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地的一处大帐爆开,金光冲霄,武疯子系的人真的不给面子,就这么毁掉一座黄金大帐,大步走出。

  他身材很高,强叫力,一头褐色长发披散,古铜色的煎非常结实,**着一条手臂,上面铭刻山川图。

  此人看起来很年轻,鹰视狼顾,浑然没有将雍州连营帜进化者看在眼中,立身在那里,目光冰冷,像是电芒划过虚空。

  “曹德,过来吧!”他开口,声音很有利,震耳欲聋,铿锵如同一口铜钟在发出颤音。

  这还是他发现有天尊在此,收敛了一些,没有太过霸道,即便如此,这种飞扬的姿态,这种高人一等的气势,也还是让人体会到了武疯子一系的强势,面对天尊时居然都没有去见礼。

  雍州阵营许多人都蹙眉,尤其是随九号回来的昊源天尊,目光冷冽,武疯子一系竟如此呼喝,将此地当什么了?

  这是他师祖雍州霸主的地盘,武疯子再强,他雍州也不至于低头。

  当世的三大霸主,应该不弱于武疯子!

  此时,楚风没有搭理他,就静静地看着他装十三,看他接下来还会怎样。

  连营中,许多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不久前负责接待这位使者的几位老神王,全都很憋屈,心有郁气。

  自北方南下而来的使者,只是一个神级生物,雍州阵营的天尊顾及身份,没有亲自照面。

  这就苦了一些名宿,虽然为老牌强者,顶尖神王,但是却要对一个神级进化者好言好语,实在难受。

  而这位神级使者还不怎么搭理他们,非常倨傲,有些看不起人,态度相当的冷漠,言语很冲。

  有两位老神王很想拎的衣领子,问一问他,你究竟能有多强,有多了不起,敢这样蔑视神王?!

  事实上,武疯子一系的确很强,神罚神王这种事曾经真实发生过,这一系的人一向自信!

  “曹德何在?你没听到吗,耳朵聋了吗?!”

  凌屹面色冷淡,眼神凌厉,他已经两次喝问,对方居然都有任何回应,这是害怕要逃走吗?

  九头鸟族的老祖身边,一位神王开口,屁股不正,想藉彻底送上曹德的性命,跟着喝斥。

  “曹德,使者问你话呢,还不过快来,没有一点规矩,快来见礼!”

  这时,神王赤峰等一群了解内情的九头鸟,都想骂娘,想干掉这个同族人,这不是没事招灾吗?

  “你们都谁啊,一个个装大尾巴狼,上瘾是吧?”楚风终于开口,被人来回点名,这样斥责,他不想干听着了。

  “就是你,杀了厉沉天,还敢对武祖不敬?”来自北方武疯子一系的使者凌屹森然道。

  他盯上了楚风,眼神冷酷,已经将他看成一个死人,不过现在还不能杀,二祖有令,要活擒回去。

  不过,从心底来说,他还是有些惊异的,他知道厉沉天,练的是七死身,而起应该练到第五转了,非常强,结果依旧败了,被人击杀。

  “携曹!”

  楚风开口,自报姓名。

  竟是这名字?凌屹瞳孔收缩,这是故意的吧?

  他所了解到的是曹德,怎么变成了曹?

  一刹那,他眸子阴寒,对方这是在有意羞辱教中祖师吗?

  因为,当年武疯子唯一的败绩就是被黎下黑手,八百多回合后,被打了个头破血流,不得不遁走。

  同黎激战那么长时间,最后还能离开,也是特别罕见!

  要知道,当年黎连禁区都敢下黑手,点一把火,给悄然烧着大半,强人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做。

  当然,这对武疯子来说却是奇耻大辱,他一生不败,乃是神话帜最强神话之一,他很不服气。

  他认为,自身败给了黎的妙术,其实他自身无惧曹,自此潜行,出没在名山大川中寻找失传的几种无敌术。

  最后,真的被他寻到了,比如完整般的时光术,号称史上前三甲的无上妙术!

  这可不是厉沉天所施展的初级阶段的斩千秋,而是压盖古今,深奥无敌。

  可惜,当武疯子再想去找黎时,对手已经死了,从阳间消失,再也没办法去报仇,再战一场。

  岁月漫长,从史前到现在,武疯子除了进名山大川,找史上最强大的几种妙术外,便一直闭关,越来越强,睥睨古今。

  事实上,凌屹知道,听门中大能提及过,武疯子祖师深入最可怕的名山大川间探寻时,曾遇到过史前一位神话帜神话在沉眠。

  结果,武疯子硬是出手了,血拼曾经冠绝一个时代的无上强者,最终成功击杀,血染山河,他沐粤强血液洗礼,发狂而啸,震落无数星骸,当时景象太恐怖了。

  可惜,那片名山大川,被视为禁忌之地,无人踏足,外界没有几人感应到。

  这若是传出去,足以撼动古今,为武疯子再添一笔无上神话战绩。

  所以,现在凌屹听到曹德自称黎,他瞳孔收缩,对方这是在挑衅,在故意针对,当抽魂焚天灯。

  “滚过来!”凌屹直接用手点指,对楚风露出冷酷的笑。

  楚风没用火气,因为知道此人会很凄惨,他相当的云淡风轻,道:“还不过来觐见我九师傅。”

  “你让谁觐见?!”凌屹寒声道,从来都是其他道统的人来求见他们这一系,来觐见武疯子的传人等。

  还从未听说有人敢让他们觐见呢,现在,他双瞳光束幽冷,扫视所有人。

  他对天尊都不是多么尊敬,因为,他的身后站着用一个强大的师门,气吞山河,俯瞰阳间大地兴衰沉浮,从来就不怕谁。

  “还真请来了一个人,是你师傅?”凌屹看向九号,上下打量,并未感觉到让他心悸的那种气息。

  他不怎么相信,这是张口吞日月、闭眼就让天地漆黑的究极生物,他觉得,武祖的任何一位亲传弟子出世都能号令一方,可血洗那些所谓的顶级大教。

  这样的生物与这样的道统算不得什么,面对北方的武疯子一系只能低头。

  凌屹看着九号,淡然道:“你教了一个好徒弟,你可知,他为你们这一脉惹了大祸,将有灭教厄运降临。”

  此时,老六耳猕猴、赤峰、黎九霄、齐嵘等人都无言,全都闭嘴,一句话也不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如果说是武疯子亲临,他有资格说任何话。

  便是他亲传弟子出世,到达这里,也幼气,也可以号令一方,俯瞰群雄。

  但是,凭他一位使者,敢这么对九号开口,就是齐嵘天尊都面皮抽搐,认为真是勇气可嘉啊。

  没看银龙天尊都缺腿了吗?这是血的代价,他们亲身领教过了。

  不过,人们觉得,不能怪这个年轻的神级进化者,因为正炒说他的确有这种底气,代表师门传法旨,有几人敢不从,敢活吃了他?!

  “曹德,跪接法旨!”

  凌屹傲然,手持一个金色卷轴,还没有展开,就已经散发出莫名的道韵,恐怖气息弥漫。

  同时,他也看向九号,道:“教不严十惰,曹德惹下大祸,你也有责任,你们这一道统若是不想被血洗,我看你们举教上下还是一起去北方请罪吧,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关键时刻,他总算没有呵斥九号跟着一起跪下去。

  但是,这种话语说出来,还是让人无言了,别管天下第一名山内的道统是否能惹武疯子,但现在吃这个小辈使者,那还是很正常的。

  嗯?!

  凌屹忽然惊愕,因为,他发现曹德身边那个皮包骨头的生物居然在啃东西吃,血淋淋,那是一条腿!

  怎么会如此眼熟?

  凌屹瞳孔收缩,而后猛然低头,接着,他立刻惨叫了起来,腿呢,怎么少了一条!?

  他简直难以置信,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凶人,居然在吃他的腿,动作太快了,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嘎嘣嘎嘣”嚼起来了,连骨头都没吐出来!

  “你是谁,来自哪个道统,竟敢与武祖为敌,我是来自北方的使者,代表了武疯子一系的意志!”

  凌屹喝道,有愤怒,也有骇然,更有无尽的恐惧。

  “武疯子?最近确实听的耳熟了,不就是被三龙打了个头皮血流的那个得了疯病的人吗?”

  九号开口,相当的平淡。

  此时,别说是凌屹,就是整片雍州阵营的强者都发呆,都震撼莫名。

  敢直接称呼黎为三龙的人,这身份估计会高的吓死人,是史前的老怪物,同时他居然那么评价武疯子,得了疯病?

  “你是谁?!”凌屹喝道。

  然后,他就坠落在地上,趴在了那里,因为他另一条腿也消失了,血水染红冰冷而坚硬的土地。

  “啊”他惨叫,无比的惊惧。

  楚风开口,道:“这是我九师傅,你可以称呼他为九祖,嗯,黎就出自这一脉,而我叫曹,你应该明白了吧?”

  我明白什么?凌屹痛的满头都是冷汗,他想大声吼叫,但是,稍微冷静,他理解了那种关系后,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你们到底来自哪里?!”他颤声喝道。

  “现在才想起来问啊?”楚风撇嘴,然后还是告诉他了,道:“黎的师门是天下第一山,我想你们这一脉应该清楚吧,我们自然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这一刻,凌屹眼前发黑,感觉惊悚的同时,还有无尽的悔意,太特么背运了,他怎么遇上了这一脉的怪物?

  如果说,武疯子身上有唯一的污点的话,那肯定是跟黎对决导致的,尽管现在黎再现,武疯子也无惧,可是毕竟曾经吃过一次大亏,被黎下过一次黑手,这种事实改变不了。

  此时,有人比凌屹更加惊悚,寒毛倒竖,浑身都是鸡皮疙瘩,整具身体都僵直了,那就是九头鸟一族的老祖。

  他眼前发黑,鱼天旋地转的感觉,终于知道,早先为何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异常,毕竟他神觉敏锐,十分强大,有过一刹那的特殊感应,可是最后却精神恍惚了,竟忽略过去。

  现在看来,是有无上高手导致他的感应失常。

  这让他颤栗了,觉得可能会有非郴好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

  现在,他还不知道九号的嗜好呢。
  
网站地图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博亿发娱乐城 凯发k8.com
新天地娱乐棋牌下载 宝运莱娱乐手机版 太阳城真人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凤凰娱乐网 扎金花游戏平台 每天娱乐下载 神途1.90
神州国际娱乐app 尊宝娱乐平台App 云顶国际官网 齐发娱乐国际
玩龙虎和技巧 天时娱乐 永利皇宫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时时计划 彩票注册网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牛彩彩票网 如意娱乐总代
志添彩票 马泰娱乐注册 天天好彩 博猫游戏注册 速彩娱乐
黄金彩票网站 购彩平台网站 欧亿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合法 博悦彩票网
众购彩票网官网注册 亚上彩注册 国际彩票注册 众购彩票网会员注册 世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