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门中,那两只手掌实在太庞大了,压塌数百座雄伟的大山,击沉大地,整片精气浓郁的净土都在龟裂。

  两只手掌的表皮如同石皮,又像是古松张开的老树皮,十分粗糙,灰暗无光泽。

  这震慑人心,二祖的手掌在痉挛,在淌血,如同泉水般,汩汩而涌,染红地面。

  天空中,紫气遮天,看起来神圣祥和,这是瑞彩,是吉兆。

  可是,伴着二祖低沉的嘶吼声,却显得有些可怕。

  所榆子门徒都在仰天观望,想见证他铸就绝世身的那一刻,真正的君临天下。

  噗!

  这一刻,赤霞再次激射,冲散大面积的紫雾,隐约间可见那高空中血光喷溅,像是赤红星河被击断了。

  接着,人们要窒息,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压抑,天空中黑压压,像是悬岗上苍的天庭被终极生物击落下来。

  那是一块巨大的肩胛骨,带着血,如同一方星空倾塌,砸落到低空,惊天动地。

  轰的一声,远处一片山脉沉陷了,被砸的彻底断开,附近的山峰更是跟着解体,爆开许多,烟尘滔天。

  那片地带被血水染红了,断裂的的山脉,沉陷的大地,还有一座又一座崩塌的山体,全都一片殷红。

  这是一片被血染红的世界!

  景象极其可怕,这种生物一怒的话,山河失色,星空都要暗淡无光,而他现在“蜕变”的这么惨烈?

  他的血染红山川,让整片密土都在崩塌,都在沉陷,地面血流成河。

  须知,这片山河是武疯子一脉史前就开发出来的秘地,铭刻下了各种繁奥复杂的瞅纹络,寻常的能量怎能轰穿?

  可是现在,二祖的手掌、肩胛骨等却将这里砸的不成样子,宛若世界末日来临。

  “轰隆!”

  天穹都像是炸开了,紫气在被震散。

  那道如同古皇的身影在爷,他披头散发,全身血液在流淌,并伴着亿万缕黄金光,他散发着磅礴而可怖的气息,似可镇压诸天!

  苍穹下,紫气汹涌,如同惊涛拍岸。

  一道血河奔涌,像是星河坠落,向着地面而来。

  那两根可怕的肋骨,流淌着血,发出刺目的光芒,如同两根仙矛从天外飞来,噗噗两声,插在大地上。

  附近,许多山峰炸开!

  两根可怕的肋骨太粗大了,比许多山峰都要粗大很多倍,断茬儿锋锐,染着鲜红的血,贯穿净土后依旧在震动,结果导致地面不断裂开,不知道蔓延出去多少里。

  这片净土中,许多殿宇因此而崩塌了,许多黄金殿宇变形了,全都被毁的不成样子。

  净土中,许多弟子门徒都在逃,怕被波及,若是没有瞅防御,许多人都已经死去,连骨头都剩不下。

  有强者救援,将所榆子都带走,躲在远处观看。

  “二祖,真是太厉害了,蜕变的如此彻底,从手掌到肩胛骨,再到肋骨,全身上下都要换血,都要天骨再生,天佑二祖,这是要逆天了!”

  有人惊叹,带着无尽的敬畏,还有崇敬,觉得二祖通天彻地,这一次的进化太成功了,深感震撼。

  喀嚓!

  天空昼闪雷鸣,隐约间还穿出了二祖的嘶吼声,如同开天辟地时代的混沌生灵在出世,撕裂苍宇,让日月无光。

  一刹那,人们惊悚的看到,诸天星斗暗淡,无尽大星簌簌坠落时的可怕异象!

  整片天空都重新被染成了血色,二祖身影模糊,只能隐约间可见,他像是不断舞动身体,嘶吼不断。

  可惜,那里被法则包裹了,被秩序神链缠绕,成为一片禁绝之地,声音、神念传出来都不清晰。

  噗!

  二祖越发的可怕,金光成海,血气演化星空,而后又不断崩开,向着下方坠落。

  “血染青天!”

  “到了二祖这个层次,换血还能如此彻底,太惊人了,现在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有人叹道,深感敬畏,越发觉得二祖深不可阻,这一次道果将不可想象。

  突然,天空中再次传来二祖的呼喝声,一颗发光的球体飞落下来,整体比许多坞的大山要庞大!

  那是一颗眼球,当中有星毁月坠的画面,也有宇宙苍茫、星空焚烧的可怕嘲,最终它轰的一声砸裂山川,落在大地上。

  “二祖在换眼,这一次难道要蜕变出虚空之眼,或者阴阳眼,亦或是火眼金睛?!”

  一些人惊疑不定。

  许多人眼神都狂热了,二祖若进化出更加强大的体魄,拥有一些传说帜能力,他们自然会跟着受益。

  当然,也有一些人露出疑色,心中有些不安,二祖这种进化也太疯狂了,到了这个层次还能如此彻底?

  “喀嚓!”

  天空昼闪雷鸣,大道规则越发的强烈,有血色闪电化成天刀在那里横空,二祖发光,成为血色光团。

  “嗯,那是什么?!”

  很快,他们发现一只耳朵坠落下来,将一片大湖砸的浪涛击天,而后所有湖水都被蒸干了,灵湖成为深渊。

  这一刻,那些狂热的门徒进一步怀疑,二祖在耳朵在进化?

  “此后,二祖或许会有天道之耳,不仅能聆听到众生的心声,还能捕捉到大道的轰鸣声,探查道之轨迹,这是进军终极路的天赋异术,如果这次真的成功蜕变出来,以后二祖或许足以比肩武疯子祖师!”

  然而,另外一些人却越发的不安了,总觉得二祖的蜕变太诡异,居然可以让身体各部位都提升?

  天空中,规则符文密密麻麻,如同有人在诵经,将二祖缠绕,将他覆盖在当中。

  祥和紫气几乎被彻底击散了,秩序天雷声震耳欲聋,到处都是毁灭之力。

  二祖依旧气势磅礴,仿佛要撕裂上苍,气吞星河,张口间,咆哮声震荡了出来,让人骇然,灵魂发抖。

  无数人叩首,整片大州的进化者都跪伏了下去,忍不住颤栗。

  他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是要蜕变到最后关头了吗?

  喀嚓!

  一道巨大的秩序光芒,像是一口仙剑将整片天穹都撕裂成为两半,与此同时,人们听到二祖的闷哼与痛苦的低吼声。

  伴着血雨,半截巨大的脊椎骨坠落下来,很可怖。

  而且那染着血丝的巨大脊椎骨在天空中就炸开了,唯有残块坠落在地上,流下一地金色的骨髓液。

  “看到了么,这是真正的洗髓,一般在低层次时才能这么进化,二祖这是逆天了,如此境地还能做到这一步!”

  有人认为,二祖换血后又开始洗髓,在剧烈改变体质,实现生命层次的大幅度跃迁,这是走无上路。

  可是现在有些强者却脸色煞白了,比如二祖的亲传弟子,那几人在颤栗,感觉有些惶恐。

  因为,祥和的紫雾散开,秩序神链等也不那么密集了,二祖的真身渐渐钢,虽然依旧气势磅礴,宛若古皇,但是明显肢体不全!

  他的肩胛骨,手掌等断落后,根本就没有重塑,没有再生长出来,而且满身裂痕。

  二祖在低吼,全身发光,从他身体上密密麻麻的裂缝中绽放出来,如同金光焚烧,而那些裂缝更加粗大了,他似乎要解体爆开了。

  “二祖!”有人大叫,十分惊恐,对着长天大吼出声。

  这情况似乎跟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噗!”

  终于,血河奔涌,如同一道又一道赤红色的星河坠落,二祖的两条大腿断落,砸向下方大地上,血雨倾盆。

  同时,二祖的胸膛部位亦炸开,心脏跳动,挣脱出来,带着断裂的血管,划出刺目的赤霞,撞向地面。

  一时间,下方地表山地崩塌,景象可怕,一副世界末日来临般的可怖景象,整片山川都被染成血色。

  “不好,二祖进化出现了意外,这不是蜕变,而是反噬,他晋升到那个领域后,被天地秩序所伤,境界崩了!”

  所谓境界崩,自身亦难保,这是要全面崩溃,从肉身开始瓦解,根本同众人猜想的是两码事。

  早先的狂热弟子现在跪伏在地上,如同冷水泼头,一个个都胆寒,面色煞白,吓到魂光都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二祖不是在蜕变吗,而是走上了失败路?可是早先明明成功了!

  一些人想到进化路上的一些危险情况。

  在进化的相应领域中,自身道心不稳,却强踏至极点,想孤高在上,可却不知危险了,过犹不及。

  犹如一条乘云升高的龙,它升到了最高亢、最极端的地方,无路可上,它四顾茫然,心神恍惚,为道所斩!

  总的来说,二祖原本成功了,不然也不会出关,可是他却心高气傲,想俯视众生,踏上这一领域的关键果位,犹如圣者领域对应的大圣,犹若天尊领域对应的大天尊。

  结果,他失败了,强行踏至极点,而他自身却没有那种根基,故此一朝间形神崩塌,肉身不断断落。

  二祖这才出世,挟无上威势冲天而起,可是修行有缺陷,出了问题,直接又毁掉了。

  他原本欲驾驭紫气南下,去三方战橱杀九号,结果自身先完蛋了。

  砰!

  二祖坠落下来,痛苦无比,他没有死,但是受了大道之伤,境界彻底又从那个崭新的领域著落下来。

  而且自己解体了,如今四肢全部断落,五脏也破烂,心脏都离体而去。

  他只剩下上半部分残体,跌落在山川中,身体迅速缩小。

  本欲仰天长啸,睥睨天下群雄,可是,他自身先完了。

  北方,许多强族的祖师长出一口气,全都放松了,不然的话这位二祖进化成功,将给各教带来无边的压力。

  事实上,二祖进化的声势太浩大了,早已惊动阳间各地一些老怪物。

  而北方这里更是有各种消息传出,借助瞅,送到了阳间各地,因此第一时间人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震撼,而后又哗然。

  原本一个绝世生物出现了,结果却因为意外又被斩落了,强踏极点,导致自己干掉了自己。

  至于三方战城里,各族生灵感触更大,这位二祖原本是要南下的,结果却自身先崩了。

  事实上就在不久前,三方战场的顶尖强者都感应到了一股压抑感,他们有所觉察,北方像是有无边的血气,有无局怖的气息在蒸腾,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要杀来,现在却烟消云散!

  九号一直在眺望北方,他自然心生感应。

  毕竟,二祖紫气南来,都已经实施了!

  他咧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齿,泛出寒光,无声的笑了笑,有些人。

  然后,他的脚下出现一条银光大道,他招手,带上了楚风,以及三方战场的一些人,直接冲向北方。

  一条银光大道,横贯战畴北方这条线,绚烂而神圣,九号踏着银光,极速接近,时间很短就赶到了。

  广袤无垠的大地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

  “啊!”

  二祖的坐下弟子等都惊悚,早已知道九号这个生物,更是知道尤兰被俘,现在见到那个活尸来了,怎么不害怕?

  他们的师尊二祖现在半残,境界崩坏,能否活下来都两说,结果现在天下第一山内的凶残生物来了,怎么办?

  九号迤迤然,动作很优雅,迈着一双枯瘦的大长腿,在这片染血的净土中转了一圈,立时盯上了那一双巨大的兽腿。

  二祖的本体是一只凶兽!

  九号一招手,两条大腿缩小,飞了过来,他张嘴就咬了一口,叹道:“鲜美!”

  我去!

  无论是从三方战场跟过来的进化者,还是二祖门下的强者,全都风中凌乱,这个活尸赶过来就是为了收大腿?

  二祖眸子睁开,忍着剧痛,他感觉一阵惊悚,觉察到了九号的无边恐怖,那干枯的身体内蕴含着人的力量。

  可是,他进化失败了,无可奈何,而看到九号在吃他大腿,顿时更是毛了,怒怨无边。

  砰的一声,二祖身体再次四分五裂,只剩下头颅与脖子下的部位还保留着,其他部位皆破败不堪。

  “二祖!”有人大叫,阵阵惊悚。

  然后,九号都没看他们一眼,带着两条兽腿,又让人去寻心脏,就这么给带走了,驾驭银光大道,返回三方战场。

  “快将二祖送到武疯子祖师闭关地去!”

  有人大吼,无比焦躁,心中震颤,因为除却武疯子外,世间多半无人可以救治他活下来。

  三方战场上,就是楚风都一阵无语,九号跑过去,就是为了捡两条大腿?!

  不过,不久后,他也不腹诽了,因为正在烧烤兽腿肉,且在那里喊着:“真香!”

  九号炼化掉了各种可杀伤低级进化者的有害物质,导致楚风放心烧烤,大快朵颐色泽金黄的腿肉,满嘴带油光,喷别霞。

  远处,人们有些发傻,有些惊悚,曹德大魔头也在跟着吃那位二祖的大腿?!

  此刻,天下早已震动,九号去捡大腿吃,让各方震撼而无言。

  不过,所有人都意识到,事件越发的可怕了,闹的越来越大,到了这个地步,再出手再对决的话,多半就是武疯子出世!

  那个震古烁今的凶残狂人一旦出现,注定要天塌地陷!
  
网站地图 万博体育平台网 天天娱乐软件 老虎机网站大全彩金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玛雅平台娱乐网站 凤凰娱乐注册 万博平台app
满堂紅游戲 尚博娱乐官网 AG平台网 娱乐国际平台彩金网址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玛雅平台首页 优乐国际app 皇浦国际网站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天天娱乐 在线娱乐注册 明发娱乐
诺亚娱乐 凤凰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 拉菲娱乐代理 汇彩网下载
天游娱乐平台注册 678彩票网下载 600万娱乐平台 京城会娱乐 亿游娱乐
盛源彩票 银豹娱乐 伯爵II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同创娱乐地址
樱花彩票 官方一号彩票 正点游戏 天游娱乐 5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