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鼓声震天,杀的很激烈,各族海量修士齐聚。

  可是在雍州阵营的后方,有人相当沉得坐。

  楚风在闭关,没过去凑热闹。

  “祖宗,你还是暴躁哥吗?现在这种情况都能静心,这风格跟你平日星期不相符,还不赶紧去参战!”

  奉天尊之命前来征调曹德的老神王到了,看到楚风在喝茶,安静地翻阅前贤手札,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他顿时冒火。

  前方都打成什么样子了,曹黑手居然还在品茶,在这里修身养性,太悠闲了。

  “战斗失利了?”楚风抬头,诧异地问道。

  这帐中洞府真的很安谧,藤萝发光,灵粹弥漫,紫竹林爷,沙沙作响,清泉汩汩,有种出世感。

  老神王很焦躁,听闻后这叫一个气。

  他真想拎起曹德就走,但是,却又忍住冲动,不好动粗,因为这里是羽尚天尊的临时道场。

  更为重要的是,接下来还要请曹黑手去出战呢,必须要尊重他,指望他去翻盘呢。

  “祖宗,你可真是出尘,都快成仙了吧?你可知道,战场上人脑袋都快打成狗脑袋了,你还有心情看书?圣者领域近乎军覆没,鲲龙都让人腰斩了,你还不出关!”

  楚风请老神王坐下,亲自给他来了一道功夫茶,很是礼敬,随后又叹气。

  老神王哪里有闲情逸致喝茶,恨不得一把揪衣领子直接掳走,这所谓的神茶,被他咕咚咕咚两口就给咽下去了。

  “快走!”他催促。

  “不是我不去,而是去了就没命。”楚风露出为难之色,直接取出一封血色信笺,示意给他看。

  有人送了一封血信,对他进行死亡恐吓,要干掉他,上面的字血淋淋,至今都没有干涸,充满煞气。

  “不是我不去,而是这封血信大有来头,我严重怀疑,一旦冒头,某族的老祖便会对我下死手。”

  楚风告知,最近这半个月,曾有人要暗袭他,若非羽尚天尊坐镇在此,他可能就遇险了,所以他实在不想离开。

  老神王闻言后,神色严肃,这可是战丑方,还有人敢对曹德下手?必然来头甚大!

  他盯着血色信笺,露出凝重之色,这血液发光,好多天过去都不干涸,很清晰的述说着一些真相。

  他转身就走,带着血信去复命,要如实禀报。

  楚风在后道:“我只要一个保证,九头鸟族对我放下成见,到了战场上后一致对外,那我无条件赶去战场。”

  老神王身形略微一顿,然后快速离开。

  战场上,那位老天尊得悉情况后,脸色变了又变,他看着这封染血的信纸,以及上面慑人心魄的杀字。

  他的内心一阵躁动,很想发火,同时身体也是有些凉意,深深感觉到九头鸟族的霸道与难缠。

  最后,他还是怒了,虽忌惮九头鸟族,但是,却也不是真个畏惧,他身后站着雍州阵营的霸主,有什么可担心的?

  即便是第十一禁地的古老生灵亲自走出来,雍州的霸主也能挡住!

  下一刻,老天尊齐嵘动了,一闪身就到了一片混沌云雾弥漫之地,是战场上的特殊地带,里面有天尊!

  老猴子在此,道族那枯瘦的老祖亦在此,还有其他天级强者,九头鸟族的老祖自然也在这里。

  齐嵘什么话也没说,将死亡恐吓信递了过去。

  “什么意思?”九头鸟族的老祖露出异色。

  “放曹德一马,暂时不要纠缠,我想让他出战!”齐嵘天尊沉声道。

  “何意?!”九头鸟族的老祖脸色阴沉,他第一时间感应到,这信笺上的血液是九头鸟族的,而且属于他的玄孙——赤峰。

  他知道,赤峰最近派出死士,想不顾一悄干掉曹德,有些人在那片连营区域不断转悠,但是没有机会下手。

  真要妄动的话,肯定会招致羽赡无情一击。

  其他人露出异色,尤其是六耳猕猴的老祖更是拍桌子,说太过分了,想以大欺小吗?忒不要脸!

  他就差伸出手指头,去指着九头鸟族的老祖的鼻子骂了。

  这时,弥鸿、赤峰等神王来请安,也到了此地,想了解情况,因为感受到了老祖的情绪波动。

  当得悉情况后,神王弥鸿顿时大怒,指着赤峰的鼻子,道:“你们九头鸟族是不是太霸道了,对外的关键时刻,还想杀自己人,要灭一位大圣?你们这是故意资敌吧,要送出去十个秘境吗?!”

  他这样发火,顿时引发不小的波动,远处各族的进化者都听到了。

  “你说谁呢!”神王赤峰眼中冷电激射,血色长发飘舞,针锋相对。

  “说的就是你,九头鸟族太恶劣了,真以为来自禁区就可以颐指气使,号令天下吗?”弥鸿大声道:“你这些天以来,不断遣出死士去杀曹德,还亲手写下血色信笺,恫吓谁呢,关键时刻想弄死曹德?!别不承认,这血是你的,不信的话,请各族前辈来验证!”

  弥鸿的声音很高,顿时让雍州阵营这片地带大量的进化者都隐约间听到了。

  哪怕战场上各族高手无边无沿,密密麻麻,声音无比嘈杂,可是神王的喝斥声依旧穿过大片区域,让许多人听进耳中。

  一时间,不少人都露出惊容。

  人们深刻感受到,九头鸟族太霸道了,当真是跋扈,在这连营中想杀谁就谁吗?有些过分了!

  “不是我!”赤峰否认。

  神王赤峰感觉很冤,他虽然命令一些死士去转悠,但是绝对没有动手,有羽尚在那里守着,不敢下手,一旦让他抓住马脚,反击将无比犀利,估计会死很多人!

  而且,赤峰确信,自己绝对没有手书血色信笺,那样的话,也太张狂了,给人以惟我独尊、跋扈无边的观感。

  但是,很快他又鱼神色不自然了,神王弥鸿声称,这绝对是他的血,气息一模一样,说是铁证。

  弥鸿确信,这是神王赤峰的真血,没差跑不了,对方也太恶劣了,真是霸道的没边了。

  这时,黎九霄神王也来了,他也开口,确认这就是赤峰的血,属于九头鸟一族,绝对没错。

  外界哗然,各自感叹,九头鸟族确实过分了,连对惊世赌战有大用的曹德都要下死手,想要灭掉,确实不是一般的倨傲与歹毒。

  这简直是顺者昌逆者亡,惹了他们没有好下场,该族高高在上成习惯了。

  老猴子发怒,这一次亲自去点指九头鸟族的老祖,唾沫星子四溅。

  而弥鸿与黎九霄也是怒不可遏,喝斥神王赤峰。

  远处,猴子弥天露出异样之色,前几天他与鹏万里、萧遥去看望曹德时,曾正好看到他在练字,便是一封血书。

  当然,练字这个说法是曹德自己说的,当时猴子几人还嗤笑,说他造作。

  这时,猴子、萧遥、弥清几人面面相觑,彼此互视,他们确信,那所谓的死亡信笺是曹德自己伪造的。

  猴子咧嘴,自己的兄长发火,怒斥赤峰,这还真是鱼冤枉九头鸟了,那曹黑手忒不是东西。

  “他怎么有九头鸟族的神王血?”鹏万里疑惑。

  “上次,吃完红焖龙脊后,你没看到他双眼冒贼光吗,四处踅摸神王赤峰的血肉吗?”

  猴子第一时间猜测到真相。

  几人目瞪口呆,这可耻的曹德,果然不是善类,那个时候就准备做恶事了。

  混沌雾气中,几位老祖一同施压,要求九头鸟族的老祖必须收手,不得再对曹德下手。

  九头鸟族的老祖最后阴沉着脸,沉默地点头,而后更是呵斥赤峰,让他退下去反省。

  赤峰一脸发懵,感觉太特么冤了,这简直是没地方说理去,连他们这一族的老祖都认为是他做的。

  他鱼出神,离开那里思忖片刻后才想明白什么状况,最后咬牙切齿,道:“曹德,刑子,肯定是你!”

  一时间,他心情恶劣之极,真特么想杀人,既然曹德有烧烤敌人恶劣嗜好,说不定就收集过他的神王血。

  上次跟黎神王交手,是他唯一的败绩,似乎有血液溅落在地,估计被曹德给利用,从泥土下找到他的残血。

  赤峰险些癫狂,真想不顾一切去拍死曹德,这王八蛋太可恨了,将他堂弟给烧烤掉,还敢动他的真血栽赃,无耻而恶劣。

  随后,天尊齐嵘亲自传音,警告所有人不得内斗,谁敢自相残杀,必然蠕性命,不管是来自哪一族。

  所有人都动容,人们知道,这是在保护曹德!

  而私下里,天尊齐嵘更是警告赤峰,不许乱来,这让九头鸟族的位神王一口血差点喷出去,憋出了内伤。

  赤峰赢了一个秘境的喜悦直接被冲淡,感觉肺疼,胃口疼,尤其是看到有人去请曹德上战场,他就更加想呕血。

  天尊齐嵘隐晦的提及,若是曹德出事儿的话,直接算在九头鸟一族身上!

  楚风出关,麻溜地赶到战场,他已经知道,天尊齐嵘当众保他,出了事儿的话就算在九头鸟一族身上。

  “赤峰,我一点也不愧疚,你原本就想杀我,现在向你头上扣屎盆子,也不算冤枉你。”

  楚风自语,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在上战嘲为自己加了一重毕,很有必要,让他安心不少。

  现在只要他出事儿,估计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九头鸟族干的,量他们短时间内不敢乱来。

  楚风出现,憨厚的笑着,一副听从命令、指哪打哪的样子,很上路。

  当然,他也在拍胸脯,说九头鸟族忒不是东西,总是想害他!

  齐嵘点头,暗自叹道,看样子还真是真性情,有些耿直与暴躁,随后更是当众夸赞。

  “佰!”

  远处,神王赤峰喷了一口老血,这混蛋当众骂九头鸟族,还被说耿直?我去你大爷的吧!

  “曹德,你这黑心黑肺的混账东西,别落在我手里,早晚炮制的你生不如死!”赤峰发誓,脸色阴冷无情。

  此时,圣者的较量十分激烈,但那钟战况只属于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之间。

  关于东部雍州阵营,自从鲲龙被人剁掉,两截躯体分离后,就没人敢下场了,因为他们比鲲龙还不如,更不行。

  雍州阵营接连弃权,放弃赌斗,如今只剩下最后两个名额,曹德再不来的话,马上就要彻底出局。

  “唔,轮到我与东部霸主的部众较量,对面有要下场的道兄吗?请不吝赐教。嗯,没永兄的话,有师妹也可以,谁来与我共参大道,我们一同修行,同舟共济,直达生命的彼岸。”

  南部瞻州有一位少年喊道,十分轻佻,更是非常看不起雍州阵营的种子高手。

  他说共参大道,以及修行共济,其实是在隐晦地说双|修,这就有些恶劣了,过于放浪,在羞辱雍州阵营的女修。

  主要是,雍州一方除却鲲龙出战却惨被腰斩外,其他进化者几乎避战,皆弃权了。

  所以,他很轻蔑,俯视这边,在那里带着笑容叫阵。

  事实上,无论西部贺州还是南部瞻州的圣者,一旦轮到与雍州阵营的圣者对决,心态都无比放松,等于轮空,并无对手上场。

  “我说,各位道兄你们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过来切磋。”

  他言语轻慢,让雍州一方的圣级进化者都感觉脸皮发烧,无比羞臊。

  而他依旧在奚落,并未就此宗。

  “这样吧,哪位师妹下场,我们不用动武,而是坐而论道,莫要辜负这大好的时光,在这承载着昔日天下第一名山与第四禁地的古老战场上,好好的谈一崇花雪月,人生理想。”

  “曹德,你去,把他拿下!”

  天尊齐嵘开口,连他都眼神略冷,觉得对面那个天才有些过分。

  “对,曹德,将他生擒活捉带回来!”其他人更是忍不住了,连那位老神王都恼怒了,觉得对方阵营这是在羞辱雍州阵营的修士。

  “好嘞!”

  楚风很痛快,迈开一双大长腿,双足蹬在地上,如同史前凶兽出闸,踩的地面都一阵剧烈爷,冲了出去。

  轰隆隆!

  他带起一片烟尘,相当有冲击力,虽然不会飞,没有办法离开地面,但是速度太快了,带着狂风,突破音障,直接杀了过去。

  “呵呵,还真有人敢来啊。”

  那少年很自负,拍拍屁股,迤迤然从一块青石上起身,准备迎战,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轻蔑之色不减。

  “你是哪位,自报姓名”

  他开口,尽量露出还算平和的姿态,显示风度。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遇上了谁,如果得知这位如此的不讲究,根本就不会这么好整以暇地迎敌,而是跳起来就拼命。

  楚风一路狂奔过来,带着罡风,带着漫天尘沙,二话没说,直接就下黑手。

  “我艹,你”南部瞻州的天才怒叫。

  轰!

  喀嚓!

  这片地带,烟尘滔天,电闪雷鸣,太激烈了,瞬息间飞沙走石,大风呼啸,能量光华刺目而璀璨,不断绽放。

  这才交手,时间太短暂了,楚风便带着一股狂风跑路,向自己的阵营而去。

  “咦,逃了?败的可真快啊。”

  “啊,不对,我们的种子高手呢,怎么不见了?!”

  起初,其他阵营的进化者还以为雍州阵营的种子圣者太过不堪,才一交手就跑路,大败而逃。

  可是,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找不到自己阵营的种子级天才,而后都盯着狂奔而去的雍州阵营的圣者曹德。

  结果看清情况后,一群人脸都绿了!
  
网站地图 l世界足球水平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凯发k8官网下载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天时娱乐平台app AG平台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游戏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神州国际娱乐app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亚博注册 世界杯投注 凯发k8官网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款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亚博体育二维码
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 欧美成人电影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光棍电影手机在全线观看 情色五月 av网站
色情视频网站 avqvod 成人导航网站 五月天好听的歌
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 2018偷拍自自拍亚洲 婷婷色播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