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光秃秃的地平线上,红色霞光流淌,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能量,映照过来如同流血的夕阳。

  此情此景,如同残阳斜坠,血染魔土。

  楚风打起十二分精神,跟九号交谈,百般相劝,告诉他外面天团很多,新鲜的食谱中甚至有龙、不死鸟等。

  他不得不全廖说,打起精神,因为一旦失败的话,他自己会被留在这里,沦为食物。

  九号坐在一块岩石上,嘴角滴血,咀嚼腿骨的声音很可怕,听起来发v。

  他的发丝如同枯黄的杂草,皮肉干枯,牙齿雪白,泛出冷幽幽的锋锐光泽,染着血,眼神碧绿,盯着楚风,偶尔会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

  就这么转眼工夫,他已经将九头鸟的大腿给啃光了,连骨头都给嚼碎咽下去了,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

  他的嘴角滴滴答答,淌下一些血液,落在几乎腐烂的衣服上,让人不寒而栗。

  “很久,很久以前以前,我出去过,唔,四号也出去过,大地都被打沉了,广袤而无垠的世界都要毁掉了,一片残破。”

  突然,九号开口,瞳孔深邃,绿油油,他发出如同梦呓般的声音,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他出去过?他上次不是说,此生要守着这里,不会轻易出去吗?

  楚风心头微惊,一下子得到这种信息,着实觉得有些凛然,九号似乎提及了一段秘辛,一段可怕的旧事。

  然而,他现在不说了,像是在缅怀,陷入自己的情绪中,在微微出神。

  就连雪白牙齿以及嘴角上的血液在滴落,他都不知。

  这一刻,楚风鸽联翩,思绪万千,想到了太多的事。

  九号所说的四号,就是黎煒的师傅,史前时代亲自教出一个震古烁今无人能的大黑手,着实了不得。

  但是,楚风一直有一种怀疑,四号、九号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就是黎煒的师傅!

  因为,老古第一次见到九号时,激动与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身体都在发颤,说跟他大哥的师傅一模一样。

  不过,眼前这位活尸却说自己是九号。

  可是,这世间真有一模一样的人吗?老古曾经亲在黎煒之师身边呆过一段时间,对其很熟悉。

  他实在没看出,九号与四号形体上有什么区别。

  而且,老古提及一段往事。

  黎煒之师曾亲口说过,他此生不吃荤,只吃素,一旦他开始吃荤,那就是天崩地变时,世间将剧变。

  并且从此以后,他将泯灭真如自我,六亲不认,再见他就当是仇敌,立刻动手!

  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古怀疑,九号就是四号,是当年的那个大师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改变了习性,发生可怕的异变。

  这很诡异,也很恐怖。

  九号曾说过,像他这样的生物先后出现过九位。

  楚风他们也曾猜想,这是序列生物,完全一模一样,似乎是被某位无上生物制造出来的。

  当然,后来他们也曾怀疑,所谓的九个生物,一到九号,有可能都是同一个人在蜕变,代表了九世,这就显得恐怖了。

  直到后来,楚风与老古觉得随时有可能会被九号吃掉,匆忙逃离,到了那一刻他们也不能确定这是序列生物,还是说只是一个人。

  至于现在,没有老古这个最熟悉四号的人在身边,楚风就更加无从判断,这成为一段无头公案。

  当想到这里,楚风突然发问,想要趁九号走神之际,探寻一些秘密,甚至想了解其根脚究竟是否为一人。

  “十号何时出世?!”他快速而急悄问道。

  “石昊?”九号错愕,的确有些出神,下意识地反问。

  “对!”楚风快速说道,等他回应,希望不给他过多的反应时间。

  “不可说,不能说,是为无上大忌。”九号冷厉地说道,眼中绿光大盛,他彻底回过神来了。

  而且那种目光,那种绿油油的眼神,看的楚风发毛,都差点要将石罐砸出去,动用轮回土与木矛,因为太危险了。

  九号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心弦,对楚风神色不善,凶光毕露。

  楚风意识到,这当中有什么秘密,他不该去惹,触动了九号的逆鳞。

  九号盯着他,绿光冒出了数尺长,撕裂虚空,如同仙蕉开永恒,太恐怖了。

  很长时间,他才平息下来,恢复寂静,不怎么爱说话了。

  楚风一阵后怕,还真不能乱说啊,同时他鱼后悔,应该问的更直接一些,究竟是不是蜕变了九世身。

  还是说,有人造出他们九个?

  “不对,听他的意思,还真有十号?”楚风怀疑。

  可是,怎么似乎同一到九号不太一样,他心有疑问,因为刚才九号的神情太吓人了。

  “来,九师傅,我再送您一点珍肴,这原本是我自己收藏的,一直没舍得吃,保证让你满意。”

  楚风拍马屁,取出自家的珍藏。

  当然,这一次他可不是乱说,而是真的有别于那十几大车的血食。

  因为,这是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的部分血肉!

  当日,他宴请猴子、鹏万里等人,蒸煮与烧烤九头鸟,结果惹来了赤峰,怒发冲冠,要杀他们。

  当时,黎九霄神王、弥鸿等人也在场,最后他们挡住赤峰,将他重创,打的他血肉炸开部分。

  事后,楚风亲自打扫战场,一点也没浪费,将神王血与肉都给收集起来,准备回去炖肉吃!

  这种损事儿,让猴子等人都无言。

  事实上,楚风在三方战逞经利用赤峰的神王血写过一封信笺,折腾该族。

  现在他发现,派上了更大的用场,用九头鸟族的部分血肉孝敬九号,会越发显得有诚意。

  果然,即便是一点碎肉,可毕竟是源自九头鸟神王,且保存的很好,如今还有活性呢,对于九号来说,滋味太鲜美。

  这比刚才的那些血食强太多了。

  九号频频点头,表示认可与称赞。

  “前辈,如何,这条残腿的主人就在外面呢,前辈你要是想吃的话,跟我出去吧!”楚风积极撺掇。

  外界,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不知道为何,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冰寒,像是整片世界都对他满怀恶意,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但是,一刹那而已,那种特别的悸动又消失,他没什么感觉了。

  他一阵怀疑,究竟是心血来潮,有什么特殊感应,还是这天下第一名山太恐怖,离的过近,导致他心神不宁?

  “前辈,我跟你说,刚才吃的只是神团帜血食,同天团比起来,还差的远呢。”

  楚风锲而不舍,说个没完没了,都快吐口白沫了,想将九号给拉走,带出这片血染的古老疆土。

  他真不知道,这片空间有多么广袤,只知道前方是一片血色高原,再深处就不可接近了,九号不让人过去。

  “确实味道鲜美,天团怎么样不说,刚才神团帜就不错了,你确信,他就在外面?”

  九号问道,然后,他一探手,虚空中直接出现一个黑洞,他几次想要探进去手臂,似乎是想抓什么东西。

  但最后他又忍住了,道:“不能随意破坏第一山的护山光幕,我难道要走出去一次?”

  他一阵犹豫,听的楚风后背发寒,听他的意思是,随意一次探手,造就黑洞,就能将外面的神王等给抓进来?

  “前辈,别乱出手,你不是负责守护此地吗,不能破坏亿载岁月以来的平衡,你还是亲自跟我出去一趟吧。”

  “前辈我和你说,神团帜血食配不上你的身份,你应该吃天团才对。”

  “我跟你说,天团帜每一道血食都长着好几双大长腿,你不是只爱吃腿吗?天团帜生物脖子以下都是大长腿!”

  为了能将九号请出去,楚风也是拼了,唾沫星子四溅,信口开河,可着劲的忽悠。

  九号从容而冷静,虽然嘴角淌血,嘴里嚼碎骨的声音很可怕,但是他一语不发,没说什么,只在听楚风说话。

  直到很久后,楚风都快绝望了,唾沫都快干涸了,九号才冷漠地开口,道:“阳间一次又一次大轮回,万灵若韭菜被收割,曾将古宇宙打的残破,也该出去看一看了,这世道怎样了。”

  楚风说了那么多关于血食的话语,都根本没什么用,到头来竟是因为这些,九号要出去一趟看这大世。

  楚风一阵无言,早知道的话,费这嘴皮子干吗?他嗓子都快冒烟了,要着火了。

  九号说那些话时,相当的平淡,可是却让楚风心惊肉跳,蕴含的信息不少。

  大轮回一次又一次?

  此外,是一到九号曾出过手,参过战,还只是九号自身经历过那些可怕大世?

  不管怎样说,楚风很喜悦,很高兴,也很激动,九号答应出山,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有些画面,他已经能够预想!

  “准备出山。”九号开口。

  楚风热血激荡,这次拉上黎煒的师傅亦或者是亲师叔,这样走出去,看哪个生物还敢威胁与恫吓,看谁还敢以俯视的姿态摆谱!

  在离开前,九号做了一件事。
  
网站地图 博赢彩票公司 天天娱乐在线 易胜博体育系统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真人娱乐 下载百家乐 大集汇真人赌场 如意坊app
王牌国际娱乐 澳门娱乐场 亚博无法取钱 太阳娱乐集团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国际娱乐平台线路检测 虎国际app 凯发sport.k8
永利皇宫娱场乐网址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玩龙虎和技巧 玛雅娱乐平台
摩臣彩票总代 彩票信誉担保网 华人娱乐彩票 u宝娱乐注册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欧亿平台 同创娱乐宝宝 博天下娱乐 诺亚娱乐客服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久赢在线 腾讯分分彩 新宝GG u宝娱乐注册 汇彩
合一亚洲彩票 圣亚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登录 天下彩网址香港 注册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