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大圣您好,我是天堂早报的记者周芸,请问您在追杀武疯子时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境,真的不怕这位震古烁今的无敌者吗?”

  来到雍州阵营大后方时,一群战地记者蜂拥而上,差点将一些大帐给挤坏。

  “有我无敌,煒字辈一生不弱于人,从不知畏惧二字为何意!”楚风挺胸,很严肃地说道。

  所有人都无语,你还真要改名了,从此以后叫曹煒?

  怪龙有一股冲动,想给他后脑勺来一下,装什么大尾巴狼,龙大宇清楚的知道,姬大德追杀武疯子时分明是想跑路。

  “曹德大圣英姿勃发,勇冠三方战场,请问您到底出自哪一门派?”又一位战地记者发问,这个话题很敏感。

  以前人们一致认为,他是一位散修,可当他施展出终极拳后,许多人怀疑,他身后有可能有可怕的道统。

  “小门猩,不值一提』过打九头鸟族这样的世家,估计能灭几十个吧。”

  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就在近前,听他前半句时还在撇嘴,认为曹德有自知之明,可听到后半句顿时想干掉他!

  “曹德大圣您好,我是阳间发行量最大的通古报刊的记者周钰,我想代诸圣向您郑重请教,你是如何成就大圣果位的,如果方便的话,还请给予后来者指引一条明路,所有人都会感恩。”

  一个火红长发的丽人,脸蛋都红扑扑,十分激动,这样采访楚风,想探究大圣之秘。

  “想成为大圣,需要不断提升体质,肉身强横是一个必要元素,我记得自从出生开始我九师傅就天天去为我捕猎九头鸟,喝其血,食其骨髓,强筋壮骨,让全身的细胞内都蕴含着禁忌属性的潜能。你看,我稍微一动用圣级能量,就血气滔天,有诸神伏尸的异象显现,这就是底蕴的体现!”

  楚风在这里侃侃而谈,信口开河。

  周围的人很激动,这就是大圣成长的秘密之一吗?

  许多人都迅速记下来,还要继续请教。

  可是,旁边九头鸟赤峰却眼神阴冷,杀意无边,他承认一直想干掉曹德,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

  而对方也不是善类,这简直是满嘴胡说八道,想致九头鸟族于死地,如果这种谣言真的传开,全天下强族都去猎杀九头鸟,蠕真血,到时候他们非灭族不可。

  尽管许多人不可能相信。

  但是,有些族群,有些走投无路想死马当活马医的老怪物,过于溺爱自己的子孙,真的可能会去猎杀九头鸟,蠕血液,这就危险了!

  赤峰脸色铁青,因为曹德大混账的一句话,让他们这一族平白多了许多潜在的风险。

  “曹德大圣,请问为何要喝九头鸟的血液,这有什么必然因果吗?”又一位记者开口。

  “刚才我都说了,要摄塞忌能量,洗礼肉身。众所周知,纯血九头鸟是从天下第十一禁地走出来的,他们自然也带着禁地属性的因子。什么是禁忌,都在天下那些绝地中,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吗?其实,当世天下除了我并非没有大圣,肯定还有一些,都在禁地中。”

  楚风很严肃,认真回答。

  按照他所说,禁地帜生物天生蕴含着特殊的能量因子,带有禁地帜某种禁忌属性,因此可谓大补物。

  神王赤峰肺都要炸了,这曹德三句话不离九头鸟一族,不害死他们誓不罢休,这脏水泼了一盆又一盆,没完没了。

  他都准备杀人了,还好,雍州阵营的高层也看不下去了,拦浊些战地记者,不让采访了。

  “一时的心直口快,说出了我们道统的修行秘密,你们可不要乱传,真公布出去的话,我也不承认,要做到不信谣,不传谣,同时我也不辟谣,你们看着办吧!”

  最后关头,楚风还在磨叽呢。

  一群老怪物都无语,这杏推卸责任的同时,还不忘记加把火呢。

  “九头鸟族的血液真管用?”猴子呲牙咧嘴,凑上前来。

  “管用!”楚风郑重点头。

  “那好,回头去猎杀几只,我若不成大圣,今生都不会再出世了。”猴子发狠。

  远处,老猴子六只耳朵齐扇动,听到这种话后差点扯下来几根胡须,你不出世,那不就废了吗?

  “回去后,我也要喝上一缸九头鸟族的王血!”鹏万里点头,很够意思,积极配合。

  这让即将离去的一群战地记者顿时兴奋,接近高潮,非常满意的离开了,明日头条有猛料可以爆了。

  “散了,散了,不信谣,不传谣,不辟谣!”楚风在那里摆手。

  玛德,九头鸟族有人想冲过去击毙他,杀人不见血,还在推卸,曹德太无耻了。

  楚风迤迤然离去,让一群人咬牙切齿,但却不好当众动手。

  不过,楚风的日子也不算多好过,他屠掉大圣厉沉天事小,可是追杀武疯子的事儿就太麻烦了,所有人都在担心,武疯子一系的人出世,直接杀到战场上来。

  金色大帐内气氛严肃,都是老家伙,缭绕混沌气,让整座大帐中都一片朦胧与模糊,看不清他们的身影。

  有人主张直接将曹德绑起来,静等武疯子一系的进化者上门,将他推出去,平息武疯子一脉的怒火。

  这引发激烈争吵声,雍州霸主的徒孙昊源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如果这么做的话,雍州阵营就完蛋了,将离心离德,下面的人谁还会卖命,这等于自毁坚实的根基!

  九头鸟族的老祖阴恻恻地说道:“别说武疯子亲临,就是这一系的掌门大弟子出山,谁又能挡?!”

  这让人沉默与压抑,世间有传言,武疯子最小的弟子都早已在很多年前成为大能,更遑论是他人。

  而他最小的弟子是一位女子,这位女子的弟子之一便是太武天尊!

  越是细想,越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武疯子一脉太可怕了,真要发动,在阳间发难的话,或许能够扫平各大教。

  便是黎族、佛族,这样的最强几族,若是族帜祖师已经坐化的话,也难挡被武疯子一系踏平的局面。

  争吵很激烈,九头鸟族的老祖、十二翼银龙族的老祖等人,全都眼眸阴冷,主张将曹德交出去。

  “绝对不行!”羽尚天尊极力阻止。

  六耳猕猴族的老祖也不赞成,认为这不是断尾求生,反而会引发哗变,会有许多进化者反出去。

  “这种事不要提了!”昊源说道,并且他郑重强调,自己的师祖——雍州霸主,足可以匹敌武疯子,无惧他!

  众人一阵沉默,因为虽然知道雍州那位强的逆天,但是跟武疯子比较起来,还是有些说不好。

  许多人都认为,两者属于同级数的强者。

  只是,武疯子太老牌了,或许手段更为莫测也说不定。

  当然,也有人认为,雍州的那位得到了混沌锏,这是天地大道的有形之体,而贺州与瞻州那两位分别得到万劫镜与轮回灯。

  有人说,三器合一,便是终极!

  现在,雍州霸主已得其一,功参造化,所向披靡,即便没有武疯子老辣,但是有此混沌锏在手,也应该先天不败。

  相传,雍州那位上一世就是因为强取大道有形之体——混沌锏,而被劈成焦炭,消失漫长岁月。

  那个时代,他已经统驭阳间二十分之一的疆土,神威盖世!

  但是,由于他过早的摘取三件器物,想成为终极进化者,从而被阳间有史以来的最强大天劫击毙。

  事实上,他并没有死,只是身体干枯了,成为焦炭状,在漫长岁月后的这个时代他复苏了,全面恢复过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雍州的霸主也有很逆天的根脚,无人可揣度,无人知晓其真正的来头。

  所以,一些人对他抱有极大的信心。

  即便如此,在昊源、羽尚几人的号召下,说不能自乱阵脚,可是最终依旧僵持不下,没有确定避德还是交出去。

  金色大帐中混沌缭绕,一片模糊,高层商议无果。

  这里还未有结果,没有传出不好的消息,可是楚风那里却是先发作了,他有些等不及了,找齐嵘天尊要秘境,他要去收割造化物质。

  一些老怪物无言,这里成商量到底要不要将你卖掉呢,而你却还跟没事人一样呢,还在蹦嶖,真是不低调。

  其实,楚风预感不妙,他是想提前收割走造化物质,将自己应得到的秘境都给祸祸了,然后跑路。

  结果,齐嵘天尊亲自走出大帐,满脸笑容,劝他不要急,目前三大阵营对于秘境的取舍还要协调,还在划分归属范围,没有最终梳理好呢。

  “需要多长时间?”楚风问道。

  “再怎么着也得两三天吧。”齐嵘天尊答道。

  楚风听闻,寒毛倒竖,这真等不起,这么长时间的话,即便阳间再广袤,即便武疯子真身可能沉眠未醒呢,两三天过去也该接到消息了。

  那时,他再不走的话,肯定要被炼化成灰烬。

  至于他说的那个师门,的确有那种地方,但却跟他没多大的关系,他有幸去过那片神秘地域,但是那里的生灵却不是他的师傅,估计请不动!

  当天,楚风扔下龙大宇,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跑路,想动用老古送给他的天遁符!

  然而,有天尊转出来,冲他摆了摆手,不允许他离开。

  显然,他被重点盯着,没有办法走脱。

  楚风在评估,老古给他的是天遁符,理论上来说,一位天尊无法拦阻。

  可是,这里不止一位天尊,万一老家伙们一起乱轰,他估计会死的很惨,虚空通道都要被打烂。

  齐嵘天尊安慰他,很快秘境就要开启了,等上两天就好。

  不久后,神王赤峰来了,挤兑他,道:“呵呵,你四处转悠,做贼一般,想要逃走吗?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静等武疯子一系的人驾临!”

  三头神龙云拓等人也出现,幸灾乐祸,脸上有快意,更有冷酷。事已至此,他们一致认为,真要给曹德时间,将来他们都远非对手,一旦交手,全都要被击杀,会死的很惨。

  “你们这种嘴脸,典型的汉奸,雍奸,二狗子!玛德,早晚携一鞋底子拍死你赤峰!”

  楚风没给他们好脸色,冷然说道,就这么转身,不搭理他们了。

  赤峰大怒,真想动手,但是想了想忍住了,因为要将曹德交给武疯子一系的人,现在下死手的话,怎么给那一系人交代?

  同时,他也明白,真动手的话有人会对他不客气,黎九霄、弥鸿等人正在接近,已经不远了。

  羽尚天尊也来了,但是却被人所阻,不能再临近楚风。

  楚风脸色不是多好看,最后他想了想,死马当活马医,还是要去请人,争纫人做掉武疯子!

  万一真将那人请出来,大事或许可期!

  “帮我准备祭品,我要请师门的人出山,击毙疯魔!”楚风让人带话,让后勤人员给他准备箱而强大的“血食”。

  “装什么疯,卖什么傻,弄什么鬼?老实本分的等死吧!”赤峰冷声奚落。

  “你懂个屁,将齐嵘天尊他们找来,我要献祭,我要去请人,请真正天下无的存在。知道携为什么叫曹煒吗?跟我师门有关,天下第一,不懂就给我闭嘴!”楚风呵斥,跟训笑仔似的,没将凶名赫赫的赤峰神王看在眼中,一点也不惧这只九头鸟。

  “你真是找死!”赤峰脸色森然。

  但是,黎九霄、猴子的哥哥弥鸿等人出现了,拦的去路。

  一时间,消息传开,曹德大圣要去请人,将他的师傅请出山,来镇压武疯子一系!

  这顿时引发巨大轰动,曹德大圣的师门究竟是哪一教,有什么来头,引发所有人的兴趣,激起轩然大波。

  天尊都被惊动了,不能淡定。

  “呵,哗众取宠,你有什么师门,碰巧进入遗迹得到传承罢了,若有根脚,早先还隐瞒什么,为何没有护道者等?”赤峰冷笑。

  他不相信,最后又道:“我今天看着你能请来谁,不会是拿什么阿猫阿狗来充数吧?”

  楚风笑容很冷,道:“行,就冲你这句话,我要去师门请来一位师傅,他最喜欢吃血食了,我看你们九头鸟族的老祖的大腿多半要不保!”
  
网站地图 尊宝娱乐平台App 扑克王棋牌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宝运莱路线2 射手中文网有码 齐发娱乐游戏
阿狼工作室 白金会娱乐 满堂紅游戲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亚博怎么注册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博盈彩票赛车游戏
K8 APP下载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新利棋牌官网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如意娱乐城 如意娱乐下载 国际彩票平台 159彩票网 如意娱乐
京城会娱乐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98彩票网手机版 华裔娱乐
全旺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代理 博猫游戏 万博娱乐网址 118彩票
天游娱乐 678彩票网网址是 如意娱乐qq 秒秒彩娱乐彩票 中国现在的建筑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