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斑驳古画卷,缓缓呈现,无数天骄喋血,血染苍妙宙星空,九龙为引,贯穿黑暗,铜棺载着不知名的尸首,不知是远行,还是战败,孤寂的路,独自回归家园那是一副苍凉而举世皆寂的画面。

  接着,画面斗转,各种乱世,各种冠绝一个时代的天骄,各种镇压一段古史的英杰接连登场,打破黑暗,贯穿永恒。

  有可歌可泣的悲壮生灵,帝姿慑人,有才情绝艳古今的无上人杰,睥睨古今未来,也有血染星空的英雄末路者,不屈不服,更有仰天怒啸的雄主,不信轮回,只尊自我

  画面越转越快,到了最后,那斑驳的岁月,那古老的旧事,那昔日的辉煌,都消逝的太快了,飞速轮转,让人应接不暇,强如楚风的魂光都反应不过来了。

  这是九号催动的一角斑驳画卷!

  楚风感觉,这根本不是什么回忆,不是什么秘闻,而像是一整部进化文明史铺天盖地向着他砸来,简直要将他的心神冲击的崩开,信息太庞杂了,也太磅礴了,恐怖无边。

  而这才是开始,接下来,无尽的灰雾,各种阴风怒号,血雨腥风,许多冠绝在自己那个时代的绝代强者都登场

  这天地都要炸开了,那是怎样的战斗画面?

  楚风深感震撼,但是,自身的确承受不了,信息太庞大,宛若整部古史向他砸来,根本承受不起。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都是在刹那轰过来的,这些画面,这些烙娱片等,让楚风的灵魂要炸开了。

  “太多了,划重点,慢慢来,我想逐一的看”楚风七窍流血,眼前发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见到的不止是画面,还有其他!

  隐约间,那些时代,那些可歌可泣的英灵,那些黑暗巨擘,那些善的恶的强者,他们的杀意,他们的战斗的景况,仿佛通过这斑驳画卷要传过来,这么多人,各个时代的英杰,冠绝自己所在的大世这样交织起来“大势”,如江海横流,若洪荒天地炸开,让人受不了!

  “停!”

  楚风人忍不住大吼,他可不想因为要探索地球的过往,而将自身搭进去,他的确想拨开云雾见青天,追溯进化史,还原当年的辉煌。

  但是,九号这种手段极其霸道,这是他听到的传说,甚至是他亲身看到的一角真相,就这么铺天盖地,强行塞进楚风的头脑中,宛若席卷星海的巨大浪涛,两者的进化程度相差太大,没有考虑到楚风是否能承受住。

  不说其他,只是九号的神识记忆画面,这样灌输给低境界的生灵,那也是致命的。

  九号在那里点头,道:“果然有门道,我还以为你连一幅画面都看不清,看不到呢,没有想到你能承受,居然窥视到部分烙娱片。”

  其实,他十分吃惊,心中无法平静,很是震撼。

  他是什么身份,何等强大,楚风居然真的接租些忧,在那里聆听到了部分秘密。

  楚风立时明白,就冲九号刚才的几句话,其实也没打算给他看这些真相,只是在试探而已。

  “九师傅,说话算话,你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传说,一些真相吗?”楚风看着他。

  九号绿油油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上,想要看透他,因为的确出乎意料,楚风竟坚持片刻,而不是立刻被画面冲击的大叫。

  六号也神色凝重,道:“有古怪,居然可接足传过去的些许烙印℃不愧是那地方走出来的生灵,你看他的魂光帜特殊光彩,这是被标记过吗?”

  九号曳,道:“不可能,只是生在那颗星球,沾染上了奇异的魂光物质,告诫外人而已。”

  “过于璀璨,过于辉煌,有些人念念不忘,从而出手,自无形中具现化,演绎与演化那颗星球的旧事,深不可测,我等不能去揣度,避免有大祸。”

  六号神色凝重,说了这么一段话,他比九号还慎重,甚至建议将楚风直接送走,以后永远不要见,不能沾惹了,怕触及到背后深层次的东西。

  九号道:“倒也无妨,不会有人这么干预,当年确有无形大手遮拢那颗星球,进行种种,但认为失败了,那片地方至今都快被遗忘,纵有无上者,估计也不会时刻凝眸,甚至不再回首,若事无巨细,成什么了?”

  楚风开口,道:“九师傅,你说的都是什么,继续给我看那斑驳画卷吧!”

  他脸皮很厚,管你忌惮,还是禁忌,既然开头,他想深入了解下去,到底要看一看地球都有什么古怪。

  难道他这个曾经成为神王的人,还不是地球古往今来第一高手吗?

  当然,如果刚才画面中看到的那些生灵都起源于地球,那么他觉得要谦逊一些,还是收回那些话吧,暂时先让出去这第一高手之位。

  九号笑了笑,可是那面目表情实在鱼吓人,主要是他身体太干枯,如同一层皮纸鼓胀起来似的。

  “你就不怕贪多而惹下大因果吗,身在第一山的我们都不敢触及,你要揭开真相,了解血淋淋的画面?”

  楚风道:“不怕,我就是为因果而生!”

  他大言不惭,毫无惧色。

  九号道:“有些事,有些过往,你若是了解就得承接下来,你就只能沿着那条断掉的路走下去,在黑暗中只身前行,寻找前路,不断的探索,接续上那条断路,去追逐前人留下的暗淡脚步,见证消逝的真相,到时候你想退都没可能。”

  “没什么大不了!”楚风一口应承,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真正要承接的是什么。

  “老九,你在玩火,你该不会是将这个厚脸皮的杏纳入观察范围内吧,不能送他上路!”六号提醒,神色严肃,他看了一眼楚风,觉得不能草率,刚才老九实在太冒失,决不能在沾惹来自传说帜那个地方的人与物。

  “万一是触动不可预测的东西,后果很严重!”六号进一步警告道,声音低沉。

  “我知道!”九号点头。

  楚风很想拿白眼看六号,会说话不,怎么又说他厚脸皮了,还能愉快的交谈吗?

  九号看向楚风,道:“其实,我已经给你了你很多,刚才的画面,那些过往,都很珍贵,这样的触及,灵魂火光的碰撞,不亚于将一部究极经文送入你的脑中。”

  楚风鄙视,就这么瞬息间,便是一部究极经文?蒙谁啊。

  他撇嘴道:“哪里有究极经文,灵魂火光的碰撞,见到的更多是毁灭,又不是我亲身去经历,从而深刻了人生,我刚才只不过是匆匆一瞥,哪里去碰撞,哪里去感悟?”

  接着,他又露出疑色,道:“不过,恍惚间我看到他们的体系,他们的进化方法,与我们完不一样,果真如此吗?”

  九号点头,道:“是,这就是不同进化文明对接与碰撞后的火光,若有所感,会释放出最为璀璨的大道天音,可以有无尽的体悟。”

  楚风道:“九师傅,既然都说这么多了,那就再多说点,地球都走出过什么人物,我怎么不知道,而且,在阳间也没有他们的传说。还是说,我没有了解到呢,而其实黎龘、你们、武疯子以及第一山斩出那冠盖世间剑光的生灵都是从絮间过来的?”

  他胡思乱想,各种乱认老乡。

  “想什么呢!”九号瞥了他一眼,道:“有些人,有些事,实在太久远了,宇宙星空都快将他们遗忘,更遑论是当世人。”

  楚风道:“那接着来,再灌输给我一部究极经文吧,将那斑驳画卷展示给我看。”

  九号略微迟疑,用手指一点,轰的一声,天崩地裂,星海塌陷,太阴真水淹没星海,灰雾覆盖古宇宙,各种可怕的画面再现。

  楚风身体颤抖,再次观看,只是这一次信息量更大,向着他轰砸过来,一部古史实在包含了太多。

  他现在所接触到的依旧不过是沧海一粟,即便不断聆听,在接触那些旧事,也不过是昔日的一角。

  然而,六号动容,他深感邪门,这杏怎么能够承受紫九海量的神识信息,坚持的时间比刚才还要长。

  随着时间推移,九号也张大嘴巴,深感古怪。

  “不可能,这么冲击,他的魂光早该崩散了!”

  事实上,楚风动用了前世的神王道果,体内灰色啸盘缓缓转动,将自身吸收的忧传递进磨盘内。

  那里有神王道果,更有石罐!

  他以石罐庇护,用神王道果吸收各种信息。

  当然,时间也不是很长,楚风再次大叫,又受不了了,他眉心都在淌血,魂光起伏剧烈,他看到了很多。

  只是那些忧画面流转的速度太快了,许多都来不及消化。

  “你竟然能坚持到这一步?!”六号都是一脸见鬼的神色,尽管他自己更像是一只老鬼。

  然后,他看向九号,低声道:“你觉得是人在轮回,还是旧事在轮回,亦或者是大世在轮回,以及宇宙在轮回,再或者根本就没有实质的轮回?”

  这种问题让楚风都心头剧颤,涉及到的层次太高了。

  九号神色严肃,道:“都说了,那颗星球的一切,都是因为有无上生灵念念不忘,自身具现化,几只无形大手在干预,想要达到某种效果,却失败了所致。”

  这种话语可以有多重解读,让楚风心中波澜起伏,骇浪滔天。

  在离别前,楚风最后一次观看九号提供的斑驳古画卷。

  这一次,他内心更加的大受触动。

  虽然画面轮转速度飞快,但最后关头,他看到的几组画面却是无比的深刻,存于心中,难以磨灭。

  铜棺横空,在光阴长河中漂泊,有人孤独的坐在上面,沿着一条河流,看着染血的落日,看着诸天万界流血漂橹,他只身远去,背影孤单,落寞而有些凄凉。

  也有人躺在棺中,葬下己身,死寂了宇宙,似等待复苏,不知起点,不知终点,永远的漂泊下去。

  还有一口空棺,在未知的雾霭中沉浮,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有些旧事与东西,贯穿了古今未来。
  
网站地图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齐发娱乐游戏 金沙城app 扑克王APP
天龙扑克官方网站 娱乐彩票大平台 现金网投注 大奖城导航
娱乐平台开户 网上投注现金网 澳门百家乐app 足球星排名
顶级娱乐客服 弘润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龙8手机app
优乐国际网页版 宝龙棋牌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携程商家
欧亿娱乐平台 银豹娱乐 天游娱乐 如意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游
多彩彩票网 欧亿娱乐下载 天游娱乐 同创娱乐 丰尚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总代 拉菲平台登录 百宝彩江西11选5 大众彩票 华裔娱乐
9号彩票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城 同创娱乐暴利 腾讯分分彩计划 豪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