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迈开一双大长腿,一路追击,速度太快了,眨眼间就要消失地平线上,一路飞沙走石,大风呼啸,雷电劈舞。

  他一路过境,如同一头大妖魔似的。

  “武疯子哪里逃,可敢与我一战?今天我要屠疯魔!”

  他在大喝,一副所向披靡、镇压一悄样子。

  人们无言,曹疯子真是杀到兴起,忘乎所以,居然追着武疯子不放,注定要名震天下!

  同时,也有许多人腹诽,你还好意思嚷着要屠魔?自己眼下更像是一只大妖魔!

  唯有龙大宇鄙夷,他却发确信,那臭要脸的姬大德是想跑路,故意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让人误以为他疯狂了。

  “诶,要消失了。”有人开口。

  “是啊,这是要追杀到哪里去,曹德真疯了,他敢追杀武疯子,即便那是少年时期的魔性,没有战力,但他就不怕被事后被清算吗?”

  众人在谈论,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曹疯子正在跑路、撒丫子狂遁,眼看地平线痉彻底安静了,人们还在热议中。

  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眸子阴冷,一闪身就跟了下去,想趁他落单下死手。

  弥鸿、黎九霄两大神王立刻跟进,担心曹德出事。

  其实,齐嵘天尊第一个从战雏失,不过别人未曾注意。

  他跟着楚风到了地平线痉,当看到武疯子的那缕精光彻底消散,他便现身了,出现在楚风的身边。

  “前辈!”楚风不疯了,很有礼节,但其实内心很不爽,现在想走的话难度很大。

  “曹德,这次你有些鲁莽了,那可是一位进化领域的鼻祖级生灵,功参造化,他若是还活着如今多半天下无敌了。”

  齐嵘天尊语重心长,并招呼他回连营。

  楚风面色平静,但是心头却一沉,他还想遁走呢,现在看来无法离开,当着天尊的面横渡虚空,他没把握。

  同时,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用轮回土与芯矛,因为他不知道究竟是否能给予这种生物造成伤害。

  “走吧,回去!”齐嵘天尊说道。

  这时,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等人也都出现,一路追过来。

  楚风心中腻歪,眼底深处冷冽光芒一闪而过,他点了地点头,道:“好。”

  他的脾气也上来了,原本还想悄无声息的遁走呢,就此事了拂衣去,深藏闺名。

  然而,这群人都追来了,不让他走,究竟什么意思,难道要利?

  既然如此,那他索性就留下,他赢了那么多秘境都没去收割呢,这次不管怎样说,先去都给祸祸了!

  既然你们不让走,那我就不可客气了,该是我的都收割,一根毛都不留下,楚风如是想。

  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某些人不好食言,无论如何许诺的秘境也得先让他进去采掘造化物质。

  “曹德,你还是离开吧。”

  羽尚天尊出现,他露出凝重之色,他想护送楚风离开,不然的话别说武疯子的真身,就是显化一道化身,也是世间无敌。

  谁能当挡武疯子?真要对曹德下手,多少人拦着都没用,都要跟着死!

  “没事,我不走。”楚风回应。

  羽尚天尊有些焦急,暗中传音告诉他,必须得离开,不然的话有性命之忧。

  楚风叹气,老天尊对他不薄,他也没有掩饰,暗中回有自保之道。

  其实,他是觉得即便有老天尊庇护,也很难离开,毕竟战场上的天尊数量可不是一两个!

  “龘字辈的人,一向光明磊落,不杀武疯子,我不会离开!”

  许多人闻言,都一阵无语,你还真正吹,除非黎龘再生,不然谁能杀武疯子。

  同时,也有很多人想说,你举什么例子不好,非要说龘字辈的光明正大,全阳间人都不服气!

  黎龘,史前赫赫有名的大黑手,从来都是从背后打人黑砖,砸人闷棍,总是喜欢下黑手。

  当然,人们也承认,他原本就强大的离谱,天下无敌,可是那下黑手的习惯从来就没改过!

  曹德回来了,进入战场,顿时引发雍州阵营无数少年强者欢声雷动,如同潮水般接近沸腾起来。

  即便是瞻州与贺州的人也都露出异色,一些年轻人甚至跟着共鸣,跟着热议。

  在他们看来,今天曹德之战绩太惊人,如同史书中记载的神话般,屠大圣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呵斥武疯子,一路大追杀。

  最为关键的是,武疯子离开了!

  别管什么原因,武疯子的魔性消散在天边,这无疑成全了曹德之名。

  “前辈,我究竟赢了多少个秘境,咱们算一算吧。”楚风开口,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三方战场上清点战利品。

  他捉了一群圣者,将这个级数的秘境全都赢了过来,整整十个秘境,这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而后,他又击败厉沉天,这可是大赌注,他必须得仔细算账。

  “厉沉天这么废柴,只赢了五个秘境?!”

  当听到具体秘境数后,楚风脸色微黑,顿时感觉心情不舒畅,比他预估的少多了。

  南部瞻州的进化者听到后,脸色更黑,也只有你敢这么说废柴,换一群人试试看,早被厉沉天横扫与血洗干净了。

  当然,他们的心也在滴血,五个秘境,这当中天知道蕴含着多少造化,真要是挖到一株类似融道草般的天物,那价值让天尊都会眼红。

  “怎么这样少,他身为大圣,居然没能够横扫亚圣领域,真丢人,居然不是十个秘境?!”

  当听到楚风这么愤愤地嚷道,对立阵营的人肺部都要燃烧了,赢走那么多秘境,还得了便宜卖乖。

  一些人颇为同情厉沉天,人死都死了,还要被对头奚落。

  有人解释:“厉沉天展现出的实力过强,有些赢过秘境的人避而不战,所以他最后只赢得五个秘境。”

  楚风撇嘴,道:“这就是飞扬跋扈的结果,自以为天下无敌,过早的彰显实力,结果怎么样,好处没拿多少,还被人打死!”

  许多人面皮抽搐,这特么的打脸也不至于如此直接吧,人都死了,你还说说教什么?再者,怎么听你这都像是自夸。

  不过许多人细想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低调才是王道,才是最高级别的炫耀,这种道理他不懂。”楚风曳,老气横秋。

  对立阵营那边真想杀人了,想干掉曹德,这家伙的嘴巴怎么就闭合不起来呢?太不招人待见了。

  而且,你这是低调吗?!

  有人咬牙切齿,一致认为,曹德早先故意装平庸,钓鱼般一个一个的掳走对手,更为可恨。

  “对了,我前面还杀了一个映照级别的渣渣呢,厉沉天的哥,叫什么的?”

  这更加招人恨了,渣渣?南部瞻州的人脸都绿了,如果武疯子一脉的传人叫渣渣,那他们算什么?

  再怎么说历沉坤也是相当恐怖的,居然被他这样评价,而且,他似乎忘记了叫什么名字。

  “他叫厉沉天!”有人大声回应道。

  “对,就是那个渣渣,他赌战赢了几个秘境,也是我的!”楚风强调道。

  南部瞻州一群进化者脸色由绿而蓝,这都能行,映照级强者历沉坤死后都不得安宁,被人鄙夷与要账。

  这时齐嵘天尊出来打圆场,道:“算了,这个就免了,他也就得到一两个秘境。”

  因为,他觉得将南部瞻州实在逼狠了也不好,见好就收为妙。

  而且曹德杀历沉坤时,并没有谈什么赌斗的事。

  即便齐嵘天尊打圆场,对立阵营的进化者也都对楚风怨气很大,许多对手都不拿好眼神看他,心中怒火涌动。

  “你们还不服气?要不还是将历沉坤的秘境也交给我吧,我曹龘是个讲究的人,不服就按规矩来!”

  楚风在那里背负双手,下巴扬起很高。

  一群人真的是怨念无尽,真想干掉他!

  “史前有大黑手黎龘,当世有大黑嘴巴曹龘!”有人不满地说道。

  总觉得,他这张嘴巴最好缝起来为好,实在不招人待见。

  然而,除了对立阵营的敌人外,其他人却不那么想,雍州方一片欢呼声,对曹德相当的的拥戴,尤其是年轻人看他的眼神有些狂热。

  “雍州阵营还招人吗?我们也想加入!”

  远葱一大群人喊道,大多都属于散修,都是中立阵营的进化者,今次听闻三方战衬秘境大决战,特来观战。

  现在有些人想加入雍州阵营,因为,雍州有一个大圣,他们很想藉此攀谈,去请教曹德如何成就大圣果位的。

  这种神话生物太难见了,近古岁月,多少万年都不出世。

  即便是有,也栖居在禁地中,或者在名山大川下陪着那些将死的鼻祖级老怪物等。

  如今有一个活着的大圣,但凡有野心、想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少年强者,谁不想与之交流?

  可以说,曹德身在雍州阵营,现在无形秩于立起一面大旗,吸引了很多新生代,想要加入进来。

  此外,实力高深的进化者也有不少人希望加入,因为在神王领域一战中,黎九霄、弥鸿、姬采萱、萧诗韵等人几乎拿下大半的秘境,强势横扫。

  若非对立阵营赢过一场的人避战,估计战果会更丰厚。

  即便雍州阵营其他境界输得较惨,但是,有大圣,以及有神王领域的大胜就足够了,这才是硬实力。

  “好,欢迎之至!”

  齐嵘天尊开口,带着笑容,请这群散修加入。

  说是散修,但其实也有很多人是世家子弟,隐去身份,很低调的混在人群中。

  甚至,地下黑暗组织的人也都过来了,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也要一并加入。

  这其中包括楚风的一些故人!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唯我吕伯虎!”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遗一把破折扇,先是风流倜傥,而后,向着这边撒丫子狂奔。

  “爹,再快点,都被人挤到后边去了!”地下黑暗势力那里,少年莽牛骑坐在他父亲莽牛神王的脖子上,一路向前冲。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很眼神热切,虽然也情绪激动,但那绝对不是热情,而是满腔的怨念,恨不得将楚风给活吃掉。

  龙大宇化成一道光,那速度绝对超越其他所有圣者,恐怖的一塌糊涂,满头黑白发丝都向后飘舞而去。

  他如同一道流光般冲了过去,不过,还是被人海给淹没了,因为涌动过去人实在太多了,有些比他距离更近,无边无沿。

  “姬大德,姬黑手,姬大坑,姬大黑锅,我问候你祖宗十九代,今天非要和你清算不可,本座忍无可忍,都要驾驭怒火举霞飞升了!”

  另一边,亚仙族那里,银发少女映晓晓此时非常活泼灵动,美丽无暇的面孔上写满惊喜,也要向前冲。

  结果,他哥哥一把拉住了她,用力攥的手腕,道:“你究竟是哪个阵营的,回来!”

  “映无敌,你给我松手,不然我跟你决战!”映晓晓造反。

  远处,周家那里,几位神王级老者怎么相劝也没用,少女曦如今非承女王范,一挥手,要求摆驾,去见那大魔头。

  “秀,他虽然是一位大圣,潜力无可限量,但是得罪了武疯子,下场不会很好,注定相当凄惨,这世间没人救得了他。”一位老者苦口婆心地劝导。

  “聒噪,带路!”周曦直接迈开轻盈的脚步,径直在人群后前进。

  不少人都蜂拥而来,许多进化者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曹德而去,非常的热情,要跟他现郴流。

  大圣有太多的秘密,有绝顶圣者相信,一旦有人点破那层窗纸,他们也有机会踏足那一领域!

  接着去写,第二章不会很晚。
  
网站地图 股民微信资源 弹宁子中国摔跤 凤凰娱乐网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澳门盘下载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博亚娱乐平台
钱柜娱乐下载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澳门彩票网站 天天娱乐时mp4
亚博体育官网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贵族娱乐网站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金鹰娱乐登陆 世界足星排行榜 极端武力 精仿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麒麟网 8828彩票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鼎彩票
亚上彩是真的吗 拉菲平台代理 博猫游戏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银豹娱乐
华人娱乐关注平台 欧亿娱乐下载 华人2娱乐注册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伯爵II 丰尚娱乐代理 旺彩娱乐 彩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