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山外,许多人都有劫后余生之感,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有被眶双腿。

  当然,鲲龙、神王赤峰、神级进化者云拓这些人除外,心情糟糕透顶,同时阵阵后怕,唯一庆幸的是性命保住了。

  不过,让赤峰眼前发黑的是,他尝试血肉再生,重塑断腿,可是根本没用,断了就是断了,长不出来。

  鲲龙也就罢了,即便是圣者,可是在阳间都飞离不了地面,自然没有断肢再生的能力,除非用闲大药。

  可是,赤峰是一位神王,他足够强大,而眼下竟无能为力,这简直让他惊骇,随后他万念俱灰,差点昏厥过去。

  难道他的后半生都要坐在轮椅上?这样的画面简直不可想象,实在让他害怕,他是神王,居然长不出双腿。

  事实上,此时别说是他,便是十二翼银龙族的老祖,真正的龙族天尊,此刻的脸也绿了,他还剩下一条腿,独腿立在地上,努力想再塑断腿,可是也失败了!

  堂堂天尊,睥睨天下,居然要成为瘸腿天龙?不,是缺腿天龙!

  这一刻,银龙族的老祖那可真是眼前冒金星,要晕过去了,他这么多年的威名要崩塌了吗?

  自成为天尊以来,他震慑各族许多万年。

  临到晚年,他居然肢体不保,要成为一头残废龙?

  鲲龙、云拓、赤峰几人看到银龙老祖都如此,顿时感觉天塌地陷般,他们还年轻,人生还很漫长呢,以后都要坐轮椅上了?!

  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强者,到了一定的境界都能断肢再生,坐着轮椅出行,这是要被人笑话一辈子吗?

  此时,他们都知道了,九号太强,留下的伤口虽然不痛了,但是有莫名的道韵残存,影响煎再生!

  银龙天尊都攻克不了,让另外几人都绝望了,估计是没救了!

  此时,楚风较为神色凝重,立身在九号的域中,近在咫尺,正在跟他谈论三方战场上的一些事。

  因为,他提到了武疯子,这事儿不能瞒九号,他也不知道九号能否挡浊个武道狂人。

  毕竟,武疯子太恐怖了,气吞天下,震古烁今,简直已经成长为阳间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是进化领域绕不过去的一面丰碑,矗立在那里,可撼动古今。

  在九号的域中万法不侵,即便周围的人近在咫尺,也看不清两人,一片模糊,更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

  “武疯子听着很耳熟,像是个棘手生物。”九号自语。

  毫无疑问,他的状态时好时坏,有时候对过去的事记得很透彻,大事件不含糊,有时候又常失神。

  “唔,我想起来了,上一次你说有种疯魔,成群成窝,幼年的叫太武,青壮的叫魔武,年老的叫武疯子,味道鲜美。”

  九号记起上次楚风与老古忽悠他的话语。

  楚风的脸色顿时绿了,当初说那些话时,他可是付出了血的代价,九号直接给他施展了血咒,让他将来最起码也要抓一只疯魔幼崽——太武,将这样的血食送到第一山中,不然解除不了血咒。

  那一次,楚风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不知道九号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无妨,去那片战炒一看。”九号说道。

  最后,他又露出异色,双目绿光幽幽,打量楚风,又看向身后的第一名山。

  “我若是离开,此地无人照应也不好,要不你进第一名山中去替我看守那片血色高原深处的裂缝?”

  楚风闻听后,顿时发呆,什么情况,他要被留下来?跟他预想的不一样!

  “你这身体在此层次虽有缺陷,不够坚韧强大,但也马马虎虎,还可重塑,借我一用。”九号说道。

  楚风闻言,着实心惊。

  他是大圣,号称神话生物,结果在九号眼中却有不足,居然还有些缺陷!?

  尤其是对方不是以高层次的眼光俯视,而只是谈论他现幽境界,在圣者领域中还称不上圆满?

  楚风有些不服气,他自认为走最强路,已经很超然,最起码他屠掉过其他大圣,战绩极其辉煌。

  “我占据你的身体,这一世,替你行走在人间,将这具有瑕疵的身体修薪圆满,你看如何?”九号问道。

  他相当的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而且,他又补充,道:“你的魂光可以进入我的躯体,看守血色高原。”

  楚风听闻这些话后,那可真是心都凉了,从头到脚冒寒气,说了半天,这九号是要夺舍?塞而代之!

  说的好听,这一世替他行走在人间,这不就是换了一个人吗?简直太恐怖了,要将他幽禁于第一山内。

  楚风寒毛倒竖,向后倒退,可是身在对方的域中,能退到哪里去?他被禁锢了!

  很难想象,九号竟要替换他出现在人间时的场面,去跟他的的亲朋故友以及红颜知己互动,那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即便九号入主他的躯体后,有朝一日,杀到天下无敌,又能如何?那已经不是他自己。

  为什么,情况怎么会突变,竟到了这一步?楚风的心绪不能平静!

  “前辈,你不就是想重临阳间吗?何必用别人的躯体,不合算,人生真正的体验与感悟都需要自己去实践。”

  楚风极力劝阻,真要发生那种事,他还不如死掉算了。

  “我想试一试,重头开始。”九号平静地开口,道:“你不用担心什么,这具身体如果有了后人,也算是你的后代,基因属性不变。”

  楚风听到后,脸当时就绿了,九号的思维和常人不一样,让人惊悚,也让人觉得较为可怖。

  “一些所谓的气运之子,意外死去后,在另一界出现,借尸还魂,其实很可悲,此后所诞生的血脉还能算他自己的子嗣吗?”

  九号说道,一本正经。

  楚风觉得,再可悲也没他可悲,打死他也不想被人萨代之,徒留肉身去行走于人间,去诞生所谓自己的后代。

  “前辈,别说了,我宁愿自杀,死个干净算了!”楚风说道,他暗中准备祭轮回土与芯矛,突袭进攻。

  可是,他心中无底,因为九号深不可测。

  若是一到九号都是同一个人,在岁月变迁中不断蜕变,完善己身,那么估计世间没几人可杀他。

  毕竟,一而再的进化,不断优化自身,天知道九世身强到了什么层次。

  此刻,楚风苦大仇深,想鱼死网破!

  不过,最后关头,他又改变了注意,忽然露出异色,主动道:“好吧,我想通了,可以换身体!”

  “为什么改变心意?”九号问道。

  “人生不过是一种体验,活的精彩就是了,我所追求的是进化,是对未知的探索,我想入主前辈的身体,手持血色高原上的那杆大旗,进那平滑的巨大缝隙中去看一看,试试能不能游到对岸,奋力折腾一番。”

  九号面皮抽动,好长时间无言,最后才道:“你与那黎煒的心都黑了。”

  什么状况?楚风一怔。

  九号道:“当年黎煒将四号骗出山时,也曾遭遇这一局面,四号要萨代之,替他行走在人间¤煒直接欢天喜地,吵着嚷着催促赶紧换身体,他好去大裂缝对岸探索人生的真谛。”

  楚风:“”

  他也是被逼急了,故意威胁与恫吓,准备豁出去了。

  想不到那黎煒,本能就做出这种反应,不愧是史前的大黑手。

  然后,楚风回过神来了,九号这只是在重复某件旧事,而非真正要夺舍,是在进行某种考验。

  他很想说:“#@%!”

  有这么办事的吗?也太吓人了!

  九号这种生物,平日死气沉沉,眼神绿油油,盯着活着的生物就咽口水,无比的严肃与可怕。

  谁相信他会突然搭错一根筋,忽然这么折腾人。

  “对于这个问题,你应多沉思,很多年后,万一遇到类似的抉择,你要慎重取舍。”

  九号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何意?”楚风立刻严肃起来,九号这是什么意思,在告诫与暗示他什么吗?

  九号道:“离开此地很多年后,黎煒站在某一十字路口,曾做出疡,所以,他就此消失。”

  楚风寒毛倒竖,九号居然不是随便说说,当中似乎涉及到了史前大黑手死去或消失的惊天之秘?

  黎煒去了哪里?!

  可惜,九号没有多说,也不再说了,只是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何,楚风起了一身冰寒的鸡皮疙瘩,当强大到黎煒那种层次后,还会遇到古怪的命运十字路口不成?

  他听老古说过,当初黎煒要征伐大阴间,结果突然死去,从此阳间不可见。

  这其中另有隐情?连老古都不知!

  “肉身重要吗?”九号最后问了楚风一句。

  “重要,与魂同在!”楚风很严肃也很认真地答道。

  九号点了点头,收敛自身的域,望向三方战场。

  “走吧!”他开口。

  轰隆!

  一道刺目的银光自他的脚下绽放,而后直达天际痉,所有人都吃惊的发现,他们已经立身在上,包括天尊也都如此,开始横渡长空,临近三方战场。

  此时,武疯子一系有人已经降临在雍州阵营,高高在上。

  “曹德何在?!”

  其音冷漠,震动整片大营。

  他在质问雍州阵营的人,姿态很高,像是超然在红尘上,俯瞰人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站地图 百合娱乐网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澳门百家樂app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至尊娱乐下载
亚博赌博 12bet登录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
大奖娱乐城 足彩比分直播 新澳门万彩票 豪博娱乐
王牌娱乐 下载百家乐 优乐国际网页版 都是玛雅的平台
凤凰娱乐平台 凤凰国际彩票吧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天游娱乐手机 快赢彩票
万博娱乐官网 汇彩彩网 汇丰在线 亚彩会注册 专做彩票的网站
亚洲会彩票网站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久赢娱乐 如意娱乐提现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聚鑫娱乐 无极娱乐2 满堂彩平台 斗牛娱乐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