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当传说中那人已被遗忘时

  来自天下绝地帜强者,这一刻皆身体发寒,都眯起眼睛,双瞳中爆射可怕的冷电,撕裂虚空!

  他们盯着高原痉那平滑的断面,那个静止的世界。

  可是越是凝视他们越是心悸,仿佛内心深处自动生出一片深渊,自身在沉沦,在迷惘,要永堕进去。

  终于,他们眸子化成大道符号,都用力甩头,不敢再看了,灵魂都在悸动,有些难以置信。

  九号见状,手拄大旗,最终叹息道:“看来你们根本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不知道传说帜那段岁月,更不可能知道传说中那个人,最多也就是听各自的祖先提及一二,但是,我想,连你们的先祖都没有资格来这里朝圣,没资格跪伏在此地!”

  说到最后,他越发的霸气,眸子绽放着火热的光芒,像是在追忆一段岁月,一段早已不存世的传说。

  他发丝披散,如同盖世大魔王,气吞八荒,手持大旗,仿佛要议宇宙洪荒星海,镇压一世。

  可是,强如九号这种生物却对此地亦如此尊崇,让人不得不惊,这里到底藏着什么,又葬下了什么?!

  前方,来自禁地帜生灵,一个个都矗立在被滔天的血气中,每一尊都强大无边,模糊而朦胧,都如同跨界而来的战魔,威严无比。

  一个只能看到模糊轮廓的生灵开口,道:“你太酗我等了,禁地立身阳间,连天地都曾覆灭过,而我等族群却还在,这是为何?有更深层次与慑世的原因!”

  另一位来自天下绝地的强者开口,双目如同深渊,道:“无论这里有什么,多么强大,同我们所了解与接触的到那些东西相比,究竟孰强孰弱,依旧很难说!”

  “还多说什么,都杀掉!”

  在九号的身边,钢一道干枯的身影,如同在飘,事实上他就是一张人皮,被称为二号。

  这张人皮存在的岁月极其古老,鼓胀起来后,也是很诡异,神秘莫测。

  “该不会都是一个人蜕下的皮吧?”

  来自禁区的一个强者眸光明灭不定,他心中有些怀疑,也有些打鼓,若是如此的话,那个真正的生灵呢?

  “三号,六号,饕餮血宴开始了,还等什么,都出手吧!”

  九号喝道,并在摩挲手帜大旗,旗杆很古朴,旗面破破烂烂,但是现在展动间,仿佛一下子要议万古时空。

  这里的景象太可怕了,混沌气弥漫,大道碎片无数。

  来自禁区的生灵都很忌惮,盯着这杆破烂的大旗。

  三号、六号都出现了,无声无息,瞳孔都绿油油,盯着对面的禁地强者。

  不过,他们看九号时,也是目光幽幽,很不信任。

  九号道:“这次绝对是闲族群,其血通天,可助你们练功,渡过万灵血引劫!”

  六号带着很强的怨念,道:“我信你个鬼,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九号无语,很想说,单以年份来论,你们两个都比我还要大好不好,谁是糟老头子?

  三号也很怨念,当众吐出一块铜疙瘩,两只手捂着腮帮子,现在还感觉牙齿剧痛呢。

  “杀!”

  最终,二号看不下去了,第一个杀了出去,如同一头鲲鹏展翅,左手漆黑如墨,右手洁白如玉石,拳印无双,轰穿天地,打向对面的两人。

  他一个人而已,就去扑杀来自禁地的两大强者。

  哧!

  不过,对面的两人真不是凡俗之辈,绝世强大,其中一人直接就打出两道十字星光,轰的一声,割裂天地。

  十字星河钢,秩序纹络漫天交织,这里成为大道规则覆盖下的绝地!

  “滚!”

  二号大吼,发丝飞扬,脾气火爆到要炸裂,怒轰过去,黑白拳头接近时,爆发出撕裂宇宙之力。

  这也就是第一山,密布着无穷岁月前的痕迹,有至高纹络纳于山川土壤中,不然的话这种战斗直接会毁掉此地的一切,万物都不复存在。

  尽管如此,这里依旧发生可怕的大爆炸。

  刺目的拳光,与十字星河撞击,撕裂光幕,冲到域外去,连外界人都可看到,光束滔天,星空都暗淡了,有大星在熄灭。

  轰隆!

  二号太猛了,打穿十字星河,将那人震的大口咳血,倒退出去。二号追击,同时又开始进攻另外一人。

  “杀,这次我要那条大粗腿!”三号喝道,也出手了,向着某一个老者杀去。

  那老者很高大,屹立高原上,冷漠无比,双目如同两盏金灯在焚烧诸天,透过无边的血气映照出来。

  “你瞪谁呢!”三号轰杀过去。

  这个老者很可怕,穿着黄金甲胄,在这一刻爆发了,犹如开天辟地时代的生灵从混沌中出世,天生勇猛无匹。

  轰!

  三号的一拳与他的手掌撞在一起后,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天地山河都被血色覆盖了。

  两者激烈搏杀!

  “我也来了!”六号也动了,很贪心,研两个目标,直接杀了过去。

  九号长啸,也开始出手。

  他的对手很难缠,无比强大,超乎预料。

  那是一个中年人,满头发丝浓密,生有一双银瞳,如同点燃了万古虚空,能够看透一切虚妄。

  最为可怕的是,他的体外有四重光环,一道漆黑如墨,一道殷红似血,一道灰暗瘆人,第四道白惨惨。

  四道光环一点也不神圣,反而很妖邪,带着无边的煞气。

  他一声轻叱,如同天鸟啼鸣。

  在他的背后,钢四劫雀的虚影,这是来自第十一禁区的生灵,是一头古老的四劫雀。

  所谓四劫雀,这一族曾经熬过四个纪元,沾染着天地大劫的气息!

  在四劫雀的体外的四重光幕便蕴含着这种力量,是该族强大的底牌之一。

  因为,带着四重天地大劫气息的光环,使他们仿佛万法不侵,大劫不临身。

  所以,九号一拳轰来时,第一击都没有能够打动他,险些吃亏。

  “杀!”

  四劫雀大喝,化出本体,四种颜色的羽毛,同他体外四种光环一致,惨烈煞气澎湃,无比的吓人。

  它张嘴间,就是一道光束,凝聚着四劫之力!

  这就有些吓人了,外人很难伤他,而他却对别人的威胁极大,杀伤力骇人。

  “历经四次天地大劫,熬炼成不朽之体?我还真不信邪,若论大劫气息,谁能与此相比!”

  九号喝道。

  在他的手中,那杆破烂大旗猛力向前荡去,天崩地裂,苍穹塌陷,弥漫出丝丝缕缕的气息,当真是可怕无边。

  轰的一声,四劫雀体外的四道光环都被打穿,它吐出一口血,横飞了出去,露出震惊之色,盯着那杆大旗。

  不过九号却没有再挥动那杆特殊的大旗,直接将它插在地上,定住山河,镇守断面空间。

  他横空而起,追击四劫雀,直接杀了过去。

  “徒手跟我斗?”四劫雀冷漠无比,虽然刚才被大旗直接轰穿护体劫光,但他依旧自信无比。

  据他了解,除了经历过天地覆灭大劫的器物,同样沾染了天地大劫之力的武器外,其他利器很难杀伤他。

  “我眸光一瞬,就是劫起劫落时!”九号喝道。

  这一刻,他的双目不再绿油油,而是金光焚天,太过慑人,飞射出两道惊世骇俗的璀璨光束,如同灭世之焰。

  四劫雀惊悚,总觉得这不像是九号自己的目光,像是从冥冥中召唤来的双瞳,盯上了他。

  接着,他又感觉到,这似乎是九号从其身后的平滑断面中汲却的丝丝缕缕的气息,让他骇然。

  那平滑的断面中究竟有什么,九号吸收一缕而已,就能如此?

  轰!

  果然,九号吸收一缕那种气息后,他的双瞳爆射黄金光束,洞穿了四劫雀的四重光环,直接撕裂了其护体光幕。

  吼!

  九号一声大吼,满头乱发飞扬,他一拳接着一拳的打来,从那撕裂的光幕缺口处轰击,肉身搏杀,硬撼号称练成不朽之体的四劫雀。

  砰砰砰!

  在血拼中,在激烈的搏杀中,号称不朽之体的四劫雀都被打的咳血,身体爷,翎羽不断飞落出去。

  每一根翎羽落下,都会割裂天地,带着无以伦比的能量,迸发着毁灭气息!

  “够了!”

  四劫雀怒喝,它一个幻灭就从原地消失,躲避了出去,要重整旗鼓,再去杀九号。

  “怎么可能够了,还没完呢!”九号喝道。

  拳印如虹,他再次欺身到了近前,快到不可思议,伴着光阴碎片,生生薅起一簇鸟羽,血淋淋。

  “死!”

  四劫雀大怒,终于闪避出去,化成人形,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发光,在其背后铿锵四声轻响,震慑了天地。

  “我有开天四剑,一蕉万仙!”四劫雀大喝:“杀!”

  他的第一口剑自背后腾起,从鞘中飞出,乌光暴涨,仿佛真的要血洗群仙般,恐怖无边。

  “你斩谁?立身于此,吾身无敌!”九号很冷酷,一点也不在乎。

  他张嘴间,运转特殊的呼吸法,从背后的平滑断面世界中汲全粹,周身汗毛孔都在吸收丝丝缕缕的特质能量物质。

  轰!

  他一拳轰穿天地,徒手对抗开天第一剑。

  这片地带大道符号无穷,剑光暴涨,拳光更是淹没了山川星河。

  “立身于此,吾身无敌,先天不败!”远处,二号也在大喝。

  接着,三号、六号也轻叱,都气息暴涨,实力激增中。

  “呜”

  突然,像是有人低吼,又在轻吟,接着一曲可怕的笛音吹响,简直是要杀掘灵,屠灭大世。

  “混沌万灵渡劫曲?!”

  这一刻,九号都吃惊了,感觉一阵心惊肉跳,果然有绝世高手在附近,禁区中来的人不算少,有顶尖强者下场了。

  昔日,这种妙术被简称为混沌渡劫曲,排位在第三呆过,也曾挂在第二的位置,极其玄妙莫测。

  九号当年踅摸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没有找到,这种妙术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他没有想到,今天有人吹响混沌万灵渡劫曲!

  这一妙术最为可怕之处,并不是单一的杀伤力上,而是经常诡异的逆转战局,在那极其遥远的年代有人统计过,只要它一吹响,同阵营的人几乎就会大胜。

  很妖邪,也极其可怕的混沌万灵渡劫曲,无比神秘,让九号都眼红。

  谁能想到,今天它在这里响起。

  显然,又有人进入第一山,禁地来犯的强者比想象的还要多与可怕!

  “欺负我们人少是吧?!”

  “吃素的哪几个,都出来!”九号大声道。

  这一嗓子喊出去,来自几大禁地的强者都鱼眼晕,背后冒凉气,暗自猜测,该不会真是兄弟九个吧?

  强如他们,也在腹诽@#%这实在让人受不了!

  远处,果然有大坟炸开,坟头草都有好几丈高了,又有两张人皮漂浮出来!

  “死磕到底,谁怕谁!”这时,有禁地的强者喝道,声音很高。

  在那个方位,来自禁地的一位老者无比恐怖,每一根汗毛空都在喷吐秩序神链,法力盖世。

  他非常强,也很直接,当众说出一部分真相。

  “时代变了,有些大界壁已在悄然无声间打通,禁地中生灵一代更胜一代!第一山或许曾经有那段岁月的秘密,有那段传说,有那个人留下的什么,但是时代更迭,大世轮回,曾经最为璀璨的也不能永远灿烂,终究会熄灭,会被人超越,甚至会被葬送q天,就此揭开此地吧!”

  那个禁地强者的声音很宏大,也很无情,更是非充酷。

  “禁地的背后,果然连着什么,现在终于露出冰山一角吗?”九号低语,而后他霍的抬头,道:“当传说烟消云散,当你彻底被世人遗忘,当古今岁月中都不再有你,当那些生物再降临,或许,当再次释放你的一缕辉煌!”

  九号杀机无尽,比入侵者更冷酷,道:“有多少底牌,有多少后手,有多少强者,你们都一次性展现吧,我等要血祭一段岁月,致敬传说中那个人!”
  
网站地图 优乐2国际官方网 亚虎官网pt 汇宝娱乐平台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ag官网App下载 蓝盾在线赌博下载
澳门赌城在线 太阳娱乐 扑克王下载 扑克王app官网
海安白金会 王牌国际娱乐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bodog备用网址 金马国际APP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久赢在线 银豹娱乐 满堂彩六合网站 趣赢娱乐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满堂彩网站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幸运飞艇 开奖 拉菲平台 彩票678网站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凤凰网彩票 CC娱乐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汇彩彩网
注册彩票网站 万恒娱乐彩票 678彩票网网址是 亚彩会彩票 55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