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苍凉悠远,暗红色的地表上满是裂痕,今天发生太多的事,让所有人进化者都心中波澜起伏。

  一辆赤红的战车如同落霞倾泻,赤光缭绕,映照的虚空都一片灿烂。

  一辆黄金辇车,其上镌刻着史前禁地号令人间的可怕真相图,刺目光芒冲霄,横亘战场上。

  两大禁地的生物都在针对曹德,人们立时明白,这两处寂静漫长光阴的厄土都对阳间第一名山发难了,肯定有强者正在出手。

  许多人意识到,第一名山危矣!

  禁区复苏,未知的绝世生物出世,绝对的可怕,整片洪荒大地都会因此而颤栗。

  人们不会忘记,史前岁月,任何一个禁区都有号令天下的能力,在他们活跃的年代,阳间简直是血色的山川。

  哪个道统敢违背他们的法旨,都会被血洗,寸草不生。

  自古自今,有些原本很强的种族,甚至都足以已列前十大内,都因为不屈服,同他们对立,而被灭族。

  即便是楚风,也是心头一沉。

  他鱼担心了,他在第一名山内部只看到一个九号,仅凭他一个人能够挡状自禁地的生物吗?!

  “呵呵”

  赤红战车前,那个紫发青年男子在笑,他负责驾车,此时却如同众星捧月般被神王赤峰等人闻。

  他背负双手,身体很高,发丝紫莹莹,同九头鸟族的赤发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人脸如刀削,显得很冷酷,瞳孔慑人,犹若两口紫色的仙剑在铿锵作响,流转慑人的符文。

  一个禁区的驾车的年轻人,一个仆从就能如此,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绝顶神王,实在让人们心头沉重。

  这就是禁区的底蕴吗?

  在场的年轻英杰,各族的翘楚人物,颇有些心灰意冷,苦修有何用?

  他们想登顶,想在未来一遇风云变化龙,超脱自我,也成为名动一方的强者。

  可是,禁区中走出的赶车人都这么强大,让在场的人充满挫败感,他们苦苦争渡,到头来却发现同为青年一代,别人的随从都胜过他们,高高在上。

  “天下第一名山的弟子,呵,你叫什么?”

  紫发青年劫铭背负双手,向前迈步,神王赤峰等人皆跟随,陪伴在他的左右,逼视楚风,一同走来。

  九头鸟族、龙族等都有些激动,禁区的人来了,无惧天下第一名山,即便当场打杀曹德又如何?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

  云拓、神王赤峰等人握紧拳头,因为情绪过于起伏剧烈,面孔都略显狰狞。

  这两天他们太压抑了,被九号支配命运的恐惧,被曹德魔头欺凌、偶尔来割他们肉去红烧而积攒下的怨愤,这一刻都爆发了。

  “他是曹德,就是他,从第一名山请出来一个所谓的九祖,为祸此地!”云拓咬牙道。

  紫发青年劫铭淡漠点头,算是对三头神龙云拓的回应,但他却依旧向前逼近,来到楚风的近前。

  他身材很高,比常人高出一头半,身体雄健,紫发炫目,披散在胸前背后,自身的生机与血气旺盛如海般。

  再加上他来自阳间第十一禁区,为他加成,等于笼罩上一层神秘而慑人的光环,极其迫人,让人觉得有种压迫感。

  “我问你呢,叫什么名字?”他来到近前,俯视楚风,这样更进一步逼问,相当的自我与无礼。

  事实上,这就是禁地生物帜做派,史前岁月,他们的行事风格比现在还要霸道,动辄就是血屠过去,染红山河。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驱车者也算是该禁地出行在外的年轻人的亲信,所以他相当幼气,在面对敌对阵营中一个圣者领域的进化者时,满脸的冷淡之色。

  “你就这样跟我说话?第一山还没灭呢,让你主人过来!”

  楚风平静地说道,一点也没有退避之意,如果按照身份来说,他现在是第一名山的门徒,一个驾车的随从没资格和他这么说话。

  “山门都被攻破了,今天将被彻底除名,你还谈什么天下第一名山门徒,你真以为还是黎龘镇世的时代吗?”劫铭冷笑道,随后他又道:“就是黎龘,当年他敢去禁区作乱杀人吗?”

  “怎么不敢,我记得,黎龘曾经火烧大半个禁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也没人出来追究啊。”

  楚风说道,而后瞥了他一眼,不搭理他了,只是看着那个走下战车的年轻人与另一辆辇车的生灵走到一起。

  “呵呵,破落门户,即将覆灭,还嘴硬什么,黎龘当年是下黑手,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一会儿睁开你的眼睛,看着我族的老祖血洗第一山。”

  紫发青年劫铭身材蕉,带着冷笑,他认为,结果无需去猜测,第一名山注定要成为历史的云烟。

  而且,他脸色不善,杀机流转,几乎探出了一只手掌,就要将楚风拎过去,想要动粗了。

  赤峰、云拓、鲲龙都露出笑意,感觉即将出一口恶气。

  楚风沉下脸,真以为他是善茬儿吗?

  于此之际,羽尚天尊一声冷斥,大袖飘飘,警告劫铭,不得妄动!

  面对禁地来人,都敢这样警告,羽尚老人的行为举止让不少人都吃惊,不要自己的命了吗?事后被清算怎么办?

  楚风叹息,很感动,觉得如果有可能,一定要为老人延续寿元,不能让他坐化!

  “劫铭,不得无礼。”

  远处,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早先从战车上走下去的年轻人开口,面色白皙,谈不上俊美,但很和气,看起来平易近人。

  不过,谁若以为他可欺,那自然是找死,大错特错。

  即便他很和善,可是无形中也有一股让人心惊肉跳之感,很强,身体内的生机太旺盛了,宛若浓缩的星海,真要爆发开来,不可想象,注定要横推世间同代人。

  “曹德,曹兄,别介意,我这个随从就这个脾气,怎么说都改不了。”

  这个不是很英俊、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男子开口,一头紫发晶莹,双瞳居然是银色的,所以笑起来时,依旧让人忌惮。

  双瞳为白,不是白眼狼,就是绝世妖魔,这是老古提到一些可怕生物时,随口感慨的一句话。

  后来楚风询问,老古才扭捏不情愿的告知,他当年差点被一个银瞳男子给活吃了。

  想都不用想,以他大哥黎龘这种镇压一世的大黑手姿态,还有人差点吃了老古,一定来头大的吓死人。

  此时,楚风严重怀疑,当年老古就遇上了天下第十一禁区的生灵。

  他露出笑意,对那银瞳男子点头,他最近已经有所了解,向九号问过九头鸟族的源头,为四劫雀的仆人。

  第十一禁区的生物,名为四劫雀,极其强大可怕。

  相传九头鸟族的祖先,就是血脉最为稀薄的四劫雀,因为蜕变失败,过于弱小,被赶出该族,后世子孙渐渐成为九头鸟。

  可想而知,真正的四劫雀多么的吓人!

  何为四劫雀?有一种说法,该族总共经历过四次天地大劫,贯穿四个纪元,进化文明覆灭四次,他们依旧在,艰难度过四次末日劫难。

  这若是为真,那就可怕了,难怪名为四劫雀,栖居之所成为无敌禁地。

  银瞳男子名为劫无量,在数量极其稀少、繁衍难度很大的四劫雀中,他自然算是嫡系一脉,身份很高。

  他的进化层次还不算极高,但是血气宏大如山海,在体内起伏,极其可怕。

  禁地中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所要走的道路相对来说已经很成熟,不像外界惊艳者走进化路时还要去摸索,还要去反复验证与探究。

  劫无量比楚风境界高,但是,他却很客气,不像自己的亲信那么霸道。

  短暂的交谈,他很礼遇,对楚风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语,平和,好言好语,可谓平等视之。

  “曹德兄,我来自禁区,你出自第一名山,自然平起平坐,你也不要介怀,在长辈未分出胜负前,我们没有必要起纷争。”

  劫无量微笑,虽然不渴,但是整个人很有气质,牙齿雪白,十分灿烂,个人魅力很强。

  不过,楚风却不认为他是温和之辈,不说老古当初的牢骚,就是他自身也能感觉劫无量体内的血气的恐怖。

  而且,对方明显话里有话,说的很清楚了。

  强者未分胜负,天下第一名山未被血洗前,他们还认可楚风,视为同类人,一旦攻破天下第一山,覆灭此地。

  到时候,估计他就不会阻拦其仆从了,直接打杀楚风,掌掴楚风都不算什么!

  现在,他们提前起纷争的话没什么意义,主要还是等绝世争霸落下最后的峄,看结局如何。

  虽然为对立阵营,注定会为敌,但楚风对他观感不差,而且这个时候还颇有探究欲望,他对四劫雀这种禁地中生物很好奇。

  尤其是相传他们熬过四次天地大劫,经历过灭世,再次开天的岁月,实在让人不得不惊,想要探寻。

  若是别人,就是想知道,想要了解,也得矜持的绷着。

  然而,楚风没有这个觉悟,哪怕知道不久后可能就会翻脸,决一死战,他也满脸是笑,殷勤询问与请教。

  “开天前什么样子,历经四劫,你们的祖先都见证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覆灭的修行文明又是怎样的?你们是不是曾经见识过很多超越极限,不可理解的功法,都有什么古怪特征?”

  众人都无语,这种秘辛,这种天大的秘密,属于四劫雀这样的古老家族,怎么可能会随意告诉外人?

  人们都觉得,曹德魔头这是忒不要脸了,还是神经过于粗大了,这都想问,这都能问?

  就是羽尚天尊都嘴角微颤,替他脸红。

  四劫雀劫无量眯起眼睛,笑呵呵,依旧和和气气,道:“确实见证了很多骇人的往事,兴衰更迭,古今莫不如是,改变不了。我们的祖先,远远的看到过天帝的孤独与凄凉,那只身独自上路远去的背影,举世皆泣,他所要面对的不是我等能够理解的,我的祖上也见证过一代女帝的才情冠绝古今,惊艳了岁月长河。如今,我族侥幸收藏有残破的帝之遗物,那个时代啊,可歌可泣,辉煌到极尽,璀璨到让人颤栗,可惜了。”

  说到这里,他就止住了话语,不说了。

  “接着讲!”楚风不没羞没臊,让他继续。

  劫无量都无言了。

  在他身边,那仆从劫铭很想说,你凑不要脸。

  相对四劫雀劫无量而言,不远处那个从黄金辇车中走出来的女子就不那么和善了,虽然丰姿绝世,极其靓丽,但是现在却黑着一张脸,没给楚风好颜色看。

  “什么情况,这位是”楚风询问,反正劫无量不说了,他自己主动转移话题,问那女子的来历。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被黎龘暗中下黑手、一把火烧了大半个禁区的苦主的后人之一。”

  这女子开口,她很年轻,青春而富有活力,尤其是眉心那里有一颗晶莹而细小的红痣,更增加了一股异样的风采。

  但是,她现在却很不开心,黑着一张俏脸。

  楚风无语了,这都能遇上?他不久前还以此碣铭呢,结果没有想到苦主就在眼前,这叫什么事!

  黎龘下的黑手,凭什么让他现在来背锅?楚风不服。

  “你叫曹龘?”绝色女子神色不善地问他。

  “不是!”楚风曳,打死也不认这个名字了,他一脸严肃之色,道:“我叫曹大德,不,曹德!”

  他差点说漏嘴,赶紧纠正。

  然而,即便是这样,附近也有不少人过敏。

  比如,六耳猕猴族的神王弥鸿。

  还比如,绝世神王黎九霄,有些怀疑地看了他又看。

  怪龙则很想揭发,想当众叫出来,他就是曹大德,不,姬大德!

  来自禁区的绝色女子黑着一张脸,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这个时候远方的天下第一山突然一声剧震,光芒冲霄,让整片夏州都剧烈颤抖。

  三方战畴第一山同属在一州,感受格外清晰。

  所有人都骇然,第一山爆发大战,剧变开始了!

  “呵呵,终于动手了,曹德,你的师门要从世间除名了,你的命也不能长久了。”

  有来自禁地的生物开口。

  天下第一山,武疯子在这里转了几圈,观察一段时间了,终于出击,他非常的霸道,直接动用时光轮与磨盘拳轰穿护山光幕,震散大片的能量光团。

  而后,他大步走了进来。

  九号无声无息的出现,脸如黑锅底,带着愤怒之色,道:“没有看到地上有路吗,你乱轰什么,眼盲吗?!”

  这里有一条卸,通向第一山内部深处,当初楚风就是与他从这里走出去的,路旁有两座大坟。

  武疯子霸道而冷酷,血气贯冲霄汉,他背负双手,向前逼近,道:“我是为覆灭第一山而来,今天踏平此地,跟人一起血洗,让这里从世间除名。”

  “你真以为这里随便就可以闯入吗?别说来了大白鲨,就是来几头龙鲨,也照钓不误。”九号寒声道。

  “就凭你自己,还不赶紧退回第一山深处,那里就要被人推平了,部都将被掀翻!”武疯子霸道无比,森然说道,血气滚滚而涌,如同江海激荡,要掀翻天宇。

  “都认为我人单势孤可欺吗?”九号漠然说道,而后露出冷酷的笑容,白生生的牙齿很冰寒,他盯住武疯子的大腿,道:“像我牙齿这么好的还有几个兄弟,你这是执意送腿吗?”

  接着,他冲着不远处的两座大坟低声喝道:“三号,六号,苏醒,血食到了!”

  轰的一声,那两座大坟解体,直接炸开,能量光芒滔天,从当中飘出两张十分古老的人皮,直接迎风鼓胀起来,瞬间化成枯瘦的人形之体,都呲着白生生的牙齿。

  武疯子:“”

  接着,他又很想诅咒:“@#%#!”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网址 扑克王APP 尊宝娱乐平台 App 龙虎赌博原理
AG官网下载 优乐2国际官方网 365棋牌 澳门福彩官方开奖结果
龙8手机app下载 世界杯下注网 利澳国际娱乐注册 天时平台
a8娱乐官方网站 大发国际娱乐APP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齐发国际
ag平台下载 远博娱乐下载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怀念长发的句子 cg彩票接口 玩家汇注册 京城会娱乐
华人2娱乐登录 聚富彩票网刷钱 玖富娱乐 欧亿娱乐招商 如意娱乐登陆
天游娱乐介绍 丰尚娱乐游戏 博猫游戏 天天好彩 天游娱乐用户
拉菲II娱乐 天游娱乐介绍 博猫游戏 满堂彩58599官网 樱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