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大喝,乱发飞扬,目光如同闪电,提着九头鸟就冲了过去,对他的结拜兄弟下死手,将九头鸟当成兵器用!

  “曹德,你敢逞凶,放下九头鸟!”十二翼银龙怒斥。

  白乌鸦更是暴怒,刚才被打了一拳,被偷袭,他大口咳血,本体都被重创的显化出来,染血的白羽在凋零。

  “杀了他,没什么可多说的,他自己找死!”白乌鸦暗中传音。

  轰的一声,他展翅翱翔,悬在半空中,通体雪白羽毛如同焚烧般,烈焰滔天,像是一轮大日横空。

  同时,惊人的能量在释放,汹涌澎湃而出,震慑此地。

  “嗡!”

  虚空颤抖,他已经发起冲锋,天空中一轮骄阳焚烧,如同彗星撞击大地般,向着楚风那里扑杀过去。

  “杀!”

  玄武也喝道,他也能飞天,他是一头变异的玄武,长有一对黑色的翅膀,像是一头堕落天使般。

  一时间,乌光滔滔,他俯冲了过去,显化部分本体,龟壳黑的v人,直接对楚风来了一次野蛮冲撞。

  哧!

  血色神藤扎根在地表上,瞬间让土层崩开,像是可怕的血色闪电般,向着楚风劈去,那是天血藤化成的女子在出手。

  战斗爆发!

  不远处,六耳猕猴族的老仆没有阻止,这种同层次的决战,他不会去干预。

  他现在正在咋舌,因为他来到鲲龙的身边,一眼看去,地上全是鲜血,这还能活吗?

  “忻崽子下手也太狠了,将人给腰斩,这满地都是肠子啊。”

  老仆人有些头大,这第一圣者要是死在这里,他都得担责,毕竟是他先将人给定在这里的。

  鲲龙现在太凄惨了,从腰部那里被人一刀斩开,脏腑器官都流出来了,脊椎骨的断面很平滑,主要是他那口刀太锋锐了。

  战除此之外,他的头颅也被劈开了,虽然没有彻底裂为两半,但是那伤口也够吓人的,那裂缝很大,塞进去两根手指都没问题。

  “忍着点,我给你包扎一下,肠子都给你塞回去!”老仆低声道,帮他处理伤口。

  鲲龙还没有死呢,但是已经快被气死了,眼睛都红了,盯着老仆人,如果不是六耳猕猴族的老神王将他定住,怎么可能会长刀脱手,被人反砍?

  接着,他闷哼了一声,这老仆人真是一点也不讲究,将他那些肠子等一股脑就给塞回去了,都没有捋顺,他煞白的脸顿时绿了。

  这样拼接好身体,回头还得co饬一番,必然会经历二次伤害。

  最后,老仆人又找来一条绳子,在他脑袋上裹了几圈,强行将伤口给勒紧闭合了。

  “没事了,应该死不了。”老仆人长出一口气。

  然后他招手,将其他圣者过来,赶紧将鲲龙给踢,回去修养,不然的话有可能会错过两天后的融道草盛会。

  一群跟随鲲龙而来的圣者,这叫一个憋屈,事实上是替鲲龙憋屈,兴师动众,设下杀局,准备将曹德诓骗出连营,而后下死手,谁能料到,刀不离手的鲲龙意外失刀,被人反杀,狂砍了一通,脏腑器官都流了一地,惨不忍睹啊。

  他们叹气,这一役当真是有失第一圣者的威风,估计鲲龙身体能动后,必然要被气的浑身颤抖!

  “圣者众一刀客,怎么能这样”有人低语,握紧拳头,抬起鲲龙向金身连营外走去。

  鲲龙听到后,一口血就喷出去了,他真是窝火,这才刚出刀就被人定住,天刀落地,导致他这么凄惨。

  他看向激战帜楚风,目光森冷,真恨不得再杀过去。

  鲲龙走了,引发哗然,所有人都无言,这个结果太出乎人的预料了,号称第一圣者的鲲龙居然这么凄惨落幕。

  “哎呀,这两个人鱼麻烦!”老仆人来到九头鸟的六叔还有澜叔近前,眉头深锁,这两人都被枭首了,身体都僵硬了。

  “不对,你们两个别给我装死,都说九头鸟有九条命,你们最起码还有八颗头颅呢,快点给我长出头来。”

  老仆威胁并扬言,这两人再不起来,他就将他们直接捏死。

  此时,他已经解开两人的定身术。

  这两人落在地上的头颅脸色难看,而脖子那里发光,血雾弥漫,包裹着头颅很快就接续在一起了。

  九头鸟虽然号称就九条命,但是,也不能这么浪费,他们还不想无缘无故的舍弃现在的头颅。

  “生命力真顽强!”老仆叹道。

  这两人眼中凶光毕露,盯着战承,因为他们的侄儿在吃大亏,被人当成兵器用,他们恨不得立刻动手。

  战承,楚风显然听到了老仆人的话,当时就是心头一动,盯着手帜九头鸟。

  在他原本的想象中,这已经是砧板之肉,随时能够干掉,但是没有想到,现在听闻他居然有九条命。

  砰!

  他毫不客气,用自己的金色拳头,一拳轰在九头鸟的头颅上,直接打爆了!

  “啊”

  九头鸟惨叫,这一下子就丢掉一条性命。

  他的脖子那里,血光滔滔,迅速凝聚出第二颗头颅,不然的话,错过时间他就真的死了。

  噗!

  楚风二话没说,再次给他来了一拳,又一次打爆,血液飞溅。

  “啊”

  九头鸟的六叔与澜叔都惊怒,大叫起来,就要冲过去,不能容忍,他们这一族的天才接连丢掉两条命,太可惜了。

  “别动!”

  六耳猕猴族的老仆轻叱,施展定身术,再次让他们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与此同时,战承,楚风第三次、第四次一口气六次将九头鸟的头颅打爆。

  在此过程中,九头鸟的几位结拜兄弟疯狂了,全力以赴的救助,拼死出手,但是却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关键时刻,还是九头鸟自救,他的头部那里直接一口气冲出三颗头颅,并且绽放赤霞,形成护体光幕,挡住了楚风的拳头,暂时保最后的三颗脑袋。

  “杀了他,等我脱困,我要活劈了他!”九头鸟怒斥。

  他很憋屈,这一次设局原本很顺利,弄了一个连环套,准备坑死曹德,怎能料到被这“耿直哥”发觉了。

  他很想诅咒,这该死的曹黑手,哪里耿直了,太阴损了。

  他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实力,意外中了楚风的外招,阴属性能量侵蚀他全身,导致九头鸟浑身发麻,被生擒了。

  他很自负,觉得真要公平一战的话,他无惧曹德!

  所以,他现在心都在滴血,这太也可耻了,也太郁闷了,都没有真正血拼一场,他就落在别人手里。

  “曹德,你究竟怎么看出不对的?!”他咬牙问道。

  一是他很想知道,二是他想让楚风分心,给他的结拜兄弟创造机会、

  此外,他自己也在竭均能,化解体内的阴属性能量禁锢术,他想挣脱出来,搏杀曹德!

  楚风一点也不在乎,他幼气,也有实力对付几人,不在意的开口,道:“就冲你们这一族的风评,我能相信你吗?”

  这就是最简单的原因,都说九头鸟一族阴狠毒辣,一向是敲骨吸髓,恨不得将合作者的最后一滴血压榨干净。

  可是,今天九头鸟未免太光明磊落了,也太义气了,居然不惜冒险来给他通风报信,想救走他。

  楚风当时就起了疑心,但是,他也没有将以最大的恶意解读,万一冤枉对方怎么办,他则只好冷眼旁观。

  最终,时间一到,真相自然水落石出。

  主要是他幼气,不用急于逃亡而去。

  不然的话,这一次九头鸟的确很阴损,演戏足够好,将鲲龙与金烈都请来了,联手蒙楚风,实在很逼真。

  可惜,到头来九头鸟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甚至将自己都给搭进来了。

  “吼!”

  远处传来怒吼声,一座大帐都在震动,金光澎湃,那是猴子他们的声音。

  “不好!”

  六耳猕猴族的老仆一惊,一闪身,直接消失不见。

  他刚来这里时,楚风就已经提醒过他,猴子等人可能被堵在帐中洞府内了,不然以他们的性格早该出来了。

  结果,老仆见楚风下手太黑,没敢离开去大帐,稍微一耽搁,那里面变得无比激烈了。

  他迅速赶去,从此地消失。

  楚风神色一动,轰的一声,全力以赴的出手,抡动九头鸟砸向他几个结拜兄弟,决一死战。

  那几人想呕血,因为这样激战实在放不开手脚,可谓投鼠忌器。

  哧!

  楚风化成一道光,太快了,舍弃他们,拎着九头鸟扑向一地,他的目标是九头鸟的六叔与澜叔。

  冲过来后,他自然直接下死手,右手中出现一口能量大剑,直接扑杀,就这么一瞬间两人的头颅就被削掉了。

  不止于此,楚风还将他们腰斩,又将他们斜肩斩断,反正这两人被定住了,先瓦解其身。

  赤霞闪耀,这两人的头颅迅速凝聚而出,但是楚风双足生根在这里,不断劈斩!

  “啊,出手救他们!”

  九头鸟大叫,眼睛都要裂开了,自己的两位叔叔遭遇大劫。

  然而,无论是白乌鸦还是玄龟,亦或是十二翼银龙,都难以攻过去,楚风发狂,一手抡动九头鸟,另一只手不断出剑。

  到了最后,他将地上那两人的头颅连着剁下来八次,让他们丢掉八条命,只剩下最后一次了。

  楚风一阵犹豫,虽然很想彻底杀之,但最后没有下死手,怕给六耳猕猴族的老仆惹麻烦,毕竟是他定住的这两人。

  最后,他将地上两人斩断躯体,但没有彻底杀死。

  地上的两人太冤了,因为一动都不能动,只能干瞪眼看着楚风连杀他们八次,毁掉了他们的不死身!

  远处,金烈脑门子冒冷汗,他还真怕曹德也冲过来砍他。

  毕竟,他现在也中了定身术,还不能动弹。

  在这片连营中,低境界的进化者如果能够干掉高层次的修士,不怎么担心被惩罚。

  反而高级进化者对修士下手,那就算是坏了规矩,自身有可能会被干掉。

  有神级人物适时出现,将金烈带走,脱离战场,不想让他再陷入漩涡中。

  楚风相当的遗憾,原本还真想过去给金琳她哥来一刀呢,他是真准备将所有人都给干翻。

  刚才先对九头族下死手,主要是他太恨这一族了,居然这么做局,想要谋害他,他恨不得全部千刀万剐。

  “啊”

  九头鸟眼睛都红了,今天可谓吃了暴亏,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出世以来还没有这般凄惨过。

  “鬼叫什么,轮到你了!”

  楚风喝道,他猛然发力,一下子将九头鸟给立劈了,噗的一声血液四溅,九头鸟一条大腿还有半边身子离体而去,场面绝对的血腥。

  “啊!”九头鸟凄厉大叫。

  此时,他拥有三颗头颅,都在发光,庇护着上半身,但是却无法挡茁半截躯体,遭此劫难。

  “曹德,你当真该死啊!”天血藤化成的女子惊怒道,无比焦急,对九头鸟有超越友情的情意。

  “该死的是你们!”

  楚风施展七宝妙术,同时动用了阴属性与土属性的神能,这两者的力量都很可怕,一种来源于地府,一种来自轮回土。

  砰!

  在这一刻,天血藤化成的女子被两道融合在一起的光击中,直接炸开了,形神俱灭。

  这一刻,别说其他人,就是楚风自己都发呆,妙术的威能居然这么大?

  他终于意识到,自古至今,这在阳间排名第十一的七宝妙术何等的逆天,超乎想象!

  尤其是,他练这种妙术时所用的材质太过超凡,与众不同,都是绝无仅幽,因此加持出妙术更为宏大的威能。

  当然,楚风也是一阵气血翻腾,这一击很可怕,但是消耗也是极其惊人的,让他都一个踉跄。

  “再来!”

  楚风一声断喝,七宝妙术再出,刷的一声,光华绽放,扫了出去,噗的一声打中那以防御著称的玄武族高手。

  “啊”

  这一刻,双肋有翅膀的玄武惨叫,龟壳居然都被打的炸开,而后他的身体四分五裂,被打穿了,死于非命。

  “哪里走!”

  楚风大吼,虽然身体在爷,但是也彻底豁出去了,又对另外的人下手,哧的一声,光束冲霄,将半空帜白乌鸦打残,半截身子炸碎,另外半截身子坠落在地上,惨嚎着,不断翻腾。

  主要是这一击打偏了,不然的话,绝对也能干掉白乌鸦。

  轰隆!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大帐中,猴子、弥清、萧遥、鹏万里一起冲了出来,口中全都在大喝着。

  “谁敢欺负我们兄弟?杀无赦!”

  “九头鸟,十二翼银龙你们活腻歪了吧,找死!”

  “全部灭掉!”

  那几人大吼着,极速狂奔而来,有人拎着乌金大棍,有人挥动金色羽翼,一起下死手,攻击九头鸟与十二翼银龙。

  观战的人都石化了。

  九头鸟与十二翼银龙又惊又怒,很想大骂,你们什么眼神,这是谁杀谁啊?

  可是,此时猴子、鹏万里、弥清、萧银对不会跟他们讲道理,刚才被人困在帐中,早就憋了一口恶气,现在得悉曹德被人设局猎杀,自然更怒了,全都发难,下了死手。

  今晚就这一章了。

  p
  
网站地图 金鹰娱乐登陆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星月娱乐城官网下载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易发棋牌app 188金宝搏苹果下载 万博体育安卓系统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ebet娱乐 怎么下载亚博app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世界杯娱乐城 七乐app下载 齐发国际 a8娱乐网站
多宝平台网址 皇马娱乐场 优乐国际app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凤凰彩票资讯网 汇丰在线客服 圣亚娱乐合法 如意娱乐手机 圣亚娱乐
博猫游戏直属 246天天好彩 万博娱乐网址 娱乐注册平台 汇彩彩票
合盛娱乐时时彩 京城会娱乐吧 如意娱乐城 丰尚娱乐游戏 BA娱乐
趣彩网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八八彩票 博悦彩票登录 彩世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