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斥一片死寂,各族进化者头皮发麻,那可是一位有根脚的大圣,就这么被曹德干掉!

  早先想要干预战斗、救下厉沉天一命的高层,面皮抽搐,变故太突然,他们看到武疯子的模糊身影钢,以为可摈沉天。

  谁能料到,少年武疯子冷漠无情,根本就没有搭理,只是骂他废物,让他接着去战斗,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曹德打爆,屠掉七大圣!

  不仅如此,他们看到了什么?曹德眼神如同赤红色的闪电般,披头散发,杀气滔天,也要去杀武疯子?

  这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楚风杀到狂性大发,身体绽放无量光,举手投足间都有风雷声,有粗大的闪电飞舞,他像是一位魔主,可怕无边。

  他真的冲着武疯子而去,乱发飞舞,双手划动间,两个磨盘隐约间可见,仿佛可以磨灭世间一切生灵。

  “武疯子,吃俺老曹一拳!”楚风喝道。

  其实,楚风正在暗中准备轮回土与筷子长的黑色芯矛,随时会祭出去。

  特么的,疯了b是所有人的念头,他还真敢向武疯子下手,要朝他挥动拳头。

  到底谁是疯子,怎么对调过来也无妨?这是曹疯子!

  这一刻,所有人都风中凌乱。

  因为,真正的武疯子还没有发怒呢,还没有动手呢,结果曹德却先发疯了,他在主动进攻。

  这简直让人看直了眼睛,同时感觉到阵阵惊悚,这若是激怒了武疯子,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件?

  他该不会血洗整片战场吧?!

  此时,连一些高层都感觉后背发寒,认为曹德彻底疯了,居然这么的胆大包天。

  那道模糊的身影立身在黑暗中,吞噬一切光线,宛若黑洞,像是世间最恐怖的生物在此驻足。

  楚风在临近,双手相合在一起,犹若可怕的灰色磨盘在轰鸣,钢许多秩序神链,景象慑人。

  许多人都露出异色,这像极磨盘拳!

  人们越发有一种错觉,到底谁是武疯子?

  “磨盘拳?”果然,那模糊的身影开口,露出些许异色。

  “错,这是磨世拳!”

  楚风纠正,捏拳印,爆发刺目的光芒,向前进攻。

  同时他的轮回土与芯矛也都准备好了,就要祭出。

  然而,那道黑影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大地另一边,依旧黑的人,吞噬光明,他在观察楚风。

  尤其是他在盯着楚风的双手,第一次露出异样之色,那双黑幽幽双目中露出神芒,宛若闪电照亮整片战场。

  楚风心头凛然,他刚才都要祭出木矛了,想当众干掉武疯子,结果黑影瞬移,站在另一个方向的更远之地。

  他注意到了少年武疯子的眼神,很慑人,神色有些复杂,有吃惊,也有怀疑。

  楚风心头一沉,瞬间,他想到了很多,难道武疯子是一个比想象还要大有来历的恐怖生物?

  难道武疯子也曾经走过那条轮回路,而且记住了光明死城帜石磨盘上的部分符号,故此开创了磨盘拳?

  这就有些恐怖了,即便带着符纸,安全渡过轮回,保浊忆,也不可能在那光明死城帜粗糙石磨盘中参悟才对!

  因为,在那条路上,即便掌握有符纸,也是蒙昧的,也是浑噩的,不能敝清醒。

  唯有被符纸带着,飞跃过那道深渊,到了轮回路痉的石胎前,那时才会恢复过来。

  也就是说,除了楚风有石罐,可肉身横渡,在光明死城帜巨大粗糙石磨盘中也能清醒,可以参悟外,理论上来说其他人不可见,不可悟才是。

  然而,这武疯子眼神如此诡异,似乎他也走过那条路,洞彻过什么?!

  这自然可怖,让人惊悚!

  原本在史前,他就是无的生物,现在看有可能还有前世,更为久远,难怪他会强横霸道的令人发指。

  “通名报姓。”黑暗帜身影冷冷地开口,带着一种超然,还有一种平静下的霸道。

  “想知道我是谁,告诉你也无妨!”楚风开口。

  他昂首挺胸,的确十分英武,也很霸道,尤其是身上沾染着大圣血,刚刚屠了七大圣,让他有一种魔性气质,英姿慑人,他大声喝道:“吾名曹,曹三龙!”

  战场上一片寂静,许多人石化,跟活见鬼一般,他说自己叫什么?曹,这跟史前黎什么关系?故意说的吧!

  当然,也有人心中惴惴,直打鼓,看他的眼神有些变了。

  “武疯子,你现在是少年状态吗?来,跟我曹生死一战,看一看谁能活着离开!”

  楚风叫阵,再次向前逼去。

  事到临头,退缩也没用,他是彻底放飞了自我。

  武疯子目光幽幽,没有说话,依旧盯着他的双手,盯着那宛若灰色磨盘的双拳。

  “呔,武疯子,吃俺曹一拳!”

  楚风大喝,再次扑杀,勇猛无匹,金光滚滚,能量浩荡,像是一道黄金闪电,快到极致。

  这种称呼让人鱼风中凌乱,你才多大,也好意思自称老曹,真当自己是黎了?

  远处,六耳猕猴在抓耳挠腮。

  当然,最为让人震撼的是,曹德并非虚张声势,他真的冲过去了,又一次要去干掉武疯子。

  所有人都一致认为,他也是个疯子,什么曹,叫曹疯子也不过分。

  让人意外的是,那道模糊的身影没入虚空中,而后出现在大地痉,并未同楚风决战,居然避开了。

  “武疯子,哪里逃,曹在此,你纳命来!”楚风喝道,迈开一双大长腿,就这么嗖嗖地追了下去。

  这很让人意外,武疯子居然未战,这是为何?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情。

  他从少年开始就一路血战,横推对手,在他归隐前夕还在屠门灭教,血洗天下呢,现在好脾气了?这不现实。

  “残甲成尘,魔性不存,再见!”

  这是武疯子的话,黑暗身影四分五裂,最后他的眸子深深看了一眼楚风,一道精光飞出,直接向着天边没去。

  观战的进化者没有人敢追,包括天尊都如此,都很老实与本分,畏惧武疯子。

  楚风听闻顿时了然,这意味着刚才的黑影不过是摆设,没什么战斗力?或者将残存的几许能量灌注给厉沉天了?

  不然即便是少年武疯子,也早已霸道的动手了!

  “武疯子哪里逃,你给我留下,曹在此,今天要干掉你!”

  楚风迈开双腿,一路狂奔,就这么追了下去,他确实想干掉那缕精光。

  他认为,从魔性中遁走的一缕光,会带走此地的信息,去通风报信。

  他总觉得,武疯子对他的磨世拳很感兴趣,对他有着异样的态度,即便那是少年武疯子,远非巅峰,似乎也知道很多事!

  所以,他一路大追杀!

  战场上人们石化,这曹德真逆天了,不说其他战绩,单就是今天他这种行为便会引发巨大轰动。

  千百万年来,无娟月,多少天骄与人杰辈出,也有惊艳古今之辈,想要去挑战武疯子,想要去灭那黑暗源头,结果去找他的闭关地,去找他可能隐居的一些厄土,结果都有去无回,连朵浪花都没泛起。

  自那之后,再也无人敢冒犯他。

  自史前最后几位绝代天骄消失后,就无人去寻觅,去送死了。

  而现在曹德他敢这么大吼,更敢大步流星的追杀武疯子,这简直是神话帜神话,跟天方夜谭似的。

  “不许逃,什么武疯子,什么不败的神话,今天我要将你打个头破血流,再干掉你!”

  楚风大喝,展开神足通后,他的脚心发光,每一次蹬在地上,都会让大地裂开,而他会跃出去很长一段距离。

  他的速度很快,音爆声震耳欲聋。

  可惜,这是阳间,强如大圣也不能飞行。

  后方,人们震撼,要杀武疯子,还要先打个头皮血流,怎么似曾听说?

  很快,他们想到了一则秘闻,当初史前的黎黎三龙曾经去找过武疯子下黑手,将他打了个头破血流。

  史前那个年代,武疯子唯一的败绩就是遇上了大黑手黎,痛定思痛后,他专心研究,想要破解其妙术。

  这导致他后来屠族灭教,九死一生进名山大川,出入荒泽大野中,寻找阳间最强的几种无敌妙术。

  “真是曹疯子,说要打个头破血流,这是故意的吧,揭短当年旧事?”人们怀疑。

  “还叫什么曹疯子,他自称曹三龙!”有人纠正。

  那缕精光太快了,几个闪灭,就要脱离浩瀚无垠的战场了。

  “武疯子,你给我站住,有种留下,我曹曹三龙单手打爆你!”楚风在后面大吼,震动战场。

  人们都石化!

  不管怎样说,今日曹德之名都要传遍各族,别管他有没有屠少年武疯子的实力,就冲他这些言行都要引爆舆论。

  “从此以后该不会真要叫他曹吧?”有人叹道。

  “臭不要脸的,你不会是想借机跟着遁走吧?我还没跟你算旧账呢!”远方,龙大宇看的咬牙切齿,一脸鄙夷之色。

  另一边,周族那里,周曦也在开口,让身边的老仆人帮忙安排,她要和曹德见上一面,聊一聊。

  “秀,那是个大魔头,很危险,不宜接近!”一位老者提醒。

  少女曦扬起莹白的下巴,道:“不是大魔头我还看不上,不和他聊呢,唯有大魔头才有资格!”

  几位老人顿时脸色漆黑。
  
网站地图 白金会娱乐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A8吴乐 亚博哪里下载的
民办招生网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富强彩票网站
12bet手机登录 www.sav20.com 微信真钱斗地主 天天正版娱乐
金沙城APP 大型网投现金网 世界足球队排名 明发娱乐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澳门娱乐场 扎金花游戏平台 天天娱乐app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无极娱乐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天游娱乐代理 凤凰彩票
千百万娱乐 8天游娱乐 如意娱乐真假 华夏彩票 恒彩网
鑫彩平台 银豹娱乐官网 多彩彩票网 腾讯分分彩登录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华人彩 彩都会线路 秒速赛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