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久久未语,回首光阴长河,那里葬下了太多的未知,等待去开掘。

  也许,有些东西,有些人,也并不一定被掩埋,早已随着时光河流而下,走在了前方。

  一幅斑驳的画卷,横亘大雾中,沉重如山,要震塌古今未来。

  可惜楚风只看到一角,这部古史太厚重,也太沧桑,镌刻了太多的东西,他只算是匆匆一瞥,捕捉到点滴。

  甚至他怀疑,那不是一部进化文明史,还涉及到其他文明支路,或者其他纪元。

  那冰冷的宇宙四极噶瓦砾下,那幽暗而浑浊的魂河畔,那大空之火与古宙之焰焚烧的铜炉内,皆有虚弱的声音传出,在呼唤。

  楚风总觉得,极其恐怖压抑。

  看一眼就是时光流转,沧海桑田,那断路遥望,回首难见,要揭开一段迷雾,不亚于开天辟地。

  在大雾中,在染着血液的星空山川间,楚风神游而去,皱着眉头,仿佛看到了更多。

  铜棺沉浮,缓缓消失,在雾中不见踪影,贯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就此不知所踪。

  楚风回过神来,看向对面。

  九号与六号都很平静,没有什么话语,示意楚风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回来,彼此再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不想沾惹,不愿纠缠上什么因果。

  楚风眼巴巴地望着他们,就这么希望他眷消失,在他临走前就没什么特殊表示吗?

  他很想说,自己一点也不挑食,排位前几名的妙术,或者进化文明史帜究极兵器,随便给一样就行。

  你看我像是冤大头吗?九号像是有所感,也以绿油油的目光回应他。

  楚风搓了搓手,看着九号背后的那杆破烂大旗,眼睛也冒出幽幽绿光,这都要告别了,就真的没有任何照顾吗?

  九号无视他,抬头看钙。

  六号受不了,打什么哑谜,直接开口威胁楚风,让他赶紧消失,别在这里添乱,使将来充满不确定性,或许彼此都会有大祸。

  “就不能给我一部古经吗?!”楚风脸皮忒厚,临离开前,实在忍不住了,自己索要。

  但是很可惜,他被拒绝了。

  他心中无奈,这是第一山,能够凿穿禁地,这里的经文一定是无上的,必有究极呼吸法,他很想参悟。

  楚风道:“我只是借鉴,又不是照着学!”

  “立刻,马上,消失!”六号黑着脸道,并且开始虎视眈眈,盯着楚风充满生机的血肉。

  六号明确告诉他,第一山的无上绝学只能传给被涯人,留给自家弟子,决不能外传,关乎甚大。

  比如,当年造就一个黎龘,何等的恐怖,威震天下,看谁不顺眼,都敢去下手,连禁地都给烧了大半个。

  这种经文若是落在奸邪之手,危害会何等的可怕?

  楚风挺胸抬头,一脸正气,义正言辞,道:“像我这么浓眉大眼的,你看着像奸邪吗?铁骨铮铮,浩然正气轰鸣,天地共振!”

  然后,他就看到一只大手拍下来,将他给镇压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吃了一嘴土。

  直到九号与六号转身,就要回归第一山深处,他才能动弹。

  嗖的一声,楚风从土层中脱困出来,退而求其次,在后面喊话。

  “行,那些我都不要了,我只要被淘汰的法如何,怎么样?”楚风以商量的语气跟他们开口。

  “淘汰的法?”九号露出讶色,转身看向他。

  楚风道:“对,就是那部古史中,那些人所修炼的法,不用花粉,而是另一种体系,我看着花里胡哨,或许能拉出去唬人,这也算是废法再利用。”

  当听到这种话,无论是九号还是六号都面皮颤抖,黑如锅底,神色极其不善,死死地盯着他。

  楚风很想说,又怎么了,那道再次说错话了?

  “我的故乡不是没落被淘汰了嘛,天知道那段辉煌属于哪个时期,既然都已经成为历史的云烟,你们如果知晓,就将那些法都教给我吧,我去缅怀,凭吊,或者也算是考古,看一看当年的人怎么修行,多么的落后。”

  他不解释还好,这样一说,九号的大巴掌都抡圆了,向他的身上糊过去,这要是砸结实了,估计楚风就惨了。

  关键时刻,六号薄了他一条手臂,道:“老九,冷静自己说的,不沾惹因果,不要纠缠上大祸,淡定!”

  “那种法,怎么可能会被淘汰,你知道起源吗,你知道都有哪些人修行过吗?你”

  九号伸出大巴掌,真想覆盖下去。

  “不知道,所以才问师傅,那些被葬在历史帜法,你都不给我细说,我怎么会了解,要不你传我吧!”

  楚风一副很虚心的样子,谦逊的请教。

  九号看他这个样子,明显是死不悔改,也就是嘴上说的好听,又想给他一巴掌,道:“想骗那种法?”

  “算了,不要了,以后我成为终极进化者,师法天地,我一言一行都是法,我让世间众生都诵吾名,修吾之体系,传吾之真言,悟吾之妙法。”

  看到他得瑟的样子,六号与九号两只大手交叉着,都差点拍下去,但最后又生生克制。

  “离别真伤感,经此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见。”楚风叹气,但是,这么肉麻的话,实在太明显了一点。

  “最后离去前,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他想探明一些情况。

  可是,六号直接将路给堵死了,道:“无可奉告!”

  楚风死皮赖脸,没完没了,在那里磨叽,询问几个禁地怎么样了,真彻底给灭绝了吗?

  若是如此的话,这第一山未免太恐怖了,世间谁可敌?或许,轮回路背后博弈的生物也不过如此吧?

  此外,他还想问,为何刚才看到的那幅斑驳画卷中始终有那口铜棺隐现,贯穿始终,整部进化文明史都避不开它?

  对于这些问题,六号与九号原本不想理会的,但是,当楚风抓出一把轮回土,向第一山中敬献,送给他们时,两人眼睛都直了,生生止步。

  楚风取出这种土,一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感谢,虽然时有嬉皮笑脸,但这不能掩盖其真正的本心。

  此外,他也想藉此验证,这轮回土到底什么层次,有何用,是否能够从九号这里得到某些答案。

  通过九号与六号震惊的表情,楚风意识到,这东西似乎太邪乎,连这九号种生物都是如此反应,绝对了不得。

  从而,他进一步推断,这所谓的轮回路被他低估了,深不可测!

  九号脸色阴晴不定,六号目光盛烈,数次都想探手夺走,但是最后又都隐忍下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六号问道。

  “我是人!”楚风挺着胸脯答道。

  “你身上纠缠的因果太多,太沉重,也太大了,我们与你就此斩断联系,没有交集,你走吧!”

  到头来六号与九号连一粒土质都没有收,彻底拒绝,就要离开。

  楚风百般奉送,说是感恩,但是两人拒不接受,而且他们透发蒙蒙光辉,覆盖此地,不让任何人感应到。

  “你赶紧走吧!”六号黑着脸催促。

  楚风没辙,这才是轮回土,他还没将石罐取出来呢,若是拿出,岂不是会涉及到更深层次与恐怖的源头?

  事实上,关于三颗种子与罐子,他还真不敢取出来,这是他踏上进化路的起始所在,也是根本所在。

  “九师傅,看我这么虔诚,与第一山如此亲近,你就不能为我解惑吗?”

  楚风很直接,这“土”不收下不要紧,但请帮忙解答一些问题。

  九号深深看了他一眼,最后给予回应,从禁地说起,最后再讲铜棺。

  几个禁地的确被剑气贯穿,成为大窟窿,料想损失惨重,不死绝也差不多了。

  但是,这只是表象,就像是一块癣皮,其扎根处还有更深层次的领域。

  “禁地的背后连着其他神秘区域!”

  什么意思?楚风露出惊容,到底连着哪里。

  “超级可怕的大世界,无上强者其祖先崛起的地方,还有真正的灰暗源头等地!”

  九号随便提及之地,便都有天大的来头,惊的楚风一阵失神。

  依照九号所说,所谓的大世界,有可能比阳间都要高远,都要强大,最后,他更是指了指天之上!

  而后,他又说无上强者其祖先崛起之地,其自身都可在阳间尊为无上,其祖先似乎更是大有来头,那种地方,简直不可想象。

  “那些人进攻第一山究竟是为了什么?”楚风询问。
  
网站地图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海王星娱乐网址 玛雅平台首页
至尊8号娱乐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澳门银河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九州城娱乐 天天娱乐官网下载 京东推客cms 宝盈线路测试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888真人888集团app 财神娱乐场
大发国际娱乐app 万博体育安卓 远博娱乐 现金棋牌扎金花
圣亚娱乐 伯爵II 云谷彩票 金亚洲娱乐平台 亚彩会登录
时时彩众够 鼎尖娱乐 万恒娱乐彩票 金沙彩票 9号彩票网址
拉菲娱乐 圣亚娱乐财富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同创娱乐地址
天下彩 天游娱乐返点 欧亿娱乐招商 胜利彩票网址 678彩票网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