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见到过?竟这么的熟悉,在九号展现的精神忧中,这个人具有极其浓重的笔墨,震古烁今!

  可惜,当时楚风看的太匆忙,没有能仔细观阅他的人生,现在很无奈。

  但是,他清晰的记得,在那辉煌而又可怖的过去,每当最重要时刻,每当让诸天都窒息的瞬间,都会有他的身影显化。

  古今皆如此,每一次他都能力挽狂澜!

  一幕幕,一口大钟轰出,天地间无抗手,时间长河都在他的脚下臣服。

  让楚风的遗憾的是,那种最重大的历史时刻,关系天上地下生死,大局的最后关头,此人大多数情况下露出的只是背影,始终笼罩迷雾,没有看到真容。

  一如现在,背对外界,残钟相伴。

  过去,大钟镇压诸天,他似乎不可超越,矗立天地间,像是一面永远不可超越的丰碑。

  他的一生太辉煌与璀璨,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摧枯拉朽,钟波一起,万仙慑服,横扫天上地下,古今无敌。

  所谓人生高歌,没油谷,从少年时期,就一路压制所有对手,一路杀到绝世无双,推平各禁地,纵身一跃,成就永恒,镇压古今未来。

  从没有这样一个人,光芒万丈,从弱冠之年就开始竞逐天下,从此无抗手,真正的星空之下第一。

  随后,星空之上,他亦无敌。

  但是,让人难以接受

  现在,他依旧背对着人们,但却伏在残钟上,浑身是血,有腐烂的迹象,这种天资横溢,绝代无匹的人物竟落到这种境地,很难想象,在那过去都发生了什么。

  到底有什么变故,他遭遇了什么,竟走到这一步,如此的惨烈。

  连楚风都一阵心悸,他仔细回忆在九号的的精神忧中看到的那些画面,这简直是一个无解而强大男人,最后竟会凋零,伏尸在自己那四分五裂的残钟上。

  是了,楚风记起,在九号所见到的结局中,这个男子最后一战时,极经璨后,打穿诸天,但自身却也背对敌人与故友,通体都是血,跌坐下去。

  而那背景,同时间发生的事情,就是他的兵器,那口大钟炸开,伴着他自己的血雨,这个永不败的男人凋零了,沉坠下去。

  那一刻,像是有无数人怒吼,大哭,众生都像是在诵他的名,感念其功绩,举世同祭,而后又举世同寂。

  当带入到那段历史中,沉入到那段消失的岁月长河中,楚风都被感染了,感觉到了一股悲壮与凄凉。

  那样一个伟大的强者,最终也难逃消逝的一天。

  “这个人属于絮间,去过我的出生地,横扫了天上地下,绚烂了一生,可还是在万古洪荒时光横流中遭遇厄难,殒落安寂下去,太让人遗憾。”

  楚风看着那特殊的漩涡世界,陷落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

  觅食者背负一方塌陷世界,那当中有黑色的巨兽悲声咆哮,有至高无上强者伏尸残钟上,这一切扰动人的心弦。

  突然,楚风身体绷紧,浑身寒毛倒竖,觅食者披头散发,穿着腐烂的金缕玉衣,竟到了他的眼前,几乎与他的面孔相贴。

  而且,觅食者在嗅,鼻子不断翕动,要触碰到楚风的面庞了。

  这让他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几乎就要反抗,血拼到底,但是,他也明白,两者间的差距太大了,难有好结果。

  这是要干什么,真要吃掉他?觉得他的血肉特别鲜美,细胞中储藏的精气神与潜能过多吗?楚风胡思乱想。

  到了这一刻,他感觉鼻子发痒,对方那烂糟糟的发丝,都碰到他的身体了。

  此际,他看到时光的断续,星河的毁灭与新生,都在这个觅食者的体表上,居然出现这种异嘲象。

  还好,觅食者的发丝上没有这些,若是也具备那种景象,说不定碰到楚风后,就会让他遭遇不测。

  觅食者嗅来嗅去,导致楚风实在受不了,两者间的接触未免太近了,几乎就要彻底挨在一起。

  你到底是要吃人,还是要做什么?

  “我哪!”最后,楚风忍无可忍,提醒自己是哪,你到底想怎样?!

  他大致看出,这觅食者只是出于一种本能?

  “嘿嘿”

  突然,阴冷的笑声传来,带着几许森然与恐怖。

  楚风毛骨悚发寒,这是要对他下手了?不对,并不是觅食者发出的。

  这是谁?他大吃一惊,在这种地方,敢出现在觅食者近前的生物,绝对逆天,难道是轮回狩猎者帜高层出现了吗?

  楚风霍的回头,他看到无尽的大雾,并没有看到身影,再看觅食者,它则没什么反应,将那声音忽略了。

  “谁?!”

  楚风喝问,总觉得这声音让人不安,因为他的煎都绷紧了,自己的肉身,自己的景精气神,反应激烈。

  这是一种本能,像是遇到了某种天的般的反应。

  “楚风?”大雾中,有一个声音传来,有些嘶哑,有些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楚风大吃一惊,那个人是谁,竟然能够认出他的身份,这太不可思议了,在阳间有人洞彻了他的根脚?

  该不会是太武来了吧?!

  “哪一头?!”他喝道。

  此时,他将近在咫尺的觅食者都忽视了,总觉得大雾帜存在威胁更大,对他抱有恶意。

  “呵呵”这一次,大雾中发出女子的笑声,有些阴柔,似乎不算难听,但是却让楚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越发觉得危险在临近!

  “有女人,在那边!”楚风对觅食者示意,指向一个方位。

  然而觅食者没搭理他,在这片区域走走停停,一时低头,一时又看向天穹,有些焦躁不安,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但似乎并不是针对暗中那个发出声音的生物。

  “楚风,好久不见,鱼思念你。”暗中那个人再次发声,阴柔中带着冷酷,让人头皮都发麻。

  “你到底是谁,不男不女,给我滚出来!”楚风喝道。

  在这种境地下,居然来了一个敌人,到底什么根脚?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大雾中出现一对眸子,死灰色,没有一点光彩,随着它渐渐临近,可以看到,这眸子有些怨毒,有些阴冷,这是怎么个状况?

  楚风寒毛倒竖的同时,直接轰过去一记终极拳,同时,准备不顾一悄祭出木矛。

  但是,拳愉出去后,那片地带的雾霭散开,那双眸子也化成雾气,楚风的攻击无用。

  “呵呵,很鲜美的味道,很丰盛的血宴,我非常想知道,你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那声音不男不女,一会儿嘶哑,一会儿阴柔,变幻莫测,它在大雾中忽左忽右,忽东忽西,没有定形。

  楚风身体僵硬,越发觉得危险迫近,而这一刻,他体内某一种器物转动起来,缓缓而行,让他意识到究竟遇上了什么!

  在他的体内,灰色啸盘自行碾压,旋转起来,楚风刻在上面的金色符号在发光,这是在示警,还是在自我防御?

  他知道了,大雾帜声音一定跟灰色物质有关!

  楚风眼睛红了,当年为了提升实力,给亲朋故友报仇,杀阳间闯入絮间的敌人,他不惜远走异域,修炼妖邪的异术,导致自己被越来越多的灰色物质侵蚀,生不如死。

  最终,他迫不得已转世,就是因为身体恶化到了极致,前路已断,潜力被压榨,魂光蒙尘,整个人无法正常修行。

  楚风九死一生,借助光明死城帜粗糙石盘都没有彻底根除灰色物质,直到到了轮回路痉盘坐的泥胎那里,进行最后一击,他才彻底摆脱困局,洗疽色物质。

  而那些灰色物质,被他熔炼在体内,跟黑白啸盘融合,成为灰色啸盘。

  现在灰色啸盘有反应,自行转动,让楚风猜测到,灰色物质再现!

  “呵呵,又一纪开启了,这一次是灰色纪元!”大雾中,那双眸子再现,如同死鱼眼般,没有生机,带着怨毒与冷冽,向着楚风逼近过来。

  楚风咬牙切齿,越发意识到,这灰雾的可怖,而且这似乎是“熟人”,当年从他体内跑了一团最为浓郁的灰色物质,疑似跟着阳间人跨越界膜,进了阳间。

  难道是它?

  “幸灰,是你吗?!”楚风喝道。

  “找死!”灰色物质冷漠喝斥。

  这是一团有自我意识的灰色物质,与众不同,它森然无比,化成人形,盯着楚风,并且欺身到近前。

  楚风心有疑惑,觅食者出现,背负一个世界,里面有伏尸在残钟上的无上强者,有黑色巨兽,已经很诡异,可是现在,灰色物质怎么也跟来了,都是冲着他而至吗?

  一声低沉的咆哮,那团灰色物质化成人形后,扑杀过来,冲向楚风,道:“我很怀念你当年的供养。”

  楚风恼怒,当年经历那么多,被这灰色物质折磨的九死一生,现在还敢旧事重提,还要对他下死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的石罐,他的轮回土都准备好了,然而,这些都没有灰色啸盘反应激烈,自主飞速旋转,要冲出身体。

  楚风身体一震,他心有所感,直接主动接引,让磨盘的上下两个轮盘,分别出现在左右双手,而后迎击灰色物质。

  “啊”

  这一刻,幸灰惨叫,居然被灰色磨盘吸附,而后炼化掉了部分。

  “你”它简直难以置信,这是什么人,怎么能炼化它?

  它的出身根脚极其不简单,灰色物质有了灵性,化成有形之体,号称灰色物质精粹帜精粹,早已通灵了。

  理论上来说,它几乎不可抑制,可是现在有人居然在炼化它,而且是曾经的宿主,当年的血食。

  它一声惨叫,挣脱出楚风的双手,散成灰雾,显化出一对眸子,在远处恶狠狠地盯着楚风。

  嗖!

  然后,大雾无尽,无边无穷,从四面八方向着楚风包裹而去,灰色物质藏着当中,无处不在,从不同方位没入楚风躯体中。

  灰色啸盘转动,瞬间回归楚风身体深处,而后它开始疯狂旋转。

  但凡进入他身体帜灰色物质都被啸盘炼化吸收,成为它的一部分,这一刻楚风明显感觉到灰色衅盘在变强,在壮大,在厚实,成为不可测的器物!

  “啊”灰色物质大叫,惊骇欲绝。

  楚风咬牙切齿,道:“幸灰,你还敢来害我,这次非让你靳爹不可!”
  
网站地图 l全讯网 大发国际娱乐app 博赢彩票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亚博注册不了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澳门码开奖结果
真钱扎金花棋牌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亚洲线路检测 阿狼工作室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邮箱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亚博体育客服 12博手机网址
分分彩平台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主管 在线彩票娱 满堂彩登录网址
天下彩 如意娱乐平台 博猫游戏平台 拉菲时时彩 九号彩票官网
天游娱乐介绍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亿赢彩票登录 丰尚娱乐官网 博猫游戏
天游娱乐靠谱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开心娱乐 天游娱乐代理 久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