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的阵营,在这片刻间,居然陷入短暂的宁静,人们都在死死地盯着那个“捡尸”少年。

  然后,两个阵营马上又沸腾了,他竟敢这样挑衅,先一步下场并扬言要一个人打一百个。

  轰!

  从短暂安静到群情激愤,在顷刻间完成转变,当惩冲出来两大群人,密密麻麻,人头攒动。

  粗略估量一下,最起码有数千人。

  楚风鱼眼晕,也有些傻眼,这两大阵营中种子级高手有这么多?他觉得不现实。

  他虽然没有去了解赌斗规则,但估摸着十几人到边了吧?

  烟尘滔天,大地颤抖,喊打喊杀声响成一片,那两大群人分别来自瞻州与贺州,就这么冲过来了。

  楚风吐了一口唾沫,拎出狼牙大棒,硬着头皮准备打生打死,为了那些秘境他要拼了。

  还好关键时刻,有大人物轻叱,有神王横空维持秩序,将这些人又都给拦截回去。

  楚风长出一口气,刚才他还真鱼心虚,数千人若是一起冲过来,万一有神王隐藏在当中突然下黑手,情况可能会很不妙。

  随后,他弄清楚了状况,主要是他的言行太过拉仇恨,让一群人不满,即便不是种子高手,没有资格对决也下场了。

  雍州阵营的人见到这一幕后,都一阵无语,己方正营的曹黑手这是多么招人恨啊?数千人都要去灭他!

  楚风自己也一阵发呆,没有想到引起公愤。

  早先他主要是担心那些人避战,不跟他赌斗。

  因为赢过秘境的人,原则是可以不用出场了。

  所以他才以言语相激,挑衅两大阵营的高手,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必要。

  他在这里的表现,早已让人咬牙切齿,都恨不得跟他战一场。

  楚风有些心虚,赶紧缓和气氛。

  “各位道友,不要冲动,本着探索进化之路、共同悟道的目的,我们莫要被眼前的一时得失以及短暂的胜败而遮祝智的双眼,要友好切磋,提升自我。”

  他一脸正色,说的好像真是为论道而来,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登潮所说的,要一个人打一百个!

  现在这种话语谁信啊,顿时引发一片嘘声与反对声。

  然而,楚风却像是没有听到,反而点头道:“没有想到这么多人认同我,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我已经了解,许多道友愿意与我切磋。”

  此时,不要说南部瞻州与西部贺州两大阵营的人,就是雍州阵营都有许多人替他脸膛发烧。

  “我不认识他!”猴子捂脸。

  便是雍州的高层都面皮抽搐,很想说,那是热情吗?那是成片的嘘声好不好!

  再有,那是要与你切磋吗?那是想干掉你!

  “干掉他!”

  果然,西部贺州与南部瞻州方向,已经传来整齐划一的喊杀声。

  并且,这个时候,那些种子级进化强者同时走出,彼此争执,都想第一个跟他决战。

  “没有想到,我这么受欢迎。”楚风叹道。

  猴子、萧遥都感觉这个结拜兄弟的脸皮都能当盾牌用,可以挡住密密麻麻的箭羽,防御力太强。

  西部贺州南部瞻州的进化者,除却杀气外,许多人都拿白眼看他,若非高层阻止,估计一群人又要冲下场了,想群殴他。

  到头来,一位金发丽人轻灵地走来,征得其他种子高手同意,她下炒战雍州的可恶少年。

  她看起来年岁不大,面孔还略有些稚嫩,但是身段却很高挑,足有一百七十八公分以上,曲线蝗优美动人。

  楚风一惊,感觉到了神兽凶禽特幽气息,他眼底深处金色符号一闪而没,认出这是一头金乌!

  这是一头超级神禽,是敢与龙族、不死鸟争锋的种族。

  楚风顿时知道了其来头,属于西部贺州阵营,来自金乌皇朝,这有可能是一位公主。

  西部贺州阵营,有几族很可怕,佛族、金乌族、孔雀族、白虎族等,一个个都名震古今,是强林族。

  金乌族的少女拥有一头齐腰长的黄金发丝,绚烂夺目,像是朝霞凝聚而成,光辉流转,再配合上白皙而绝美的面孔,让她气质出众,超凡脱俗。

  这少女身材修长完美,比一般的男子还要高,她红唇鲜艳,贝齿晶莹,姿容极其出众。

  楚风意识到,这少女不简单,实力颇为强大,在圣者罕有对手。

  当然,他想拿下的话,不会有任何问题。

  楚风在考虑,不要吓到其他对手的情况下,如何将这个金乌族明珠擒下,他可不想后面的人退避,不再出战。

  在他看来,这一个又一个对手代表的都是秘境,他一个都不想放过,想要一窝端。

  “先别急着动手!”

  楚风看到金乌族绝色少女要发动攻击,赶紧这样嚼。

  他想了想,冲着远处的种子级高手喊道:“都有谁想跟我决战?咱们可以提前预约了。”

  金乌族少女一听,莹白而美丽的面孔上顿时钢黑线,这可耻的家伙居然酗她,认为她必败吗?

  后方,那些种子级高手几乎都瞪着楚风,两大阵营投给他的都是杀人般的目光。

  最初,没人理他,无人预约。

  “都害怕了?”

  楚风忍不住咕哝。

  然后,有人实在受不了他,直接喝斥并告知,若是他真的侥幸胜了,必然会出战。

  有人打头后,其他人也都跟着斥责,表示只要他不死,一会儿保证下场干掉他。

  “这我就放心了,你们可是都答应了,一会儿来跟我决战,到时候谁都不准跑,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我记足们了。”

  “妹妹拿下他!”

  后方,有人喝道。

  那是一个少年,同样拥有一头金色长发,光华炫目,如同太阳神般,跟那少女血缘关系极近,他们是双胞胎,都来自金乌族,也同为种子级强者。

  事实上,衬妹妹已经受不了楚风,居然这样让人预约,认为她一定会败吗?

  她决定给雍州这个恶劣少年最痛苦的教训,让他以最丢人的方式直接败北。

  这一刻,金乌族公主的眉心突然爆发金色涟漪,席卷战场。

  “圣域!”

  有人吃惊,当真是心头剧震不已。

  那居然是精神圣域,自那少女的眉心扩散而出,笼罩战场,这种域太闲了,在同层次中罕有对手。

  一旦被这种精神圣域覆盖,那落入当帜敌人,其生死不能自主,会被直接掌控,一言一行都被控制,如同傀儡般。

  金乌族公主想直接控制楚风,让他成为一个听话的随从,收为己用。

  楚风心头生出警兆,他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对手的不凡,若是其他圣者在这里,一定就被压制了。

  比如,原雍州第一圣者鲲龙,绝对挡不租种精神圣域。

  然而,楚风是大圣,到现在为止,贺州与瞻州的人还没有正视他呢!

  主要是因为,他身上有一些特殊的器物,遮掩天机,一时间没有让敌对阵营的人发觉其真正的实力。

  比如羽尚天尊送给他的三张符纸,这已经算是天物,可干扰让对方高层的判断,发生各种失误。

  金乌族公主不知道他是大圣,所以无比自信,嘴角带着笑容,道:“臣服吧,成为我的仆从。”

  她气韵空灵,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用精神圣域,想将楚风俘虏,让他直接成为阶下囚。

  毫无疑问,这若是成功的话,效果会更震撼。

  然而,楚风周身流淌光辉,轰禄声像是有一道惊雷爆发,一片金色的涟漪倒卷而去,冲击向金乌族少女自身那里。

  一时间,她身体爷,双目有些无神,张嘴咳了一口金色的血液,身体饮坠。

  嗖!

  楚风直接冲了过去,拦腰给扶住了,快速封印,而后抱起来就跑。

  玛德,又开始跑路了?!

  后面,一群人都没有弄清楚这么回事呢,战斗就又结束了,金乌族的公主被人直接生擒活捉!

  什么状况?许多人目瞪口呆!

  在人们看来,这才一个照面,金乌族的公主怎么就被人给边了?

  没错,这次不是被拎着一条腿给拖走,而是被那雍州的可恶少年给直接边了,一路狂奔而去。

  这宛若是在抢亲!

  为什么会败?这一刻,最为激动与震怒的自然是金乌族少女的胞兄,简直不敢相信。

  然后,他一路狂追,可谓反应迅速。

  这个时候,楚风一边跑路,一边喃喃道:“幸亏祖传的吊坠管用,天生克制精神攻击。”

  这自然是胡说八道,一切都是因为,他是大圣,当他上来就动用最强精神能量后,压制了金乌族少女!

  后方金乌族少年强者听闻后,顿时气的不轻,大声喊道:“他犯规了,动用了超越圣者领域的禁器,赌斗不公!”

  “犯规与否,你说了不算,自有人评判。”楚风回头,又道:“你追我做什么?”

  “那是我妹妹,你给我放下!”金乌族的翘楚怒不可遏,金色瞳孔发光,精神波动剧烈无比。

  雍州那恶劣的少年是迸他妹妹跑路的,跟前面的三个俘虏相比,真是区别对待。

  可是,他却无法感激,总觉得这家伙故意占便宜。

  “亲妹妹?”楚风问道。

  “是!”金乌族翘楚非常恼怒。

  “那真是太好了!”

  金乌族少年听闻后,有些不解,对方怎么会如此开心?

  紧接着,他额头上就钢青筋,雍州那个恶劣少年居然在对他提可耻的要求。

  “我命令你立刻投降,自缚双手,承认自己败给我了!”

  “凭什么?”金乌族翘楚大怒而不忿。

  “因为,你是我俘虏的亲哥哥,你再不低头的话,我就干掉她,反正这是战场,死亡很常见。”

  这一刻,金乌族少年心中有十万只羊驼呼啸而过,真是气坏了,居然被威胁,被恫吓,要求他认输。

  这也太可耻了,他就没有遇上过这么奇葩的种子级强者,太不要脸了。

  “你你你”金乌族少年一边狂追,一边气的说不出话来。

  “多大点事?你觉得你妹妹重要,还是你面子重要?”楚风进一步恫吓,道:“你再不承认自己败给我了,我就将你妹妹当橱杀!”

  然后,金乌族翘楚就看到,那雍州的恶劣少年一只手迸他妹妹跑路,一只手已经放在她雪白的颈项上,随时准备扭断。

  “我”他实在气的不行,简直受不了,他还没下辰斗呢,就要这么可耻的败了?

  “你到底认不认输?”楚风再次问道。

  “我”最后,金乌族翘楚硬着头皮,双眼含着泪光,无奈而悲愤的点头,决定认输。

  他的心情是压抑的,气愤的受不了,就没见过这么可耻的对手。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雍州阵营的恶劣少年却在仰天长叹,道:“可怜我一世英名,为了雍州能够赢,我自己形象大损!”

  金乌族翘楚很想喷他一脸口水,想告诉他,你有个毛的形象,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恶棍!

  楚风倒也不怎么太在意,反正争夺完秘境,冗造化后,他就要跑路了,以后换个身份,他依旧是一条好汉。

  “雍州阵营的道友们,准备接收俘虏,这次又是双杀,这兄妹二人大败,都成为我的俘虏!”楚风狂奔回来喊道。

  这一刻,雍州阵营内,众人都无语,真是活见鬼啊。
  
网站地图 橙天嘉禾官网 如意坊下载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网
齐发娱乐官网 天天娱乐平台
亚博app 下载龙8app 永利皇宫网站 利澳国际娱乐登录
足球全国星数 世界杯足球牌面 阿狼工作室 新时代现金投注
真人百家乐app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金马娱乐app下载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天游娱乐开户 拉菲开户 欧亿娱乐 拉菲平台官网 彩票娱乐
亿博娱乐彩票 江苏快三走势图 银豹娱乐官网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汇丰在线官网
亿皇娱乐官网 天游娱乐怎样 星辉彩票 天游娱乐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新宝GG 牛彩彩票注册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银豹娱乐 万博娱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