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葬下了一段辉煌,一段传说,一段线索,一段他们眼中最大的历史公案,想要揭开。”

  “当然,他们还想作为前哨站,从这里闯过去,去抄后路!”

  当听到这到这种说法,楚风有些发懵,抄谁的后路,是那位贯穿古今的剑光的主人的后路吗?

  “背后连着的区域太可怕,甚至,以后会有些人从那里下来!”九号指了指天之上。

  这么说来,那通天剑气的主人依旧有?!

  楚风倒吸冷气,深感修行路无边,前方世界太可怕,他真的需要全面崛起才行,因为前路太漫长,天地一下子像是变得广袤无垠,充满了厉害的生物,也充满遐想。

  “你是说,禁地背后连着的地方很可怕,以后还会有生物从那些道路,从那些深渊中过来?”

  “是!”九号点头。

  并且,他举例,四劫雀一族竟然施展出名为“一蕉万仙”以及“向天借一纪元”的可怕招式,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开创的,过于恐怖。

  甚至,九号怀疑,这都不是四劫雀一族开创的,而是来自其他大界。

  禁地深处连向外界的道路虽然艰险,跨过来非常难,但是,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有生物降临,一定会更可怕,更加强大。

  再现的生灵,或许境界层次上都要高出一两个数量级,不可匹敌,这是九号心中最大的忧虑。

  因为,依照目前来看,一些天地,一些世界,开辟出了新的道路,早先被截断的路途,如今要再次相连了。

  “诸天万界,百舸争流,亿万族争霸,乱天动地,以乾坤铜炉炼真金,想一想就激动啊,挥洒热血与激情,谁才是真正的霸主?在进化道路所通向的最大舞台上一同竞逐,谁能崛起,谁能傲视到最后,真是让人心中激荡!”

  楚风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慷慨激昂,结果六号的脸阴沉如水,都要下起瓢泼大雨了,忍不字要给他一巴掌。

  还好,他被九号给拉住了,那一巴掌没拍下去。

  “你懂什么,妄谈什么争霸?当年断掉这些通道,你根本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究竟需要怎样修为的生灵出现才行!必要冠盖天下,气吞万古,如今上哪里再去找那样的人?真要降临过来某种生物群,别说那边的强者,就是某族山门帜中青代过来,都有可能会唉,总而言之,真要有生物降临,就是大祸,会血染星河!”

  九号叹气,有些焦躁。

  这些事他原本不愿去想,也不想去展望,因为太压抑,实在是让人感觉发瘆,也有些让人绝望。

  “等我以后修炼有成,拿张渔网到深渊路上去捞,一个个都烤着吃!”楚风大言不惭。

  六号道:“有多远,你给我消失多远!”

  “还没有解惑完呢,我还有太多的问题。对了,刚才曾提及铜棺,为何总有它的身影,里面究竟葬着谁?”

  楚风不退,而且满心的不解,全都是疑问,依旧在虚心请教。

  他看得到了那幅斑驳古画卷,虽然内心被冲击的差点崩开,到现在魂光都不稳,还有些剧痛呢。

  但是,他的确看到了一角真相,见到某些迷雾,迫切想了解。

  “不是葬,而是渡!”

  九号与六号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似乎对葬这个字很过敏,严肃的纠正。

  “都埋入棺中了,还不想让尸首入土为安吗?”楚风撇嘴小声咕哝道。

  “都说了,不是死去,不是葬下,而是在渡!”六号老脸上很干枯,但这个时候,却青筋钢,拎住了楚风的衣领子,差点都给举起来。

  “渡,怎么渡?”楚风心有疑惑,一点也没害怕,自顾自的思索,他是真心觉得这两人不会伤他。

  真要是灭他的话,不用这样做。

  “渡过去!”九号沉声道。

  渡过去?楚风一脸的不解,连瞳孔中都快交织出问号了,鱼发懵,这怎么猜?

  他不禁自语,道:“到了那种层次,还要渡?渡过天劫,世间最强劫难?”

  “也不对,这是要渡过红尘大世,渡过万古虚空,渡过宇宙永恒吗?”

  “还是说,要渡过轮回,渡真如自我过苦海,超脱本我?”

  他胡思乱想,随口乱说,却是让九号露出异色,觉得这杏还真是鱼想法,也不是光顾着厚脸皮索取。

  “等会儿,我看到还有一口铜棺,有个人孤单的坐在上面,很落寞,很孤独,只留下一个背影。”

  楚风提及这口棺,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要联想起来推演。

  九号叹息,在那里点头,但是,马上他就瞪圆了眼睛,恨不得打死这个杏!

  “我怎么感觉,他这是在玩漂流,坐在铜棺上,这也太任性了吧?”

  然后,他就知道后果了,被六号与九号打进土层中,好半天才上来,再也不敢乱语,认真严肃起来。

  其实,他是想缓和下气氛,因为,他看到那道背影的真实感受却是,孤独与凄凉,非常的压抑。

  “难道这个人也在渡?”楚风很认真地请教。

  “是,也在渡!”九号点头。

  楚风仔细思忖,那个人坐在铜棺上,沿着河流而下,路过一界又一界,看着染血的落日,看着诸天万界流血漂橹,在光阴河流中远去。

  这也是渡?

  楚风胡思乱想,然后,他又想到了那口空棺,这是为谁准备的,怎么还空了一口?

  而且,三口棺以前还曾是一体。

  “都说,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铜棺也是生一,生二,生三口棺,也就是说葬着你我他万物?”楚风说完,又赶紧后退,还真怕再刺激到九号与六号。

  “这铜棺的名字中有三这个字。”九号答道。

  楚风狐疑,这有什么秘密,还剩下一口空棺,如今在哪里?

  他开口道:“以后有机会一定捞起来,我看一看它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就不用想了,肯定跟你没关系,你见不到最后一口棺!”六号说道,然后他就不耐烦了,恨不得楚风立刻消失。

  “九师傅,六师傅,我还有各种问题,都一并帮我解答吧,再说,刚才的问题你们都没说清楚呢!”楚风不甘心,还不想走。

  这两人太对他保留太多,不肯透露秘密,让他如同百爪挠心般,真恨不得能够镇压这两个老头子。

  “铜棺纸底是谁?”楚风问道。

  “你都说了,是你我他万物!”九号嘿嘿笑道。

  “武疯子有多强?”楚风发问。

  这个问题太跳跃了,让九号与六号都发呆,刚才还在谈铜棺说禁地,怎么一下子就问到武疯子那里去了?

  一切都是因为,楚风看出来了,要不到经书,问不到最紧要的秘密,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实一些,问当世的一些较为严重的现实问题。

  他早晚会和武疯子一脉的人遇上,注定会交手!

  “很强,永远不要低估那个需子,有天赋,有毅力,这次他出动的只是一件兵器而已,不是真身,而禁地都出动了强者自己的肉身,你可以想象,那个疯子一旦出关,境界层次会有多么的强。”

  九号严肃的告知,他跟武疯子的那缕精神操控的兵器交过手,深知当世武疯子的真身若是出世,会何等的厉害。

  与此同时,极北之地,某一片区域中,像是天地铜炉在焚烧,在熬炼一个生灵,在迷雾中,有一双巨大的眸子在开阖,极其可怕,让天地都要崩塌了。

  最后,那双眸子又闭合了,沉寂下去,武疯子不曾出关!

  “祖师的兵器受损了,第一山竟这么厉害?!”

  “无妨,等祖师真身出关,境界一定要高上一两个数量级!”

  他的门下很自信。

  但是,也有人忧虑,已经得到消息,那通天剑气凿穿了几个禁地,若非独脚铜人槊提前退场,估计这里也会遭波及。

  “那道剑气不属于第一山,过去也就过去了,不会再出现,而且,你们真当吾师不会走到那一步吗?”

  武疯子的大弟子开口,很有信心,他像是知道一些事。

  “不必忧虑!”这时,那雾霭缭绕的深处,传来了武疯子的声音,居然很平和,没有一点的烟火气。

  但是,却也让人感觉到,诸天都要炸开了一般,有一股磅礴的血气在那坐关地起伏,太骇人了。

  “师傅,那一剑可以超越吗?!”武疯子最小的弟子,一个白发丽人问道。

  “在我还年少时,吾师曾在追求那种境界!”武疯子开口。

  当听到这种话语,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的祖师,他们的师傅,武疯子居然第一次提及其师,难道还在世上?!

  一瞬间,这片地带所有人都被镇住了,而后,感觉血液奔涌,在体内轰鸣,忍不住颤栗。

  “那师傅您呢?”

  “我们都还在路上。”武疯子答道,他在复苏!

  楚风被驱逐,九号与六号实在受不了他,就没见过这么没羞没躁的人,最后将他直接给扔出去了。

  “诶,九师傅,你们还没有解惑完毕,我还有很多问题请教!”楚风在第一山外挥手,恋恋不舍。

  九号与六号见他不消失,他们两人自己消失了,再也不搭理他。

  远处,各方进化者,有来自阳间各大家族的,也有来自三方战场的,还有来自各大报纸期刊的,都很无语。

  第一山外来了太多的人,都在打探消息,见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都生出异样之色,毕竟,不久前九号曾亲口说过,没教过楚风什么,第一山不适合他。

  这当中另有隐情,还是揭示了什么?许多人都在胡思乱想。

  楚风走出来后看着众人,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怯场,他很霸气,也很强势,道:“都散了,我第一山不喜欢被人围观!”

  然后,他又直接明言,他正式出山了。

  “黎龘是我师兄,当年看谁不顺眼就揍谁,谁哪个禁地得瑟,就放一把火烧谁,从此以后,我要发扬光大第一山的这种风格,就此秒天秒地秒驹手!”

  这可真是大言不惭,楚风这完全是在扯虎皮作大旗。

  不然的话,他就危险了,九号消解他身上的光环,早先说过的那些话可能会给他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此外,他也没想着立刻离开呢,而是很淡定的对齐嵘天尊开口,要去三方战场,要去秘境收割造化。

  这个时候,他还真不甘心直接跑路,反正又一次扯虎皮了,赶紧藉此最后的机会去收若于他的东西。

  不然的话,时间流逝,他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轰隆!

  金虹横空,银光倾泻,楚风随着众人回归三方战场。

  他想各种暗中联络与成全一些故人,但是发现都不太合适,没什么机会,不过早先倒是有过约定,希望那些人都会进秘境。

  到最后他通过羽尚天尊,倒是和青音仙子上联系上,并暗中碰面。

  “我再问一次,你怎么想的?!”在羽尚天尊的大帐中,楚风很严肃的问青音仙子。

  他想进行最后一次的努力,如果对方不认,不承认是小道士的娘,今生就此别过,就此算了,他彻底放弃。

  该做他也已经做了,不想让这些事成为进化路上的羁绊。

  楚风来到青音仙子身边呢,看着她,等待回应。

  青音,风华绝世,一身雪衣,青丝披散,面孔莹白,眸子深邃,她空灵出尘,称得上绝美,艳冠人间。

  但是,现在她很平淡,也很冷静,漠然地看向楚风。

  楚风上火,想到小道士,又想到当年的秦珞音,再看到现在漠然而超然的青音,他一把隆了青音仙子雪白的颈项,道:“醒来!”

  青音震惊,霍的看向他,居然如此亲密地搂她脖子?!
  
网站地图 a8娱乐app 尚博娱乐官网 利记娱乐网网址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亚博注册不了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l全讯网
天时娱乐平台 白金会娱乐 亚博体育二维码 小天天娱乐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老虎机下载app送38彩金 金沙城中心app 网上投注现金网
利记娱乐网址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a8娱乐网址
www.jqyce.tw 2018b85.com www.0c2018n.cn m.f1GQMZS.tw wap.krktl.cn
www.jprdfzjd.cn www.qhmjvdh.tw m.cefvz.tw wap.guaaagov.cn www.fACLA5L.tw
www.yrcfni2018.cn dgklpo.cn wap.fPAGCU7.tw 17444261.cn xbtxssc3v.cn
55d5555.cn wap.fYMA1F4.tw wap.42758884.cn m.fawermq.cn fL7CLT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