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跑路回来了,而且又赢了。

  只是这一次曹德是迸一个美少女狂奔而回,而非倒拖着,一路带着狂沙,呼啸而归。

  雍州阵营的人都一脸诡异之色,眼神绿幽幽,都不知道是该为他欢呼庆祝,还是捂脸而为他羞臊。

  因为,在那后方,贺州与瞻州的数以百万计的进化者,从金身到圣者,再到神王等,全都在怒斥。

  可谓是人人喊打,那两大的阵营的进化者全都被气坏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雍州的少年太恶劣了,居然恫吓与勒索,不战而胜,气的一群人七窍生烟,真想立刻擒杀他!

  此时,整片战场,其他境界的对决已经少有人关注了,众人全都集中向圣者战场,都来围观。

  因为,不少人都听闻了,这里出现一个严重缺少道德的少年恶棍,简直是惹的天怒人怨。

  人们不是为看他发威,而是想看他怎么惨被收拾,怎么被暴打,而想看究竟是谁下场干掉他。

  可想而知,那两大阵营的怨气积累到什么程度了。

  就是雍州阵营这边,人们也都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开口。

  曹德虽然连胜,但是也太邪门了,每次都是“非典型”的胜利,古怪到令人发指。

  “还愣着干什么,绑人!”

  楚风开口,他是一点也不脸红,将手帜金乌族公主交给两名女修,接着又让人去帮她的兄长。

  金乌族翘楚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而后又无比的沮丧,接着又怨气滔天,他恨的抓狂,气到浑身发抖。

  他一身黄金长发无风乱舞,整个人金霞爆射!

  突然间,莫名的血气从他的天灵盖中冲出,如同一片璀璨的黄金星撼照出来。

  这一刻,他由于过于愤怒与情绪波动极其剧烈,竟险些直接突破到映照境。

  人们非吃惊,这金乌族翘楚果然极局怖,甚至称得上逆天,他走到圣者绝巅,险些不借助花粉便直接突破上去?

  若是如此,那就是神话!

  因为,到了圣者领域后,在现有这个进化体系中,那肯定必然要借助花粉了,才能完成自我的大蜕变。

  史上,只有个别人因为意外而进化,但那根本不是普世的进化之路。

  一旦成功,绝对是神话帜神话!

  所以,许多人都震惊,意识到这个金乌族翘楚太强大了,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然而,很可惜,在他这种情绪无比动荡与激烈之际,在他的怒火宛若要焚烧三十三重天的特殊状态下,金乌族翘楚还是没有能跨过这道坎,也只是迈出去半步而已!

  但是,这对他也足够了,未来会有莫大的好处,一条金光大道已经铺展到其脚下,究竟可以通向多么悠远的进化疆域中,无人可以预料!

  在此过程中,楚风没有干扰,同时摆手,让他其他人都不要上前,避免破坏金乌族翘楚的激烈变化过程。

  事实上,雍州阵营这边,齐嵘天尊早就眯起眼睛,神芒一缕缕,他亲自保护现场,不容任何人破坏。

  即便对立,不属于同一阵营,但是身为雍州的高层这点胸襟还是幽。

  对面,无论是西部贺州还是南部瞻州的进化者,都由躁动而安静下来,盯着这一幕,感觉不可思议。

  没有人再喧哗,也无人在喊打喊杀,全都望着战嘲沿那里。

  金乌族翘楚的头顶上方,那黄金血气凝聚的星海一片朦胧,宛若混沌初开,宇宙初步成型,极其神秘,强大气息流淌。

  在那里,丝丝缕缕神秘流光转动,而后从黄金星海中倾泻下来,落在他的躯体上,将他遮住。

  轰隆!

  最后,这映照出的异象猛烈倒灌,整片黄金星系没入他的体内,让他身体璀璨,强者气息暴涨的了一大截。

  金乌族翘楚睁开眸子,他的双瞳如两道黄金闪电,飞出慑人的光束,盯着楚风。

  楚风开口,大剌剌,道:“怎么样,感觉如何?强了一大截,险些成就一段传说,可惜未能竟全功。即便这样也让你受用终生了,还不快过来感谢我?”

  原本战场上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注目这里,附近落针可闻,可是现在听到曹德如此让人感谢,这片地带顿时有成片的人嘴角抽动。

  至于贺州与瞻州阵营那里,更是群情激愤。

  这可耻的雍州少年恶棍,以金乌族翘楚的胞妹威胁,将人变向绑架,最后还要让人感谢他?!

  贺州与瞻州阵营,一片剧烈的反弹声。

  “吵什么,如果不是我刺激了他,你们说,他能有这种成就吗?”曹德撇嘴。

  霎时间,一些人还真是无言了,但是,总觉得不对劲儿,难道还真要感谢这可耻的少年恶棍?

  不过,其中一些人没被绕进去,反应更激烈了,愤怒无比,斥责曹德太可耻。

  “你们这是恩将仇报,你们看到我刚才怎么做的了吗,明明拿下金乌族双胞胎,可是,当我发现他在突破,却又给他机会,不去干扰,这种高风亮节,寻遍战场,你们给再给找出一份来试试看?”

  楚风冲着两大阵营喊话。

  一些人听闻后,虽然不高兴,但是却有些沉默,他说的很对,刚才若是去干扰,那金乌族翘楚别说进化、险些成为传说,就是性命都被住,悟道被惊扰,整个人都会废掉。

  可是,那雍州的少年恶棍,如此大肆夸赞自己,连高风亮节都整出来了,也确实忒厚脸皮了。

  真正高风亮节的人,会这么夸自己吗?

  “绑了!”

  这时,楚风挥了挥手,让雍州阵营的进化者去绑金乌族翘楚。

  那满头金色长发的少年,非常的不甘心,他自信能打破同层次一切,感觉无以伦比的强大,就这么认输吗?

  “你觉得自己很强吗,我的手下败将而已,别不服气。”楚风淡淡地开口。

  金乌族翘楚一时间当真是热血上涌,想在这里跟他决战一场,不受他威胁。

  至于远处,西部贺州与南部瞻州的人更是一片呵斥声,群情愤慨,简直快引发公愤了。

  “干掉他,拿下这个投机壬的恶劣家伙!”

  一些人喊道,认为金乌族翘楚此时出手,一定会轻易镇杀雍州的可恶少年。

  此时,楚风无形中透出一道精神与血气,凝聚在一起,别人很难看清,但是,金乌族翘楚却看的明白,因为这是针对他而来的。

  他吃惊的睁大了瞳孔,在那血气与精神的融合中,有一个少年,宛若立身在开天辟地的出初始时代,环绕些许混沌气,踏着残破的古老疆域,正在睥睨他。

  这一刻,金乌族翘楚感受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强绝压力,他几乎要窒息。

  一刹那,他明白了,这是大圣,而且是正在走向大圆满的大圣者,传说这种人到了一定地步后,可以返本还源,探索天地本源之秘。

  这少年恶棍现在走到这一步了?!

  金乌族翘楚一时间震撼无比,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妹妹为何才一出手就让对方给边了,这是直接碾压的结果,压制的死死的,而不是动用了什么禁器的能量。

  他也意识到,早先这个雍州少年看似投机壬,掳走几位种子强者,并不是胡闹,也不是意外,而是以真正的实力为基础,必然要大胜,有那种底气。

  他知道,自己虽强,能够跟这雍州少年争锋一番,但是,绝对还是要败,当想到这里他一声叹息。

  金乌族翘楚认输,束手就擒,让人绑了自己。

  远处,贺州与瞻州的人哗然,都很激动,义愤填膺,感觉难以接受。

  那么强大的金乌族翘楚,天纵之资,刚才险些成为神话帜神话,差点就当郴破,已经证明了自己,现在居然主动认输?!

  在许多人看来,这实在太可惜了,完全是雍州的少年恶棍威胁的结果,金乌族的翘楚为了自己的妹妹放弃了对决。

  “太可耻了,天纵金乌子,一代峥嵘终极者的雏形,居然主动认输,看的我好难受啊。”

  “金乌族的小哥哥,我理解你,你是一个好哥哥,是一位好兄长,我也想成为你的妹妹。”

  战场上彻底乱了,许多人在大喊,一些女性进化者为金乌族翘楚鸣不平。

  至于西部贺州阵营的高层,已经有天尊亲自暗中同齐嵘联系,要求确保金乌族翘楚的安全,条件随雍州这边开。

  战场人们热议,一片躁动。

  只有金乌族翘楚在苦笑,暗自叹息,他真打不过那雍州少年,而且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明白了曹德想干什么。

  这就是典型的拉仇恨,要逼迫所有种子级高手下场,不得不跟他战一场。

  他已经清楚的看出,曹德想气吞万里,要赢下所有秘境,不惜以各种奇诡言行让人误判,让人恼恨,最后皆下场跟他赌斗。

  他很想传音,但是,楚风一个眼神望来,他就沉默了。

  而这个时候,齐嵘天尊也是配合,封禁此地。

  金乌族翘楚知道,接下来就要真相大白了,这曹德很有可能刺激所有人一起下场,要一战定乾坤,夺走所有秘境。

  到时候,曹德是大圣的真正身份想隐瞒都瞒不住了。

  金乌族公主被绑起来后,渐渐醒转,但还是有些昏沉,当看到曹德就站在不远处,她略微发懵,下意识道:“好奇怪哦,我应该必胜,怎么现在头有些痛。”

  然后,她冲楚风喊道:“喂,俘虏,你已经成为阶下囚,服还是不服?”

  此时,金乌族翘楚以手捂头,感觉很丢人,自己的妹妹这是还没彻底清醒呢,自己沦为俘虏了都还不知道吗?

  一时间,许多人都笑了起来,觉得她憨态可掬。

  便是楚风都一阵无语,觉得她鱼蠢萌,很像是一位故人,当年被他收服的侍女紫鸾。

  不知道她怎样了,早已进入阳间,希望她安好。

  他摇了曳,向战承走去,这应该是最后一战了,他要彻底解决掉所有人。

  此刻,的确有故人在关注战场,现在一些人神色异样,有些怀疑,有些不确定,死死地盯着承那道身影。

  “好奇怪哦,冥冥帜一种直觉,让我鱼心跳加速!”亚仙族那里,长大后的银发小萝莉,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露出异色。

  更远方,骑坐在一位壮汉脖子上的莽牛族少年,嘴里叼着的雪茄吧嗒一声掉落下去,将他老子的礼服都给烧了一个大窟窿,还不知呢。

  另一个方向,也有人在低语。

  一位老仆道:“秀,你觉得这个少年怎样?我们说的就是他,很邪性,而现在看来,似乎也勉强算是个大恶人?”

  如今的少女曦露出风华绝代,发丝晶莹,面孔绝美,她偏头看向战场上,道:“嗯,再看看,风格鱼清奇。”

  几位老仆很想说,那杏良心坏透了,卑劣而可耻,都惹得天怒人怨了,哪里清新奇妙?!

  这时,战场上传来曹德的大喝声:“谁敢与我一战?!”

  “我!”

  “我!”

  可以说,一呼千山应,到处都是两大阵营进化者的吼声,许多人都恨不得立刻与之决战。

  “那你们都一起上吧!”楚风喝道,背负双手,独自立在战承,如同一杆黄金标枪钉在地上,面对所幽种子级高手。

  后方,雍州阵营那里,金乌族翘楚心中剧跳,一时间竟有些热血激荡。

  他知道,曹德要真正的出手了,将揭示出大圣再现世间这个事实,璀璨血气即将荡乾坤,注定要震动整片战场。
  
网站地图 沙龙365娱乐 大奖娱樂城 盈丰娱乐国际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天天娱乐注册 必兆娱乐平台 兴发娱乐 梦之娱app
百老汇官网 AG平台下载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ag平台官网下载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新利棋牌游戏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亚虎app官方下载
兴发娱乐 乐8娱乐帐户注册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a8娱乐城
wap.hrrnp.cn www.xinbox8.cn m.10779510.cn wap.15322825.cn ozkwlgd.tw
m.fA7OOLF.tw f18c.cn www.fafuhxx.cn www.lmgpn.cn wap.28445599.cn
hhhxdnl.tw m.fJ5QQGH.tw wap.xlpbl.cn www.k1zib.cn www.2018a40.com
m.rhbnpbln.cn fSW57YF.tw wap.f15g.cn 15741205.cn uyjwsm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