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渡个劫,一会儿杀你!

  仅此一句话而已,顿时让现场安静下来。

  许多人动容,十分吃惊,渡劫后便要击杀曹德,这是何等的飞扬自负?!

  他的信心太强了,冷酷语言驹霸道,此人很狂放,也很野性与冷酷!

  他在蔑视曹德,这种言语,这种态度,完视曹德为踏脚石,当他是晋阶路上的一道特殊风景。

  这足以彰显出武疯子一系这位传人的风格,桀骜不驯,野性冷酷,强大而自我,以俯视的心态看所有对手!

  天空中,黑云压顶。

  咔嚓!

  刺目的闪电像是一条又一条赤龙,在那铅云中游动,血色光束刺目无比,宏大的雷劫直接覆盖苍宇。

  连他的天劫都这这么的压抑,居然是血色雷霆,充满暴虐气息,要毁灭天地般,似乎要击杀万灵。

  这种天劫太强了,轰禄声,天地剧震,整片战场的地面都在抖动。

  血色电光宛若山洪倾泻,又似血海拍岸,一下子砸落下来,淹没人们的视线,实在是太恐怖与骇人了。

  一刹那,所有人都感觉要窒息,眼中厩血光,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天劫,雷霆无尽,血河奔涌,密密麻麻,都是闪电,充斥在天地间,残暴而震世。

  对于这个进化领域的雷劫,举世难寻,多少年都没有见到过了。

  当然,雍州阵营的部分人除外,不久前他们有幸目睹曹德的天劫,一样很可怕。

  贺州的许多年轻人很激动,也很兴奋,这种程度的大天劫,实在是举世无匹,人间能得几回见?!

  在一些人看来,此人必成大圣!

  尤其得悉,此人为武疯子一系的传人,顿时更为振奋了,意识到他绝对强的离谱,或许可斩曹德!

  “武疯子是谁,千古无敌,七死身号称世间最强几种玄巩一,不将自己磨砺成疯子,便将自己磨砺到天下无敌,曹德要被人斩掉了!”

  南部瞻州有人议论,因为这一次,这位渡劫者投效的是他们这一阵营,站在瞻州一方!

  轰!

  雷劫更猛了,血色闪电中出现乌光,一道又一道,简直像是黑暗笼罩人间,当中血淋淋,点缀着杀戮。

  黑色与血色闪电迸发,铺天盖地,血河般电光与黑暗雷海,彼此共鸣,灭杀一切。

  然而,当中那个人却一语不发,冷酷无比,唯有一双眸子透露出来,他抗住了,在渡最可怕的劫难。

  “无愧是武疯子一脉的传人,这种手段,这种杀伐战意,硬抗传说帜雷劫,他从容而冷静,必成大圣,即将横推对手!”

  便是贺州阵营也有许多人开口,看好武疯子一系的传人,主要是对武疯子这个传闻帜恐怖怪物敬畏。

  一旦跟他沾边,是他这一系的人,那绝对都变态与可怕到惊悚程度。

  同时,也是因为同仇敌忾,曹德曾经掳走他们那么多人,西部贺州阵营自然也希望有人在此时出世,击败曹德。

  轰!

  “血河”激荡,“浪涛”无边,赤红一片,这还是闪电吗?

  实在是让人心惊,丝丝缕缕混沌雾都隐现了。

  可是,天劫下的男子却很顽强,在对抗,眼神越发的带着野性。

  即便是雍州阵营,人们心中也无底了,这个人若是成为大能,曹德能够挡住吗?

  因为,眼前所见,让许多人都感觉压抑,有些呼吸难受,那片血色与黑暗闪电帜身影实在可怕,有些像是魔神。

  楚风的一些故人此时也都神色凝重,有些担心,怕这个魔性般的强者气吞天地,勇猛无敌。

  映晓晓黛眉微蹙,露出忧色,她着实有些害怕,现在怀疑看到了当年那个人,如果被武疯子一脉的需子击伤甚至是收割生命,她不敢想象了,有些恐惧。

  毕竟,这不是絮间,这是大阳间,人才辈出,高手无数,她真的有些忐忑,主要是关心则乱。

  映无敌龇牙,脸色不是多好看,因为他的手臂又被自己妹妹给掐成青紫色。

  “我有些紧张。”映晓晓小声道,

  映谪仙也轻语,道:“武疯子一系都有人出世了,而且站在瞻州一方,世道将乱,而这一脉练成七死身后,从来都是所向无敌,横推对手。”

  远处,少年莽牛瞪圆了铜铃大眼,骑坐在他父亲的脖子上,喷子喷白烟,在对雷劫帜强者运功。

  另一方,周曦也在皱眉,密切关注着战场。

  “这次,不会真的出事吧?”

  雍州阵营这里,一些人也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主要是武疯子名气太大了,黎龘不出,谁与争锋?

  史前时代,几个神话帜神话级生物,自从消失与寂灭名山大川中后,还有谁可以对抗武疯子?

  虽然说他也许多年不露身影,传闻似乎坐化了。

  但是,这终究只是谣传,有了解内情的人知道,他多半还活着。

  他这一脉,练七死身的人出来了,绝对需要各方深思,有些可怖,这一系的人一向霸道而无敌。

  轰隆隆!

  大天劫骇人,黑暗雷海倾泻,血色电光划破天宇,越发的吓人。

  在那雷光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赤裸着上半身,古铜色的煎很强健,筋肉突起,像是缠绕着一条又一条小龙,形似地狱归来的先天神魔,十分慑人!

  他披散着一头浓密的黑发,满身是血,顽强的抗击雷劫,偶尔回头,透过发丝,透过电光,露出一双可怕的眸子,像是野兽般,让人生畏。

  他就是厉沉天,一个魔性冷血少年,强大的离谱,让同代的许多人绝望。

  面对这种天劫,他自身也不好受,通体伤口,甚至有些地方都被击穿了,血淋淋,而后又焦黑,露出骨骼。

  但是,他无比坚韧,意志坚定,桀骜难驯,低吼着,在苦熬天劫。

  “我欲屠大圣,曹德,不过是我修行路上的一堆枯骨!”

  他在嘶吼,承受着苦难,对抗有可能是史书中记载的绝世天劫,披头散发间,眸绽冷电,杀气澎湃。

  他在激励自身,明确视曹德为无物,只是他进化路上的风景,是一堆死物。

  许多人顿时都望向曹德那里,想看他什么反应。

  楚风很平静,没有说什么,让各方都一怔,不过很快人们释然,显然曹德也感受到了压力,在严肃以待。

  终于,雍州阵营近前的人看到楚风有所表示,他在跟齐嵘天尊说话。

  这是要做什么?

  很快,附近的人听到了,他在借母金兵器?

  一时间,雍州阵营一方,人们都皱眉,曹德这是没有把握,想寻找趁手的最强兵器吗?

  楚风道:“天尊兵器就是给我也催动不了,我是想问,齐前辈身上有母金材料吗,我想研究一下,能否熔化炼器。”

  何意?都什么关头了,他还想研究母金,还要亲自炼器?人们不解。

  母金太箱,便是天尊也不可能都有这种材料,齐嵘天尊摇了曳,可是发现曹德很想借取,便去问其他人。

  “你要做什么?”羽尚天尊暗中问道,他身上也没有。

  楚风对他很尊敬,暗中简单说了几句。

  这让羽尚天尊瞳孔微缩,没有再开口。

  齐嵘天尊真的找回来三块母金,都不大,但是很沉重,是从远处那片混沌雾霭区域中寻来的。

  毫无疑问,那里有真正的大人物,有老祖级存在,其中就包括老猴子等人。

  这母金是从九头鸟族的老祖那里借来的,只有他随身带着,可见该族底蕴之强。

  “九头鸟族的?”楚风一脸嫌弃的样子,随后更是戴上护臂,以及用金属秘甲覆盖双手,这才接过三块都有拳头那么大的母金。

  许多人无言,这是什么态度,对九头鸟族厌恶到这种程度了吗?居然都不亲手接触。

  事实上,楚风是不想将自身的气息沾染在上面!

  不过,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在这里,见到这一幕后,肺都要气冒白烟了,真是岂有此理?他杀机毕露。

  远方,瞻州与贺州两大阵营内一片嘈杂声。

  刚才武疯子一系的传人厉沉天那样冷酷地开口,折辱曹德,他居然都没有回应,让两大阵营的进化者一片热议。

  “看来曹德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被人威胁生死后,居然都没有轻易表态,他多半也是心中没底。”

  “也不看一看那是谁,武疯子一脉修练七死身的人,绝对是传说级的强者,成为大圣后,将会让同代人惊悚,哪个不服,哪个是其对手,即便同为大圣,也难以匹敌七死身!”

  人们在谈论,越发对厉沉天看好,认为他不久后绝对要震撼三方战场,会横推一切!

  恍惚间,人们已经看到,一位霸主的崛起,注定要镇压世间一切!

  轰隆!

  这一刻,闪电越发的可怕了,茫一片,如同血海翻涌,赤色闪电交织,惊涛拍天!

  而这时,厉沉天也遭遇了最大的危机,渡此大劫九死一生,他不可能无恙的熬过去,此时他负伤很重,满身都是血,艰难无比,身体都要被撕裂了。

  在这种关头,他突然身体剧震,并且爆出一句让人惊掉下巴的粗话:“哎呦我擦!”

  他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直接摔飞了出去,大口咳血,满身的伤口都几乎崩裂开来。

  众人吃惊,这是什么情况?

  他被雷劫重创,要发生意外吗?

  然而,在那雷光中,武疯子一系的传人厉沉天却是恼怒,暴虐无比,砰的翻起身来,对抗天劫时,眼眸似冷电般,朝着雍州阵营望来。

  “你竟敢袭杀我?!”

  他怒不可遏,有些焦躁,他在对抗大天劫,结果那可耻的曹德居然偷袭他?!

  当听到这种话语,其他人也都发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曹德,曹大圣竟干出这种事情来?

  唯有雍州阵营,楚风附近的人露出古怪之色,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的确是曹德大圣所为,都一阵无语。

  “你算什么东西,张嘴就击毙我,闭嘴就要屠大圣,携这是在教育你,让你明白话不能乱说,说错了就给你一板砖!”

  楚风开口,在那里掂量着手帜母金块,刚才便是砸出去类似的一大块。

  所有人都无言,彻底明白了,他要母金材料做什么,为了不被雷光击毁,而当板砖砸人用。

  武疯子一脉的传人厉沉天顿时大怒,对抗生死雷劫时,他寒声道:“曹德,你怕了吗?我要与你决战,是在不久后,而不是现在!”

  他在质问,声音如同雷声般激荡。

  楚风不屑,道:“你说要与我决战就决战?你算什么东西V在还不过是个亚圣而已,便一而再的口出狂言,现在本大圣在教你怎么做人。”

  这风格太诡异了,也太另类了,众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咄,再吃我一板砖!”

  在这一刻,楚风果断又下手了,事实上在他喊话前,就已经提前将一块很沉重的母金砸出去了。

  正在面对生死天劫的厉沉天,早已很虚弱,身体都要四裂了,有些部位都露出骨头,自然难以有效躲避一位大圣的突然一击。

  他一声闷哼后,又翻了出去,摔的自身剧痛无比,主要是自身倒下后,雷光如潮,将他给淹没了,给予更可怕的重创。

  “你”他真是大怒了。

  “你什么你,携再教你做人,在没成大圣之前,你最好给我闭嘴,老实安分一些!屡次挑衅我,张口就要格杀,闭嘴就是踏脚石与进化路上的一堆枯骨,你一个衅亚圣,说谁呢?哪个给你的胆子,这么不尊重一位大圣,你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楚风斥责,一顿乱拍,让众人无言,也让厉沉天怒发冲冠,但是却有些发作不得,他还真怕再被来一下,那自身渡劫就危险了。

  说起来那是板砖,事实上那可是母金,而且是一位大圣砸出来的!

  若非有天劫阻挡,无限消弱了母金的力度,估摸着足以将亚圣领域的一切都砸的爆碎!

  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仔细想象,曹德说的也不是没永理,屡次被人威胁与恫吓生命,换谁也都不痛快,更何况是这位风格“另类”的曹德大圣!

  不过,有些熟人却是在暗中呲牙,比如猴子,虽然在躺在那里不能起来,但还是想说,不如此不曹德。

  至于龙大宇,也是看的很无言,他也想说,比起让他背黑锅的无边祸事,这还算很温和了,这孙子就是个黑货。

  而少年莽牛则很想说,太像了,他越发确信,这应该真是那位故人,如此风采从未被超越!

  “哎呦我#!”雷光中,厉沉天又一声怒吼,忍无可忍,他再次挨了一“板砖”,他很想说,老子都闭嘴了,没有再开口,你为什么还要下黑手?!

  这一刻,对面阵营的高层看不下去了,直接暗中传音齐嵘天尊,让他必须阻止,这成何体统!

  事实上,天尊级强者也是看到厉沉天还能坚持,死不了,所以早先没有干预,但是让他们无语的是,曹德左一板砖又一板砖,还砸上瘾了,忒不厚道,不知道收手。

  楚风开口,道:“你的确闭嘴了,但是,还没有赔礼道歉,算了,我也不要虚的,你干脆赔偿我吧!”

  顿时,三方战场上,人们都风中凌乱。

  原本这里很压抑,是一片带着肃杀气息的战场,毕竟两位大圣即将发生大碰撞,气氛无比的紧张与可怕。

  谁知,曹德大圣的风格这么的清奇,一转眼间的工夫,他就改变了那种让人窒息的氛围。

  就没见过这样的大圣,便是雍州这边,许多对曹德崇拜的少年,也都感觉一阵幻灭,心帜大圣形象有些崩塌。

  “快点,赔偿我,你渡劫,我也顺便打个劫!”曹德催促,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风采也没谁了!
  
网站地图 百家乐下载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日日博娱乐城
世界足球队排名 申博太阳城线路检测中心 88娱乐网
下载九州娛樂城app 弘润娱乐网址 吉历娱乐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大班bet登陆 海王星国际娱乐 新版天天娱乐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世界杯足球牌面 永利皇宫 扎金花棋牌 老百汇娱乐城
欧亿娱乐下载 135彩票平台注册 聚富彩票网刷钱 诺亚娱乐注册 玩家汇注册
159彩票网 京城会娱乐 万家彩票网 k彩娱乐 娱乐极彩
新宝娱乐 鼎博网址 欧亿娱乐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亚上彩官网
欧亿娱乐 多彩网彩票 登录博猫游戏 聚富彩票代理 丰尚娱乐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