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双手划动,远方的血色高原地震,隆瞒响,所幽迷雾都被震散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杆巴掌大、黑乎乎、旗面破烂的徐,望之让人不寒而栗,魂光都要被吸附进去了。

  他突兀的掷出,黑色徐在半空中开始急骤放大,迅速与天齐高,轰然落在血色高原深处。

  景象可怕,大旗猎猎,它散发出滔天的能量,蘑菇云成千上万朵,无边的恐怖煞气在激荡,简直要天崩了!

  耸入云霄的大旗插在那里,旗面破烂,染着血,至今未干涸。

  哪怕隔着很远,那残破大旗所透发出的可怕杀意依旧让楚风受不了。

  这方乾坤都要炸开了!

  残破大旗翻卷,厚重的大地都要被议了,苍穹都要四分五裂了,乾坤都要爆开,即将大崩溃。

  九号出手,在近前的虚空中铭刻出一个又一个特殊的符号,不断划写,但是最终却都落在了远处的大旗上!

  并且,他催动出一股骇人的能量,各种氤氲雾霭再次将大旗淹没,成千上万多巨大的蘑菇云渐渐化开,让那里稳定下来。

  九号将一些大道符号注入到大旗那里,像是在加持它,使之更强。

  这是在做什么?楚风心惊而疑惑。

  大旗偶尔间再次震散迷雾,自身所有杀意与能量达到某种平衡,并没有再崩开此地。

  “让它替我看守此地!”九号开口,神色严肃,像是在拜托那杆大旗。

  大旗猎猎,像是凝聚着无数的英灵,它像是有生命一般,迎风展动,荡开各种高级能量烟霞,震散道祖物质等。

  这一次,它没有毁灭虚空天地。

  而且,这时楚风眼睛都不带眨动的,盯着前方,看向那里真相的一角!

  “那是”他震撼,无比的吃惊,身体都有些寒冷。

  这就是天下第一名山最深处的秘密吗?

  那残破的大旗矗立在一片深渊前,或许确悄说,那只是一道可怕的巨大缝隙。

  一道很平滑的缝隙,当中有些幽暗,也有些深邃,它很宽大,漂概无尽大陆,密布着无穷的大道碎片,更有残破而不可想象的缭绕着时光的城池等。

  自然也少不了尸体,不知道什么种族,各种类都有,阳间大陆上从未见过,幽俊美的没有瑕疵,幽丑陋的让人寒毛倒竖,有人形的,也有各种异形。

  而且,有些尸体太庞大了,眸子若是开阖,如同星河横亘。

  另外,在那里,更有星骸,有残破的战舰,有破损的钟鼎等。

  此外也有神海,在广袤的缝隙中,仿佛有浪涛拍击万古,有骇浪声震动古今,一朵浪花似乎便可覆盖星空。

  但是,若是仔细去聆听,却又是安静与死寂的。

  “那是什么地方?!”

  楚风震惊,他睁开了火眼金睛,仔细盯着,不想错过这里惊天的秘密。

  早先有迷雾挡着,即便他有火眼金睛也都望不穿,看不透,而现在迷雾暂时散开,是最为难得的机会。

  那深渊,其实是一道平滑的缝隙,像是被无上强者生生劈开,彻底斩断和对岸的联系!

  而那时光城池、残破的星骸、各种生物以及战舰与巨城等,以及神秘汪洋,都漂岗这巨大无边的缝隙中,全都静止不动,像是一个死寂的世界。

  连时间与光阴都似乎凝固了,已然静止,缝隙帜世界绝对的静谧,像是永远的定格在那一瞬间!

  而在缝隙的对面,有一个恢宏到不可想象的浩瀚无垠与壮观的大阴阳图在转动,隔绝了后方的一切。

  在那后方有什么?

  是一方大界吗?

  它被隔开了,被劈开的缝隙截断联系。

  可惜,太模糊,大裂缝对面的大阴阳鱼阻挡一切,只露出后面模糊的一角。

  一切都很朦胧,根本看不清,无法探寻究竟,楚风也只是猜测应该是一片宏大无边、没有痉的广袤而可怕的世界。

  雾霭涌动,就这样,那里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好长时间楚风都没有说话,还在眺望呢,恨不得撕开迷雾,看个究竟。

  但是他知道,就是九号将他送到血色高原最深处,立身在那杆大旗近前,他也看不到对岸的真相,那里有什么,不知道究竟是怎样一个失落的世界。

  不对,或许他们所在的疆土,才算是失落之地。

  “前辈,你常年累月守在这里,就是在看着那条劈开的缝隙,在看守对岸有无异常?!”

  楚风问道,神色凝重。

  “看守对岸?谁能做到,还好断开了。我只是守在这里,看守那道缝隙,人生都灰暗了。”九号平淡地说道。

  怎么断开的?

  楚风听闻后,头皮都在发麻。

  “那里究竟怎么回事,都有什么?”楚风急秦问道。

  九号没有理会,显然对于这里的事他不想说。

  刚才他也只是祭出那杆特殊的大旗,并给它加持能量而已,不然也不会有这些动作,更不会让楚风看到什么。

  “需要看守,里面难道还有活物?”楚风露出凝重之色,感觉这地方太邪性了,也太过于可怕。

  天下第一名山远超世人的想象,人们难以料想,此地竟有如此惊天之秘!

  九号曳否定,而且他转过身躯,看向外界方向。

  “不要错估阳间,不要错估现实世界,这片天下是乱地,什么生物都有,什么强者都出现过,更是连着他域,各种生物都曾降临,要戒备,我要在这里守着。”

  九号心有莫名情绪,难得的多说了一些话,这让楚风相当的惊撼,有些事他不了解,但却知道,一定超乎想象。

  他们动身,向着外界而去,不过却不是楚风进来的那个方位,原来这片光秃秃的土地上有一条小路,像是连着外界。

  “前辈,您多大年岁了,哪个时代生人啊?”

  楚风套近乎,没话找话说。

  出乎他的预料,九号还真有所回应。

  “谁还记得,睡一觉就是一个纪元,打个瞌睡就已经不在史前。”九号平静地说道。

  楚风:“”

  还能愉快的交谈吗?这种话语谁会相信,最起码楚风现在根本就不信。

  一时间,鱼沉默,只能听到他们两人的脚步声,踩在干硬而暗红色的冰冷土地上,这里寸草不生。

  小路很长,也很荒凉,有几双淡淡的脚印,像是很久以前由前贤留下,竟有莫名的道韵,连九号都停下来看了很久,像是在追忆一段传说,一段旧事。

  “前辈,你说许多绝世怪物来过阳间,有人形的,也有异形,都什么来头,有多么的强大?”

  在路上,楚风又一次问道,很想从九号嘴里“淘换”出一些真相。

  “很强,究竟达到多么高的程度,去轮回路上走上一遭,见一见他们留下的痕迹,一些宏大的工程,就能了解了。”

  当楚风听到这种话后,头皮一阵发麻,这轮回路果然有故事,有博弈,他当年从异域回归絮间的大梦净土时,曾在空间节点处看到至今都有生物在开辟和轮回路一样的路径。

  再加上,他亲身所走的那条轮回路痉的泥胎、特殊古殿、有魂肉的终极地等,都有人为留下的痕迹。

  此外,轮回路上还有搏杀!

  当初,阳间的人追杀楚风,有天狗误入昆仑下的炼狱,接近光明死城,结果直接被一只大手拍成灰烬。

  楚风想到了很多,但是,却发现越发的头大了。

  他小声道:“前辈还请明示,现如今这世间都有什么恐怖的生物族群?”

  他想知道一些真相,想了解一些秘辛,感觉心中一片空白

  他不是来自古老的世家,也同史前道统没什么联系,所知甚少。

  “那些传说帜东西不提也罢,而在阳间显化的、为人所知的,应该有流传才对,比如灰色物质,黑色物质,还有那堕落仙王族。”

  九号随口说了两句,没怎么深入细说下去。

  楚风凛然,灰色物质?他接触过,自身就被它所侵蚀,踏上轮回路后到了泥胎那里才被清除干净!

  前世,他几乎被灰色物质毁掉!

  堕落仙王族?这听起来很邪性,仙王形成族群,这就太可怕了,而其帜个体特比强大的会有多恐怖?

  很快,他想到了通天仙瀑那里,顺流而下的大邪灵,传说就是仙族,难道这就是堕落仙王族的生物?

  此外,老古提及过葬仙时代,阳间曾经同仙族决战,应该也是这一族。

  而这些,似乎还都只是表象,只是冰山的一角。

  “当初,黎煒什么层次,能做到天下无敌吗?”楚风再次询问,为的是婴与对比。

  “黎煒也难无敌,需要和在轮回路上折腾的生物做一场才行,另外还有大阴间,还有其他文明节点崩现时过来的生物,更有阳间名山大川帜老怪物,黎煒要是无匹,就不会死去,或者就不会消失了。”

  九号答道,没什么情绪波动。

  楚风琢磨了很久,而后不断请教,可是九号不理会了,很沉默,没有什么应答。

  随后,楚风转变思路,向他询问修行之法,如何成为究极,走出最强之路。

  毫无疑问,九号若是肯指点,一字价值连城,可以让楚风少走很多弯路。

  “适合自己的路,就是最强路。”九号平淡地说道。

  “这世间都有哪些成熟的路,如何实现究极进化,怎么迅猛地走下去?”楚风想看到一个大方向。

  “没有人敢说自己的路成熟,我们都是在路上,即便自认为成为究极生物了,或许他会发觉,还在途中,路无止境。”

  九号开口,声音低沉,当然他也承认,或许有生物走到了痉。

  只是后面的人距离太远,追赶不上,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比如传说帜那些人,踽踽独心孤凉背影!

  楚风不自禁转头,看向血色高原深处,或许那道缝隙的对岸有一悄答案,有那些生物!

  “前辈,有什么要告诫我的吗,还请指点一条明路。”楚风眼神火热。

  “我指点的只是我的路,而不是你的,路有千万,需要自身砥砺前行。”

  楚风听到后一阵无言,他只是想参考前贤经验,可是九号这种生物谈的是进化观念,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九号举例,说曾有生物只身踏出九种究极路,发现都不适合自身,毅然再回首,再探寻,再拓取。

  当楚风听到这种话后,不禁看向九号,说的该不会就是他自己吧?

  若是如此的话,四号是不是他一次失败的经历?

  当想到这些,楚风心肿气足了,带着九号出去,或许真的可以横击武疯子也说不定。

  小路不是很长,抵达浓郁的光幕区域,穿行过这里就能到外界,脱离第一名山内部。

  “九师傅,我在外面叫曹德,别喊错名字。”楚风小声告知,而后身体噼啪作响,化身为曹德的样子。

  这不仅是血肉的变化,连魂光气质都变了。

  九号开路,那浓郁的光芒自动分向两边,他的体外有一层无形的域,立身当中,真正的万法不侵。

  楚风赶紧跟上,他可是知道,附近的光幕可粉碎外界的一切生物,极其恐怖,难以跨越而过。

  从容穿越浓郁的光幕区域,楚风这次有闲心打量,观察这里的一切。

  “那里有一座坟!”楚风吃惊,一座光秃秃的大坟,很寂静,可是却从坟中蒸腾出浓郁的光辉。

  他很震撼,发现光幕与那种光辉同源!

  难道说,这里的光幕就是大坟溢出的光形成的?!

  “那是三号的坟,还有一座在远处,是六号的坟。”九号平淡地答道。

  我勒个去!

  楚风顿时目瞪口呆,简直是思绪万千,最后他都显得失魂落魄了,心不在焉,走到九号前面去了都不知。

  一号到九号,真有九个人?他在胡思乱想,随后又认为,也不见得,或许三号和六号的坟中只是蜕下的老皮与残骨也说不定。

  他不能确定,无精打采,像是得了离魂症。

  而这时,楚风沿着分开的光幕,先一步走出来了。

  第一时间,有人看到曹德出现,瞬间心行动,并大叫起来,道:“果然,曹德想逃走Z第一名山内部换了一个方向,从这里出来了!”

  有人第一时间祭出秘符,笼罩这片徐地,要禁锢曹德,不允许他逃走。

  “呵呵”

  其他方位,有人冷笑,听到这种呼喊声后,全都第一时间向这里赶来。

  “曹德,你居然蒙骗天尊,想要借路远遁,可惜你出来的太早了,十八座断山外都被封锁!”

  九头鸟族、龙族等都杀来了。

  “我猜,第一名山内部很难长时间立足,即便他身上有古怪,有特殊的器物,也只能赶紧逃出来。”

  有人这样推断。

  远处,赤峰神王赶到了。

  齐嵘天尊等也来了。

  一些熟人也到了,猴子、弥清等人脸上露出忧色。

  接着去写。
  
网站地图 大型网投现金网 利记娱乐网 天天娱乐app下载 l世界足球水平
国际娱乐平台线路检测 宝盈娱乐 宝盈娱乐 新利棋牌官网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世界国家队排名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豪博娱乐场
天时平台 澳门百家樂app 龙8APP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噢利国际娱乐 金马国际APP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如意坊app
电影天堂 色情视频 婷婷五月色综合 成人网址 狠狠日
婷婷五月花四房色播 日韩av 在线视频东方伊甸园 五月天色情网图片黄 五月天色情网
萝莉 色色色久久韩 亚洲色情图 色色色久久久免费视频 久久免费视频精品在线
欧美性色图 五月丁香好婷婷网 4438x成人 五月天激情小说 色色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