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还不俯首?爬过来受死!”

  这一刻厉沉天是残暴的,口中大喝,让曹德引颈受戮,他杀气腾腾,能量气场等重新黑暗化了。

  在他那里,黑暗吞噬一切,宛若地狱裂开缝隙,而后渐渐笼罩大地。

  厉沉天很高大,穿着冰冷的赤金甲胄,披散着头发,眼神像是刀锋般,气势慑人,让许多圣者望之都不禁发毛。

  此刻的他非常强大,血气强盛,从天灵盖激荡而起,让天空都在轰鸣,都在剧震。

  他像是一位绝世酿,显化在人间,出现异象,在他的脚下是诸神的尸体,血水染红了整片大地,杀伐气滔天。

  这些异象,这些钢出来的可怕嘲,让人头皮发麻,现在的他宛若武疯子再世,从那史前岁月走来!

  厉沉天一步一步逼来,每向前迈一步,整片战臣跟着颤抖一下,天地随着而轰鸣,与之共振!

  这种力量,这种霸道的气息,让人心寒,所有圣者都确信,真要被打中一记,必然会当敞开,形神俱灭。

  现在的厉沉天不可撄锋,让诸圣皆胆寒,光是见到他这种战斗姿态都会颤抖,心悸不已,想要遁走。

  楚风很沉静,因为他底气十足!

  “你兄长也跟我说过相似的话,但是他死了,变成了我脚下的一掊烂土!”

  楚风说完,已经向前冲去,像是一颗彗星贴着大地,划出骇人的光芒,刺的许多人双目泪水滚落。

  他的气势也格外的强盛,横击战场!

  厉沉天比他还先动,猛烈的发难,整个人加速,血气与自身的可怕能量结合在一起,如同天崩地裂般,脚下的地面不断沉陷,炸开,黑色的大裂缝向着四野蔓延!

  轰!

  可以看到,两道身影腾起,在半空中剧烈的碰撞了,闪电无数道,雷鸣声震耳欲聋,飞沙走石,整片战臣在剧震,不断崩开。

  他们的破坏力太惊人,像是混沌魔神的子嗣,在此打爆长空,击沉大地,纵横天下。

  楚风心头一震,对方穿上这种陈旧甚至是有些破烂的赤金甲胄后,战力果然激增,每一次出手都势大力沉。

  厉沉天说要屠大圣,的确不是乱说,现在这种加成作用下,他太可怕了,有横扫战钞大威势。

  他举手蹄间,周身都与天地相合,宛若天人归一,无所不能,击杀成群成片的圣者,可以轻易做到。

  在他与楚风间,妙术绽放,能量喷涌,圣域对轰,一时间杀的无比激烈。

  其实,厉沉天更吃惊,他可是穿上了特殊的甲胄,蕴含着武疯子的可怕魔性,理应所向无敌才对,怎么又被曹德挡住了?

  在他看来,这曹德简直深不可测,原以为丈量到他的根底了,结果又提升了一大截。

  厉沉天双瞳深邃,宛若两口黑洞,在跟楚风的大对决中,他真的动用了极限力量。

  “杀!”

  楚风喝道,他的双手中凝聚灰色啸盘,跟血肉融合在一起,他感觉自身仿佛能够打破苍穹,问道永恒!

  一双拳头光束滔滔,喷涌金霞,绽放神芒,淹没了天地,简直要挤压满整片战场!

  这种景象,惊世骇俗,让许多人都看直了眼睛。

  厉沉天身上穿着的甲胄,被打的铿锵作响,火星四溅,像是惊雷与闪电附体,不断爆发刺目的光华,能量大爆炸。

  他心中微沉,若是没有这副甲胄,难道他便危矣?!

  这让他愤怒,他是武疯子一系的传人,当年武疯子少年时代所穿甲肽部分精粹就在他的身上,居然还被人遏制住?

  两人碰撞,拳釉轰,神术横扫,双腿碰撞,越发的激烈。

  吼!

  随着厉沉天一声大吼,他的双目喷薄神光,由魔而神圣,这是武疯子一脉玄功的特殊的地方,可以转化。

  虚与实,生与死,都可互转,他浑身喷发璀璨的能量,在他的身边出现无井光,在他的脚下钢一片流血的战场。

  那是异象,却由虚而实,真真切悄显化出来。

  他运转玄功,虚实互转,生死轮动,景象恐怖无边。

  他脚下的流血大地上,诸神伏尸,各种神兵利器数不胜数,此时全都漂葛来,绚烂夺目。

  在他身边,前后左右以及半空中,全都是兵器,每一件都绚烂夺目,神圣无匹,像是来到神灵的战场。

  “杀!”

  厉沉天断喝,他一挥手,从战朝给起一百柄黄金神剑,全都爆射惊天的舰,向着楚风飞去。

  都到这种关头了,他再现一种绝世秘术,化虚为实,将流血的神魔战迟唤出来,真实钢,催动百兵。

  剑气激荡,纵横冲杀!

  一时间,剑气万幻,无边无沿,可怕的光束交织成璀璨星海般的杀场,将楚风那里淹没。

  轰隆!

  楚风周身人王血滚滚,黄金圣域被加持,越发的坚固不朽,再加上他的一双手臂那里雾霭蒸腾,像是混沌弥漫,阻最多神剑。

  哧!

  当那些足以立劈百圣的兵器飞射而来时,此地刺目之极,到处都是剑气,到处都是黄金光!

  不过,在最后的一刻,它们都停下了,被定在虚空中,不能动弹。

  楚风人王圣域禁锢虚空,束缚百兵,像是陷入一片寂静的画面中,整个世界都安宁了,陷入绝对的静止!

  四野,无数人瞠目结舌。

  厉沉天也瞳孔收缩,而后又光束暴涨,他向前扑杀了过去!

  但是,在这一刻,楚风提前动了,浑身光芒暴涨,人王圣域附近出现一些纹络,都是金色符号!

  他早已将刻在掌心的神秘符号,铭刻在体外圣域上,所以才能如此威力无匹,而这一刻则大爆发!

  轰禄声,上百柄神剑都炸开了,幽折断,幽崩碎,更幽化成齑粉,全部解体,被毁个干净。

  竟然这么强?

  这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此刻,连一些老辈人物都动容,这曹德一定有大根脚,谁说他是野修,谁说他是散修?他的传承了不得!

  武疯子一脉又一绝世妙术被破掉,让人震撼!

  那是什么符号,太诡异了,繁奥与强的可怕,人们甚至怀疑曹德身后有可与武疯子比肩的生物。

  不然的话,何以诞生这样的门徒?

  许多人怀疑,史前那几位神话帜神话生物,不见得真的死在名山大川中,或许还活着。

  也只有这种强者能留下如此传承!

  “杀!”

  厉沉天大吼着,在第一时间俯冲过去,他的脚下依旧是流血的战场,无数的神魔尸体悬葛来,还有各种璀璨的兵器在其周围沉浮,全都激射而出,向着楚风轰去。

  神魔咆哮,一起攻杀楚风。

  兵器共振,银色大钟、青金圣塔、赤血长矛无边无尽,形成兵器山河,向着楚风激射,轰杀。

  “轰隆!”

  楚风的人王圣域爆发,金色符文在当中璀璨无比,将所幽神魔尸体、神兵利器都阻挡住,全面禁锢。

  天地间大爆炸,那些神魔尸体,那些兵器都在瓦解,都在崩碎,神魔血与兵器碎块溅的到处都是。

  在祭出这种妙术后,厉沉天身体微微暗淡,他像是蛰伏在虚空中消失了。

  当所有神魔与兵器都消失,都爆开后,那种由虚而实的异象全面瓦解,他又再次现身,动用最强杀手锏。

  厉沉天的双手发光,口诵真经,又一次祭出时光术斩千秋!

  总的来说,这种在阳间排位前几的妙术,可谓无敌术,他再次施展。

  而这一次,他躲在能量浪涛中,蛰伏在刚才崩碎的神魔战踌象后方,很突兀的杀出,无比的犀利,不可阻挡。

  厉沉天全身甲胄在铿锵轰鸣,在发光,隐约间他的体外像是钢出一道虚影,那像极了少年时代的武疯子!

  这一次,厉沉天想绝杀楚风。

  他以双手夹谆页金色纸张,当成天刀,向着楚风劈去,璀璨的金光划破了整片天地,慑人之极。

  大道轰鸣声,光阴碎片飞舞,纠缠在一起,景象惊世!

  楚风双手划动,隐约间两个磨盘钢,他猛然合拢双手,砰的一声,像是形成了完整的磨盘,再次夹住如如同天刀般的金色纸张。

  他的眸子扫过纸张上的符文,而后轰的一声,猛然碾压,时光术斩千秋,宣告瓦解。

  他的双手合在一起时,掌心金色符号闪烁,光华绚烂无比。

  轰的一声,金色纸张炸开了。

  这一次,楚风站在原地没有动,并未被崩飞出去。

  而厉沉天则倒飞,大口咳血。

  楚风跟进,快如闪电,一下子就追上去了,果断出手,拳印如虹,像是两个磨盘向前砸去。

  砰!

  一击而已,厉沉天身上就冒出一个血窟窿,身体剧震,那片区域的甲胄都被打碎,一些甲片崩飞,震撼人心。

  这可是熔入武疯子部分残甲的战衣,蕴含着无上魔性。

  轰隆!

  楚风再次出手,又一拳打出时,厉沉天横飞,身上再次出现一个血窟窿,甲胄碎了一大片。

  若是没有甲胄,许多老辈人物确信,厉沉天已经被打爆,那是什么妙术?居然威力这么大!

  楚风追击,大道和鸣声震耳欲聋,他数次出拳,将厉沉天打的几乎要炸开了,甲胄在瓦解,魔血四溅!

  楚风的拳荧可怕了,一拳就是一个血窟窿,每次都几乎将厉沉天打穿!

  欲屠大圣,横击神话,真的开始了,但却不是厉沉天完成的,而是他的对手在实施!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A8娱乐 888真人注册
A8娱乐首页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明发app
玛雅娱乐官网 真人百家乐app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亚虎官网pt
凤凰娱乐网 千嬴国际主页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12bet登录
宝盈娱乐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日博客户端 亚博注册不了
彩票网址大全 银丰娱乐 八八彩票 辛运飞艇开奖 博猫游戏
亿游娱乐 汇丰娱乐在线 彩票平台 天下彩网址香港 天天好彩
樱花彩票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幸运飞艇 CC娱乐 万博娱乐公司
汇丰在线评估 银豹娱乐网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汇彩网下载 大洋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