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你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吗?!”

  九头鸟族的老祖双瞳如同血月,映照在高天上,面孔上如同冰河时代,他俯视着下方,冷冽杀机弥漫。

  哧!

  一片血光飞出,从他身体溢出,像是星河坠落,不过却染成血色,向着地面的曹德飞去,惊天动地。

  这种声威太惊人,虚空被撕裂,天地间赤光无尽,犹若血色瀑布悬挂,挤压满天地,又化作血海。

  这是九头鸟族的老祖的血气,鼓荡而出!

  他一念间而已,就能灭杀地面上所有人!

  六耳猕猴族的老祖一声轻叱,双目发光,金霞澎湃,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能量,阳刚而霸道,像是太阳火精焚烧,轰的一声驱散血雾。

  九头鸟族的老祖脸上越发的冰冷,他漠然地盯着那顶天立地、与天齐高的金色老暴猿。

  “六耳,你多管闲事的毛布终没改,当心自己被打破脸皮!”他冷幽幽地开口。

  现在的九头鸟老祖,显化的是人形,通体都缭绕血雾,并弥漫出混沌气,整个人盘坐在虚空中,显得无比可怕。

  他有九颗头颅,一颗大的,八颗小的,并列在一起,显得无比怪异。

  “你伸一只手指头试试看!”老六耳猕猴相当的强势与霸道,站在这里,顶天立地,高也不知道多少万丈,浑身金色毛发飘舞间,扭曲虚空!

  这种级别的进化者体内的能量格外恐怖,真要爆发开来,那绝对是乱天动地。

  九头鸟族的老祖脸色阴冷,一而再的被威胁,当他是什么?自己的直系后代被打死,被一个野修捏碎心脏,他既然出现了,怎么可能罢手?!

  “我要杀一个虫子而已,也值得你为他出头?六耳你若是想撕裂你我两族间的关系,不妨阻挡我试试看,别后悔!”

  老九头鸟冷冷漠地说道,而后他的身体腾起漫天红雾,混沌激荡,准备出手了。

  下方,楚风不忿,这个老东西还真是说话不中听,竟说他是虫子,楚风真想时光流转,成为巨头,一巴掌拍死他!

  他暗中准备好轮回土与筷子长的黑色木矛,随时准备来一下,还真是气愤不过。

  “老夫从来不后悔么玩意,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如果都跟你们九头族这么不要脸,这战崇乱了,来,来,来,老夫看你怎么伸爪子!”

  六耳猕猴族的老祖冷笑,非常的强势与霸道,不在乎九头鸟族的威胁,他矗立在此地,金光澎湃,搅动起整片天地的风云。

  九头鸟族的老祖勃然大怒,多少年了,除却年轻时代外,已经没有人敢这么对他粗野的说话了,不可忍受!

  轰!

  他盘坐虚空中,正常人高矮,九颗头颅齐震,绽放赤霞,一瞬间恐怖的能量波动撕裂了高天。

  可以看到,战场上方,电闪雷鸣,血雨倾盆,那是一位老祖的的愤怒,随着他一念间显化出来。

  人们不得不骇然,这种异象太恐怖了,在他的附近,血色闪电交织,比天劫都要可怕,电光撕裂天宇,空间都被割裂了。

  若是神王闯进去都要死,会形神俱灭。

  事实上,在他动了杀意时,攻击就已经展开了,他凭借一个念头就能格杀成片的圣者。

  地面战场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圣者软倒下去,感觉自身要炸开了,连魂光都要爆碎了。

  这还只是被波及而已,并非被真正攻击。

  不过,老猴子早有准备,封住了战场,禁锢了天地,金光澎湃,横断高空,阻挡九头鸟的血光。

  轰隆!

  九头鸟老祖出击,盘坐在那里很稳,只探出一只右手,向着下方拍击而来,动作太猛烈与可怕。

  那只手在放大,极速而来,压爆乾坤,像是要灭世般。

  众人头皮发麻,感觉要窒息了。

  这只手散发混沌气与血雾,变得比山岳还要巨大,从天外降落,等于在镇压整片乾坤,太过可怖。

  正炒说,别说楚风这种圣者,就是神王都会被他这只手轻易按死!

  轰隆!

  老猴子动了,右手拳雨大,金光冲霄,撕裂天宇,一拳向上贯通而去,阻挡那只手掌。

  两者间的碰撞是属于规则的冲击,而肉身之力的碾压亦能破坏天宇,杀伤力太大了,正炒说会让附近很多生灵惨死。

  即便是有完整的阳间法则压制,但到了这个级数,稍微一动弹也足以毁掉无数低境界的进化者。

  还好,他们有分寸,怕惹出生灵涂炭、血流成河的可怕画面,都很注意控制自身的力道与秩序符文等。

  不然的话,真敢肆无忌惮,让这片战场沉陷,生灵俱灭,他们也会有大因果,有人不会答应!

  “猴子,你多管闲事!”九头鸟森然说道,这一击他气血翻腾,身形不稳,在虚空中晃了又晃。

  多少年没有跟六耳猕猴动手了,他也很忌惮,毕竟当年就是劲敌,一般情况下他不愿意轻易招惹。

  “老夫管定了!”

  六耳猕猴族的老祖腾空而起,身体庞大,如同黄金铸成,向着九头鸟杀去。

  “轰隆!”

  九头鸟族的老祖刹那化形,成为一头遮天蔽日的猛禽,通体赤红,太庞大了,遮盖住了整片天宇,让众生都颤栗,忍不住瑟瑟发抖。

  喀嚓!

  老六耳猕猴手中出现一柄大刀,雪亮无比,照亮天宇,向着那头血色凶禽斩去,那是秩序之刀,不是寻常兵器。

  九头鸟森然,张嘴喷豹光,毫无疑问是法则之光,在镇压,跟年轻时代曾经打生打死过的对头厮杀。

  轰隆!

  他们之间剧烈碰撞,洞穿了天宇,留下大片的混沌气,而后便一起消失,两人到了天外,去激烈搏杀。

  不然的话,即便他们再克制,也可能会在这里造成尸骨如山、血涌战场的可怕画面,其他生灵受不了。

  时间不长,有赤色羽毛凋落,带着血,随后焚烧,并传来九头鸟族老祖的怒吼声,震的许多人灵魂要炸开了。

  幸好,整片战臣被一层光幕覆盖,被笼罩起来,阻挡住了天外的冲击波。

  此时,不要说其他人,就是神王都在凛然,都在感叹,差距太大了,哪怕是他们接近到那个层次中的对决中,也是瞬间凋零。

  哧!

  天外一道赤霞横贯苍宇千万里,那种可怕的光束焚烧域外,整片天穹都像是被血染过一般,血光滔天。

  两者在大碰撞,九头族的老祖负伤,怒不可遏,一度远离战场,遁向远方。

  “九头,以后要点脸,小辈的争端没事别掺合,不然的话,你早晚要横死,而且是死在后辈人之手。”

  六耳猕猴的老祖开口,声音如同雷霆,传荡出去。

  “六耳,有你应劫的时候!”九头鸟族寒声道,他又杀了回来,显化本体,跟猴子在天外厮杀。

  即便相隔无径,那里也映照出来一些可怕景象,两个生物一尊金黄,一尊血红,猛烈纠缠,激烈碰撞。

  到了最后,九头鸟翻飞,被那只金色的暴猿手中的秩序之刀斩落很多赤红色的羽毛,怒鸣震天,血液流淌,又一次被重创。

  九头鸟脑后有九道神环,都是法则的加持,对付其他人时能直接镇杀,毁灭万物。

  可是,当遇上老猴子,他有些力不从心,九道神环齐震,也只是扫落一些金色猴毛,让老猴子呲牙咧嘴,并未伤到筋骨。

  轰隆!

  老猴子六只耳朵齐震,聆听对方的神魂之音,感应对手的心声,开始料敌先机,越发的可怕,口吐金光,目绽秩序,如同战主附体。

  砰的一声,最后一次交手,九头鸟族的老祖被暴猿的金色大手劈中,直接翻滚出去,而后坠落出天外。

  哧!

  血光一闪,九头鸟出现在圣者连营上空,恢复为人身,穿着羽翼袍,披头散发,有些狼狈,他满脸铁青之色。

  初步交手,他败了,真要再杀下去的话或许还有转机,但是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只要不是死磕到底,现在也算是分出胜负了,该收手了。

  “猴子,你行,今日为一蝼蚁出手,他日我让你感受到如宇宙星海压落在身的压力,你六耳猕猴族不见得能承受的起!”

  “不就是第十一禁地吗,老夫等着!”老猴子双目金光闪烁,也降落下来,立身在战场上,强硬回击。

  地面,楚风正在询问弥天,该族老祖到底什么境界,事实上他也是想知道九头鸟族的老祖道行多深,今日被人一口一个虫子的叫,他非常的恼火,想将来烧烤九头鸟老祖!

  “天尊!”弥天神色严肃的告知。

  楚风诧异,不是大能,只是天尊?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你什么眼神,几个意思?”猴子看到他这种神色,顿时不爽了,暗中跟他交流,道:“你以为这个世间,哪个层次的生灵最逍遥,能恣肆行事?正炒说,就是少数天尊!”

  大能几乎都在垂死状态中,走到那一步的生物,没有几个正常的了,全都老的不能再老,煎干枯,生命衰败。

  事实上天尊也大多如此,许多都老迈不堪了,只有少部分人血气滚滚,依旧在人生巅峰状态,还可以恣意动手。

  故而,他们也成为最让各族头疼的高端威胁。

  弥天叹道:“其实,天尊也是很少出现的,大多数情况下,绝顶神王纵横世间,话语权已经非常大了。”

  六耳猕猴族中肯定有大能,这毋庸置疑。

  但是,真的不适合出世,除非到了该族生死存亡的时刻。

  九头鸟族的老祖看了一眼楚风,非常的不甘心,即便他称呼曹德为虫子,但是内心也是有些吃惊的,甚至有点忌惮,怕他以后崛起。

  因为,这个少年目前已经是一位大圣,这太骇人了,这种生灵要是顺利晋阶,有朝一日成为神王,化身为天尊,连他都要胆寒。

  众所周知,大圣同阶无敌!

  九头鸟族的老祖不得不忌惮,所以今天不惜以大欺小,灭了曹德。

  很可惜,老猴子直接现身,出手干预,不给他这个机会。

  “少年人,我给你一个机会,去我族负荆请罪,我发誓既往不咎,甚至收你为弟子。”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关头,九头鸟居然说出这种话,简直要惊掉一地下巴,这前后的风格转变也太大了。

  他的语气居然软化。

  到了这个级数,一般来说,还是会很重诺的,既然这么说,那就是给曹德一个机会,可以不杀他了。

  但是,楚风怎么可能俯首,老猴子为他出头,都跟对方撕破脸皮了,他岂能去投效九头鸟族。

  所以,他直接无视!

  现在说太多狠话也没用,他没有那个实力,只是转身,留给九头鸟族老祖一个后脑勺。

  众人都露出异色。

  “很好,这样蔑视我九头鸟族,曹德,你真是好样的,有性情,嘿!”九头鸟族的老祖森冷无比。

  “将来,谁提着曹德去我族,我便收谁为关门弟子!”老九头鸟阴冷地说道,杀意弥漫。

  “有意思吗,你们这一族太不要脸了,滚!”六耳猕猴族的老祖喝道。

  九头鸟倏地转身,浑身都是赤光,脸上带着无尽的杀机,一声咆哮,他冲了过来。

  轰隆!

  最后一击,然后老九头鸟遁走了,留下一些染血的羽毛,在虚空中焚烧。

  六耳猕猴的老祖也是身体一阵爷,嘴角流出一缕血迹。

  “前辈!”楚风急忙向前冲了过去,弥天等人也很紧张,口中叫着:“老祖!”

  “无妨!”老猴子摆摆手。

  而后,他看向楚风,道:“我期待你的崛起,希望你能够比肩黎龘,成为曹黑手,千万不要昙花一现,不然我今天可是将九头鸟族得罪惨了,麻烦很大。”

  他看起来相当的坦诚,直接言明,说是看重曹德的潜能。

  弥天无言,他深知自家老祖年轻时代的确坦诚,年老后心就有点黑了,许多话语无从判别真假。

  不过,他相信,老祖对曹德没有恶意。

  楚风神色凝重,道:“九头鸟族的身后真的是第十一禁地吗?”略微停顿后,他又道:“以后,让我来!”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网址 斗地主真钱平台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金沙城中心app
凤凰娱乐app下载 创富娱乐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澳门金沙
都是玛雅的平台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诚博国际游戏 天时娱乐平台APP
永利娱场乐网址 真人888 app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凯发sport.k8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博天堂简介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黄色三级 多多影院 国产精品大陆在线视频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欧美视频
色色虎 天天燥夜夜b在线视频 色悠悠久久久 色网站 日本色情视频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 婷婷五月基地 神马电影午夜dy888马 日本av女优电影 伊人香蕉久草44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 裸图 xxx69 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 久久99re10热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