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爹?

  灰色物质通灵后,早已打开了通天之门,前途不可限量,注定要涉足终极领域!

  可是现在,他当年的宿主、血食,居然让它叫爹爹,气的它简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涅槃。

  它想立刻吸掉楚风的肉身精髓,让他瞬间苍老十万载,成为烟尘,沦为粪土,让这个血食明白有些生灵不可惹!

  “嗷”可是现实情况却是,它惨叫着,剧烈挣扎,被楚风体内的啸盘黏住,不断被炼化,不断被碾压,它自身在缩小。

  “叫爹爹!”楚风再次逼迫,吃定了它。

  灰色物质这叫一个气,它终将会是无上领域中的存在,现在能够通灵,踏出这一步很不容易,结果却遭遇这种羞辱。

  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一个潜力无穷的灰暗种子,若是明晓究竟,一定会引发恐慌,引发世间大乱。

  但是,楚风在怎么对它?

  他真是受够灰色物质了,想到当年种种,他直用脱下鞋,对灰色物质进行抽打。

  拿鞋底子抽它?灰色物质精粹简直要疯了,竟然这么羞辱它。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它恼羞成怒。

  “当然知道,我想用鞋拔子抽你,大嘴巴扇你,别在我面前你装,早受够你了!”

  正是因为对它深恶痛绝,想到那些非常不美好的回忆,所以楚风明知道用鞋底子杀伤不了它,还是故意这么糟践它。

  “叫爹爹!”他又一次威胁与恫吓。

  灰色物质怒吼,早知如此,它真恨不得回到从前,将絮间的楚风干掉,让他成为一滩发臭的脓血,不给他任何机会。

  它怎么也没有料到,当年病入膏肓、没有任何活下来可能的血食,现如今不仅起死回生,还活蹦乱跳,并且能够反克它。

  当真是世事难料,让它又恨又急。

  哧!

  灰色物质发现自己的精粹就在这么片刻间少了三分之一,冒起阵阵轻烟,它不断被炼化,情形极其严重。

  至于楚风,浑身舒泰,随着体内那个啸盘越发的凝练,逐渐的“结实”,他能体会到一种强大,一种收获的喜悦感。

  都不用多想,啸盘将来必成“大器”!

  这一刻,楚风有种错觉,在袅袅灰雾正蒸腾中,他仿佛要羽化飞升,踏入上苍般,身心都很愉悦。

  他的所有细胞活性在激烈变强,几乎要突破大圣层次,实现一次神话蜕变,直接闯入映照领域中!

  灰雾翻腾,将楚风淹没,无论是体内还是体外都是浓郁的灰色物质,而且“纯净”程度前所未有,堪称古来罕有的灰色物质精华。

  正炒说,若是被这样的物质侵蚀,别说楚风,就是无比强大的人物,也要遗恨终身,这辈子被毁掉,勉强活下来,自生也将极尽不祥。

  可是现在,对楚风来说却是一种享受。

  他有一种冲动,有一种错觉,现在是不是可以修行异术?不断击杀敌人,从而吸收神性劣、道祖物质等,飞速变强?

  因为,他无惧灰色物质的侵蚀了,所谓的弊端对他来说,根本不再是问题!

  在楚风的体内,灰色啸盘浓缩,越发的朴实无华,但是却也更加的不可预测,在上下两个磨盘间,金色符号流转,熠熠生辉。

  “楚风,你敢这么对我”灰色物质嘶吼,如同一头厉鬼在长嚎,凶狠而怨毒,但是,马上它又叫道:“爹爹!”

  楚风都有些无言,这口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楚爹!”

  灰色物质又一次改口,焦急无比,它实在承受不住,已经被楚风磨灭一半的躯体,灰色物质不足五成了。

  与此同时,它化成一位绝色丽人,楚楚可怜,显化在楚风的神识感知中,苦苦央求放它一马。

  她清丽绝伦,二十岁左右,明眸带着泪水,泫然欲泣,白衣飘舞,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复柔弱。

  但是,楚风怎么可能罢手,早已知道她的本质,因此恶狠狠地的开口,道:“等你道行再增长五千年,再去魅惑别人好了,现差的远。”

  “楚爹爹,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人家?”灰色物质化成的空灵少女,莹白的俏脸上挂着泪痕,依旧在哀求。

  “别肉麻,叫楚爷都不行!”楚风不仅没有罢手,反而竭均能,恨不得立刻将它炼化掉。

  “我@#”

  一刹那,灰色物质翻脸,带着怨毒之色,疯狂诅咒,恨不得立刻将楚风干掉,结果却是它自己不断缩小。

  “啊”

  最后,它一声惨叫,自我解体,想要玉石俱焚。

  轰的一声,楚风体内的灰色啸盘镇压,上面的金色符号普照圣洁光辉,笼罩所有灰雾。

  在哧哧声中,灰色物质被炼化的更迅速了。

  最终,它只逃走一团雾霭,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弱小了很多。

  在诅咒声中,在恨意中,它极速远遁。

  楚风追赶,但灰色物质自行散开,融入虚空,无影无形,逃命而去,最终跑掉了。

  它遭受重创,连灵性都险些散开,须知通灵不易,能走到这一步非常艰难,是异域众神供养了它。

  当年楚风在异域见到的各个时代的神荷谓功不可没,诸神王的大量血肉精粹被侵蚀后,造就了它。

  这时,楚风停下来,因为觅食者在跟着他,一直不离左右,还围绕着他转动,让他一阵发毛。

  他无惧灰色物质,但是对这个觅食者却很忌惮,而且觅食者背负的塌陷世界太邪门了,非常瘆人。

  不过,楚风心情不坏,刚才短暂的熔炼灰色物质,他体内的啸盘再次异变,而且让他自身有种莫名的体会,沉浸在金色符号中,竟要顿悟。

  霎时间,楚风身体发热,细胞活性激增,他竟要蜕变,踏足映照领域?

  不借助花粉,从圣人踏进映照领域中,古来没有几人,都是特殊的存在,被成为进化史上的神话。

  现在,楚风是大圣身,从这个境界中突破进去,那绝对极其惊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现在若是进行一次生命的跃迁,蜕变成功,就是秦珞音所说的神话中的神话!

  自此之后,自身将有无尽的潜能!

  “我要成为神话中的神话!”楚风咬牙。

  然而,在他的身边,觅食者披头散发,又一次凑到近前,几乎贴在他的脸上,不断的嗅,让他感觉极度危险。

  楚风猜测,难道他身上有所谓的三生药的线索?

  很快,他想到了三颗种子,该不会是它们吧?

  这让他担忧,能够走到这一步,全都是因为三颗神秘的种子,如果今天失去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现在,他不敢妄动,没有办法肆无忌惮的去蜕变与突破,但是这种感悟,这种肉身活性激增的状态却铭记在他的心海中。

  楚风静心,很快他又古井无波了。

  现在外部环境太恶劣,他不可能心无旁骛的进化,但是,他把握与记下了现在的感悟,等天时地利人和时,再去撕裂神话也不晚。

  “前辈,你好,我是楚神王,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曹神话,你总是围绕着我转动,有事吗?”

  楚风开口,有点熬不住了,被一个恐怖的觅食者盯上,谁都受不了。

  当然,他这脸皮也忒厚,对觅食者自称曹神话。

  “药药的气息”

  觅食者披头散发,身上的金缕玉衣乃是有母金编织特殊玉石片而成,但经历时光的洗礼,岁月的侵蚀,却早已破破烂烂,他满身血污,像是遭受过重创,意识混乱,兽性大于人性。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极其危险!

  楚风知道,觅食者说的药就是那所谓的三生药,难道真在他的身上?

  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家身上也就三颗种子更像是那三生药!

  觅食者又一次临近,透过那发丝,映照出时而血红时而空洞双目,越发的危险了,如同一头野兽要发狂。

  楚风不可能坐以待毙,万一被这个觅食者直接撕裂,那他死的也就太冤了。

  他暗中准备好了轮回土,还有黑色的芯矛,随时准备自卫,进行反击。

  然而,楚风的所有准备在觅食者面前都失效,很难想象这个披头散发的怪人到底有多强,几乎是一念间,就禁锢天地。

  楚风感觉眼前发黑,自己的身体被抛飞出去,然后身上的一些器物就易主了!

  他心头剧震,栽落在地面上。

  “三生药复活!”

  在觅食者背负的世界中,有一头黑色的巨兽在嘶吼,在咆哮,震动了那片昏暗而又死寂的世界。

  这头黑色巨兽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望着塌陷世界最深处那个满身是血、伏在残钟上的身影。

  “找到三生药了,一定要复活过过来啊!”它在嚎叫。

  这让楚风震撼,那个背对外界、曾经打穿诸天的无上强者,一生都辉煌璀璨,这个没有低谷的男子,难道还能当着他的面复活过来不成?

  楚风很吃惊,盯着那塌陷世界的最深处,那里有很多钟体碎片,更有残钟在轰鸣,在颤动,像是在哀恸,想唤醒自己的主人。

  可是,那具尸体都已经腐烂了,散发着浓郁的死气,这样的人也能复苏活过来吗?!
  
网站地图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ag真人视讯开户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齐发娱乐首页 龙8官方网站 诚博安卓手机APP
澳门赌盘 白金会娱乐 l全讯网 满堂紅游戲
世界足球队排名 a8娱乐官方网站 携程商家 贵族娱乐网站
手机验证送38 澳门皇冠 吉利文娱 兴发博彩
大众彩票网址 拉菲平台登陆 在线娱乐平台 趣彩彩票官网 拉菲平台代理
澳彩城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新宝GG 如意娱乐彩票 盛源彩票
博猫游戏软件 万博娱乐网址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合一亚洲彩票 多彩彩票网
彩票网 下彩网和趣彩网 678彩票平台 腾讯分分彩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