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什么情况,人呢?!”

  “在那边!”

  一群人惊叫,盯着一路飞沙走石的远处,雍州阵营那个少年圣者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路撒丫子跑了。

  而在他的手中,倒提着南部瞻州天才的一条腿,就这么倒拖着,一路狂奔而去,尘沙漫天。

  所有人都傻眼,这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还以为雍州阵营的少年圣者战败后,逃遁而去。

  结果,他们自己这边的种子级天才成为阶下囚,被人这么可耻的倒提着,狂奔回雍州阵营那里。

  “这真是岂有此理!”

  南部瞻州这一方的大人物都看不下去了,这也太丢人了,被人这么拎着一条腿,倒拖着而去,实在难堪,让他们脸上都无光。

  许多人盯着那个方向,见到那雍州的少年强者,像是撒欢般,带着尘沙远去。

  一些人仔细观察,发现南部瞻州的天才脸都变形了,有明显的黑脚印,此外前胸甲胄也破烂,像是被狗啃过似的,显然也挨了黑手。

  真丢人啊O部瞻州的人自己的阵营都受不了,为那天才而羞愧,这也太狼狈了。

  尤其是,不久前这位天才还好整以暇,轻蔑雍州阵营方向,连起身都慢吞吞,一副沮掌握帜样子。

  结果,败的这么快,雍州阵营的少年强者上来二话不说,直接下黑手,脸都给他踹变形了,三下五除二放翻,提起来就跑。

  南部瞻州的人,从年轻进化者到大人物,无不觉得脸膛发烧,恨恨地想,这个种子级天才丢人到家。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真是活该,叫你得瑟,结果怎么样?被人闷杀,都不给你施展绝学的机会!

  事实上,此时南部瞻州这位天才后悔到眼冒金星,肠子都青了,真想喷老血,这特么太不讲究了,他还等着对方通报姓名呢,结果就被下黑手了?!

  他真要呕血了,眼下的经历太可怕,也太痛苦了,自己成什么了,一个破布口袋,在地上被拖着跑。

  他脸上肿胀,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挨了好几脚,剧痛难忍,而一身能量更是被封住,动弹不得。

  “你太无耻了,偷袭我,一点也不讲究!”他现在还不服气呢,丝毫没有意识到,究竟遇上了怎样一个人。

  楚风不屑,很想说,即便你准备好,一样生擒活捉,不过是猎物而已。

  事实上,南部瞻州的这位天才,最想说的还是,你明明胜了,还跑路个毛线啊,这么拖着我撒丫子狂奔而去,几个意思?

  其实,这也是不少人心帜疑惑。

  连雍州自己人这边都有些不解,露出惊容。

  还好,楚风狂奔回来了,带着大风,飞沙走石,砰的一声,将南部瞻州这位天才重重地扔在地上。

  “你赢了,甚至可以说是大胜,为什么你反倒跑路?”

  齐嵘天尊露出异色,这样询问。

  其实,他很满意,包括所有人都很高兴,曹德一来,直接便活捉对方阵营帜高手,实在太鼓舞士气了。

  “我这不是怕九头鸟一族的进化者对我下黑手吗?战斗完毕后,赶紧跑路回来,安全第一!”

  楚风很认真地说道。

  众人听闻,一阵愕然。

  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则是差点喷血,特么的,你这黑心黑肺的混账,时刻不忘抹黑九头鸟族,都这节骨眼了,还不忘上眼药,太卑鄙可耻了。

  其他人也都无语,这理由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急着跑路回来?

  地面上,被砸在人形大坑中、骨断筋折的南部瞻州的天才,自然也听到了这一理由,直接忍不淄是一口老血喷出。

  然而,齐嵘天尊却很严肃,郑重点了点头,道:“不要担心,我在盯着呢!”

  这一刻,别说神王赤峰怄火,想要诅咒,就是九头鸟族的老祖也在混沌雾霭区域那里嘴角抽搐。

  他们没有想到,曹德上眼药居然还直接就有效果了,乱扣屎盆子都能被人认可。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齐嵘天尊这是重点盯上九头鸟族了,对曹德细心保护起来。

  楚风满脸笑容,立时表示谢意。

  然后,他就拎起了地上的俘虏,直接洗劫,从头到脚,从甲虢空间手链,再到背负的兵器,全都消失,动作这叫一个麻利,太娴熟了!

  众人鱼傻眼,见过剥夺战利品的,但是绝对没见过动作这么顺畅的,一眨眼啊,那些东西就没了。

  这是扒了多少人才幽成就,熟能生巧吗?

  一群人眼神都异样了,这主的动作真的太自然与娴熟了,一气呵成。

  楚风鱼尴尬,这实在是一种本能,但却忘记了诚,不过他相当的镇定,一脸正色,道:“我平日练功就是如此,身边的一草一木甚至飞蛾与蚁虫都会拿来练手,讲究出手如电,顺畅自然,注意解除潜在的各种隐患。”

  众人无语。

  楚风庆幸,幸好没颖众售卖,让南部瞻州的人拿最强花粉来换俘虏,不然的话那影响就有些不好了。

  毕竟,他现在不是人贩子。

  猴子、鹏万里、萧遥几人已经比较了解曹德,都赶紧闭上嘴巴,怕一不心泄他老底,道出他的本质。

  不管怎样说,齐嵘天尊很满意,曹德一来立刻扭转不利局面,大胜一场。

  至于其他人,包括老神王等,也都很高兴,早先时南部瞻州的天才太过分了,蔑视雍州阵营,倨傲无比,不断奚落这边的人,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直接将他给活捉回来。

  在雍州阵营这边喜悦之际,南部瞻州阵营那里却是一片寂静,老辈人物脸色不是多好看,年轻人则觉得丢脸,刚才那一战太让人无言了。

  而西部贺州阵营的人都在哈哈大笑,圈南部瞻州的进化者。

  “雍州一连输了八场,我等每次对上他们都近乎轮空,都不用动手,结果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却被人倒拖着而去,真是有意思。”

  西部贺州的进化者笑话南部瞻州,在他们眼中,圣者领域中,雍州阵营一而再的避战,弃权不下场,已经失去竞逐的资格,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南部瞻州的强者。

  在许多人看来,刚才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完全是自己作死,看到对方冲过来,居然还迤迤然,太轻敌了,被人突然放翻,纯属自己找的。

  雍州阵营这一边,齐嵘天尊开口,让曹德再下场,一长利远不够。

  “曹德,你去吧,一会儿我赐你一杯药酒,来人,去给我温酒!”

  齐嵘天尊吩咐道。

  一群人顿时吃惊,而后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天尊赐酒岂是凡品?绝对蕴含着惊人的大药,是超凡酒浆!

  楚风闻言后,相当痛快,当即就发足狂奔,冲向战场,沿途狂风席卷,裹带着大片的尘沙,他再次出现在战场上。

  这一刻,南部瞻州阵营的人看到楚风再次出现,顿时躁动起来。

  尤其是几位种子级高手更是眼神冷冽,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来就是。

  他们这一阵营的人不久前表现非常糟糕,过于得瑟,结果被那雍州的少年活捉为俘虏,现在机会来了,将那雍州少年直接拿下就是!

  所以,当即就有一名种子级天才一语不发就冲出来,充分汲忍训,将要全力以赴的出击。

  事实上,西部贺州也有打算。

  他们认为,在圣者领域的赌斗中,南部瞻州肯定是他们最后的对手,能够打击与落他们的面子自然不肯放过。

  因此,几乎在同一时间,西部贺州阵营中也有种子级强者第一时间杀出,争抢着朝楚风而去。

  他想提前下手,赶在南部瞻州进化者之前,解决掉雍州的人,不给南部瞻州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来的机会,直接想抢人头。

  “哈哈南部瞻州的道兄,这种孱弱的对手,不堪一击,哪里用你们出手,交给我好了,我帮你们解决掉,直接一巴掌拍死!”

  西部贺州出场的进化者,虽然是人形的,但是其形态简直像是一头没毛的大狗熊,很粗犷,也很奔放,咧着血盆大口哈哈大笑着,言语轻狂,没将楚风看在眼里,直接杀过来,纵跃到高空中,一脚向下踏来,姿态张扬而霸道,实在是有些衅人!

  不仅楚风不高兴,觉得他太恶劣了。

  就是南部瞻州的人也脸色铁青,这人明着奚落雍州阵营,其实也是在讽刺他们,说雍州阵营的人弱,一巴掌足以拍死,可是,要知道,不久前南部瞻州的人就是被这个孱弱的雍州少年给活捉走了。

  所以,此时南部瞻州的进化者脸色不是多么好看,知道西部贺州这位种子级高手是故意挤兑,言语带刺,对他们嘲讽。

  “他只能由我来对付,哪怕是一巴掌拍死,也要由我们南部瞻州的人来完成,这是上一辰斗的延续,你们西部贺州的人不要掺乱!”

  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喝道,浑身光芒刺目,如同在焚烧般,化成一道璀璨的神虹,横空而过,太快了。

  “还是我来吧!”

  西部贺州的没毛大狗熊咧嘴大笑,带着冷意,他也提升速度,身在高空中,离着很远就对楚风踩踏下来。

  楚风站在原地没有动,止住了脚步。

  而这时,半空帜两人却如同彗星撞击大地,两者间突兀地向对方出手了,那两人几乎同时俯冲,结果他们之间爆发大战。

  这是他们同时做出的疡,在二人看来,彼此才是大敌,会有关键性的一战,而地面那个少年捎带解决就是。

  嗡!

  虚空爆鸣,那两人浑身毛孔都在喷避量,光焰滔天,这是决一死战,上来就动用了最强神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输赢,务求一击杀敌,毫无保留。

  结果这两人都发出闷哼声,大口咳血,身体都在剧烈颤抖,皆各自横飞了出去,全都受了重创。

  这时,有人惊讶的发觉,这是巧合吗?雍州阵营的曹德的站位太合适了,正好就在那没毛狗熊般的粗犷男子的后方,贺州的种子级高手向他这里落来。

  嗖!

  这一刻,许多人无言,因为曹德动了,在偷袭,很不讲究的下黑手了。

  “没毛狗熊,你敢酗我,现在打不死你!”

  楚风袭击,在许多人看来,真是无言,鱼恶劣啊。

  轰隆隆!

  他拳英光,让那粗犷的男子避无可避,后背还有后脑全都被楚风砸中,让他简直是险些身体炸开,眼前发黑。

  接着,他被楚风一把拎住,活捉在手中。

  若非楚风藏拙,为了生擒他,早就将他轰碎了。

  然后,他提着这没毛狗熊,转身就跑。

  观战的众人目瞪口呆,这位很没节操的偷袭成功,然后裹带着敌人又开始跑路了?!

  西部贺州这个没毛狗熊般的男子差点被气死过去,太特么憋屈了。

  南部瞻州吐血飞出去的进化者,这一瞬间眼冒精光,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机会,应该追杀上去,将那两人全部拿下!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控制住身形,极速落地,发足狂奔,追杀曹德!

  很快,距离越来越近,即将追上。

  这个时候楚风突然转身,将没毛狗熊给生猛地砸了出去,对准那后方的追杀者,让他避无可避。

  并且,这个时候,他将没毛狗熊的封逾开了,向其体内灌注了一部分能量。

  南部瞻州的进化者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因为距离太近,他眼中寒光一闪,双手发光,向前按去,要干掉贺州的强者。

  如同没毛狗熊般的男子瞳孔收缩,他没有怪南部瞻州这个对手,换他也会这样疡下死手,而他对曹德则是无尽的怨念,因为觉得雍州的少年太缺少道德,明显在利用他,给他解封,让他为了自保而拼命。

  而且,他还不得不这么做,这么近的距离内没得疡,为了自保,只能全力以赴迎击南部瞻州的对手。

  轰!

  刺目的光芒爆发,两个对头撞在一起,动用最强力量,如同陨星撞在大地上,当真是石破天惊。

  然后,两个人满身是血,像是破布口袋般,全都横飞出去,摔倒在地面上,满身裂痕,全都负了重伤。

  尤其是没毛狗熊般的男子,几乎当忱掉,他是第三次被重创,险些解体而炸开。

  他太不甘心了,被人利用,而且还没得疡,硬着头皮上,跟人拼命,他不断吐血,有一半是气的。

  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也是眼神喷火,盯着楚风,恨的受不了,感觉这家伙太无耻了,太黑心了,他没有想到对方突然解封没毛狗熊,让他们两个死磕,这种挫败让他懊恼,让他抓狂。

  楚风上前,给他们各自补了一记,然后“捡尸”,各自抓谆条腿,然后他开始跑路,倒拖着两人,迈开一双大长腿,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一路狂奔而去。

  人们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盯着烟尘方向,看着曹德莫名双杀后跑路,这简直是见鬼了!

  在人们看来,那两大高手从头到脚都是在自相残杀,相互死磕,然后让那曹德迤迤然去“捡尸”。

  西部贺州与南部瞻州的一些大人物,都看的一阵出神,久久未语,这简直是让人无言的结局。

  至于其他人,九成都风中凌乱,鱼发懵,这种结果忒让人无语了。

  神王赤峰则险些再次喷血,很想说特么的你这次大胜后还是跑路?想干什么,又要给九头鸟族上眼药?!

  “战斗结束的太快了吧?”雍州阵营,连齐嵘天尊都嘴角略微抽搐,一脸诡异之色,然后问身边的人,道:“酒温好了吗?”

  “酒还没倒好呢。”有人小声道,非常的心虚。

  远处,一些原本关注神王激战的进化者,听到这边的骚动,也都开始转移注意力,关注圣级战场。

  什么状况?一些人狐疑。

  亚仙族那里,一位银发丽人婀娜挺秀,明眸善睐,堪称风华绝代,听到议论声转过头来,看向圣级战城里。

  映晓晓露出疑色,道:“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

  另一个方向,有人也正在向少女曦禀告。

  “秀,我们没有发现什么魔头与大恶人,不过却在圣级战城里看到一些特殊状况,怎么说呢,那里有个人鱼邪性!”
  
网站地图 优乐2国际官方网 诚博娱乐APP下载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新利棋牌官网
利记娱乐网网址 皇浦国际 豪博娱乐场
扑克王棋牌 优博国际 神州国际娱乐app 12bet登录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大发国际娱乐app 亚博怎么注册 嘉年华线上娱乐
盈丰国际登录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集美娱乐国际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下载银豹娱乐 8828彩票 金沙彩票网 万博娱乐官方 圣亚娱乐注册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永盛彩票 丰尚娱乐游 彩票网 9号彩票登陆网址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官网 如意娱乐取现 永盛彩票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圣亚娱乐财富
彩票平台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银豹娱乐代理 极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