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倒拖着两大高手,一路狂奔,像是驾驭着一股妖风呼啸回归,烟尘激荡。

  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两大高手有点惨,面皮朝下,被这么拖着回来,说鼻青脸肿都是美化,其实都快毁容了。

  砰砰!

  地面剧震,两人被重重扔在地上,满身是血,甲胄破烂,四仰八叉的呈现在雍州阵营众人的脚下。

  人们一脸诡异之色,这真是太邪门了,曹德这次没怎么出手,光去“捡尸”了,便掳回来两大高手。

  这种行为,这种战绩,也没谁了!

  因为,人们光看他跑路了,都没怎么出手,然而……他就赢了,而且是一下子双杀,带回来两个阶下囚。

  雍州阵营这边的人都是这种表情,有点看不懂,有些无言,就更不要说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人了。

  这两方的人马当真是风中凌乱,那可是两大种子级高手啊,才刚出场,顷刻间而已,就让人给……拎走了。

  他们都一致发懵,这种输法太邪性,让人觉得古怪。

  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一些人,一脸便秘的表情,对这一结果实在是难以接受,脸都黑绿黑绿的。

  “不行,这辰斗太不讲究了,这根本就是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间的战斗,没雍州什么事。”

  有些人不满意,这样叫嚷道,不承认雍州大胜的结果。

  楚风听到后脸色微黑,转过身来喊道:“我以一敌二,打生打死,才艰难取得胜利,你们一句话就否定,这是践踏我的人格尊严,蔑视我的呕心沥血的战果!”

  南部瞻州的人听到后,先是发呆,而后有人跳脚,你也好意思说,呕心沥血,打生打死,亏心不亏心?

  西部贺州的人也冒火,一致认为他只是去“收尸”,真正的战斗跟他没关系,这种胜利太可耻了。

  关键时刻,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高层很大气,摆手让那些人闭嘴,不得争论,认可这一战的结果。

  两系人马憋了一肚子火气,极其不服气,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下超那雍州的邪性少年真正决战。

  所有人都盯上了楚风,一个个眼冒绿火,要让他明白实力的重要性,投机壬终究要现原形毕露。

  雍州阵营,人们皆露出喜悦之色,曹德接连大胜,这影响太大了,关乎着秘境的归属问题!

  尽管曹德胜利的很诡异,但是,这不影响人们的心情。

  便是天尊齐嵘都面带笑容,在那里点头。

  “曹德,你要再接再厉!”

  一位老神王对楚风夸赞,要他再下一城,谱写更辉煌的战绩。

  楚风很想说,难道要他一路战下去?

  他前来救场,觉得对决几惩够了,可是看眼下的情况,这是要让他只身对决两大阵营,一路死磕到底。

  他深知,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么一路下去,不保准就会被人盯上。

  九头鸟族何以跟他对上,就是因为前阵子他表现超凡,且眼里不揉沙子,跟该族叫阵,被忌恨上了,导致现在不死不休。

  再者说,他打生打死,干掉两个阵营所有对手,赢下十个秘境,到头来却有可能是九头鸟族等超级世家先进秘境。

  他不愿辛苦一丑,徒作嫁衣。

  这时,天尊齐嵘开口,道:“曹德,你放手去战,我为你掠阵,保你无恙!”

  接着,齐嵘又补充,道:“你拿下多少秘境,我便允许你优先踏足其中半数的造化地内。”

  这些话语一出,楚风心头剧震!

  原本他已经无精打采,可现在瞬间而已,如同打了凤凰血似的,这叫一个精神奕奕,神采飞扬,昂首间眸绽闪电。

  这个时候,他还哪管是否被人盯上,被人眼红,只要可以优先进入其中的半数秘境中,到时候享眷化后,拍拍屁股直接走人。

  真正的事了拂衣去!

  “我辈进化者不求闻达于世,只愿默默守土拓疆,进击贺州与瞻州,是我辈应井责,理当勇往直前,血战沙场,马革裹尸还!”

  楚风话语铿锵,正气凛然,在这里大声呼喊。

  一些老家伙嘴角抽搐,此前分明感受到你有些消极怠工,不愿出战了,结果这才给予奖励,你就如此的热血激昂?!

  齐嵘天尊叹道:“铁骨铮铮,无愧我雍州阵营的大好男儿!”

  一群名宿听闻后,面皮都要痉挛了。

  天尊不知吗?那杏是被奖励刺激的,但是,很快他们又醒悟,天尊眼睫毛都是空的,怎么会看不透。

  不管是铁骨也好,忠义也罢,众人不怎么在乎,他们真正在意的是齐嵘天尊的许诺,那种奖励太逆天了。

  曾经出土的一个秘境,挖出了融道草,这一次如果曹德一口气打下来一片秘境,其中半数都会让他先进去,这是何等的造化?

  人们估摸着,等众人随后进去后,里面肯定跟狗啃的似的,七零八落,驶下什么了。

  所以,一刹那,许多人反对,而且很严厉,称不能厚此薄彼,给予曹德的好处实在过多,他无福消受,这有失公正。

  其中,九头鸟族等是反对的主力,根本就不想让曹德崛起,不想给他这种不可想象的大机缘。

  齐嵘天尊冷冷地扫视众人,道:“如果没有曹德,我们在圣者领域的赌斗中,能拿下几个秘境?一个也拿不到!”

  顷刻间,人们有些沉默。

  这是实情,若非曹德在最后关头赶到,及时出场,圣者领域的赌斗将会全军覆没,雍州没有办法战胜一场。

  可以说,现在圣者领域的赌斗,能够拿下多少秘境,全都指望着曹德呢,是他一个人的功劳。

  “呵,我觉得给予他的赏赐还是过重,就不怕他福薄,到时候没命消受吗?”九头鸟族的一位名宿暗中冷幽幽地说道。

  下一刻,他如遭雷击,浑身血液凝固,接着他眼前发黑,身体几乎要炸开!

  他只是被齐嵘天尊瞥了一眼,就已经如此,他再也不敢说话。

  而九头鸟族的老祖没有开口,不曾反对,神王赤峰亦不再鼓动族人出声,全都安静了下去。

  “为了雍州,为了阳间壮丽山河的早日大一统,我愿出战!”

  旁边,曹德跟喝了龙血似的,慷慨激昂,现在都不用谁鼓舞士气,给予他任何的刺激了,他自己就开始狂奔而去,冲向战承。

  “我要一个打你们一百个!”

  曹德大喊道,也不管究竟有没有那么多种子级高手,他唯恐没人敢下场,直接挑衅所有人。

  而且,这一刻他自己先热血沸腾,嗷嗷叫着,浑身发热,在原地走来走去,根本突下来。

  他完全是被那种恐怖的奖励给刺激的。

  一刹那,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所有进化者的脸色都黑绿黑绿的,原本正准备找他算账呢,结果现在他自己先蹦跶出来了。

  先写一新,有事先出门去,晚上还有更新。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w88优德 app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凯发k8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老百汇娱乐城
钱柜娱乐游戏app 永利皇宫 亚博怎么注册 龙8手机app网站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大佬娱乐网址 澳门皇冠网址 国际足球排名
千嬴国际主页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澳门百家乐app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丰尚娱乐彩票 盛源彩票 世界彩票 天游娱乐 易购娱乐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彩票平台 四季彩票 8828彩票 9号彩票平台
麒麟网 67彩票官网平台 众够时时彩 欧亿娱乐平台 满堂彩官网
彩名堂 拉菲娱平台 彩世界平台 凤凰娱乐平台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