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药,那是什么?楚风狐疑,接近到眼前、都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冰冷气息的生物竟在喃喃着一种药物的名字?

  不过虽有疑惑,但现在楚风更多的是发毛,实在太被动了,生死皆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觅食者要是给他来一下,楚风严重怀疑,便是动用轮回土与黑色芯矛都不见得能挡住。

  他不敢轻举妄动,不到不万不得已,他不愿取出筷子长的黑色芯矛这种大杀器,除非没得疡了。

  甚至,他都没有睁开火眼金睛,怕刺激这个觅食者。

  大雾很浓,无边无际,将整片雍州阵营都覆盖了,数以百万计的进化者都在退走,都在逃离此地。

  但是,现在楚风走不了,被锁定了,被这种莫名的生物盯上了。

  不远处,齐嵘僵硬在地上,但毕竟是一代天尊,片刻后他就复苏了,睁开眼后就要遁走。

  然而,还没尤他起身,觅食者嗷的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如同亿万厉鬼合在一起发出的怨气,灰雾激荡。

  噗通一声,齐嵘刚稍微动弹,就又一头栽倒在那里,眼前发黑,再次昏死过去。

  楚风头皮发麻,这还真是以天尊级以上进化者为食物的可怕生物,随意的低吼,就让齐嵘僵死过去。

  其实,楚风也在庆幸,即便他有种魂光将崩开的感觉,但毕竟没有受到致命的冲击,对方未针对天尊以下的人。

  他鱼担心羽尚,怕他出现意外。

  果然,这一刻他感受到大帐中有动静,羽尚要挣扎着出来。

  “前辈,不要妄动,等在那里!”楚风急切传音,告诉羽尚,这是觅食者,专门针对强者,而他在外面却没事。

  羽尚有些忧虑,怕楚风出现意外,但是,最终被楚风非常焦急的传音所阻,疡未动。

  其实,他也动不了,觅食者又一次发出了嚎叫声,羽尚也倒下去了,昏死在地上。

  这片地带清净了,两位天尊仰头栽倒,楚风僵立在原地,而其他人都跑了,逃出浓重的大雾区域。

  在死寂中,楚风感应到一个生物在围绕着他转动,走了一圈,又注视别处,依旧在喃喃三生药。

  随后,这里陷入死寂中,但是,楚风却越发觉得可怕,感觉像是脱离了阳间,进入一片莫名的世界。

  阴雾翻涌,覆盖了天上地下。

  无论是瞻州阵营还是贺州阵营,所有人都在眺望,都感觉不可思议,因为整片雍州阵营都像是陷入了阴间,坠入地府中,太昏暗了,阴气浓郁的吓死人。

  在大雾中,在死寂中,楚风突然听到了幽远而又慑人的铃声,像是某种可怕的野兽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在爷。

  同时,他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气,觅食者就在附近,不时在眼前与背后出现,速度太快,忽左忽右,地面都在下沉,土层无声的湮灭,觅食者在寻找什么。

  楚风彻底豁出去了,睁开火眼金睛,不然的话被对方来一下狠的,都不能提前发觉。

  他想看一看所谓的觅食者到底是什么!

  终于,他看到了,浓重的大雾中,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正在移动,快到不可思议,在整片区域出没。

  但是,他迈步时,无声无息,不断的幻灭,有几次几乎与楚风脸贴脸,难怪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不过,他的面孔上披散着头发,看不清真容,而且即便是火眼金睛也不能透视,望不穿那发丝。

  觅食者身上穿着破烂的衣物,很像是传说帜母金编织的金缕玉衣,可是却早已腐烂了,很难想象究竟经历了多么久远的岁月。

  灰发披散,破烂衣服上是暗黑色的血迹,但早已干涸,这个人如同幽灵,偶尔发出嚎叫声,则慑人心魄,让人觉得灵魂都要随之而崩开!

  这还是他所有气息内敛的结果,并不针对楚风这种弱小的生灵,不然的话,就如同天尊般,可能就死了。

  不过,楚风也有所怀疑,这个觅食者并未吃齐嵘,他还好好的活着,只是昏厥过去了而已。

  铃声来自哪里?并不是源自这个披头散发的觅食者。

  嗯?B一刻楚风震惊了。

  他终于发现了秘密,很震撼,也很可怕,在这个觅食者背后的空间是塌陷的,宛若连着一方世界。

  随着觅食者走动,那塌陷的空间也随之而动,他像是背负一方世界。

  铃声源自那个塌陷的世界,有一只猛兽在那里面徘徊。

  楚风深感吃惊,这是什么情况,背负一方世界的觅食者?

  那空间中有什么秘密?

  楚风双目中金色符号闪烁,反正双方都已经这么接近了,觅食者真要对他下手的话,也不会留情了。

  他盯着塌陷的世界,想要窥尽秘密。

  一瞬间,他感觉天旋地转,让他几乎要昏厥,因为那塌陷的世界在旋转,有种奇异的能量弥散。

  那是一个漩涡,不断转动,像是一片黑暗的星空在缓缓旋转,要将人的心神吸附进去。

  在那里面非常昏暗,像是螺旋而进,不断深入,在途中密密麻麻,有些生物,像是死尸,又像是失魂者,在漂浮,在游荡。

  这是什么情况?

  楚风深感震撼,觅食者背负的塌陷的漩涡世界中,像是一片死域,有各种丧尸般的东西在游荡着。

  最为关键的是,这世界不断深入,螺旋而进,最深处那里传来浓郁的腐烂气息,死气滔天。

  这很奇怪,楚风没有关注这个塌陷世界时,他没有闻到气息,可是现在,那腐烂味道与死气像是铺天盖地而来。

  铃声就是源自螺旋而进的较深处世界帜一头猛兽,它在黑暗阴影中不断哀鸣。

  很像是一头地狱犬,高大如山,漆黑如墨,很可怕。

  楚风用力曳,这情况很不对,觅食者背负塌陷世界,里面有诡异与妖邪的状况,怎么看都觉得太异常了。

  楚风让自己静心,盯着漩涡世界,发现里面的许多行尸走肉都在无意识的在死域中走动,生前疑似无比强大。

  他盯着那里,双目金色符号慑人,看到了那片死界中更深处的东西,有一些破碎的金属片。

  当!

  当他注视到那些悬浮的碎片时,竟听到了钟声,像是可以贯穿古今未来,震慑人心,让他整片心海都一阵悸动,心神都要成为空白了。

  “有古怪!”楚风吃惊,没有放弃,继续盯着看,而且几乎要看到了那漩涡世界帜痉。

  恍惚间,他看到一个人,背对外界,盘坐在那里,身体前倾,一口破碎的大钟散落在那里,那人浑身是血,半伏在残钟上。

  腐烂的气息,还浓郁的阴雾以那里为源头。

  除此之外,透过那残钟,竟还映照出残缺而又模糊的景象,一口青铜棺染血,不知道葬着谁,坠落向远方。

  “嗷吼药来!”兽吼震动。

  那是一种哭嚎声,以一种古语传来,楚风不可能听懂,但是有一股孱弱的精神能量荡漾,传到外界,让楚风意识到那是什么意思。

  伴着兽吼声,伴着哭声,那漩涡世界帜黑色巨兽在震动。

  楚风被惊的回过神来,他看不到漩涡最深处那背对外界而伏在参残钟上的染血身影了,可是,他却一阵心惊肉跳。

  怎么感觉像是曾经看到过,在九号给予他观看的精神忧中曾有这个人出现。
  
网站地图 a8娱乐网址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易胜博 APP下载 宝龙琪牌网址
亚虎国际APP 天时娱乐平台app 申博太阳城线路检测中心
顶级娱乐注册就送39元 神州国际娱乐app 钱柜娱乐下载 新利棋牌游戏
齐发娱乐 白金会娱乐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城博国际app
天天娱乐软件 亚美娱乐网址 每天娱乐app 大奖城导航
大神娱乐注册 彩吧2娱乐 旺彩娱乐 万博娱乐平台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拉菲彩票平台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彩票网注册 同创娱乐登陆 亚上彩官网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大星彩票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如意娱乐彩票
678彩票最新网址 鼎博娱乐网址 诺亚娱乐 亚上彩平台 天下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