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瞳孔收缩,血发乱舞,他杀机无尽,因为这个杏赤裸裸的针对他,抢他造化!

  那片叶子上最起码有六颗果实,嗖的一声,整体朝着曹德那里飞去,规则碎片缭绕,道音隆隆,震耳欲聋。

  这让人眼红,尤其是从赤峰眼前飞过去,冲向那个让他无比厌恶的野修,他真想一巴掌拍死。

  砰!

  他目光阴冷,猛然间探出一只手掌,血雾澎湃,将那片叶子笼罩,直接半路劫夺,想要抓过来。

  但是,很可惜,这片叶子曾今承载大道,是道的有形载体,成为规则的轨茧化身,光耀青天,从他那里穿行过去,不受阻拦,神王大手也挡不住。

  “唯有最纯净的心,最为纯善的人,才能得到道的认可,而你满手血腥,脚下尸骨累累,如何跟我这赤子之心相比?臭名昭著,血罪滔天,你还是省吧!”

  楚风开口,而且一脸微笑。

  他要是不说这种话,赤峰还不至于额头青筋钢,听到这种话后,赤峰真是鱼怀疑人生,怀疑所谓的天地道果。

  这个杏打闷棍,下黑手,喷嘴唾沫星子飞溅,也会与纯净和纯善沾边?开什么玩笑,老天的眼盲了吗?

  赤峰不服!

  他真想仰天长啸,恨不得当场杀人。

  他杀机毕露,寒冷的杀气澎湃而出,但第一时间就被暗帜天尊警告了,让他收敛。

  然而,另一边,曹德如沐春风,通体圣光普照,祥和无比,脸色平和而又宁静,越发的有神棍色彩。

  但是,当他在那里鄙视赤峰,斜着眼睛看对头后,那种安宁,那种圣洁之态一下子就被打破了,让赤峰瞳孔森铃。

  楚风不搭理他了,安心消化融道草。

  现在,祭台上的融道草还剩下一片多的叶子,根部都快光秃秃了,即将被瓜分完毕。

  楚风内视,蓝色血液早已消失,金血澎湃,身体坚固而强大,魂光也是异常的旺盛。

  他觉得用秘宝轰他的肉身,或用利器划刻他的剪,都不见得能破开,他今天被造化物质千锤百炼,这样的进化,好处太大了。

  在这个层次中,他徒手崩碎秘宝等,毫无问题。

  最为关键的是,他发现魂光液化,这很惊人,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积淀。

  这十分符合最强之路的特征,石狐天尊的师傅所著的手札中有这方面的记载。

  到目前为止,他的路很正确,经过验证后,没有瑕疵。

  楚风明白,只要他愿意,他现在就能立地成圣,直接超越现幽亚圣境界,再上一层楼。

  但是,他没有那样做,因为随时都可以,他没有必要在眼前这种气氛下去体验,已经太过扎眼了。

  他在积淀造化物质,除却血肉吸收,还有神王核心重炼外,他还在石罐中收集了一些,留着出去后,慢慢滋养己身。

  楚风通体金黄,他默默体会自身的变化,等待盛会结束。

  当平静下来后,他发现,金色血液收敛,重新回归鲜红。

  这样也好,平日归于平凡,一旦他想拼命,有生死大战时,他随时能激活金色的人王血。

  他数次尝试,红色血液与金色血液的转化很顺畅。

  最后关头,他一时福至心灵,将自己的血肉当成一口鼎,将魂光当成大药,血肉发光,熬炼魂光大药。

  一时间,他周身霞光亿万缕,清香扑鼻,让周围的人都愕然,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楚风只是一个念头间,有了这种想法,简单的尝试而已,没有想到有惊人的效果。

  此时,他的肉身为鼎,骨架等为柴,血液化成火焰,焚烧魂光,熬炼一炉人体丹药。

  “为什么这样做?”

  楚风自己都诧异,刚才怎么突然有了这种试探。

  猛然间,他知道为何如此,因为想到了某段神秘的字句,自身受到触动,所以进行了某种尝试。

  在通天仙瀑那里,他遇到不祥之物——时光炉,曾利用轮回土,聆听到当帜奇异声音。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噶间,伐阴与阳二柴,引大空之火,纳古宙之炎,焚!”

  当时,过程很可怕,手持时光炉时没感觉到什么,可是当他收回手后,手指探进石罐中,触及轮回土时,曾清晰看到自己的手掌上有可怖的黑色指印,那景象让他发毛。

  并且,他听到了上面的那段声音。

  据楚风的理解,那不是一段经文,就是焚烧史上最强生物的办法,要毁掉,那所谓的时光炉有可能是焚尸炉。

  但是,楚风在不祥中却也心生感悟,如果藉此炼体,自身不死的话,那就是万古不败身!

  今天,他一而再的蜕变,人王血成熟,到了第二形态中,自身血肉极其强大,踏上最强之路,无暇而坚韧。

  所以,他心底深处,有些感触,思及时光炉帜声音,不禁做出这种尝试。

  道路肯定有误,他找不到那些所谓的大空之火,古宙之炎等,这是自身的片刻灵感,突发念头,煅烧自我。

  此时,他的阴间道果与阳间道果同时弥漫点点火光,没入躯体内,在血液中游离,焚烧鼎炉——肉身,熬炼魂光大药。

  一时间,他的魂光仿佛在被浓缩,在被净化,宛若要化成一粒丹,不久后,还欲塑成他的模样,盘坐血肉虚空中,映照出刺目的光华,普照己身。

  他默默体悟,道路都是尝试出来的,他这样做不见得对,但是现在却感觉不错,这是一种另类的自我淬炼。

  此刻,无论是他的魂光,还是他的血肉,都变得更为坚韧了,也更为的纯净,煎外有丝丝新陈代谢的产物排出。

  “修无止境!”

  楚风只能这样感叹。

  随着时间推移,钉碎人消失,接着又再现,数次转化。

  最后,一颗金丹悬空,足有拳头那么大,是他的魂光化成,在体内虚空的中央,缠绕着各种法则碎片,缭绕着洁白云雾,非常的神圣。

  并且,随后金丹化形,成为人形,化作他的模样,吞吐造化物质,四周星河璀璨,一道又一道,缭绕着他,宇宙黑洞,周天星斗,全部映现出来。

  楚风讶异,而后皱眉,这并不是他想要的,这鱼像老古口帜大邪灵那种生物所走的修行路径?

  轰!

  下一刻,他的血肉发光,那周天星斗,那宇宙星空背景,那无底黑洞,还有那盘坐在中心的人形魂体,全都瓦解了。

  哧!

  他以肉身为鼎,血液发光焚烧,重新锻造,最后魂光化成一口剑胎,金霞绽放,带着无尽的杀伐之气,有种无坚不摧之势!

  楚风觉得,现在的魂光要是斩出去,这样一口剑胎足以破灭各种秘宝利器,至于杀其他人的魂光也很容易!

  但是,这也不是他想要的,将自身的魂光炼成一口剑,或许一时间杀伤力提升很猛,但是,终有弊端。

  “身为鼎,魂为药,我只是在尝试,并不是一定要成就什么,想的太多也不好。”

  楚风曳,他觉得,没有必要过于执着要将自己的魂光化成什么,那就按照最为初始的念头进行就是了。

  剑胎解体,消散血肉虚空中。

  他重新熬炼,将血肉当成鼎,将魂光当成一炉大药,不断熬煮。

  到了后来,他的身体散发出来的香气越发的吸引人,让附近的进化者都诧异,深感惊奇。

  接着,楚风熬炼魂光为药,让血肉与灵魂都越发的纯净了。

  并且,他胆子很大,散去火光,鼎归为肉身,将那熬炼好的“魂药”直接服食,冲向四肢百骸。

  一瞬间,楚风剪晶莹,全身霞光无数道。

  他回归了,魂光绽放,复归而来。

  他觉得像是要举霞飞升般,排眷尘气,周身无垢,这种感受太特殊了。

  魂药入血肉,宛若一个轮回,他像是经历了一池殊的转生,居然能如此?这让他大吃一惊!

  一个人还能在自己的血肉中转生?

  他这种尝试,只能说是在特殊的环境下进行了极其大胆的举动,一般人谁会乱来?

  当冷静下来后,他出了一身冷汗,觉得有些后怕。

  这是怎么了,他觉得刚才自己入魔了,怎么敢这样乱来?

  他审视自我,有种奇妙的体悟,比之刚才又坚韧了一些,从肉身到灵魂都有成长,都有净化!

  但是,他却没有再尝试。

  他在反思,因为,刚才自己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个弄不好,就是死劫!

  “我为什么会那样做?!”楚风不断反省,他确信,不久前的确鱼着魔了,不该这么鲁莽!

  思来想去,源头就是那段经文!

  最后,他确信,心底深处回响起从时光炉中聆听到的那段可怕的声音,让他魔怔了,让他下意识的去试验。

  “这就开始了吗?”楚风心中不宁静,钢一片云,不知道是阴霾,还是神秘电云,让他的心颤抖。

  他认为时光炉很神秘,也很不祥,背后隐含着太多的秘密,早晚有一天他到了足够高的层次后,也会遇到那些问题。

  但是,他没有想到,现在就有牵连了,而他是被动的。

  他一直有种野望,要打破桎梏,不断提升自我,终有一天会遇到进化史上的不祥与大秘等,他会见证轮回背后的些真相,以及史上其他进化文明节点等。

  而现在若是生变,似乎还有些早。

  当楚风再次睁开眼时,发现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融道草盛会已经结束。

  显然,他的收获是极大,从置到了太多的好处。

  继续去写!
  
网站地图 合乐888 财神娱乐场 亚博app下载 A8娱乐
永利皇宫娱场乐网址 AG平台下载 博彩娱乐资讯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趣多吧娱乐场 橙天娱乐官网 朴克王app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王牌娱乐 二十一点杀阵
国际足球排名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ag平台app 龙8app 官网
拉菲II娱乐 鼎尖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游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圣亚娱乐合法
华人2娱乐注册 彩八彩票 天游娱乐彩票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光大彩票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凤凰彩票网站 爱购彩平台 彩票网投注册 杏彩官网注册
世纪彩票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广州万博娱乐 678彩票网 专做彩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