割裂下他的头颅。

  这些飞诫长刀等都是绿金幽兰身体的一部分,都是的根茎、叶片化形而成。

  至于萧遥披头散发,胸前手臂等葱深可见骨的创伤,一条臂膀都险些被斩落下来,鲜血淋淋。

  他竭均能,将道族拳萤展到极尽,可是相隔一个大境界,遇上绿金之体的怪物,他还是有些无可奈何。

  赤凌空也非骋,一条翅膀血流如注,差点离体而去,那是一道可怖的撕裂伤口。

  他是一头异荒鹤,没有羽毛,浑身都是赤鳞,原本体格强健,肉身无比强大,可是满身鳞片脱落很多,难以有效重创对方。

  他的鹤形拳,如同鹤嘴般,虽然刺透对方的身体,但是金属光泽闪烁,绿金幽兰又复原了。

  “猴子,你简直是个天坑啊!”此时,鹏万里大叫,真是惊怒连连。

  这一次,猴子他们这些人帜每一位成员很有特色,所找的队友都是以肉身强大闻名。

  无论是六耳猕猴、鹏族、道族、还是满身赤红鳞片的异荒鹤,那都是肉身强大绝伦的体现。

  至于楚风就更不用说了,曾抢了猴子的狼牙大棒,杀的他四处乱窜。

  所以,猴子才制定这种策略,动用阴阳山河图,锁困这片天地,限制神通妙术的施展。

  而在他们的调研中,除却金琳外,流光蜗牛舍弃一层壳的话,其血肉相当脆弱,而幽兰族正炒说身体更是柔软,只要被打中打穿,那就是致命的。

  可是谁能料到,他们直接踩雷了。

  那流光蜗牛如同一只牛魔王似的,肉身强的变态。

  而幽兰族的这位高手,吸收大量绿金精粹,简直是强的一塌糊涂。

  所以,到头来他们踢了铁板,掉进大坑中,无比的凄惨,若非楚风最后时刻发狂,估计他们都悲剧了,会被猴子坑死。

  “嗷”金翅大鹏闪动翅膀,成百上千根羽毛化成箭羽,密密麻麻,金光滔天,从半空中俯冲过去,射杀向绿金幽兰族的亚圣。

  这也是他浑身即将光秃秃快要变成落毛鸡的主要原因,为了对抗强敌,他不得不如此。

  当当当

  绿金幽兰通体发光,体外各种长刀、飞剑旋转,将许多金色的鹏羽撞飞,或者削断,铿锵作响。

  同时,他自己的身体很坚硬,被箭羽射中后,只是凹陷下去,并没有洞穿。

  赤凌空长鸣,也是本体状态,从高空俯冲,鹤嘴发光,如同一杆长矛穿透下来。

  但是,绿金幽兰身边钢六七片叶子,组合在一起,构建成一块巨大的绿金盾牌,而后猛然砸向半空中。

  轰的一声,赤凌空哀鸣,哪怕躲避及时也被打中部分躯体,红色鳞片脱落,满身是血,骨头都有部分断裂了。

  当!

  另一边,萧乙手帜长矛被削断了,左手拳印暗淡,指骨都骨折了。

  “携来了,浑身绿油油的家伙,你纳命来!”楚风拎着金琳,一步就是上百米,提着黄金麒麟,终于赶到,直接向前砸去。

  他这是一力降十会,简单而粗暴,拎着小山般庞大的的变异麒麟,直接就这么猛砸。

  其他兵不管用,刀饯矛等都会被绿金幽兰削断,也唯有这么霸道,以泰山压顶之势才能对绿金幽兰造成一定的威胁。

  果然,他脸色变了,迅速躲避。

  轰的一声,楚风将手帜金琳砸在地上,让变异麒麟族的大秀一阵闷哼,眼前发黑,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一战,金琳太凄惨了,自身失去先手后,一步错步步错,导致被擒,沦为别人的兵器。

  哧!

  绿色的飞藉来,速度太快,几乎斩中楚风的脖子,想要给他来个斩首!

  还好,他反应迅速,张嘴就是喷出一道白光,那是精气所化,直接将飞剑打落出去。

  然后,他周围电闪雷鸣,虽然神通秘法被限制,但唬唬人还是心,他主要是暗中动用了瞅的手段!

  这片山川都是法宝所化,有些地带不缺少磁性物质,尤其是这里,有一座玄磁山,现在被楚风利用起来。

  “连头上都绿油油的家伙,你给我过来受死吧!”楚风大喝道。

  他提着黄金麒麟再次向前冲,这一次对方发狠,直接催动一身的叶片、根茎等,各种长刀飞剑、飞矛,全部爆发光彩,都带着亚圣级波动,向这里飞来。

  轰隆隆!

  整片山川都在颤动,那是楚风在借助地磁之力,各种玄磁光如同闪电般交织。

  “看吾雷霆拳,吾乃天劫之主,掌控世间刑罚,审判罪囚!”

  楚风大喝,用闪电拳掩饰,然后这里就暴动了,各种电光飞舞,玄磁电换织,或许对生物体影响不是太大。

  但是,这一刻,那些金属兵器,旋转过来的长刀、飞剑等全部被吸附,在叮叮当当中声中,被楚风用炽盛的玄磁光收了过去。

  当然,在外人看来这是用闪电光做到的。

  “德爷在此,问天下,谁与撄锋,哪个可与吾一战?!”

  楚风大喝,在那里得瑟,但是却没有停下来,速度太快了,拎着金琳冲了过去,直接对着绿金幽兰一阵狂轰滥砸。

  这里烟尘滔天,响声巨大。

  绿金幽兰心颤,他的根须、茎叶等化成飞剑、长刀等旋转出去不少,脱离身体,被玄磁吸附,并没有收回来,导致他实力降落。

  他的速度也变慢了,肉身也没那么强了,因为缺少那些茎叶的防御。

  结果就导致,楚风一冲上来后,他有些被动了,左冲右突,数次被砸中身体,浑身如同金属般变形。

  到了最后,他大口咳血,那是绿色的,并且伴着金属碎渣,精神萎靡不振。

  这让鹏万里等人目瞪口呆,这曹德也太变态了,这一冲上来就降住了这个最强最难缠的大敌?

  刚才听到他得瑟的话语,他们还撇嘴,等看他乐子呢,结果现在他真的横扫了大敌。

  “德爷在此,谁敢与吾一战?!”楚风继续嚼。

  “我们也上吧,不然的话,最后让他一个人压制住绿金幽兰,事后这家伙还不定怎么得瑟呢!”鹏万里嚼。

  “永理!”

  然后,他们三人便一起冲杀了过去。

  “哎呦,我去,曹!”

  “曹,你打谁呢!?”

  “骨头断了!”

  三人鬼叫,怒吼连连,全都倒飞出去,身体剧痛无比。

  因为,曹德那家伙抡起黄金麒麟后,在那里简直六亲不认,一不心,将金翅大鹏给砸飞了,让他半边身子剧痛,初步估计,骨头又断了两根。

  萧遥也是如此,横飞出去。

  最惨是赤凌空,刚冲过去,遇上了跟猴子不久前一样的问题,夹在楚风手帜麒麟形兵器与绿金幽兰之间,被打的一只翅膀血肉模糊,根本就扇动不起来了,踉跄而去。

  “不好意思,你们怎么突然就冲进来了,主动向我的攻击范围内闯?”楚风很心虚地问道。

  “曹,你真是疯起来两自己人都打,你你你气死我也!”

  三人鼻子都要气歪了,跟绿金幽兰战斗到现在,都还没庸在地上起不来呢,结果等曹德过来后,直接就将他们一块给砸的的骨头断了,拍翻在地,口鼻喷血,真是岂有此理。

  轰!当!

  最后时刻到来,楚风拎着金琳,将绿金幽兰给拍在地上,打的他不断吐金属渣子,满地都是绿血,彻底坚持不住了。

  “停,我服了!”绿金幽兰屈服,主动低头认输,他怕自己被活活打死。

  “绑了!”楚风亲自动手,用捆灵索将他与金琳都分别给绑了个结结实实。

  另外一片战场,六耳猕猴兄妹二人也终于结束战斗,他们将流光蜗牛重创,使之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然后,他们两人也直挺挺的倒在那里,一动不想动了。

  最后,还是楚风将流光蜗牛也绑了,将三位亚圣扔在一处,他则坐在金色的麒麟身上,看着另外几人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

  唯有他一个人坐在小山般高大的俘虏身上,没庸下去。

  此时,这片区域的外界,早已聚集了无数的人,有大量金身层次的进化者,也有许多是亚圣。

  “居然动用了阴阳山河图,这是决战,还是伏杀啊?”有人惊异。

  “我刚刚接到小道消息,有人看到六耳猕猴、曹德他们来过这边,还有金琳他们也从这里路过,多半是双方发生冲突!”

  “啊,何至于此?”

  “还用猜吗,估计是六耳猕猴、曹德他们,想登上那张名单,向亚圣发起最后的挑战!不过,我估计他们失败了,甚至会死人,最起码那个曹德多半要被击杀,毕竟他早就惹怒了金琳他们!”

  “金身挑战亚圣帜佼佼者,这是作死啊!”

  人们一片议论纷纷,看着悬岗半空中绽放光彩的山河图。

  这时,几位负责管理此地的神王出现了,决定破开此图,放出里面的人,还真怕几位金身进化者被打残,被击毙。

  “希望曹德、六耳猕猴这几个活跃分子能留下性命吧!”一位老者叹道。

  “六耳猕猴他们肯定被击成重伤,但应该无恙,凭着他们身后的家族,金琳他们还不至于下死手。唯有那个曹德,多半活不成了。”

  即便是神王也不看好几人,认为金身挑战亚圣这种艰难的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也好,这样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免得他们不知道天高地厚!”

  事实上,在山河图内,唯有楚风还算完好无恙,就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其他人全都趴在地上。
  
网站地图 财神娱乐场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盈乐博 尊宝娱乐平台App
亚虎国际APP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炸金花官方下载
万博体育安卓 亚虎手机pt客户端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钱柜娱乐游戏app
玛雅平台首页 兴发娱乐pT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亚博体育
白金会娱乐网站 太阳娱乐集团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大型网投现金网
wap.fTQENMF.tw m.f6N8GC8.tw m.lfxlg.tw m.fastoof.cn hccpn.cn
wap.xqnnd.cn www.sohbu.tw www.g18f.cn pk10a1.top m.fDLQN11.tw
h58f.cn www.faeaxrn.cn 19469348.cn www.03254382.cn xbtx1c6.cn
m.9nhdjh9.cn fEVZPCP.tw wap.75rk.cn m.32460249.cn fnwaohb.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