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头鸟、十二翼斗战系的天之使者,这是注定要成为竞争对手,要参与进来吗?”

  楚风很安静,一边养伤一边琢磨接下来的各种变数与可能。

  傍晚,赤凌空的族人来送信,在连营外喊他出去,告知他赤鳞鹤族中有些事儿。

  结果意外发生,赤凌空遭人袭击,狠辣下手,被人腰斩,又近乎立劈,关键时刻他拼命逃进金身连营中,

  若非金身连营中不少人呼喝,而后又有强者冲出来,赤凌空可能就死了,被人绝杀。

  他的那的那位族人则早已惨死,当场毙命。

  “是谁?!”

  赤凌空浑身是血,不断哆嗦,他惊怒交加,满心的憋屈,他们赤鳞鹤族再怎么说也是异荒族,居然有人敢谋害他们!

  楚风得到消息后,心头凛然,他感觉最近不能出去了,为了融道草,各方已经疯了!

  不用多想,肯定跟那张名单有关,与融道草有因果,这是要干掉一个竞争对手,从而减轻压力吗?

  目前,他与赤凌空还有猴子几人,若无意外,应该是有很大的机会登上那张名单。

  可是关键时刻,居然有人下死手,这是撕破脸皮了。

  会是九头鸟还有那十二翼银龙吗?毕竟他们不久前出现过,楚风在猜测。

  亦或就是来自身边人的家族?他不寒而栗!

  赤凌空被人抬回来了,被腰斩后,又被人斜肩斩断,颈项那里还有一道可怕的伤口,几乎就剩下一颗头颅无损。

  幸亏他身上有大药,为自己吊住了生命,有人急匆匆赶来帮他治疗,拼接残体。

  “没有执意要你性命,而只是重创,打残你的身体,从而导致你无法参加融道草盛会,其心歹毒。”猴子叹道。

  赤凌空的那位族人身份不高,则被斩杀,白白送了性命。

  “如果你身体不能及时恢复,我们几族会补偿你!”鹏万里说道。

  赤凌空阴沉着脸,他被人劈残,四肢都离体而去,心中憋屈无比,这是要生生将他拦阻在造化盛会前。

  他想呕血!

  尤其是,现在找那让他迅速复原的大药,居然效果不大,一股阴柔的黑色能量纠缠在他体内,腐蚀了他的道基,虽然找了高手治疗,但是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看到复原的希望。

  次日清晨,有了最新的消息,最终谈判后,给了金身层次的进化者四个名额,可以去吸收融道草精粹。

  这则消息一出,让许多人神色都变了。

  便是楚风听闻后都一阵沉默,只给了四个名额?

  他的心当即就沉下去了,他、赤凌空、弥天、弥清、鹏万里、萧遥共六人,最后只给了四个名额?

  这让他脸色非常难看!

  赤凌空被人废了,身体残缺,道基受损,短时间不可能去参会了,几乎是被动放弃了资格。

  目前,也就他与另外四人竞逐,而他是散修,想都不用想会有什么结果。

  尤其是,赤凌空在关键时刻被人给废了,想不让楚风多想都不行。

  “这世道,太特么的黑暗了!”楚风脸色冷冽。

  他在思忖,如果自己不知进退,执意竞逐下去,会不会也被人暗中给废了,或者弄死?

  猴子来了,脸色通红,有些激动,同时满身酒气,道:“曹德,你不要多想,这次如果真有四个名额,我不去了,让给你,这世道没那么黑!”

  说到激动处,他拍打着自己的胸膛。

  鹏万里也来了,萧遥与弥清也出现,带来几坛神酿,他们发誓,自己没有做什么手脚。

  “这是有人故意谋划的,只给四个名额,又提前废掉赤凌空,现在则又形成要再舍弃一人的形势,真是太孙子了!”

  鹏万里叫道,将精铜桌子都给拍烂了。

  不久后,他们将步上的赤凌空也给抬来了,郑重许诺,将给予他补偿,有不次于融道草的机缘。

  猴子满脸通红,喷着酒气,道:“我会去族中请示,将六耳猕猴始祖的真骨给你观摩,上面有最强大道痕迹,保证让你收获巨大!”

  鹏万里也拍着胸脯,道:“鹤兄弟,你错过这次机缘的话,我也可以将你带入族中,请你观看我们祖上的一段战斗忧,是那鲲鹏裂天图!”

  萧遥也开口,道:“我道族有一卷关于轮回的阐释经书,妙用无穷,可以让你去观看!”

  此时,就是楚风都惊讶,这些东西连他都动心了,都是难得的侠奇珍啊。

  弥清亦开口,道:“不久之后,某一禁地中,先天太上八卦炉地势将要开启,我族有两三个名额,可以送出一个!”

  赤凌空脸色和缓了,不久前,他心中真的憋屈与愤怒无比,被人这样阻击,挡的前路,让他心中不平,气的心都要炸了。

  甚至,他一度怀疑,有可能就是六耳猕猴、鹏族等人干的。

  现在得到这么多补偿,他心中疑虑消除不少,心态也平和了许多,早先真的出离了愤怒。

  “我们先等消息吧,族中的老头子们还在争刃,不希望只有四个名额。”猴子道。

  他也觉得,对方太阴损了,故意卡在四个名额上,就是想让他们内部不睦,从而制造出不公的矛盾。

  在他们推杯换盏时,有人来禀报,九头鸟送上名帖,想要求见曹德,他又来了。

  “曹兄,久仰大名,今日方得一见,幸会!”九头鸟满脸笑意,在他身后跟着几人,在他身边则是强大的十二翼银龙,也有另一种称呼,斗战系的天之使者。

  “幸会。”楚风对他拱了拱手,伸手不打笑脸人,倒也想看看他的有什么目的。

  “我送曹兄一桩大礼如何?助你登上那张名单。”九头鸟倒也直接,上来就这么说,让猴子等人都皱眉,连他们族中的老家伙们还在谈判呢,九头鸟凭什么这么说。

  赤凌空有些冷漠的看着他们,总怀疑自己被废同这几人有关。

  “哦,你怎么助我?”楚风问道,并没有排斥,而是平和地与他交谈。

  “我自有手段,会请族中老祖开口,提议金身中的名额多上一两个。”说到这里,九头鸟微微一笑,道:“相信我们族中的老祖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再加上六耳猕猴、道族的前辈,想来受到的阻拦就小的多了。”

  九头鸟一族来自天下第十一禁区,是从绝地中走出来的生物,即便漫长岁月过去了,同那禁地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人无比忌惮。

  当说到这里,他又微微一笑,道:“当然,我也不是没有要求,此次想与曹兄做一桩交易,我在这里保证,绝不会让你吃亏!”

  猴子闻言,当即冷笑道:“你们同人做交易,一向是敲骨吸髓,跟你们有来往的,最后就没有不吃大亏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网站地图 A8娱乐|官网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弘润娱乐下载
场弘润娱乐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世界杯足球牌面 金宝搏
玛雅平台 新利棋牌游戏 运动投注 欧洲足球队排名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狗腿导锐霸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百家乐在线app
大奖娱乐城线路 博天堂博天彩 娱乐平台app 易胜博app下载
678彩票网网址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澳彩城 汇彩网下载
幸运飞艇计划 宏发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新世纪博彩 天游娱乐靠谱
幸运飞艇2期计划 天下彩 诺亚娱乐 众购彩票网现金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伯爵2娱乐 博猫游戏注册 银豹娱乐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拉菲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