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声音平缓,将当年的事缓缓道来,将秦珞音弥留之际的母性光辉,那种依依不舍之情,不断对他说的保护好孩子,不要让他受到伤害等,这些都讲给她听,希望打动她,想起那些点点滴滴。

  青音依旧平静,没有喜怒哀乐,幽只是沉默,她眺望落日,很久后伸开手像是要抓谆缕落日的余晖,但却从她的指缝间洒落过去。

  “你看到了,人生如是,有些东西你不能强求,你希望抓到什么,握在手中,往往都事与愿违。天地有白天黑夜,月有隐情圆缺,世事变幻无常,连宇宙都不能永恒,终将鲤,你为什么放不下?许多事就如我们指间的夕阳,滑落而过,都将逝去。在进化这条路上一段经历而已,不管当时是否算是惊涛,但在寻道者整体的人生中都不过是一朵微不足道的兴花,有些事你当放下,才能成道。”

  她很冷静,甚至让人感觉到一种无情,就这样揭过了曾经的篇章,没有再多语,整个人都融入在通红中亦有金色光彩的晚霞中,越发的圣洁与超然。

  楚风哑然,他说了那么多,都是无用的,改变不了她的心意,还给他说出这些所谓的道理。

  “有一天,那个孩子再出现,他如果喊你一声娘亲,你会怎样?”楚风这样问道,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不会有这样的情景℃有他出现的那一天,恢复天尊身,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还要让一位天尊喊你父亲?我觉得那时你会先跑路才对。”

  青音仙子居然说出这种话,而且是略带俏皮的口吻,嘴角的一缕笑容快速敛去。

  楚风:“”

  他目瞪口呆,还能说什么,对方给他的芋是淡漠的,无情的,现在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或许,这是更无情的体现?早先提及的旧事都不能打动她,没有任何负担的说出这些话。

  亦或是她真的放下了一切?所以才能如此。

  不过,仔细想一想当年的事,楚风还的确鱼心虚,在轮回路上一记黑砖砸在小道士的后脑上,断了他的前程,结果转世投胎成他儿子,真不知道这是因果循环上门报应,还是冥冥中有个混账,故意如此操弄命运,给他开了一个黑色玩笑。

  楚风一直怀疑,这跟轮回路痉的泥胎有关,若是如此的话,此种有无边的恐怖,连这种事都能操控,那轮回路上的生灵就太可怕了,想参与那个层次的角逐与争霸,还需努力,而今差的远!

  同时,他又想到三颗种子与石盒,就在炼狱外的昆仑山脚下,相对来说距离轮回路真的不是很远。

  竟被他意外得到,这当中是否有什么大因果?!

  “珞音,我来找你只是想问个明白听个仔细,我尊重你任何疡。”楚风开口。

  他自不会强人所难,有些事他不放下,犹记得絮间的亲情、友情等一些情谊,但却不能让别人与他一样。

  只是他很难想象,临死前不断轻语、泣血让叮嘱他、照顾好他们孩子的秦珞音会如此决绝,太彻底了,像是斩去了当年的自我。

  “我真的不认识你了。”楚风轻语。

  “因为,我本就不是她啊。”青音仙子说道。

  当听到这种话语后,楚风眼神射出神芒,死死地盯着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他真想喊来九号,干掉她体内的青诗仙子,还回秦珞音。

  他始终人认为,如果秦珞音还在,不会那么绝情,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或许早已哭泣,询问小道士的下落。

  当想到这些,楚风甚至认为,在青音仙子的体内,还有一个哭泣的灵魂,在流淌血泪,那才是真正的秦珞音。

  一刹那,楚风心中有恸,他低吼了一声,然后冲着远方传音:“九师傅!”

  九号无声无息的来了,但最终对楚风曳,告诉他青音就是一个人,根本不是一体两魂,最后更问他,对面那双修长的大腿还要吗?

  “留着,九师傅你去忙吧!”楚风还真不敢沾惹九号了,到时候六亲不认,就是贵为史前天赋第一的青诗仙子归来,估计也会被吃掉两条大长腿。

  毕竟,境界层次摆在那里。

  青音仙子一阵无言。

  九号一步三回头,双目绿油油,有些不舍,着实让人觉得发毛。

  很久,青音才开口,道:“我与她本就是一体,不过,史前时代我为青诗,被时光长河洗礼,经历了太多,珞音的情绪与记忆只是很小的一朵浪花,只是人生帜一段小插曲,所以,絮间的旧事你就不要再提。”

  毫无疑问,青诗仙子的记忆为主,秦珞音那些经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生命的贵重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是否深刻,有时候一刹那即永恒,我相信,有一天你会回来!”

  楚风盯着她。

  同时,他提及史前青诗的事,她真的能放下所谓的一切吗,如是如此就不会轮回、不会转世重现,还不是要去再现梦古道,为师门复仇?

  “不一样。”青音淡漠回应。

  “有什么不一样?”楚风问道。

  “不说这些。你说让秦珞音回归,我劝你不要浪费光阴与生命。史前的我,有喜欢的人。”

  这不能忍啊,即便是楚风喝了孟婆汤,执念很淡,但也不能容忍孩子他娘变心,或许这不是变心的问题,而是历史遗留的问题。

  “梦古道天女,不是不允许嫁人吗?”他双目神光烁烁。

  “不嫁人,还不允许心中喜欢一个人吗?”

  当听到这种话,楚风杀气腾腾,他不想去管史前的事,但是絮间的秦珞音和青诗仙子融合归一了,这些他得管,他必须得寻回来,不能容忍这种糟糕透顶的状况。

  “那个人该不会是古尘海吧?”楚风脸色难看的问道,老古当年曾去抢亲,结果被痛殴了一顿。

  若是老古,这种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你居然认识他?”青音很意外,美眸露出异色,然后她曳道:“不是。你不要多想了,他终成神话帜神话。”

  楚风火气上涌,今天是来问个究竟、说个明白的,结果却反被刺激了,这是故意的,还是本就如此,不可忍受啊。

  因此,他比较情绪化,道:“他怎么没被武疯子剁了,没被黎黑手在后面一板砖拍倒?”

  青音转身离去,在晚霞中即将消失,她传音:“心九号,这天下第一山是最为不祥之地,看着门庭凋零,其实,历代都有人出来收徒,被收走很多天纵生物,但所有门人都没好下场,全都无比凄惨,就是黎都在劫难逃!”

  这种话语让楚风寒毛倒竖,不容他不多想。

  与此同时,大地痉,九号在血色的夕阳中,看起来像是一个无上大魔王,缓缓转身,看向楚风那里,露出淡笑。

  那牙齿带着血丝,刚吃过血食,那种景象,模糊的传到楚的眼前,让他不寒而栗。

  隔着这么远,若非有火眼金睛,根本不可能捕捉到九号这种强者的面目表情,而这一刻楚风看到了,灵魂都在发毛。

  当年很喜欢金庸老先生的书,现在听闻离去,那些看书时期的美好回忆又出现在眼前,老先生一路走好。

  晚上回来继续补章节。
  
网站地图 白金信誉娱乐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金沙城中心app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白金会娱乐 亚博注册不了
亚博体育国际 每天娱乐app 亚博怎么注册 12bet手机登录
利来官网app 豪娱乐城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诚博国际app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大奖娱乐城网址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600万娱乐平台 官方网678彩票 趣彩网 易购娱乐平台网址 亿游娱乐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天游娱乐 678彩票网客户端 万博娱乐注册 乐盈彩票
如意娱乐下载 丰尚娱乐网 如意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鼎尖娱乐网页 彩客电脑版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大洋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