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音仙子雪白细腻的如同羊脂玉般的秀美颈项上布满一层小疙瘩,她居然被隆脖子,与人亲密接触。

  回头的刹那,她莹白的额头,挺而立体感明显的琼鼻,以及鲜艳红润的唇,几乎就要触及到楚风的脸,带着温热的湿气吹来,拂在她的面上。

  秦珞音瞳孔收缩,出现银色符号,修长的身体绷紧,满头青丝飘舞,整个人散发杀气,她由不食人间烟火一下子凌厉起来,瞬间像是化成乱世的魔仙。

  然而,还未等她说什么,楚风屡她如同天鹅般雪白的颈项,直接先一步开口,道:“想翻脸是吧?这么绝情,你真的不要孩子了?那也是你的血脉,是你的子嗣,不是我一个人的。”

  青音仙子身体雪白晶莹,剪喷薄神芒,都要进行反击了,然而听到这些话后明显动作一滞,她目光如同两口神剑,扫落过来时,让楚风觉得刺痛。

  她自然感受到,对方是故意的,想先声夺人?她的眸子越发的光束慑人。

  然而,楚风不为所动,右臂用力慢的脖子,自己的头同对方白皙晶莹的额头顶到一起,道:“都老夫老妻了,闹什么?!”

  “松手!”青音仙子呵斥,钢了杀气,这可不是单纯的威胁,而是真的要动手了。

  楚风叹气,他压根就没有想长篇大论去讲什么道理,因为该说的上次都说过了,今天只是最后一问。

  如果秦珞音的转世身依旧如故,没有改变,他彻底放弃,不会再多说什么。

  他双目炯炯,沉声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要舍弃絮间的一切是吗,彻底的离开我与那个孩子?!”

  青音仙子满头发丝飘舞,晶莹而灿烂,一双美眸如同虹芒般,飞出让让人生畏的光束,绝美无暇的面孔上写满了冷冽,不为所动,她依旧很冷淡,也很坚决,道:“我再说一遍松手!”

  “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楚风恼了。

  “该说的上一次我都已经说过!”秦珞音冷漠低语道,而后霍的抬头,拉开跟楚风面庞的距离,越发的坚定。

  楚风脸色铁青,杀气腾腾,他想到了青音上一次所说过的话,有喜欢的人,在史前时代就是神话中的神话,而她跟楚风不可能了,不会走在一起。

  眼前的青音如同上次那般,很漠然,也很坚决,这种态度与言行都已经昭示着她不会改变心意。

  “我早晚干掉那个人!”楚风寒声道。

  青诗仙子平静地开口,道:“你没有那个机会,你还是走吧,趁早离开这里,我知道你与第一山没有什么关系。”

  显然,她已经听闻在第一山那里发生的事,再加上她是史前梦古道天女转世,了解第一山的底细,所以判断出楚风不是第一山的弟子。

  事实上,外界也有怀疑,九号与六号说的话,瓦解掉楚风身上不少光环。

  “这一世,我已经不是秦珞音,我是青音,絮间不过是我生命中很短暂的一个片段,沧荷尘,往事如烟。愿你……一路坦途,走吧!”

  青音仙子发光,身体离体而起,悬在金色大帐中。

  毫无疑问,她这一世觉醒了史前时代的某些神能,在进化这条路上将会走的无比悠远,她要超脱,成为终极进化者。

  现在的她已经很强大!

  “如果那个孩子还能再出现,若是有难,你可以找我,我会去救他!”这是她最后的承诺。

  楚风听到这种话语,再也没有什么肢体上的接触,直接松开她,站在大帐中,恢复的冷淡,道:“不用,真有一天我找到他的话,我自己也能够照顾好,庇护他一生无忧,谁也动不了他!”

  青音仙子道:“你走吧,如果被人知道你与第一山没有直接关系,你会很危险,走不出这片战场!”

  现在她与楚风相隔一尺远,像是隔着天涯,宛若相距极其遥远。

  “我能走到这一步,不是因为与谁的关系,凭我自己也终究能崛起,打破各种神话!”楚风转身就走。

  该说的都已经讲了,为了小道士,为了絮间的情谊,他已经进行了最后的努力,不想再继续。

  楚风向大帐外走去。

  羽尚出现,轻叹道:“很曲折,但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是!”楚风点头,但最后又微微驻足,道:“现在她已经不是我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羽尚天尊微叹,这种事他也没有什么建议,不会给予意见,但却拦住了楚风,让他稍等,不要离开。

  这时,青音仙子从旁走过,飘然远去。

  “就这样不再挽留?”羽尚又一次开口,他是过来人,怕楚风留下遗憾。

  楚风曳,道:“现在没有必要了,总的来说,还是我不够强大,当有一天,我抬手就能镇压神话中的神话,还有什么不可逆转?若是我足够强大,自然能唤醒絮间的她,使她再现。算了,还是各自走各自的路吧,这样放下也好,我道心越发的坚固,此去乘风破浪,鲲鹏展翼破天宇!”

  接着,他露出疑色,询问羽尚天尊为何留下他。

  “我想送你一件器物。”羽尚思忖良久后,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是当初他就有过的念头,自己生命无多了,准备将那件古器送给曹德。

  楚风露出讶色,看到他这样郑重,那是什么物件?

  不过,他也立时明白了老人的心态,感觉自身不行了,生命即将干枯,这是在临终前托付,让楚风带走那件器物。

  楚风道:“前辈,你不会有事,我会为你找来延续寿元的天地奇药等!”

  他知道,一般的药草对羽尚无效,需要侠奇珍物质才行。

  “没用了,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了解,或许只有一两个月的时光了,即将尘归尘土归土。”他叹道。

  此时的他,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浑浊的老眼没有光泽,虽为天尊,但是一生坎坷,三个儿女都早亡,唯一的孙儿也死去。

  而这几个后代都曾天赋惊人,比如闯进阳间神王前三甲的排名内,但是很可惜,全都英年早逝。

  羽尚天尊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直觉告诉他,他的女儿和他的长子等都是被人加害而死,这是他一生的痛,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苦难的,毫无快乐与光明可言。

  他身为天尊,竟没有一个子嗣,没有一个后人留下,仅有的几个弟子也都被他遣散,怕遭意外。

  可是,事后他亦听到噩耗,有的弟子也死去了,被人抹除。

  一切都只是因为有人惦记上羽尚天尊家族中的一件古器,想据为己有,同时也不想声张,闹的天下皆知。

  羽尚在与楚风说话时,都是暗中传音,尽管如此,他还是有点担忧,怕害了楚风。

  唯一让他稍微放心的是,第一山刚斩出通天剑气,将几个禁地凿穿,正是威慑天下时,暗中即便有人锁定了他,但现在估计也可能暂时离开了。

  羽尚天尊有种感觉,整个人都似乎轻松了不少,暗中的一座无形大山像是被人从他身上移开了。

  当他说出这些时,楚风深感吃惊,某股可怕的势力一直在觊觎羽尚天尊家族的器物,还长年累月在监视他?

  同时,楚风也不解,与其如此,直接下狠手,将羽尚天尊抓走就是。

  羽尚道:“他们不敢,因为,我的祖上在我的魂光深处设下禁制,已然无解,稍有意外,线索就会自我魂魄中消失,永远不可追寻那件器物了。”

  楚风越发心惊,到底是什么东西,竟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一件器物,被认为不可能存在,曾经一器镇压诸天,尽管很多个时代,甚至这个纪元,它都早已被人忘却,但是,一旦它出世,依旧会照亮诸天万界!”

  说到这里,羽尚天尊的目光中闪烁出惊人的光彩,所有的苦难,所有的挫折,人生的灰暗,这一刻皆散去,他像是获得了部分生机,有了几许朝气。

  楚风大惊,那是什么东西,难怪有人惦记,真要是如此不凡的话,连沉睡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的老怪物都得复苏,冲出棺材。

  “前辈,这种东西我不能要,你留下吧,我会为你寻来大药,让你再活上一万年!”

  羽尚苦涩,想到天纵之姿的长子,再想到横扫天下神王的女儿,又想到最后唯一的血脉那个孙儿,全都离世了,死的不明不白,他认为自己的人生早该结束了,没有快乐可言,此生都是在痛苦中度过,在煎熬与孤独中咀嚼悲凉,沉沦于黑暗。

  “不送给你的话,我真的要将那件器物最后的线索带进棺材中了,此物不能有失,有人说,它比大半个阳间还要重要!”羽尚天尊感叹。

  最终,楚风不再拒绝,但是,他依旧想激起老人的求生意志,不能这么坐化,这么无声的死去。

  “前辈,加害你们这一族的人到底是谁,你就不想为几个子嗣报仇吗?”楚风问道。

  羽尚曳,有黯然,也有挫败感,道:“我看不到一点希望,再修行千百世,我也不是对手,报不了仇。”

  楚风皱眉,道:“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比武疯子还厉害?”

  “是,最起码他不会弱于武疯子,这一系惹不得,就是我族祖上最辉煌时,也不见得能扛住。”羽尚叹息,无比的落寞。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电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博狗备用 凯发k8娱乐app
橙天嘉禾官网 太子娱乐
扑克王app下载 足球国家队排名 足彩大赢家手机版 澳门金沙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下载5782APP 玛玡娱乐 宝龙棋牌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齐发娱乐官网 世界杯投注 金鹰娱乐登陆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快彩代理平台 58彩票 欧亿娱乐下载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易购娱乐1 满堂彩登录网址 极彩官网
亚洲彩票博览会 凤凰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如意娱乐赢钱 必发彩票注册
欧亿娱乐注册 麒麟网 天下彩新网站 银豹娱乐 优游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