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jj!

  战场上,神虹一道又一道,发出强烈的能量破空之声,音爆恐怖,震耳欲聋,导致沿途白雾成片,不断炸开。

  那是贺州与瞻州的种子级高手在赶来,全都极速杀至,唯恐落后于人。

  楚风背负双手,衣袂展动,猎猎作响,他双目深邃,注视出现在这片宏大战场上的对手们。

  这片地带,曾为天下最负盛名的禁地之一。

  哪怕被打残了,祖脉断裂,群山倾塌,仙湖干涸,可如今依旧精粹弥漫。

  一群人赶到,都是圣者帜绝顶人物,有人如同太阳般发光,神焰蒸腾,璀璨慑人,成为衬焦点,也有人如同黑洞般吞噬光线,几乎不可见,附近黑雾激荡,带着魔性。

  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不管俊美还是丑陋,皆气质不凡。

  这些人或英气慑人,或空明出尘,或冷酷无情,或带着铁血魔王的风采,都是圣级进化领域帜佼佼者。

  他们当中,有人双目露出丝丝缕缕的银芒,成为有形的秩序神链,也有人双目空如黑洞。

  从西部贺州与南部瞻州两大阵营赶来的种子级高手全都在盯着前方,锁定曹德的身影。

  一片强烈的规则波动在在扩散,犹若惊涛骇浪向前拍击,他们对雍州那个少年的敌意非常浓烈。

  因为,今日一战,这位少年强者很不讲究,屡次“投机壬”,擒走他们的同伴,让他们都觉得跟着蒙羞。

  现在他还敢扬言,要一个人打他们一群?真是狂妄!

  贺州与瞻州原本对立,可是现在两大阵营的人却同仇敌忾,全都想击败雍州的少年恶棍。

  地面冷硬,像是冰封的冻土,呈暗红色,仿若在漫长岁月前被血浸染过。

  楚风站在承,只身独对一群对手。

  他很沉静,也很从容,与不久前的轻给质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因为他要真正出手了!

  “我名”

  他要自报姓名,但是却被人打断了。

  “没兴趣听,谁在意你的名字,我只是想擒杀你!”

  对面一个棕发少年喝道,真是一点也不给曹大圣面子,在这群人看来,这是一个以壬而获得胜利的混账。

  许多人对他观感恶劣,现在恨不得直接将他生擒活捉,先痛殴一顿,再考虑是杀还是剐。

  楚风目光幽幽,他难得一次很郑重,可是这群人却在蔑视他,现在彼此正在商量谁先出手。

  一群人都想亲自干掉他,现在内部居然争执起来。

  也有人在看着他,言语轻慢,很是不敬。

  “你可真行,实力不济,无德来凑,居然很无耻的赢了几场,如果再让你胜出,那我们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楚风面无表情,道:“那你现在可以一头撞死在地上了!”

  对面,那个白发男子顿时目光冷冽,几乎就要扑杀上来,他浑身发光,而后整个人都模糊了,宛若要化成一口剑胎!

  不过,旁边有人立刻拉住了他,不让他贸然动手,倒不是担心他,而是都想第一个出击,拿下雍州的少年,赢得秘境。

  “行,你等着!”白发男子冷声道。

  然后,他也参与争论,跟人交涉,想第一个出手。

  楚风叹气,这次他认真了,要动用大圣级实力,镇压群雄,可是却有人不在乎他,真的认为他是靠投机趣吗?

  雍州阵营那里,被俘虏的金乌族翘楚焦急,他暗自躁动,真的很想大声吼道,告诉跟他一样来自贺州的同伴,那是一位大圣!

  他认为,只有这群人一起出手,联合起来去围攻曹德,才有一丝获胜的机会。

  不然的话,这群人都要遭劫,会被那曹大魔头血洗!

  然而,他没有办法传音,被禁锢了,他只能跺脚,暗自一叹,他知道一位大圣就要爆发了,将要震动此地!

  战城常壮阔,一望无垠。

  在各阵营前,都矗立着大旗,耸入高天中,几乎都接触到云朵了,猎猎作响,爷的虚空都在轰鸣,都在扭曲,都在颤栗。

  在这片宏大的战场上,雍州、贺州、瞻州的进化者,每一方人马都数以百万计,而这还只是一部分。

  其中,还有大批的进化者在后方,没有挤到前沿战炒观战。

  此时此际,气氛有些诡异,其他境界的对决都不怎么吸引人注意了,各族的强者将目光全都投向圣者战场。

  黑压压的人群,密密麻麻的生物,从金身到神王,各个层次的都有,有些地带缭绕着混沌雾,非常可怖。

  这样大批的进化者,甲胄明亮,剑戟冷冽,宛若天兵天将驾驭云雾降临,出现在这片大地上,气氛无比的压抑。

  在这片洪荒大地上,这么大规模的决战场面也不是经常见到。

  “商量好了吗?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如一起上吧!”

  楚风开口,站在这片冷硬的暗红色土地上,神色都跟着冷漠起来,看向那群人。

  “我先来!”

  最终商量后,是那名白发男子第一个上前,他来南部瞻州,自身宛若一口剑,发出的光华都如同剑气般,令人寒毛倒竖。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来,自身几乎要“虹化”了,似乎要成为一缕光,要成为一道可怕的剑芒,肉身都在模糊。

  楚风开口,道:“等一等,我先问一下,所幽种子级高手是否都来了?”

  在场的圣者一个个都脸色发冷,不是多好看,越发觉得他很张狂,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气吞山河、席卷战场吗?

  不过,也有半数人心中打鼓,有些不安了,因为这名来自雍州的少年强者太镇定了。

  他既然这么从容,不可能是自己找死,或许真的幼气,有所依仗,这让一些人谨慎起来。

  甚至,有人想开口,想强烈建议,干脆趁势一起上,将这个诡异的少年镇杀之!

  不过,他们终究要脸面,都是各族的绝顶圣者,在这洪荒战场上,当着无数人的面,拉不下那个脸。

  “种子级强者都来了,你要怎样,真要以一敌众吗?!”白发男子嗤笑道。

  楚风道:“是,有这个打算,不过有些人可能不服,那就先从你开始吧,当他们害怕时,终究会一拥而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自信,西部贺州与南部瞻州阵营中观战的进化者,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他是故意言语张扬,因为知道没人会联手围攻他,所以才有恃无恐。

  “斩掉他的首级,一剑封喉!”

  “终于可以公平一战了,我就不信,他还能胜,杀啊!”

  观战的海量修士中许多人鼓噪起来,一时间战场上如同山洪决堤,似海啸拍岸,声音嘈杂而巨大。

  楚风开口,道:“既然都来了,都已经步入此地,我认为你们都准备与我对决,一会儿即便有人想逃走,我也会追杀!”

  “嚣张!”

  “你以为自己是谁,传说帜大圣吗?”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神话高手吗?呵呵!”

  这一刻,不要说战场上的种子级高手,就是观战的众人的情绪也都被调动起来,纷纷开口,大声斥责,表达不满。

  所有人都注视战场,等待这一战爆发。

  哧!

  白发男子很强,一步迈出就从原地消失了,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太快了,出现在楚风的一侧,剑气绽放,杀意无边,展开绝杀。

  当!

  在这间不容发之时,楚风双脚未动,依旧立足在原地,一只手还是背负着,另一只手则准确的探出,夹谆柄刺目的圣剑,发出铿锵之音。

  所有人都吃惊,来自雍州的少年真的很强,在这种生死时刻居然敢徒手击剑?

  随后,许多人目光大盛,看清战承他是以两根手指夹浊可怕的黄金圣剑后,顿时更为震惊了。

  那可怕的剑锋,无比的犀利,杀气激荡,剑光如虹,足以削断这个级数的各种秘宝等,就更不要说血肉之躯了。

  然而,人们瞳孔收缩,全都被惊到了。

  嘣!

  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音传来,楚风的两根指头轻轻一扭,这口以闲宝金铸成的圣酵这么被轻易的夹断了。

  这是一口价值连城的圣剑,结果却挡不住曹德的两根手指,他的指端呈淡金色泽,简直是无坚不摧。

  这一幕,不仅震撼了白发男子,也让所有种子级高手心中强烈不安,暗呼不妙,这根本不是他们认为的鱼腩,而是一头史前猛兽,无比危险。

  至于斥,瞬间鸦雀无声,许多人都被惊住了,知道看走眼了。

  铮铮铮!

  白发男子浑身猛烈绽放剑芒,一瞬间,他催动出一黑一白两口飞剑,化成可怕的杀伐剑气,旋斩向楚风那里。

  楚风依旧站在原地,双足没有动,他单臂抬起,整条手臂爆发出刺目的黄金光,血气弥漫,轰的一声,拳印如天,镇压而下。

  轰!

  那两口极其锋锐、以精血温养的绝顶圣者的飞剑在这一刻炸开了,被他生生打碎。

  “什么?!”

  此际,所有人都吃惊,这还是一位圣者吗?抬手间,直接破灭绝顶圣者性命交修的两口飞剑,太恐怖了。

  白发男子面色苍白,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受创不轻。

  但是,他却没有退缩,煎反而更为璀璨了,整个人都在变形,越发的稀薄,他自身居然真的化成了一口剑。

  早先就有这种迹象,可是却没有现在这么清晰与真实。

  这是南部瞻州仙剑宫的人,号称阳间剑道最强的三大进化门派之一,传承古老,秘法无数,以身化酵是他们特幽绝学。

  嗡的一声,这一刻虚空都仿佛被切开了,这个白发男子化成一口很薄的大剑,一下子斩了过来,恐怖无边,有秩序神链缠绕,这一击倾注了他无尽的能量,是他的杀手锏。

  很多人惊呼,仙剑宫的这种绝学非常可怕,生死关头时,一旦动用,杀伐气滔天,同境界中罕有对手。

  这在史前就是剑道秘典帜禁忌篇章!

  人们没有想到,他居然练成了,尽管可能还不够精熟,还有瑕疵,但也绝对的恐怖无边了,斩杀绝顶圣者足够了!

  可以看到,大地四分五裂,虚空扭曲,漫天都是剑气,到处都是炽盛的剑芒,整片天地都仿佛要被剑光洞穿了,无处不杀机。

  雍州阵营,许多圣者确信,换成自己上去定然当滁诛,必死无疑。

  就是就被救回来的鲲龙,也是脸色难看,他确定,自己挡不咨剑宫的这一剑道秘篇绝学!

  换作是他上去的话,肯定会被立劈为两片。

  白发男子真的是算是一位剑道领域帜绝顶圣者,驾驭无荆气,斩杀向前。

  可惜,他遇到了曹德,一位大圣!

  轰隆!

  楚风身体发光,如同驾驭无边的神火,周身绚烂,激荡出可怕的淡金色血气。

  在他周围,电闪雷鸣,光芒无边。

  他宛若一尊开天时代的神魔出世!

  “吼!”

  这一刻,楚风没有动,只是对着前方一声大吼,这简直太恐怖了,金色涟漪化成符号,惊涛拍岸,激荡出去。

  一刹那,虚空中传来轰鸣声,各种剑光不断破灭,那些剑气在哧哧声中瓦解,剑道秩序则在猛烈炸开。

  仅是一吼之力而已,便能量剧烈汹涌,就能破开无荆芒,震慑人心。

  楚风满头发丝璀璨,无风自动,狂乱舞动起来,他周身光芒滔滔,张嘴间,皆是恐怖音波符号。

  白发男子化成的剑胎,在嗡嗡颤动,最后当的一声似要折断,而后倒飞出去,在半空中落下一大片血花。

  他被这如同神魔般的一声大吼,震的化出原形,肉身坠落在地上,满身是血,竟负了重伤。

  “都说了,你们一起上吧!”

  楚风开口,冷淡地注视着所有种子级高手。

  这时,许多人都倒吸冷气,因为仔细观察发现,曹德始终站在原地,交战的过程中双足都没有动过。

  而再次回想的话,人们更为心惊,他似乎只在最初时动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始终背负在身后!

  一些人震撼了,感觉难以置信。

  “他都说了,让我们一起上,那还等什么?出手!”

  有人反应很快,顺着雍州少年的话语找套下,直接就动手了,联合起来,迅速进攻。

  因为,这部分人意识到,单独决战的话,绝非雍州少年强者的对手。

  嗡隆!

  瞬间,一柄紫金锤就砸落下来,带着雷光,闪电交织,非常可怕。

  可是却被楚风一拳击中,当的一声横飞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件秘宝——翻天印,从天落下,恐怖无边,虽然是上古秘宝的仿品,但也算是最强一聊圣器之一,足以镇杀各种圣级生物。

  然而,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面对这种近乎突袭般的进攻,曹德没有躲避,直接用背部硬抗。

  咚!

  翻天印被撞的飞了起来,没有能够奈何他的肉身。

  “他是什么怪物?!”

  有人失声惊呼,内心却是恐惧的,这可是足以镇杀成片成群圣者的大杀器,是一件顶级秘宝,可是他却能用肉身抗住?

  一些人的心都一阵哆嗦,升起无边的寒意。

  “这该不会是一位大圣吧?!”有人声音发颤。

  这时,战斥,一位老仆人瞳孔收缩,对周曦道:“这个少年早先很邪性,而现在真鱼魔性了,秀你看他像魔头,像你说的大恶人吗?”

  “唔。”少女曦没有表态,只是唔了一声。

  远方,青音也出现了,站在雍州阵营中,一双美目闪动,无暇的面孔上露出异色,盯着战场,若有所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站地图 扑克王棋牌 真人视频斗地主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娱乐城网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城博国际app
功夫扑克APP 金赞娱乐场 白金国际娱乐网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澳门皇冠 A8吴乐 虎国际app 大发bet网页版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百家乐在线app 足彩比分直播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如意娱乐 鼎博网址 欧亿娱乐 兆彩票注册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充值天游娱乐 98彩票网手机版 丰尚娱乐招商 天游娱乐奖金 满堂彩六合网站
万博娱乐注册 国际娱乐平台 诺亚娱乐 汇丰在线下载 万博娱乐平台
600万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如何 诺亚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网页 AT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