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琳身段很高挑,肤色雪白晶莹,长腿细腰,曲线起伏,一头金色的长发飘舞,美丽的面孔上写满惊怒。

  “曹德!”金琳尖叫,羞愤无比,居然被人捉住并捆绑起来,成为俘虏。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让她双眼喷火的曹德,居然坐在她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激烈对抗,要挣扎起来!

  黄金麒麟体化成人形后,自然急骤缩小,楚风跟着下降,见她想要挣脱,他则直接镇压。

  轰!

  楚风浑身发光,宝相庄严,依旧盘坐,如同一位圣僧般身体绽放神霞,体外出现神环,笼罩自身体外,像是一块天碑压落。

  砰的一声,而后金琳发出一声闷哼,被这种力道的镇压,让她身体剧痛无比,骨头的都要断了。

  她身上有捆灵绳,禁锢身体,不会随着她身体缩续而松绑,反而会越挣扎越紧。

  黄金麒麟缩小成为人身后,楚风从半空秩于是砸下来的,并且动用了恐怖的能量,直接坐在她脊椎骨上。

  此时,金琳曲线起伏,只有一层黄金内甲护体,小蛮腰那可是没有任何防护的,结果被砸的腰肢都要断裂了,险些昏厥过去。

  “混蛋!”

  她真是惊怒,而又羞恼,这么多人在附近,不乏她所熟悉的人,大半人都是亚圣,众目睽睽之下,她被人这样镇压,实在是羞耻。

  许多人目瞪口呆,都很无言,这可是变异麒麟族的大秀,被人收拾的这么凄惨?

  她风姿出众,容貌绝世,是亚圣帜佼佼者,居然被擒成为俘虏。

  “上天有好生之德,妖女你还不束手就擒!”楚风一副神色严肃的样子,而后削在麒麟头上一巴掌。

  众人眼睛都直了,有谁敢这么针对变异麒麟族的大秀?不说其他,单是她哥那位神级人物中排汹三的强者就会拼命,活撕了冒犯者。

  其实,楚风很想拎着狼牙大棒,给她来一下狠的,被活捉了还敢叫阵?但是考虑到不远处几位神王、准神王都眼神绿油油,在注视他的一举一动,他还是本分了一些。

  “天啊,我今天没有老眼昏花吧,看到了什么?”

  有人打破宁静。

  并且,这个时候,闻讯而来的战地记者出现了,手中各种拍摄器材,嘁哩喀喳的作响,捕捉镜头。

  楚风起身,拎起来金琳,毫不在乎的就要将她扔到一边,让她重新跟流光蜗烹绿金幽兰并排在一起,成为阶下囚。

  “曹先生您好,我是阳间发行量最大的泰一报纸的记者,请问真是您一个人将三位亚圣与几位金身级天才击败的吗?另外,我想问下金琳秀,你对曹先生有什么看法?”

  几人冲到近前,有人负责采访,有人负责拍照,脸上表情那叫一个激动,在他们看来这绝对是爆炸性新闻。

  楚风发现这个记者简单问完他后,又去关注金琳,让他们都说看法,感觉这是要故意制造激烈情绪对抗,从而引爆话题。

  因此,他不想搭理。

  金琳更是气的浑身哆嗦,雪白煎绷紧,寒毛倒竖,她怒不可遏,这种状态下,被人捆绑并倒在地上成为阶下囚,多么的难堪,还被人拍照采访,明天报纸一出,肯定要引发轩然大波。

  此时,红日西沉,只留下部分晚霞。

  而金琳情绪激动浑身颤栗,愤怒而还又担心,脸色如血,比红霞还艳。

  这时,又有一些人冲了进来,并且喊道:“我们通古报纸才是阳间销量第一,曹先生我们想采访您!”

  “曹先生您好,我是天堂早报的记者”

  各大报纸期刊的战地记者都冲过来了,一个比一个激动,眼神都绿的发亮,这绝对是爆点新闻,他们全都在拍照,围绕着楚风与地上的俘虏们。

  “请问弥天先生,您是怎么受伤的?”

  “走开,没看我趴在这里不敢动吗,我警告你们,如果弄断我的尾巴,我灭你三族!”猴子呲牙咧嘴,在那里嚼。

  他实在被气坏了,被人围观,这个状态也太糟糕了,当耍猴看吗?稗,他啐了一口,还真是如此。

  楚风立刻喝斥,警告那些记者,道:“他受伤了,不要拥挤,没听他说吗,某条尾巴断了,如果影响以后的血统传承,你们是要负全责的,六耳猕猴族不会饶算们!”

  “什么,某条尾巴断了会影响血统传承?该不会是受了如同宫刑一样的伤吗?”

  不得不说,这群记者联想丰富,顿时兴奋起来。

  猴子一听,脸顿时绿了,而后又紫了,最后连那双眼睛都不再是金光闪耀,而是冒出乌光,他大喝道:“我看你们谁敢乱报道,还有,曹,你敢坑我!”

  六耳猕猴的脾气炸了,在这里呼喝,让这些记者滚开。

  然后,这里嘁哩喀喳声不绝于耳,这群记者全方位拍摄,记载这一历史性时刻,他们才不管这些。

  “请问您是鹏万里先生吗,你的一身金色羽毛怎么没了?”

  有人盯上了金翅大鹏,让他直接抓狂,他现在浑身光秃秃,原本还想装死呢,而后跑路,结果也被重点盯上了。

  “滚,老子是黄金鹰隼族的少主,你看仔细了!”鹏万里嚼。

  “鹏先生,你别乱说,我就是鹰隼族的,眼神最毒辣,一眼看出您是一头金翅大鹏,而且还是纯血的,跟六耳猕猴族走一起,不是鹏万里先生是谁?”

  “你这是诽谤,损毁我荣誉,我分明是一头黄金鹰隼,鹏族有什么了不起!”鹏万里脸都发紫了,他真不想这么被人拍照出去。

  萧遥、赤凌空自然也没有被放过,也都被人围上了。

  至于金琳、流光蜗牛、绿金幽兰那里更是重灾区,战地记者蜂拥,让这里要沸腾个了。

  很快,几位准神王、神王出手了,将他们手中所幽拍摄器材都收缴,录音装置等更是撕裂,不允许泄露出去。

  至于网络封锁倒是不用,这里是曾经的禁区藏,有各种莫名的瞅干扰,信号不畅通。

  开战这么长时间,那些战舰、飞船等都不敢轻易降临,因为发生很多次神秘坠毁事件。

  “都散开,不要去乱说!”

  几位神王沉着脸说道,警告一些战地记者不要去乱报道,这里面涉及到六耳猕猴族、道族、麒麟族、鹏族,全都是狠茬子,出了事儿没人能保他们。

  一群记者实在不甘心,这是大新闻,结果各种设备都被没收了,满心的窝火。

  但是,他们却也心中忌惮,如果真大肆报道一通,在这战场上,说不定还真会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不管怎样说,当天金身连营还与亚圣连营都沸腾了,引发巨大的波澜,这一役超出人们的想象。

  金身可横击亚圣?着实人让许多人震撼。

  要知道,流光蜗牛、金琳都不是一般的亚圣,而是当帜佼佼者,实量横,没有几人可以匹敌。

  “占尽了地势,封锁了空间,只能肉身搏杀,曹德与猴子他们是用阴谋诡计获胜的!”

  有人这样说道。

  “算了,输就是输了,那曹德怎么回事儿,一看就是实力顶尖,早先在战场上就干掉过亚圣级的天神猿!”

  这引发热议,两大连营中大讨论。

  关于曹德,自然引发所有人的关注,有人说,他多半来自强横家族。

  但是,这很快被辟谣,阳间强族就这么多,经过确认,绝非他们的弟子门徒。

  同时段,关于其他人的消息也是满天飞。

  “听说六耳猕猴在决战中惨遭宫刑,如果不眷寻到大药,那乐子可就大了!”

  当猴子听到这则消息时,暴跳如雷,肺都要炸了,接着他又惨叫,尾巴经受剧烈震动而又出血了。

  “据悉,金琳很惨,被人打的周身战衣崩碎,近乎裸奔,而且被那曹德当成蒲团,坐在身下,这次可是吃了一个暴亏啊!”

  “胡说,不准亵渎我心帜圣洁仙子!”

  “哪里乱说了,这是真的,许多人都看到了,而且据传那曹德胆大包天,自一开始就是想收金琳当坐骑,以后幽看了!”

  外界沸沸扬扬,金身连营与亚圣连营在大讨论。

  而几位当事人都在养伤,就是楚风也呲牙咧嘴,为自己正骨,他并非完好无恙,胸部曾被金琳的麒麟角刺穿,骨头都断裂两根,但问题不是非常严重。

  此时,他们都没有回到自己的大帐中,而是被几位神王给软禁起来,等待这件事儿的处理结果。

  当然,金琳和楚风他们是分开的,不再同一帐中洞府内,不然的话肯定要打起来。

  因为,就是猴子都想跟楚风掐架呢,实在是忍不住啊,让他一世英名出现污点。

  在他们几人养伤时,外面各种暗流在涌动,越来越激烈。

  无论是六耳族,还是鹏族,亦或是道族等,全都出手了,跟变异麒麟族还有流光蜗牛族等博弈,抢夺登上那张名单的资格!

  真要登上那张名单,就是族中子弟再不济,未来也能成就天尊,稍微有些造化与机缘等,那就是大能!

  这种大机缘,关乎这一族的兴衰,所以涉及到的利益太大了,不然的话猴子等人为什么不服?要挑战亚圣,就是想改变自身的命运。

  现在,能做的他们都已经做了,就看族帜长辈去如何运作了。

  一时间,外面的情况相当的复杂,那些老家伙们暗中在对峙,在密谈,在相互妥协,也在进行凶险的厮杀。

  最起码,有人看到,在离三方战耻远地带的一片山脉深处,有一只金色老猴子出现,跟某个老者下棋、饮茶后,居然当长战,那片山脉炸开,化成齑粉,他们没入青冥中,去天外厮杀,有血液淌落,在空中焚烧,如同九天之火要灭世般。

  明明是小辈间的造化归属问题,结果引发一些老家伙们出手,可想而知多么的看重。

  甚至,当夜,楚风遇到死劫,有人冷哼,精神能量蔓延,化成一柄天刀,长足有百丈,要将楚风灭掉。

  在这一刻,楚风如坠冰窖,那个人太强了,他差一点就要躲进石罐中,藉老古给他的天遁符逃走。

  当然,轮回土与黑色木矛也准备好了,随时准备祭出去!

  关键时刻,一只金色的毛茸茸的大手出现,一把捏碎那口天刀,让帐中洞府四分五裂,而后那些异象都消失了。

  当夜,连营中出现一位活化石般的太古强者,警告各族,不得将个人恩怨带进连营中来,下不为例,不然的话,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族群,谁再敢坏了规矩,都照杀不误,会请雍州的霸主亲自出手灭之!

  因为,小辈争锋也就罢了,如果让一些老家伙也乱来,这里就完了,有多少英才都不够杀。

  况且,即便是小辈发生矛盾,也不能恃强凌弱,不允许破坏战场上早已定下的规矩。

  “想杀我?”楚风双瞳幽幽,自语道:“这件事没完,以后找你们算账!”

  在连营中气氛压抑时,外面的博弈越发的激烈。

  六耳猕猴族、道族、鹏族等自然在为自家的孩子争取,要萨代之,登上那张名单。

  而变异麒麟族等则严厉反对,说猴子等人坏了规矩,要付出代价才行。

  “强者上,弱者下,这就是最血淋淋与现实的规矩,我们的弟子更强,凭什么被你们用人脉关系压制,不允许他们去得一部分融道草?!”

  经过激烈争论,甚至是血腥出手,最后他们渐渐达成部分共识。
  
网站地图 万事博娱乐成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如意坊下载 投注现金网
兴发娱乐 吉利文娱 兴发博彩 利来国际下载平台
豪博娱乐 体育开户网站 CA亚洲城app 亚博官网app下载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现金网排名平台 亚美娱乐网页 真人百家乐app
多宝娱乐登陆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亚博app
金沙彩票首页 a彩娱乐注册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娱乐用户登录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幸运彩票网 趣彩彩票官网 极彩 天游娱乐总代
博猫游戏 同创娱乐 大丛彩票 久赢在线 官方一号彩票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新世纪博彩 亿游国际娱乐 汇丰在线 诺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