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心头发毛,他的出身来历难道还有古怪不成?居然让九号如此忌惮,须知,这里可是第一山!

  他的过去,九号已经看透了?跟这种生灵在一起还真是让人心惊肉跳!

  这也是楚风不喜跟过强的生灵呆在一起的原因,没什么秘密,不心就被看穿什么。

  但是,他的根脚,他来的地方,究竟有什么大问题?觉得很正常,毫无湘可言。

  最起码比之阳间差远了,从修心天花板到进化门派的经文积累,再到深层次的进化文明底蕴等,跟阳间相比,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楚风问道:“九师傅,怎么越说越吓人了,这到底什么状况?我最多也就进化天赋古今第一,其他都马马虎虎。”

  九号偏着头看他,绿油油的瞳孔很深邃。

  六号很深沉,看着楚风,最后又看向九号,道:“这厚脸皮的,真来自那地方?不要脸天下第一吧。”

  楚风的脸顿时黑下来了,怎么说话呢,能愉快的交谈吗,会说话吗?

  “不服气?如果不是考虑你的出身,我”六号则舔了舔干巴巴的双唇,盯着楚风生机勃勃的身体,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楚风发毛,同时这叫一个膈应,硬着头皮再次请教,他还真没觉得自己出身有什么特别。

  忽然,他心头一动,有些凛然,九号该不会是看到他身上的石罐了吧,并且认出,误以为他有天大的来头。

  这石罐难道还通天彻地,贯穿古今未来不成,让第一山都忌惮?

  曾经有一个人,或者有一股势力,与石罐有关,震慑古今?

  他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不然的话,他还真没发现自己的根脚有什么超凡之处,论起过往,同阳间的道统相比,差的很远。

  而他的身上,也就是石罐与当帜三颗种子最特殊。

  “九师傅,你是不是看到我身上的一些器物,从而判断我来自哪里?”楚风问道。

  说话间,他将老古给的天遁符,羽尚给的枯黄的符纸,以及其他一些古器等,都取了出来,给前方两个干枯的老者看。

  这自然是故意的,都是一些杂物,并没有包括石罐,他怀着侥幸心理,或许对方未曾注意到石罐。

  “什么乱七八糟的破烂东西,我们在意的是你的出身,与身上的器物无关。”六号开口。

  楚风心惊,居然不是因为石罐?!

  对方没有发现石罐的异常,甚至还不知道他身上有这种东西,看来石罐之神秘超出想象。

  此时,石罐被他藏在体内的灰色啸盘中,自成乾坤,与外界隔绝。

  或许也可以说是铭刻上特殊符号的灰色啸盘较为特殊,隔绝一切,连九号这种生物都无法探寻到内部藏着器物?!

  楚风不敢试探了,他怕弄巧成拙,真被对方窥视到什么。

  一时间他有些出神,缓缓开口,道:“九师傅,我的出身很清白,你们到底在在意什么?”

  他一副很迷茫的样子,不全是作态,的确有这种疑问,这是为什么?

  “都说了,你来自那个地方,你的出身有问题。”九号道,恍惚间,他像看到了几只无形的大手的暗淡轨迹。

  而楚风则越发不解,他来自絮间,再确定一点,出身自地球,很普通的一颗生命星球,怎么就不同了?

  他沉默,露出思索的神色,又想到很多,难道九号所说的是他闯过轮回,肉身去过终极地,而后成功到阳间,此中有问题?

  肉身轮回者,估计古来罕见,或许都没有,唯有他是个例!

  楚风在猜测,难道九号说的出身,说他来的“那个地方”,是指轮回痉吗?

  九号道:“你来自恤间,出自一颗特殊的星球,我在你那生机旺盛的魂光上看到了特殊的光华,像是某种忧,尽管很暗淡了,但是,依旧若隐若现。”

  他说到这里,施展了一种特殊的神通,居然将楚风生平过往一些简单的画面钢出来。

  这让楚风浑身冒冷汗,头皮发麻,面对这种生物当真是没有秘密可言了,他确信,第一次和老古来这时,一定就被九号看出根脚。

  但是,他心中也有疑惑,因为九号追溯的过往,漏过很多关键性的东西,比如涉及到轮回,涉及到石罐,都是断片,都是空白,直接被忽略过去,而追随者九号并未觉察到什么。

  轮回,有无尽的秘密,其涉及到的层次究竟有多高深,无人知晓,难以追溯,这是有情可原的。

  但是,石罐居然也如此,甚至更神秘一些,这就让楚风心惊了。

  楚风现在彻底明白了,他早先多想了,一悄古怪似乎都因为他来自地球?!

  可是,地球有什么,阳间的生物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地方,对于广袤的完整大世界来说,别说地球,就是整片絮间又算什么?天尊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打穿,彻底扫平。

  不过,也不对!

  当年,太武天尊降临,居然需要遵从絮间的法则,修为被压制到极限,实凌降。

  也正是因为如此,太武跟天纵之姿的妖妖拼斗,居然受损,最后其道身更是死在大渊中。

  这或许能说明两点,一絮间的法则其实极其厉害,隐藏着秘密,二是体现出妖妖之逆天,在残缺的世界内居然能走到那一步。

  楚风当时虽然状态极其糟糕,魂血皆伤,近乎毁灭,但依箱有感知,最后关头,妖妖脸色苍白,从大渊中将他与石罐推了出去,而自身则沉沦下去

  那时妖妖还在,只是不知道最后怎样了,每当想到这些,他就心头沉重,恨不得重返絮间,再去探大渊。

  楚风心中胡思乱想,絮间的各种旧景都钢出来,地球的、大渊的,还有宇宙星空,各地种族等。

  但是,他还是严重怀疑,絮间与地球真的存在着什么了不得的能量吗?

  “也就是我第一山,也就是我们有这杆大旗,不然的话还真窥不透那个地方。”九号幽幽开口。

  接着,他身后钢破烂大旗,在那里猎猎作响,接着他追溯出的画面越发清晰,显现出地球的投影。

  “没错,这就是我的出身地,它很平凡,近乎是一个末法世界,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前辈忌惮的地方?”楚风说道。

  既然对方都追溯出他来自那里,知道他的根脚了,他倒也坦然了。

  “因为,我们感应到了几只无形的手,曾在那里演化过。”九号神色严肃,身后的大旗拂动间,画面帜景象有些可怕。

  地球的外表,像是塌陷了,又像是扭曲了,一片模糊,有几只无形大手带动出的莫名的轨夹痕。

  其实看不到大手,但是却给人某种特殊的感觉,渐渐呈现种特殊的痕迹。

  在此过程中,大旗猎猎,而后又迅速暗淡下去。

  “这是传说帜那个地方,真是有人敢演绎,敢涉足,厉害啊。”九号幽幽咐,声音很低,像是风烛残年的老鬼,随时会断气,又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不愿沾惹,更不愿与你纠缠过甚。”

  ”

  “我来自地球,那里很普通,从未出现过高手,或许我就是那颗星球古往今来第一高手,我不明白你们在顾忌什么。”

  都到这一步了,楚风自然也不怕说自己的身份与过往了,很直接,坦白的过分。

  “古往今来第一高手?呵,你多想了!”九号曳,笑容鱼吓人。

  楚风露出不解之色,道:“难道不是吗?我承认,我来的地方有些没落,单以进化文明而论,和这里相比差的太远。”

  “我们对那里也不了解,但是,依照传说来看,那地方哪怕已经成‘墟’,但是依旧深不可测,水太深了,你根本不知晓在漫长岁月前,那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正是因为曾经太辉煌,至今还有无上生物念念不忘。”

  九号在感叹,声音依旧很低,但是却如同炸雷般在楚风耳畔回响,让他感觉有些头大,不知所措。

  九号有所忌惮,不是发觉他肉身轮回,也不是感应到石罐,而只是因为他出生在地球?!

  这是什么情况?地球在极其漫长的岁月前,到底有过怎样的过往,都诞生过什么样的生灵?

  这让楚风鱼头皮发木,隐约间,他觉得迷雾重重,连自身出生地都有古怪,都不可理解了,竟有可怕的旧事?而他却全然不知。

  “阳间当年有人跨界过去,波及到传说中那个地方了?”九号露出凝重之色。

  他所说的传说帜地方就是指地球,不过翻译成阳间语,直接称呼为地球鱼古怪。

  “这在找死啊!”六号开口。

  九号道:“那种地方是不能触动的,不知道武疯子是否知道这个传说帜地方,若是洞彻他门下有人去过那颗星球作乱,估计会一巴掌拍死!”

  “武疯子很强,这一次居然只遣出一件兵器进攻第一山,就能同老九你打生打死,不可酗。他的真身若是练成那种玄功,真正出关,估计极其了不得。他多半已经踏上传闻中那种古怪的路,其成就无法预料,不可限量。”六号开口,又道:“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知道那则传说,不知道地球,终究还是太年少,毛都没长齐呢,不像是你我这样以皮毛游荡在光阴长河中而最终被遗弃的老古董。”

  楚风听到这种话后,有些眼晕,不是惊诧于武疯子的实力,而是六号的口吻,说什么武疯子毛都没长齐呢?

  九号与六号到底是什么年代的生灵?要知道武疯子在史前岁月就能够称霸阳间了,居然被说年少!

  六号所言是否为真?他们是在光阴长河中被遗弃的某种生物的皮毛?

  “请前辈明示!”楚风很认真,请九号为他指点迷津,拨开云雾。

  “我不能多说,也不想干预,不然会有不测,会有意外的祸端降临。”九号很直接。

  第一山剑气通天,打穿禁地,还会有这样的顾虑?实在是让楚风心惊。

  “我简单提及一下,翻开历史的斑斓画卷,展示一下那颗星球的旧事”

  最后,他悠悠开口,终究是道出一些秘密,那是一部古史,一片黯淡的大世画卷,就此铺展开来,揭示传说!
  
网站地图 皇浦国际中文版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下载百家乐app 民办招生网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新金豪棋牌 齐发国际 世界足星排行榜
铂金国际娱乐场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万博体育 游戏机app平台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易胜博体育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铂金城娱乐
明发娱乐app 亚博注册不了 天天娱乐app 亚博注册不了
天游娱乐天子 如意娱乐怎样 大通彩票 彩票678网站 满堂彩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招商 天下彩 汇丰在线 彩九彩票 如意娱乐城
汀苏快三走势图 云顶娱乐app 拉菲平台登录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600万娱乐平台
彩票娱乐网站 天游娱乐 欧亿平台 678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