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头鸟暗中催促,必须得走了,不然的话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若是有神王降临,亲自来擒杀曹德,那就晚了。

  “曹兄,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天先忍了,改天我们联手,帮你讨个说法!”

  九头鸟有些焦急了,额头上都出现一层冷汗,不时向金身连营外观望,担心神王出现缉拿曹德。

  “携我不走了,谁想让我流血,我便让他留下性命!”

  楚风眼睛发红,那可是融道草,可以拓展进化者一生的最高成就的上线,现如今不仅被人黑掉这桩打生打死换来的大机缘,还想给他定罪,要置他于死地,这世道也太黑暗了。

  他简直是忍无可忍,一腔怒血已经沸腾,恨不得立刻展现前世道果,以神王之资参战,在这里杀个痛快!

  “曹兄,不要意气用事。我理解你的心情,用性命相搏,辛苦一丑,到头来却被人一脚踢开。拼命时需要你,分战利品时却想杀你,这种憋屈,我能共鸣。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退一步活下去最要紧,你再悲愤又如何,能挡住神王级的执法者吗,能杀天尊吗?!”

  九头鸟抓的一条手臂,暗中传音劝阻,而后带着他就要向金身连营外走。

  并且,他告诉楚风,失去融道草这桩机缘也没什么大不了,等到时光楼开启,等到万灵秩序沼泽出现,他保证可以让楚风一飞冲天,从此韩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再也没人敢对他动手。

  “暂时的隐忍不是怯弱,而是等待时机,为了以后冲的更高!”

  他喝道,其音如雷,在楚风耳畔炸响。

  “还想走,真是笑话,那些老家伙们已经相互妥协完毕,就差让神王级执法者来抓捕了,还妄想逃,曹德你还是死过来吧!”

  鲲龙身边有一位女圣者喝斥道,她面容姣好,但神色相当的不善,咄咄逼人。

  至于鲲龙自己,则脸色木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背负天刀,迈着坚定而有特殊节奏的脚步,在逐渐逼近。

  一时间,这天地都共鸣起来,跟他的脚步脉动声合一,宛若一种天道秩序在复苏,而后轰鸣!

  附近,有一些金身层次的进化者在观望,此时全都捂棕口,觉得心脏的跳动都跟他的脚步声频率一致,随时会炸开。

  许多人皆骇然,感觉到了天地仿佛被人掌控在手,觉得那鲲龙成为道体,主宰这方欣界,脚步整齐而有规律,只要他愿意,猛然一震,就可以让许多金身进化者肉身炸开,被毁灭在他脚步声中!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手段,技近乎道,掌控附近这片天地!

  “六叔,帮我挡们!”

  九头鸟开口,脸色凝重,对暗帜人开口,让他阻挡鲲龙他们。

  在鲲龙的背后,可是跟着一群圣者,很是可怕,脚步声合一,跟鲲龙的那种秩序波动融合在一起,与道和鸣!

  一个青年男子走来,是九头鸟的六叔,挡罪龙的前路。

  哼!

  一声冷哼,金琳的兄长金烈如同骄阳般,浑身金光澎湃,化成璀璨的光团,将他笼罩,宛若上苍之子,太绚烂了。

  同时,他的神级气息在弥漫,能量在激荡,伴着一种道果,附近符文流转,镇压此地。

  一时间,许多金身层次的进化者都要窒息了,有些人忍受不住,已经直接软倒在地上。

  在这阳间,天地法则完善,压制的厉害,正炒说,神级强者也不可能造成这种后果,因为他们才堪堪能离开地面,可以飞天。

  这种级数的进化者,还不至于让金身天才们直接发自灵魂的颤栗,瘫软在地上。

  金烈能做到这一步,只能说他太强了,如同一尊神圣巡天,俯视下界,让其他进化者忍不注抖。

  “澜叔,请出手挡!”九头鸟再次低喝。

  一位中年男子出现,挡尊烈的去路,自身喷豹光,赤霞一道道,如同血魔神横空,阻拦变异的麒麟族传人。

  九头鸟爷楚风双肩,而后更是扯的一条手臂,就要带他离去,其背后钢出血色翅膀,想要飞天遁走。

  楚风坚定的曳,双足如同钉在地上,没有动弹,他不想走!

  此刻,他的双目是深邃的,他已经安静下来,没有躁动,气势沉凝如山岳,只想等在此地,不愿狼狈逃离。

  九头鸟怒道:“曹兄,你怎么能这样倔强,我跟你说,时光楼帜机缘比融道草还强盛很多倍,你随我离开,来日我们得到大造化,再回来报仇,你为何如此不智,非要在这里等死?!”

  就在此时,十二翼银龙化成一道流光赶来了,有些喘气,神色严肃无比,告知情况,老家伙们做出决断了,要处死曹德,让他为此次事件负责,就此将这一篇揭过去。

  不远处,九头鸟的另外几个结拜兄弟也来了,一只白乌鸦落下,化成一个白衣男子,一头生有翅膀的玄龟落下,化成一个背负黑色羽翼如同堕落天使般的男子,还有一个由天血藤化成的女子极速赶到。

  他们带来了同样的消息,楚风不仅没有能够登上那张名单,而且还被推了出去,要杀其性命,平息变异麒麟、流光蜗牛等族老家伙们的怒火,成为最大的牺牲品。

  楚风目光幽幽,没有说话,站在此地,越发的安静了。

  十二翼银龙拉了拉九头鸟的衣角,示意他不要管了,那意思是,既然曹德不愿走,就让他在这里等死好了。

  “我们走吧!”九头鸟的其他结拜兄弟也这样开口,告诉他别掺和了,赶紧离开,避开这个漩涡。

  “想走,没门!”

  这时,鲲龙低喝,让身边的圣者去报信,并且让一些人挡住曹德,不允许他离开。

  “呵,先不要急着动,我有事与你们谈!”九头鸟的六叔出手,拦浊些圣者,不放他们离开原地。

  “九头族,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金烈冷冷的开口,眼神冷酷,杀意无边,他极度不满。

  接着,他又喝道:“我为自己的妹妹来讨个说法,而且,现在上面有了决断,要制曹德的罪,让他流血赔命,你们为何阻拦!?”

  此时,九头鸟有些怒了,甩开楚风的手臂,点指向他,道:“曹德你真是愚蠢,不走就算了!”

  他似乎想要甩手离去,但是,最终还是有些犹豫,张了张嘴,想进行最后的劝解。

  此时,洪云忽现,站在远处,露出惊容。

  在他的身边跟着两个勉强能下地走动的孙儿,他们都露出异色,盯着楚风那里。

  “什么情况,这个曹德被针对了,有人要杀他?似乎九头鸟想救他走!”洪宇露出仇视的目光,道:“真是风水轮流转,曹德要倒霉了!”

  洪盛皱眉,道:“那里被光幕覆盖了,我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在谈些什么?”

  不过,他也能够看出,曹德要倒霉了,许多人想杀他。

  洪云海淡笑,道:“利益使然,曹德多半成为了一个弃子,也许不仅丢掉了汲取融道草的机会,还可能会被人问罪,流血丢掉性命,呵呵!”

  洪宇眼睛顿时露出冷酷之意,道:“真是这样吗?祖父,你可以出手先一步去制,别让他逃走!”

  洪云海教训他,道“蠢货,这种时候看戏就是了,有人要杀他的话,必然会动手的,我们添什么乱,一个弄不好就引火烧身!”

  洪盛在旁感慨,道:“那些强族太黑了,居然这样下阴手,抢走属于曹德的机缘,还要弄死他。相对来说,我们想萨代之,去参战,积极争夺造化,就显得太没有技术含量,也太简陋了。还是这些强族歹毒,一念间,就能改变人的命运,还要对曹德治罪,黑暗血腥而残忍!”

  洪云海点头,道:“所以,看着就是了,这个时候千万别去沾惹!”

  这时,九头鸟失去了耐心,道:“曹兄,得罪了,我们真不想你死掉,就这样强行带离你开吧!”

  他冲十二翼银龙、白乌鸦、玄武、天血藤化成的女子同时招呼,想要架起楚风,直接掳走。

  “轰!”

  然而,还没尤到他们触及楚风,金光绽放,楚风透发出强大的波动,撑开一片神环,如同战神降世,将几人隔开,使之不好临近。

  “我哪里也不去,就等在这里,我看谁敢杀我!”楚风寒声道,目光冰冷。

  这个时候,远空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天际痉有神虹钢,有强大的神王横空,即将赶到此地。

  “晚了,已经来不及了,执法神王到了。”九头鸟叹道,而后对楚风道:“曹兄,你错过了最后的机会,好自为之吧!”

  然后,九头鸟转身就走,放弃了他。

  砰!

  然而,楚风却一把拉住了他的一条手臂,没有松开,道:“不要急着走,来见证一下,他们究竟想给我定一个什么样的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谁能只手遮天,我要让谋害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九头鸟脸色变了,道:“曹兄,你疯了,一个金身级进化者再愤怒又如何,你此时不走,只能死在此地,报不了仇!”

  而后,他又道:“你放开我,为你来通风报信,就已经坏了规矩,既然你不走,我便抽身事外,不跟你有任何牵连,放手!”

  他使劲挣动,想要摆脱楚风,迅速离开此地,不想在这里耽搁下去了。

  然而,楚风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臂,目光幽幽,无比深邃,就是没有放手!

  “曹德,你什么意思,恩将仇报吗?”十二翼银龙怒斥,道:“我们来救你,为你通风报信,你不走也就罢了,还想让我们也陷入这漩涡中吗?”

  “不急!”楚风说道。

  这个时候,一道金光闪过,一个神王级老者降落在连营中,正是保护猴子的那位老仆人,来自六耳族。

  他诧异的看向楚风,道:“曹德,你们这是做什么?”

  楚风很平静,道:“听说强族彼此间妥协了,我成为了牺牲品,要被枭首,平息某些人的怒火?”

  六耳猕猴族的老仆人闻言后,先是愕然,而后瞳孔急骤收缩,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附近所有人。

  最后,他冷笑道:“真是胆子不小!”

  接着他又对楚风道:“没幽事,而且,我正要告诉你,我族老祖掀翻桌子,最后为你争取到了资格,可以参加融道草盛会,这事儿办妥了,就是刚才决定的!”

  楚风闻言后,目光越发森冷,一把拎着头鸟,眼睛略微带血光。

  “放手!”九头鸟喝道。

  “你真是够歹毒啊!”楚风咬牙道。

  “你是怎么觉察到的?”九头鸟不甘心,他知道,曹德肯定先一步发觉了不妥,所以才不同意他离开,而且抓的手臂,牢牢锁住,不让他退走,事情已经暴露。

  楚风杀意无边,心帜猜测居然成真,这九头鸟与鲲龙、金烈等人一同做局,给他下阴手。

  这要是被他们诓骗出金身连营,到了外面,他们就可以随意动手了,想怎么杀他,羞辱他都不怕了。

  离开金身连营,便没有那些束缚,不用再遵守不得恃强凌弱等规矩,直接打杀楚风都不成问题。

  轰!

  楚风拎起九头鸟,直接砸向就要抢先动手的十二翼银龙,同时一拳暴起发难,轰在白乌鸦身上,打的口喷鲜血飞了出去。

  “九头鸟,你可真是阴狠毒辣啊,先到帐中洞府去拉拢我,而后又来此地假惺惺救我,给我设连环套,你们找死!”

  楚风狂暴出手。

  九头鸟不是没想反抗,然而,让他通体发凉的是,在他对抗时,整条臂膀都失去了知觉,半边身子都木了,显然楚风在拉的刹那,就下黑手了,就等他反抗呢!

  这是七宝妙术帜阴属性能量,是楚风从地府轮回中带出来的天地奇珍物质炼成至高妙术的某种阴属性神能!

  九头鸟被侵蚀,半边身子被袭击而发麻,通体发冷,动弹不得。

  “杀!”楚风喝道,想全部干掉。

  “你敢在这里行凶!”九头鸟的六叔还有那位澜叔都在呵斥,就要动手。

  结果六耳猕猴族的那位老仆人用手一点,他们全都被定在那里动弹不得了。

  锵!

  不远处,鲲龙抽刀,雪亮光芒刺破天宇。

  他对着楚风就劈来一道璀璨刀芒,如同天外降临的神虹,并且他喝道:“这里是军营,岂能容你撒野与放肆!”

  理由倒是不错,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六耳猕猴族的老仆人双眼中迸射金光,当的一声,击落其手帜天刀,而且也定住了他!

  “鲲龙,天刀不离手,被视为第一圣者?”楚风寒声道。

  然后,他左手提着九头鸟轰砸银龙等人,而右手则震动,催出猛烈的能量,化成一只能量大手,一把抓浊跌落在地上的天刀,对着鲲龙就是几刀!

  在噗噗声中,血光迸溅而起!

  六耳猕猴族的老仆人见状后,直咧嘴,暗道这杏下手太快了,真会捕捉战机,但是他不得不忧,毕竟他也算是此地的执法者,束缚住了鲲龙,如果让楚风给干掉第一圣者,那他也有麻烦。

  “字!”

  老仆人喝道。

  楚风道:“您老赶紧去看一看弥天他们吧,我估计被人堵在帐中洞府内了,不然他们早该出现了。”

  老仆人顿时一愣,但是,很快脸色又黑了,因为这么说话的瞬间,楚风就将鲲龙给腰斩了,血液横流一地,并且又一刀劈向鲲龙的头颅,脑袋都裂开了部分。

  这杏太手黑了,老仆人惊叫,赶紧阻止,并喊道:“别劈!”

  尽管如此,鲲龙的头颅还是裂开了。

  刷!

  刀光一闪,楚风抡刀将九头鸟的六叔还有澜叔的头颅都给削掉了,动作这叫一个麻利与迅疾,两具无头尸体内血液冲起很高。

  “曹,字!”老仆瞪眼,他不得不准备对楚风下手了,得阻止他,这杏下手时真黑啊。

  “这几个必须得杀,是他们做局设计我在先,我要全部干掉!”楚风对十二翼银龙、白乌鸦、玄武、天血藤化成的女子动手。

  当然,也肯定包括被他拎在手里的九头鸟。

  不过,这几人都没有被禁锢,还能自由活动,不可能等着他杀。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楚风断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

  p
  
网站地图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足球国家队排名 日博365客户端
澳门3U娱乐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88娱乐 百合娱乐网
ag真人视讯开户 永利皇宫 太阳娱乐 集美国际娱乐场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天时平台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新天棋牌 iis7站群排名查询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盈丰国际登录
牛彩彩票注册 博猫游戏注册 拉菲娱乐群 圣亚娱乐代理 大赢家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丰尚娱乐彩 诺亚娱乐注册 同创娱乐登录 新宝GG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平安彩票官网 黄金彩官网登录 趣赢娱乐 幸运飞艇2期计划
聚彩网 万恒娱乐平台 k彩娱乐 555彩票 菜鸟娱乐平台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