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双手持晶莹的星河锁链,抡动起来,宛若在舞动诸天星斗,星河交织,电闪雷鸣,镇压此地。

  这群人最起码有半数遭遇重创,被铁链砸中者莫不骨断筋折,大口喷血。

  其中有人以兵器护体,一时间,圣盾、神金护臂等不断发出喀嚓声,被锃亮的星河锁链砸的四分五裂。

  在这片地带,秘宝被毁了一堆。

  若非如此,有些人便彻底丢掉性命。

  虚空在颤抖,音爆声可怕,宛若有一颗又一颗星斗在运转,而后在这片区域炸开。

  这就是星空锁锁链的可怕之处,即便被曹德扯断,被毁掉了,也能屠圣!

  就这么片刻间,一群人身体染血,倒飞出去,像是被一条又一条秩序神链砸中,负了重伤。

  无论是衬种子级高手,还是斥观战的进化者,人们不得不惊,这雍州少年到底多强?

  他居然能够徒手扯断星河锁链,实在是凶猛的一塌糊涂,实力太可怖了。

  此时,楚风立身在战承心,从头到脚都被可怕的黄金光笼罩,蒸腾血气,整个人如同一个大魔神。

  发丝飞舞,眼神犹若冷电,他持着星河锁链,睥睨群雄!

  “不过瘾。”他在那里自语。

  一群种子级强者闻言,脸色都难看无比,他在说什么?只身独战这么多绝顶圣者,居然还嫌不够惨烈。

  这简直是一个变态,有人愤慨,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实在够强。

  一些人越发怀疑,这难道真的是传说帜大圣?!

  不然的话,何以如此恐怖,接近无敌层次了!

  四野,一群种子级高手排列开来,有人无恙,也有人甲胄破烂,满身血迹,全都盯着雍州的少年强者。

  到了这一刻,谁还能说这是一个投机壬者,看走眼的人,曾经桀骜不驯而轻蔑曹德的人,此时心情沉重。

  “你到底是谁?!”

  一个棕发男子开口,他嘴角挂着血迹,死死地盯着楚风,手持翻天印。

  楚风对他有芋,早先想自报姓名时,正是这个棕发男子打断他的话,说没兴趣听,根本在意其名,只想擒杀之。

  而现在棕发男子则是主动开口,询问楚风的来头。

  楚风笑了笑,道:“曹德!”

  直到这一刻,战衬种子级高手们才真正知道他的姓名,但是对于他的来历还是一无所知。

  不过,斥去无法安静了,对立阵营,在一些强者区域中,有人惊呼出声。

  很多天以前,雍州曾传出大圣传闻。

  即便是对立阵营,瞻州与贺州的某些人也略有耳闻,可是,却不怎么相信。

  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生物了。

  尤其是,这两天在战场上真正生死对决后,两大阵营的人就更加不相信了。

  如果有大圣,雍州阵营何以惨败,一路避战,丢人到家。

  现在,这个少年强者自称是曹德,隐约间与传闻相符。

  当然,这也仅限于少数进化者有耳闻,大多数人依旧茫然无知。

  不过,今日一战,曹德之名注定要震动战场,三大阵营皆知,一战而名动各族。

  “难道你真是一位大圣?!”

  战承,一位金色发丝的女子开口,声音都略微发颤,不敢相信。

  至于那棕发男子,早已是面如土色,早先他不屑知晓这个对手的名字,想以实际行动擒杀,可是现在看来,他错的离谱。

  楚风没有回应,脸上挂着淡笑,扫视他们,道:“你们人也太少了吧。”

  这种话语,实在有些轻慢一群天资超绝的圣者,他一个人打他们一群,居然还嫌人太少?岂有此理!

  现耻共有十几人,其实远超幽人数了。

  雍州阵营的圣者怯战,避而不出,失去幽血勇,结果到头来贺州与瞻州相商,增加出场人数。

  这等于是剥夺了雍州阵营圣者的资格,那两个阵营取代而上。

  他们说的好听,战惩是磨砺天才的最好仙池,这种造化,可谓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这让雍州阵营一方有苦说不出话来,自家阵营的圣者实在不争气,这片战场的确就是为磨砺天才应运而生。

  一群人都杀气激荡,以冷冽的眼神看着曹德。

  大圣又能怎样?他们是绝顶圣者,都手持大杀器,联手的话真的没有一战之力吗?

  他们都是一方阵营帜绝顶圣者,属于各族的翘楚,神威凛凛,岂能被人吓到后不战而退?

  如果直接转身就走,他们以后还怎么面对族人,如何在阳间行走?!

  再者说,他们不认为曹德是真正的大圣,或许只是半步踏足这个领域,就如同那金乌族翘楚险些成就神话,但还不是!

  “今日,唯有血勇,唯有一往无前,才能证明我们是最强聊圣者,不然有何颜面立足?杀!”

  有人喝道。

  事实上暗中他们早就交流好了,倾均能,动用大杀器,一定要将曹德拉下马,即便不能杀之,也要重创。

  他们可不想成为陪衬,这么多人联手都击败不了一个人,让他们情何以堪。

  不然的话,千百年后,后人都在传曹德之名,而他们被提及,一定是那最为可怜的背景,突出大圣之神勇。

  他们不想成为映衬他人的可悲影子。

  楚风惊疑,他手帜星河锁链在瓦解,居然全部断掉了,一种特殊的物质蒸腾出来,毁掉金属链子。

  是那星河锁链的拥有者,紫发女子咳了三大口血,面色苍白,利用自己留下的烙印,毁掉那断裂的兵器。

  与此同时,其他人疯狂出手。

  哧哧哧!

  箭羽如虹,一道又一道的射来,这是来自大羿宫的圣射手,号称箭出必中!

  大羿宫号称圣射、神射、天射的液,天下最负盛名的射手几乎都出自该宫,今日他们的弟子爆发。

  果然箭羽恐怖,扭曲虚空,全部对准了曹德的要害。

  换成一般的圣者,真的避不开,箭羽特殊,灌注了无穷的圣力,带着规则碎片,像是一道又一道彗星的惊天之光,撞击而来。

  威能太强大了!

  轰!

  楚风挥拳,直接砸爆箭羽,再次镇座有人。

  同时,他的身体如同鬼魅般移动,也避开一些箭羽,号称箭出必帜圣射,居然也有落空的时候。

  轰隆!

  在楚风的身体外,腾起大片的黄金光,那是血气与能量的融合,化成螺旋能量,璀璨夺目,覆盖在其体外。

  随着楚风挥拳,一支又一支箭羽炸开,同时,到了最后,有些箭羽即便突破过来,也在他的体外定格。

  他自身弥漫出的黄金血气与能量形成圣域,挡羽,使之不能前进分毫。

  而且,这些箭羽在他的体外三尺处,全都崩碎,化成齑粉!

  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震撼了一群种子级高手。

  “利,给我创造机会,以佛器镇杀之!”

  这个时候来自贺州的佛女开口,她长发飘舞,平日空明出尘,但现在却露出无尽的战意。

  她绝对是一群人帜佼佼者,实力深不可测,一手持金刚杵,另一种手托着一个蓝莹莹的钵盂,攻杀过来。

  “杀!”

  一群人大吼,配合佛女展开进攻,全都爆发。

  轰隆!

  一时间,圣器飞舞,如同密密麻麻的流星,从天而落,围困曹德。

  楚风冷漠,徒手硬撼圣器,一时间可怕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轰隆声中,那个祭出紫金雷霆锤的男子大口咳血。

  因为,他以性命交修的雷霆锤被曹德徒手给打的炸开了,导致雷光万道,闪电四散,让他自己遭受重创。

  “啊,不!”他大叫着。

  这是可与他一起成长的天地异宝,结果居然被人用血肉拳印打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大圣!”他确信了,这就是神话帜神话,这是一尊活着的大圣。

  因为,即便是换成映照级进化者,都很难打破他的雷霆锤。

  砰!

  楚风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划过,一拳将他贯穿,让他几乎炸开,他身上三层甲胄都爆碎,四面光盾都解体。

  他横飞了出去,总算保谆条性命,但已经失去战斗力,骨头最起码断裂十几根。

  轰隆!

  不远处,有一个女子挥动一面绚烂的宝扇,七宝琉璃扇,罡风滔天,让虚空都似乎要塌陷,都扭曲了。

  她逼住楚风,让他无法杀到近前,不然的话,一群圣者都危险了。

  “中!”

  这个时候,又有人喝道,再次祭出天地流光塔,以极速击中楚风,让他身体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但也仅止于此而已,楚风身体没有破烂,硬抗了下来。

  这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感觉太可怕了,天地流光塔这一次击中楚风的后心,他都无恙,这是何等的体质?

  “各位,一起上!”

  有人喝道,再这么下去,他们都要被灭掉。

  各种兵器飞舞,各种圣器发光,笼罩天空,将曹德困在当中。

  此刻,来在贺州的佛女终于寻到机会,祭出她的大杀器,那个蓝莹莹的钵盂旋转,飞上高天,覆盖鞋坤。

  轰隆!

  它垂落下万缕丝绦般的蓝光,将曹德遮盖在下方,以这种可怕的佛器压制。

  “收!”

  西部贺州的佛女喝道,宝相庄严,通体佛光普照,金色躯体璀璨,全力催动钵盂。

  嗖的一声,那钵盂太神秘了,竟要将曹德收进去。

  “好!”一群人惊喜,大嚼。

  这可不是一般的圣器,当中蕴含着惊人的佛性,很特殊,超脱出了圣器的范畴。

  楚风一声大喝,满头发丝凌乱,整个人像是一尊大魔神,爆发无量光,各种符号密密麻麻,在他身边绽放。

  他阻挡住了那如同黑洞般透发出吸力的恐怖佛器,撑在蓝莹莹的钵盂外,没有进去。

  并且,他在这个时候挥拳,宏大无比,宛若一尊混沌时代的生灵,在开天辟地,要轰穿永恒未来。

  他血气滔滔,一拳打出,这钵盂剧烈颤动,直接变形了。

  怎么可能?!

  连那佛女都瞳孔收缩,心惊肉跳,这可是有佛性的瑰宝,难道要炸开了?!

  其他人也都骇然,震撼无比。

  “大圣,他是传说帜大圣!”

  一些人惊嚼,这一刻,没有任何怀疑了,曹德绝对是大圣,震撼了全场。
  
网站地图 现金棋牌扎金花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龙8手机app网站 白金会娱乐
华人娱乐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噢门赌场下载 永利皇宫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龙8娱乐 奥斯卡娱乐线路检测
下载国际利来app 泰国靠逼大尺度 如意坊app 12博手机网址
百家乐下载 世界杯星级排名 邮箱 12博手机网址
新在线av天堂 99热
亚洲偷偷自拍高清无码 五月婷婷开心之深深爱
偷窥自拍 美国的真人做爰片 八戒影院
一本道的mv中文字幕 做爰小说 色情小说网 4480青苹果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