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光石火间,楚风的念头如同神光在起伏,他在思忖,刚才虽然挨了一记时光术——斩千秋,但是,他颇有感触,加深了自身对这些神秘符号的理解,进行改进。

  “杀!”

  厉沉天断喝,他有些恼怒,对方居然在那种关头盗学他的时光术,真是岂有此理,在蔑视他吗?

  他再一次杀来!

  楚风毫不犹豫,也又一次猛烈地迎了上去,与之硬撼,神威凛凛,丝毫无惧。

  他的底气变足了,见到对方再次施展时光术,动用镇教绝学,他也毫不保留,双手发光,金色符号钢于掌心间。

  仔细看的话,宛若一挂星河在他手中流淌,璀璨而又绚烂。

  天地间一声大道轰鸣声传出,震荡了高天,一页金色纸张成型,凝聚着密密麻麻的符文,截断天宇!

  那是时光术——斩千秋,随着厉沉天口诵经文,凝聚成形,他再次动用这一杀手锏。

  金色纸张横天,刷的一声,向着楚风那里斩去,像是一片刺目的金光在开天辟地,要将这世间劈为两片。

  这样可怕的一击,带着时光碎片的能量,还有大道气息,又一次杀至,比不久前还要猛烈,要镇杀楚风。

  无数人都睁不开双眼了,被这一页金色纸张所承载的符文刺痛,那上面光焰滔滔,所有符号都太刺目了。

  吼!

  楚风一声低吼,依旧是胆大包天,徒手硬撼,这一次他掌心的符号更璀璨了,映照高天,与金色纸张争辉。

  轰隆!

  他用同样的手段,双手合拢在一起,精准的夹住了这页纸张,然后他暗中催动盗引呼吸法,又一次盗学。

  金色纸张颤动,没有能前进分毫,被他的双手所阻。

  厉沉天惊怒,第二次进攻又无功?他已经将能量催升到了极尽,结果依旧被曹德挡住了,没有轰杀掉对手。

  而且,他确信,对方的确在偷学时光术,想要参悟那页金色纸张上的经文奥义,尽管知道对方学不到手,不可能悟透,但他还是有些怒意,这真是混账啊,竟在生死决战间惦记他的妙术?!

  事实上,他猜错了,这一次楚风又多学了一段,将一些奇异而深奥的符号记在心中,默默思索。

  轰!

  最后一刻,金色纸张又一次炸开了,它承载着道则、凝聚的时光碎片等,能量成分复杂而可怕。

  其威势恐怖绝伦,这一次的大爆炸,其金光淹没战承心,两人皆闷哼,又一次咳血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楚风双脚着地,像是一杆标枪般,直接钉在地上,立身在那里,而厉沉天则是摔倒在尘埃中。

  尽管厉沉天瞬间鱼跃而起,站在战承心,但是,他的瞳孔还是一阵收缩,意识到这个对手稍微占据些许上风。

  怎么可能?刚才两人还平分秋色,两败俱伤,而现在他竟然有些吃亏了。

  随后,厉沉天略微惊悚,因为刚才金色纸张瓦解,时光术大爆炸的最后关头,他确信自己没有感应错误,曹德不曾动用传说帜那几种震古烁今的妙术,而是掌凝金色符号,徒手硬撼。

  血肉之躯怎能如此?这让他强烈不安。

  “决战,并非意气之战,比拼的不仅是自身的道行,还有意志,随机应变等,自然也包括武器底蕴等!”

  厉沉天在低语,而后猛然抬头,又道:“所以,我不必与你浪费时间了,我要杀你了!”

  他神色冷酷,眸子无情,一刹那,他直接召唤出一种甲胄,从他的血肉中发光,从他体魄中钢出来。

  这是一种特殊的金属甲胄,猩红如血,以赤金炼成,看起来破破烂烂,很陈旧,覆盖在他的身上。

  一刹那,所有人都有种悚然的感觉,甚至一些大人物都曾有刹那的心悸!

  就更不要说战衬楚风了,霎时间,他觉得像是被史前的一头恐怖绝伦的猛兽盯上了,不好的感觉来源于厉天身上的破烂赤金甲胄。

  “武疯子的甲胄?!”

  战斥,有老辈人物声音都发颤了。

  “不,跟厉天自身境界相仿,并未逾越大圣境。”另有人说道。

  很快,有人知道了那是什么。

  “相传,武疯子年少时勇冠同代人无对手,他是一路血战成长起来的,他少年时所穿的残破甲胄一直保留,最后传给了后人。”

  “不,那件甲胄被分解了,熔炼进数十件特殊的战衣中,这应该就是其帜一件!”

  这是一位天尊的声音,道出了其帜秘密。

  武疯子当年用过的甲胄哪怕破烂了,也非同猩,蕴含着他的杀意与战意!

  尤其是,他最后成长为究极强者,成为无敌阳间的人物后,他少年时代的甲胄也蕴含上了某种魔性!

  就如同佛族的某些大德高僧用过的钵盂、袈裟等,会沾染上佛性。

  武疯子那么强大的人物,他少年时代用过的甲胄,随着他自身逐步变强,也被赋予了某种魔性!

  还好,这一件不是昔日武疯子的完整甲胄。

  那一件被拆散,炼制成数十件,眼前只是其中之一,不然的话,那将会无比可怖。

  此刻,厉沉天穿上这件甲胄,整个人都不同了,杀伐气滔天,披头散发间,眸若冷电,犹若一个盖世魔王归来!

  无形中,他像是沾染上了武疯子的一些特质!

  “曹德,你可以死了!”厉沉天寒声道,冷漠无情,一步一步向前逼去,天地都随着他的脚步而共鸣,在颤栗,跟着他共同脉动。

  “有些麻烦!”楚风低语,他不得不承认,遇上了大麻烦,十分危险。

  对方为了杀他,不惜穿上一件特殊的甲胄!

  楚风自然也听到了远处那些老辈人物故意说给他听的话,让他心戒备,这是与武疯子有关的甲胄!

  “倚仗外物,便妄想杀我,我还真想看一看你穿上它后有多强,更想看一看少年武疯子再现的奇景!”

  楚风虽然面对沃,但依旧没有缺失信心。

  “吹什么大气,你拿什么与我斗?立刻濒你!”厉沉天喝道。

  “就凭我自创的妙术,今日轰杀你!”楚风喝道。

  此言一出,战场上许多人被震动,自创妙术,开什么玩笑?对方可是掌握有时光术,震古烁今。

  不过,当想到不久前,楚风徒手硬撼时光术,难道那就是他自创的?

  可是现在厉沉天穿上了武疯子遗留的甲胄,情况完全不同了,曹德还有什么底气?

  “让你见识一下我自创的无敌妙术!”楚风冷声说道,越发的自信,因为他在调动体内一物,发现可以为他所用。

  此时,他召唤灰色的啸盘,使之雾化,成为灰蒙蒙的雾霭,而后一路蔓延到他的双手,接着又重塑。

  瞬间,灰色啸盘的上下两个盘分开,楚风左手一个磨盘,右手一个磨盘,同血肉融合与凝结在一起。

  当他双手相合时,又隐约间成为一个整体——完整啸盘!

  “来吧,该结束了,送你上路!”楚风喝道。

  他信心大增,那些金色符号原本就是刻在光明死城帜粗糙石磨盘上的,现在他再现于灰色啸盘上,同时要演绎拳法与妙术,必然超凡绝世!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金世豪娱乐下载 大赢家比分 bodog备用网址
澳门彩票全部彩种 云顶娱乐客服 宝马会网址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乐虎游戏中心 兴发娱乐pT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万博是现金网吗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汇宝娱乐平台 下载5782APP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凯发k8娱乐app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嘉年华线上娱乐
彩票一号店 东森娱乐注册 阳光彩票 易购娱乐平台注册 天游娱乐
拉菲开户 秒速赛车网址 合一亚洲彩票 天游娱乐直属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手机 恒彩彩票平台 博猫游戏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彩九彩票手机客户端
平安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 圣亚娱乐 注册彩票网站 彩都会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