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动身了,他很谨慎,因为现在举世瞩目,所有目光都投向第一山,他身为在外行走的弟子,多半也在聚光灯下,会被各方审视。

  这是很危险的,毕竟,他其实不是第一山真正的弟子,他现在准备去“落实”一下。

  如果有九号这个大靠山,有第一山这个能凿穿几个禁地的门派,天下何处去不得?以后谁敢找他麻烦。

  即便他对外大喊,携就是人贩子楚风,携就是最为臭名昭著的十大通缉犯之一姬大德,估计也没人再敢杀他。

  真到了那一刻,阳间何处不可行?再也不用躲躲闪闪。

  到时候,报絮间的大仇后,闲时去修行,闷时找大黑牛、老驴等去喝酒,或者去找萧遥他小姑、猴子他妹去聊天……

  楚风美滋滋,各种胡思乱想。

  他已经上路,沿途上他以很严肃的神色示意过人群中的大黑牛、老驴的转世身,要谨慎心,现在不要相认。

  因为,危险期没过去呢,他需要去第一山,有个真正的结果再说。

  “哥,慢点!”怪龙这个马屁精,真可谓是见风使舵的高手,不久前在三方战臣想丢下楚风跑路,可是现在屁颠屁颠的跟在其身边,不拿自己当外人,俨然以第一山另外的记名弟子自居。

  “马屁龙!”有人开口,奚落龙大宇。

  “谁?!”龙大宇怪叫,有人认出他的身份,知道他是一头龙?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化为人族的状态,动用前世大能的底牌后手,一般人根本看不穿。

  然后,他觉得脖颈凉飕飕,有人在对他吹冷气,像是厉鬼附身般。

  “爷!”依旧在脖颈那里,有声音发出。

  龙大宇向后伸手,迅速摸了一把,然后直接就惨叫:“蛆啊,又是你!”

  这叫声还真有点撕心裂肺,他自己为龙,但是前世在某种虫子手下吃过大亏,都有心理阴影了,对于蠕蠕而动的东西最过敏。

  他衣领子上的生物顿时暴跳如雷,恼怒无比,又被这家伙称作蛆,是可忍孰不可忍!

  “噗噗!”

  胖蚕吐丝,将龙大宇满头满脸都给封上了,一片白花花。

  “玛德,我是不死蚕,你再敢乱认亲戚,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胖蚕恶狠狠地威胁。

  并且,他锲而不舍,爬上到了龙大宇的脖子上,又到了头上,在此过程中两人动用法力较量,都在发光,能量碰撞。

  龙大宇吼道:“我管你是不死蚕,还是蛆,都一个样子,都不是好东西,我警告你我是第一山的记名弟子,你别惹我!”

  ……

  这只是小插曲,楚风都有些诧异,禁地蚕桑谷的人居然跟来了,似乎还站在他这一边。

  “我的祖上和第一山有点关系。”这是胖蚕的解释,它白胖胖,安心坐在龙大宇的头上,在那里吐丝,赖着不肯下去。

  路上,楚风相当的安全,因为有大队人马陪同。

  羽尚天尊跟在他身边就不必多说了,昊源来了,老六耳猕猴也同行,齐嵘天尊等也跟着,更有瞻州与贺州的超级进化者随行。

  至于猴子、萧遥、鹏万里、黎九霄、姬采萱等都在后面,都要去第一山。

  人们都很好奇,也很心惊,无不想看一看大战后第一山什么样子。

  金虹横天,银光崩现,有天尊带路,速度非常快,赶到第一山近前。

  第一山未变,依旧是那个样子,一片断山,山根下一片朦胧。

  不过,这里残留的大道残痕余波依旧很慑人,让天尊都惊悚。

  除了他们外,这片地带还有许多强者,都是从天下各地赶来的,想要探究此地的真相。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件,各方都在求证。

  楚风没有迟疑,第一时间没入地下,就要闯进那片光幕中,许多人在他的身后远远地看着。

  砰!

  这一次,即便楚风穿上轮回土炼制的甲胄,可是也被反弹出来,他居然失败了。

  他眉头一皱,却不敢当众动用石罐,那样会惹出大麻烦。

  “九师傅!”

  楚风大呼,同时不断催动能量,向着那重光幕震动,想要惊醒九号,让他来接引。

  无声无息,光幕中出现一道枯瘦的身影,像是亿万载的厉鬼般,身体干枯,宛若一张人皮鼓胀起来,披散着头发,

  “都封山了,还有送腿的人来?”这个老者幽幽开口,像是厉鬼在叹息。

  “啊,师伯!”楚风赶紧叫道。

  不是九号,但是,他也没敢乱叫别的,直接喊了句师伯,然后又赶紧问,九师傅呢?

  楚风仔细盯着,这个老者其实有些像九号,但是气质完全不一样,究竟是否是同一个人的蜕变,他也摸不准。

  “你谁啊?”这个如同厉鬼般的老者狐疑。

  后方,几乎惊掉一地眼球,这什么情况,自己师门的人都不认识曹德?他不是从这里出来的吗?而且,许多人亲眼目睹他进去过,请出了九号大魔头。

  “老六别吓人。”

  还好,关键时刻,九号出现了,嘴角却滴血,不知道在吃什么生物的大腿。

  九号看着楚风,笑眯眯,道:“你怎么来了?”

  “回山门,孝敬九师傅。”楚风说道。

  “这不是你呆的地方,而且你来晚了。”九号说道,告诉楚风,已经封山,他进不去了。

  楚风一时间风中凌乱,从此以后进不了第一山?而且,九号还是当众说的,这让他心中打鼓。

  这等于在瓦解他头上的光环,对他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九师傅,我这还学艺不精呢,不想出山!”楚风慌忙说道。

  “算了,我也没教过你什么,你有你的缘法,第一山不适合你。”九号笑眯眯。

  一时间,楚风脸都绿了,早先的遐想,什么复仇后闲时去找大黑牛喝酒,去跟某仙子谈心,都见鬼去吧。

  现在情况不妙,九号这是故意的吧?!

  后方,一群人都愕然,而后彼此面面相觑,深感古怪,曹德到底同第一山是什么关系?

  有些人狐疑,露出异色!

  还好,九号在这一刻绽放光彩,透出光幕,将楚风笼罩,同他密谈,让人看出两者关系不一般。

  “九师傅,你这是坑我啊?”楚风叫屈。

  九号道:“第一山的人都是杀出来的威名,从没有仰仗过师门的人,比如黎龘,咳,他喜欢背后下黑手,这个不提也罢,比如其他人,嗯,几乎都是英雄气盖世,不过这个……应该都死了。”

  楚风无语,这是正面例子吗?都是反面典型。

  “再者说,你又不是第一山的弟子,还是离去吧。”九号说道。

  “老九,这人有古怪,有大问题!”这时,六号无比严肃,因为他的眼睛如同两口绿金矛般,都要将楚风洞穿了,死死的看着他,并感受他的气息。

  九号立时开口,极其郑重,道:“别动他,我早就看过了,我们别惹,放手不要理会。”

  “嗯?!”

  楚风惊诧,这是何意,九号与六号居然是这个态度,极其冷冽与肃穆起来,让楚风不解,根本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九师傅,你这是怎么了?”楚风问道。

  九号正色道:“你从那个地方出来了,我们惹不起,彼此间最好不要有牵连了,以前就算是结一段善缘吧。”

  “你走吧,我们不想惹事!”

  楚风石化,对面的两个枯瘦身影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事实上,如果让外界人知道,则会更为震撼,这简直如同天塌地陷般,让许多人会觉得灵魂都要颤栗。

  第一山,何其可怕,刚将几个禁地打成大窟窿,剑气通天,横贯古今未来,结果现在居然也有忌惮的人与事?

  “九师傅,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理解?”楚风问道。

  他很想说一句,我是谁?为何会如此!

  “你出生的那地方,你来的那个地方,有大问题,我们不想嵌进去。”九号幽幽说道,声音很低,如同厉鬼在轻语。

  楚风身体一阵冰冷,这到底怎么了,怎么让他感觉一阵玄乎与惊悚,有些寒飕飕,他要问个究竟!
  
网站地图 明升娱乐平台 嘉年华娱乐平台 a8娱乐官网 娱乐城网
球探体育网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澳门盘下载 澳门永利皇宫app
网上娱乐平台 顶级娱乐注册就送39元 游戏机app平台下载 集美娱乐国际
龙8苹果手机APP ag真人视讯开户 老虎机送彩金38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金沙城中心app 万事博娱乐城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神途1.90
玖玖彩票 七彩平台 星辉彩票 博天下娱乐 彩票网站大全
欧亿娱乐直属 拉菲平台 富豪彩票官网 云顶娱乐app 万博娱乐代理
吉利彩票 彩运来 万博娱乐平台 鑫彩平台 新凤凰彩票注册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 天游娱乐官网 汇彩彩网 东森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