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族的天尊来了,身体干瘦,眼如金灯,恐怖不可测,自从他到了这里后连神王都觉得魂光颤抖,身体如被仙剑抵住,要被刺透了。

  老六米耳猕猴急铆上前去,一把拉,淄走,道:“走,喝酒去,你想要一个大圣玄孙女婿,我肯定帮忙。”

  老道士太强了,身体稍微动弹,虚空便扭曲,而后又割裂,形成黑色天域,与整片大天地冲突。

  这方大地都在颤栗,周围的神王竟有末日来临般的感觉,战战兢兢,几乎要跪伏在地上。

  更不用过说其他人了,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体发软,站立不住,等到天尊消失,许多圣者、神人才发觉,自身居然瘫在地上,形象很差。

  “各位失陪,我去闭关了!”

  楚风一闪身,就此消失,事实上他想跑路,准备悄然离开。

  然而,暗中光影一闪,露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是天尊羽尚,他身体衰败,人到晚年,孤苦无依,至今没有一个传人。

  当初,东胜神州九窍石胎出世,他被人算计,虽然禹州毗邻那里,但终究是没有争夺过其他人,那天胎被其他人夺走。

  后来,石胎数次改换师傅,最后落入雍州门下,成为雍州霸主的徒孙。

  现在羽尚看到楚风,内心有感,总觉得这个少年对自己眼缘,很想将他收为弟子,他真的没有几年好活了。

  “醒,这边请,你的帐中洞府在此,可以安心闭关。”

  羽尚身为天尊,亲自招呼,将楚风安排进一座帐中洞府内,里面山峰缠绕白雾,山顶喷薄瑞霞,灵泉汩汩而涌,天地灵粹非常浓郁,适合闭关修道。

  他这么热情,还真让楚风无奈,只得进入此地。

  “这三张符纸是我亲手炼制的,可以保你无恙。”羽尚开口,亲自递给楚风三张陈旧而泛黄的符纸。

  在上面有鲜红的血迹,勾勒出繁复的纹络,内蕴恐怖能量,但是全部收敛,没有外泄出来。

  也只有楚风这种魂光格外强大的人才能感应到,这三张符纸太恐怖了,让人心颤,估计能灭神王!

  “前辈,这是……”

  “这是我血液还没有腐朽时制作的三张符纸,可庇护你的安危。”羽尚真的很苍老,声音低沉,双目都有些浑浊。

  这是他的正常状态,唯有战斗时,他才能勉强集中腐朽血液中的最后精气神,让自己回光返照般复苏。

  楚风内心大受触动,这可是以天尊血制作的顶级符纸,不说这符篆本身的价值,单是这份人情就大的无边。

  可以想象,如今这个状态下的羽尚已经炼制不出这种符篆了。

  “前辈,你自己也需要这些!”楚风推辞,这桩礼物太贵重了。

  羽尚摇了曳,道:“我要它还有什么用,老弱残躯,身体衰败,生命将枯,没有人会找我麻烦了,不用杀我也没几年好活了。”

  而后,他露出几许忧伤之色,道:“看到你,我就想到当年的一个孩子,不过十六岁而已,便成为大圣,天纵之资,结果被人给害死了。”

  他很伤感,那是最小的孩子留在世间唯一的血脉,也是他最后的一位后人,结果被对头所忌,直接下毒手害死。

  那个少年是一位大圣!

  须知,这种成就古来罕有,多少万年都很难出一尊!

  今天羽尚特别有感触,今天看到曹德的表现后,心有悲戚。

  “前辈,你没有其他传人或者后人吗?”楚风问道。

  “没有了,都死了。”老人很伤感。

  他是一位天尊,在大能都垂死、无法出世的现实阳间内,他纵横世间,罕有对手。

  可是到头来亲人、弟子都死光了,被人害死,而他却无力复仇,没有办法去改变那可悲的结果。

  “啊?”楚风非吃惊,身为一位天尊,却这么的凄凉。

  羽尚明显进入晚年,活不长了,身边却连一个亲人与后代都没有,连一个弟子都不存在了,实在是悲哀而可怜。

  “我的长子曾经为天下神祇中的第五人,但却……死在一处秘境中,是意外吗,我推演不出,他……尸骨无存。”

  羽尚颤颤巍巍的坐下来,眼中带着不甘,有无尽的感伤。

  这个时候,他不像是一位天尊,而只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很有倾诉的欲望。

  “我的女儿,神王中第三人,公认的天纵神王,可是,在寻找神王级最强花粉时,误坠禁地中,再也没有出现,我去过现场,发现一些痕迹,有人曾阻挡她的归路。”

  说到这里,羽尚愈发不像是一位天尊,而只是一个孤苦的老人,浑浊的老眼中有泪花钢。

  他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意外,有人害死了他的女儿。

  每当想到女儿斜候憨态可掬、缠绕在身边的样子,他都要心碎,而长大后的女儿天纵英姿,不弱于人的样子,则是让他欣慰,可是如今,他却心如刀绞。

  “我还有一个轩子,虽未排名,但是想来也是神王中最强的几人之一,亦是死的不明不白。”

  有人蛊惑他的轩子练七死身,结果却是残本,最终形神俱灭。

  这最小的儿子出事前,留下的唯一子嗣,被老人细心培养起来,子孙相依为命,结果待那孩子成为大圣后,又发生意外,他这一脉彻底无后。

  至于弟子,他也收了几人,结果也都先后死去。

  此时,羽尚老眼昏花,蕴含晶莹,情绪低落,看起来有些可怜。

  这些想来都是很多万年前的旧事,可在他心中的记忆却依旧那么清晰与深刻,仿佛就在昨日。

  楚风心有感触,为他而伤感。

  在同情这个老人的同时,他也有疑惑,这明显是有人针对遇上这一脉,很恶毒!

  同时,他也很吃惊,因为羽尚的后人,那几条血脉都很超凡,在同层次的进化者排名中居然那么靠前。

  这一族,难道有不小的来头?

  “发生那么多事后,我不敢收徒了,但是,今天看到你被人针对,有许多不坏好意的老家伙出现,要扼杀天才,我又忍不住了!”

  羽尚目光湛湛,最后他叹道:“但我想了想,依旧只能放弃那种念头,我觉得,哪怕过去数十上百万年,有些人依旧不死心,我要是收徒,还会有厄难出现在我弟子的身上。”

  羽尚觉得,他自己没有几年好活了,一切就随他死去而终结吧。

  但他告诉楚风,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他,而且在连营中旧能的庇护他,不让他出现意外。

  “多谢前辈!”楚风行大礼。

  同时,他心中不平静,老人的最小的儿子死于练七死身的过程中,得到的是残本,难道是武疯子一脉所为?

  武疯子一脉,最强者才能练这种无上秘笈。

  他又摇了曳,那段旧事老人自己不提,他也很难猜测出黑手是谁,目前看样子老人不愿多说。

  光华一闪,羽尚消失。

  无人之地,羽尚暗自一叹,那件东西以后交给谁?曹德筋骨倒是很逆天,可是会不会害了他,自身就是前车之鉴!

  楚风静心,片刻后开始闭关,他很放松,有这样一位天尊护法,他全身心的投入进对自身的感悟中。

  这一次他的收获太大了,从融道盛会得到太多的机缘。

  他从金身突破到亚圣,而在不久前又渡劫,紧接着又升入圣阶,而且是大圣!

  他需要闭关,需要体悟,需要夯实道基,巩固自身突飞猛进的修为,让道果沉甸甸,越发的无瑕。

  时间流逝,转瞬间五十几天过去,楚风睁开眼睛,他不禁一叹,这修行速度太快了,让他自己都有点没底。

  他已经走到圣者后期!

  他知道,已经临近关卡,自古至今,在不动用花粉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再晋阶了,已经没有前路。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打磨大圣道果,进行地狱般的极限压榨与磨砺,成为最强体,然后再疯狂动用花粉进化!

  楚风观察,絮间道果内法则交织,比以前强大太多了,这种神王核心才算是强者,比以前的神王道果不知强了多少倍!

  小秘境中出产的一株融道草,便改变了这么多。

  而这片战承还有数百个小秘境,怎能让楚风不动心?

  原本,他还想直接跑路呢,但现在动摇了,尤其是有羽尚天尊护道的情况下,他很想再驻足一段时间,探索秘境。

  楚风出关,他觉得很快就可以动用三颗种子了,时间不会太远,他要实现超级进化,震惊阳间!

  “猴啊,在哪里,出来喝杯酒。萧遥,我是你小姑夫,怎么不出来?”

  楚风进入金身连营,寻找几位结拜兄弟。

  一群金身级进化者看到他后,全都是如同看天人般,眼神火辣辣,那叫一个热情,全都上前套近乎。

  “曹大圣你这是出关了吗,我帮你去喊弥天!”

  “曹大圣,你可是从我们这里走出去的,以后常回来看看!”

  ……

  这片地带一片喧哗,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最近这段时间,上至神王连营,下到金身连营,无不在传曹德的名,可谓名动这片战场。

  甚至,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阵营的人也都有耳闻,全都在打探。

  毕竟,一位大圣的出现,实在太难得!
  
网站地图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百家乐下载 多宝娱乐登陆
澳门威利斯人下载 皇冠比分网 尊宝娱乐国际app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真钱扎金花棋牌 弘润欲乐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天天娱乐游戏 下载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神州国际娱乐app 拉斯维加斯网站赌场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兴发娱乐 齐发娱乐 神途1.90
一号彩票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在线注册 娱乐 爱购彩平台 圣亚娱乐
天游娱乐输钱 欧亿娱乐主管 亿游娱乐 同创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丰尚娱乐官网 BA娱乐 天游娱乐返点
拉菲娱乐 菲彩彩票网 彩乐园官网 银豹娱乐城 聚富彩票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