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羽尚的祖上亦大有来头,这一族曾经很辉煌,传承到后来才渐渐没落,被人盯上族中守护与隐藏的秘器。

  到这一刻楚风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仇人是谁。

  其实,他更想了解那个仇人,究竟有什么来历,恐怖等何种程度,比武疯子只强不弱?

  依照已知信息,这必然是神话中的神话,史前功参造化的怪物,比肩黎龘,不然何以能如此?!

  可是,羽尚并没有多说,任凭楚风一再询问,都没有告诉他那个人谁。

  “我担心提及那一族,会让冥冥中的存在生出感应,到时候连累到你。”羽尚声音虚弱,白发苍苍,双目暗淡而浑浊。

  他这种状态让楚风都感觉心疼,这一生也太悲苦了,女儿与长子等仅有的几个亲人都被人害死,如今孤苦无依,这般的憔悴,惆怅而凄苦。

  同时,楚风也很心惊,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敌人,究竟是何其可怖的生灵,念其名字都可能被感应到?

  羽尚催促,让他严阵以待,准备好收一张秘图!

  楚风一怔,收一张图还要如此兴师动众?这就是那件秘器吧。

  “这是昔日传下来的精神烙印,藏着那件秘器的线索。”羽尚神色无比严肃,让楚风以心神接纳。

  事关重大,正是因为其祖的精神烙印铭刻在其心神中,外人无法探寻,强取的话他的精神海会崩开。

  楚风思忖,羽尚若是传下这烙蛹,估计整个人最后的精神寄托都没了,其生命可能会就此走向终点。

  楚风又一次拒绝,让羽尚老人自己保存,终有一天会得见曙光,可以报仇。

  既然这是一件秘器,让无上强者都眼红,自古代觊觎至今,若是有一天羽尚挖出这件秘器,或许能以此器镇杀大敌。

  “你不要忧虑我,机会难得,我之所以要送给你,也是因为这精神忧对你不排斥,而且隐约间有些亲近,这么多年来除却面对流淌我族血液的人外,罕有这种事发生。”

  羽尚竟说出这样一段话,并且他明白楚风的心意,告诉他,自己不会死去,要努力的活着,争取熬到曙光出现的那一天。

  楚风轻叹,为他心酸,同时也很疑惑,为什么羽尚祖上的精神烙印不排斥他呢?

  其实,羽尚也有疑惑,最终想到一种传说中的可能。

  他一阵迟疑,道:“你的家族以前或许有人与我们这一族有过交集,得到过我们这一族真血的洗礼。”

  这让楚风愕然,深感不解。

  羽尚解释,他们这一族很不凡,连自身都感觉神秘,相传族中偶尔会出现血统极其特殊的人,其血在莫名境地下可激活到另一种状态,成为无上大药,能洗礼万灵。

  当听到这个说法,楚风深感震惊,这是何种体质,什么真血?竟能如此,也太惊人了!

  这种血很特殊,也很传奇,也极尽神秘,甚至可以说洗礼别人的肉身后,能促进其变异,跟着沾染上这种血的一些特质!

  楚风听闻后,惊的有点目瞪口呆,这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血液?也太玄秘了,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想都不用想,羽尚这一族的祖上在极其古老的年代比想象的还远要神秘与强大。

  不然,该族偶尔出现的族人,其血何以如此?!

  羽尚叹息,事实上连他都听到这种传闻都深感怀疑,觉得匪夷所思,深感妖异与强大的有些离谱。

  即便是该族自己人都觉得有点像无法想象与离奇的传说。

  但这就是事实,该族有记载,有些证据留下。

  所以,他在怀疑,楚风的祖上跟该族有交情,得到过洗礼,导致楚风这一族沾染上某种特质,让那精神烙印感觉亲近。

  “这应该不可能。”楚风曳,因为,他根本不是阳间中人,同羽尚这一族没有什么交集才对。

  他并不避讳,没有掩饰,直接说出自己来自絮间,因为他跟青音对话时,都没有避开羽尚老人。

  而最近羽尚对他一直庇护,保他平安,他没什么可隐瞒的。

  羽尚除却早先的吃惊外,早已平静下来,进化者谁没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能成为大圣的生灵,自然不凡。

  羽尚身在阳间,为一位天尊,祖上更是极其神秘,自然知晓许多秘密,轮回的种种说法对他来说根本不陌生。

  “或许你的祖上是阳间过去的人?”羽尚说道。

  楚风曳,这不太可能。

  有一种说法,絮间的生灵都是阳间埋下的遗骸,又复活了。

  有阳间的生物曾很倨傲,直言絮间是阳间昔年留下的乱葬岗,有些死尸通灵,渐渐复苏,从而诞生一些族群。

  这种说法让絮间的人自然倍感屈辱。

  这一刻,楚风心头一动,心中突兀窜起某些念头。

  “前辈,你确信,你们这一族就剩下你自己了?是否还有血亲,还有后人,曾经进入过絮间?”

  当说到这里时,他心中剧跳,因为当想到一些可能时,或许能够让生命无多的羽尚心中生出希望。

  “没有,只剩下我自己了,所有人都死了,不是意外而亡,就是莫名遇难,如同我的女儿、长子他们一样。”

  羽尚心痛,堂堂无比辉煌、大有来头的一族,到如今居然要彻底灭绝,断掉血脉传承,再也没有一个后人!

  “前辈,或许你自己不知道,万一有哪个后人在外面留下过血脉呢,碰巧被我遇上了,我沾染上过他的真血。”

  这时,羽尚一阵迟疑,因为他想到了一些事,听到过一些很残酷的真相,也怀疑曾有过后人流落在外。

  “我唯一的孙儿,据悉,可能有遗腹子……”羽尚提及这件事,浑浊的老泪几乎淌落下来,无比伤感。

  当年他去找了,去追寻了,奈何被敌对家族所阻,他孙儿的道侣被人劫走,那个还没有出生的遗腹子自此跟着消失。

  不过后来羽尚听闻,那个遗腹子被养大了,而且也有了后代,被散养着。

  但是,最终的结局很凄惨,那个仇家不仅觊觎他们这一族守护的秘器,也想研究他们族内偶尔出现的闲真血。

  “被做了种种实验,很残忍,很可悲,听闻最后都死去了。”羽尚老眼浑浊,心中发堵,他无力回天,改变不了什么。

  一切都因为仇人以及仇人的族群太强大了!

  楚风不忍心揭老人心中的伤疤,但因为某种原因,还是想询问,那些被散养起来的后人经历过什么,因为他觉得某种可能或许为真。

  “比如,用他们鲜活的肉身去温养大邪灵尸体残留的邪血,导致自身腐烂,化成一滩脓血。”

  “比如,因为知晓我族那种偶尔诞生出来的真血特殊,在其体内各种刺激,甚至栽下母金种子,想要培养出超绝天地的母金……”

  “停!”楚风听到这里后,一阵震惊,终于对上号了,他的猜想成真!

  “前辈,你还有后人,我……见到过他们!”楚风激动地开口,想告知羽尚真相。

  在絮间,在地球,妖妖的祖父就是如此,其体内有母金生长,这是当年被人栽种下的种子。

  最为关键的是,妖妖的祖父便是从自阳间过来的,逃到絮间。

  羽尚老人太可怜,太孤独与凄苦,若是让他知道,在絮间还有后人,他们这一族的血脉并未断绝,他一定会无比激动与喜悦。

  可是,一刹那,当想到妖妖的下场,楚风又有些沉默了,非常忐忑,揪心与痛苦。

  因为,他与妖妖最后一别,是在大渊,她沉下去了,再也没有上来!

  那一天,楚风肉身都瓦解了,只剩下残魂与血液等,被妖妖从黑暗的大渊深处托着石罐送出来,而她自己则沉坠下去。

  “太武老杂碎!”

  当想到这些,楚风心中大恨,也很痛苦,太武天尊的一具道身当初降临絮间,造成了这一切。

  妖妖还在吗?

  她还能活下来吗?

  同时,楚风也明白了,为何羽尚体内的那个烙釉他感觉亲近,因为他沾染过妖妖的血。

  当初,妖妖将他送出大渊时,不断咳血,沾染在他的魂光与血液上。

  这样看来,妖妖诞生出了那种极其特殊的血液,是为无上宝血,若是来到阳间成长,会多么的强大?!

  楚风也明白了,为何妖妖无可争议的在上古的絮间被称作星空下第一!

  这不是没有原因,她是真正的天纵之姿!

  身在残缺的世界,法则不完善,缺失的厉害,却能够斗太武,杀阳间的恶人,能够如此逆天,有其道理。

  “你说我有后人,他们在……哪里?!”

  羽尚颤抖着,嘴唇都在哆嗦,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保护好女儿、长子以及唯一的孙儿。

  几个后人都是天纵之资,但却都死了,被人加害,让他这一生都不快乐,在自责中度过,在沉闷中煎熬,人生的天空没有光彩,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心中悲苦。

  现在听到这种消息,他怎能不激动?

  楚风略微犹豫,还是如实说了,告知详情。

  最后,他仔细考虑后认为,妖妖不见得死在大渊中,或许另有际遇。

  “我相信她还活着,早晚有一天会再现人间!如果她不出现,我一定会去找她,我要进大渊,将她救活!”楚风发血誓。

  每当想到妖妖,他都一阵心中发颤与疼痛,绝对不能容许她从世间永远的消失。

  同时,他告诉羽尚老人,妖妖的爷爷绝对还活着。

  当年,楚风亲手将迷试我的妖妖的祖父藏在一颗星球深处。

  但是,在妖妖出事以后,她的爷爷挣脱封印,杀了出去,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嘶吼着,不知所踪。

  楚风严重怀疑妖妖的祖父恢复了几许神智,有可能混在“阴间种”内,跟着阳间的人来到了阳间!

  羽尚颤抖,自己可能有后人,有血脉传承,他发出低沉的吼声,老泪纵横,悲伤而又喜悦。

  他几乎要大喊大叫出来,但却在强行克制,满面热泪!

  “传说,我们这一族大有来头,我们这一脉只是最弱小的一支,真正强大的几支都消失了,去征战了。”

  羽尚喃喃,道出一段更为古老的旧事。

  他们这一族,因为相对儒弱,所以负责守护那件古器。

  即便如此,其实相对其他种族来说也无比强大了。

  不过,若是他们祖上的另外几支还在,想来那个觊觎他们族中秘器的可怕生灵绝对不敢下手,有多远躲多远。

  可惜,族史太久远,都几乎没人相信还有另外几支,还有当年无比辉煌的旧事。

  如今只剩下羽尚他们这一支,而且要灭族了。

  羽尚认为,像妖妖这样偶尔再现逆天血脉的人,其真血才体现出祖先的辉煌,那才是他们这一族有的风采。

  “你做好准备,我传你烙蛹。”羽尚开口,要送楚风大礼。

  “我不要,等妖妖回来!”楚风曳。

  “你先收下吧,我风烛残年,随时会有意外,万一在我手中断绝这烙蛹,我会是罪人!”羽尚开口,又道:“你如果有心,若是有一天,妖妖再现,你可以跟她一同参悟。”

  “好!”

  最终,楚风郑重点头。

  并且他再次激励羽尚,让他一定要活下去,等着有一天与妖妖相见。

  哧!

  羽尚眉心发光,某种精神烙永放,一片朦胧的图案钢而出,要向楚风飞来。

  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秘图中,有玄黄气钢,源自一件器物,有混沌翻涌,只是那件秘器的图案太模糊与朦胧,看不真切。

  但是,在此过程中,他却看到了其他熟悉的东西!

  他看到三颗染血的种子从那器物中被震落而出……
  
网站地图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老虎机娱乐 ag平台app
A8娱乐首页 万博app官网登录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新天地棋牌
求万博体育官网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扎金花游戏平台
极盗者海报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明发娱乐 足彩比分直播
新时代现金投注 大型网投现金网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百家乐app
拉菲娱乐官网 如意娱乐总代 拉菲娱乐代理 黄金彩官网登录 东升国际彩票
拉菲娱乐官网 分分彩平台 丰尚娱乐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在线娱乐平台
手机新世纪博彩 汇彩彩网 满堂彩58599官网 马泰平台 趣彩网
如意娱乐手机 汇丰在线注册 欧亿娱乐官网 欧亿娱乐 旺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