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诺依当日说的话竟然成真,连路边的一株杂草都结出了鲜红的果实,馥郁芬芳,不再平凡。猎  文网

  楚风心中无法平静,思绪起伏!

  这个世界不同了,不可理解!

  楚风心有悸动,这样的变化让人不安,一切都出了理解,各种异变正在生。

  “这东西能吃吗?”

  不得不说,周全的心真的很大,闻着浓郁的果香,他恨不得咬上一口,到现在竟然还有这种心情。

  “你试试看。”

  “不行,我可不敢,谁知道有没有毒,一株杂草结出红彤彤的果实,这真跟见鬼了似的!”周胖子曳。

  可他却咽了一口口水,因为这绿油油的野草上长出的果实太诱人了,果香扑鼻,远比平日所见到任何水果都要香浓。

  就是楚风都深感意外,这果实带着晶莹的光泽,如同红玛瑙般,一看就非常可口,怎么会是一株普通的草长出的?

  列车上的其他人也都称奇,但是,却也没有太震撼,因为近日生了太多的事,尤其是远处那株银杏古树有些令人瘆。

  野草结果虽奇,但人们不是很怕。

  但那株巨树则不同了,人们严重怀疑,它是否要成精,会否造成灾难。

  “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总觉得心绪不宁。”一位中年男子脸色苍白,他没有下车,一座坐在这里。

  可是,列车停下后就不动了,始终没有再启程。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半刻钟,楚风也下车了,在站台上眺望。

  那株古树太磅礴了,整体比一般的山都高大,枝繁叶盛,遮租里的城镇,这种巨树想不引轰动都不行。

  “快看,我们带回来了什么。”

  不远葱几人走来,各自持着一人多高的叶片,如同芭蕉扇,那是银杏古树的叶子,而今大的惊人。

  更有一个青年男子抱来一颗果实,足有水盆那么大,他很吃力,那是银杏果,通体淡黄。

  “你们采摘的?”有人惊问。

  “怎么可能,从那边捡来的。”

  他们指向远处。

  银杏树太庞大了,有些枝桠横空而过,都已伸展到了这边,地上有落叶也有果实。

  “当地不少人都准备离开了,他们心中惴惴,很不安。”有人说道,了解到这一情况。

  “列车停下这么长时间都不走,我想知道前方到底有什么变故,这可不是第一次了。”

  一些人等不下去了,十分焦躁。

  到现在为止,乘务员也没有告知到底什么情况。

  周全碰了碰楚风的胳膊,小声道:“兄弟,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么多年来,这条铁路都没出过事,今天太怪了。”

  “希望早些离开。”楚风点头。

  足足过去一个多斜,在许多人都心给躁,已经等待不下去,列车才再次启动,终于要离开此地。

  “谢天谢地,总算要离开了。”一位老人长出一口气,事实上很多人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远处,乌云翻滚,喀嚓一声,一道雷电劈落下来,这天气变快的太快了。

  转眼间,就要有暴雨了。

  一时间,这块区域黑暗了下来。

  还好,他们都已在列车上。

  “天啊,那里怎么在光?”有人惊呼,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远处那株巨树钢一层蒙蒙绿光,很朦胧,也很恐怖。

  那树在爷,在电闪雷鸣中,显得有些妖异。

  雷光将它覆盖了吗,还是它自身出的?

  这么高大的一株树,多半会被劈毁!

  “轰!”

  突然间,人们听到一声巨响,那巨树光,许多枝桠折断,不少巨大的叶片落下。

  乌云遮拢,天色黑暗,唯有那里明亮,所以能够看到。

  一枚又一枚银杏果实破开,而后出现诡异的一幕,它们竟然如同蒲公英的种子一般,漫天飞舞。

  落下来的果实,出朦胧的光,带着银白的绒毛,如同一柄又一柄小伞,飘向远方。

  “这是银杏树,还是蒲公英啊?!”周胖子狠咽口水,因为他觉得喉咙干,这一幕太湘。

  车厢内,人们瞠目结舌,那一幕很神异,让人觉得心慌,太不可思议了!

  当漫天种子洒落后,在雷电中,那株古树寂静了,枝桠稳固,不再折断,整体矗立着。

  直到大雨滂沱,噼里啪啦的落下,雨幕模糊了窗子,什么都看不到了,人们还在失神呢。

  列车远去,什么都见不到了。

  “兄弟,是这世界疯了,还是你我疯了,我都看到了什么,怎么跟以前的认知相冲突啊。”周全跟楚风说道。

  受到冲击的何止是他,列车上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们已经远离那里,不知道身后究竟会生什么,总觉得,这天地在躁动,一切都有些不同了。

  许多人低下头,看手中的通讯器,查看新闻,想从那里得到线索。

  可是,并没有关于银杏古树的消息。

  不过,其他各地的异常倒是被报道了不少,有的地方现消失千年的闲兽类,有的地方干枯百年的古井开始涌出甘泉。

  种种预兆都很不一般,像是要揭示什么。

  “王屋山有紫霞流淌,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人惊疑。

  这则报道惊人,但依照通讯器上的各地评论来看,大多数人都不相信。

  经历过异常之事后,列车上不少人却是将信将疑。

  随后,又有报道称,洞庭湖水面光泽灿灿,碧朦胧,白雾袅袅,宛若仙境。

  这引人们的猜测与议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驶过暴雨区,进入另一片地界,天光很亮,与那片漆黑的天地相比,截然不同。

  一个斜后,关于太空悬浮的树体又有了新的消息,那是卫星拍摄下的清晰照片,国内外都有报道。

  那些树长势极快,并且经过植物学家确认,都属于地球上的物种,能在地面寻到那些种类。

  它们怎么会在高空,并且悬岗那里生长?至今没有相关方进行解释。

  毫无疑问,这趟列车的行程极其不顺利,傍晚时再次停下。

  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停在野外,不是正常的站地。

  人们不满,责问列车员究竟怎么回事。

  “我们接到通知,这条线路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各种问题,有些地方的铁轨不再平整,我们多半要彻底停下了。”

  人们哗然,随后有些慌乱。

  列车员告知,前方正在紧急排查,必须确便够的安全与稳定,才能继续行驶。

  晚间,楚风与父母通话,各地相继出现异常征兆,他很不放心两人。

  事实上,他的父母也在担心他一个人在外会遇到各种问题。

  果然,列车停下后就不走了,怕出现重大安全事故,隐患不排除,绝不可能启动。

  车厢中,很多人都在通讯,有些惶然,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各地不安宁,他们人在旅途中,渴望回到熟悉的栖居地。

  乘务员等为众人准备了水和食物。

  如果不是耽搁时间,中途停下,依照当下的列车时,晚间就会到达终点站。

  夜里,人们很不安,难以入眠,小声的谈论着。

  直至深夜,列车上才渐渐安静。

  外边漆黑一片,连星光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显得有些冷寂与可怕。

  咚!

  突然,后半夜时,一声剧震,让一车厢的人都惊醒了,全都睁开眼睛,迷茫的四处张望。

  生了什么,居然让沉重的列车震颤P什么东西在撞击它吗?

  很多人面色都略微白,不安的看向窗外。

  可是,外面漆黑一片,这是一片山地,在这没有星光的夜晚,根本看不到什么,黑的令人心悸,感觉到阵阵阴冷。

  山体横亘,林木丛生,偶有野兽与夜枭的声音传来,令人觉得瘆。

  咚!

  又是一声剧震,车厢爷,引一些人的尖叫声。

  “外面有什么,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推的动列车?!”

  一片嘈杂音。

  “不要喊叫了!”楚风喝道。

  自身先慌乱,容易出大问题。

  “我知晓这处地界,是一片古战场,当年死了很多人!”有一位中年女子声音颤的说道。

  “闭嘴,不要胡说八道!”周胖子吼道,不过他的面色却也不是很好看,有些白。

  他尺这条路线,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世界哪有什么鬼,即便有也不过是电磁场,很快就会消散,怎么可能会撼动列车。”另有人站出来说道,稳定众人的情绪。

  随后,众人现,所有通讯器都跟外界断了联系!

  这一刻,他们心中凉,一阵毛骨悚然。

  这一夜注定无眠,谁都没有心情入睡。

  很多人心中惶恐,不安的望着漆黑的窗外,盼着早些天亮,因为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徘徊,无比的压抑。

  黎明前,天色微黑,外面起了大雾,白茫,将山地彻底覆盖了。

  “外面什么情况?”周全问道。

  “我们下去看一看。”楚风说道。

  “别,不去!”周全用力曳。

  “我觉得用没问题了,如果有事早该生了。”楚风说道。

  最终,楚风与周全还有几名年轻人决定下车,想看一看究竟有什么情况。

  白色大雾翻涌,站在数米外便看不清人影,实在有些妖邪与诡异,让人害怕。

  周围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天啊,那是什么!?”突然,一个年轻人大叫,惊恐无比,眼睛睁的很大,死死的盯着半空。

  这一声惊惧的叫声,不仅让周围的几人寒毛倒竖,也让车厢中的人恐惧到极点,头皮都麻了。
  
网站地图 亚博无法取钱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娱乐平台app
88娱乐网 玛雅娱乐平台 尊龙app 新天地棋牌客服
世界杯足球名次 一元中购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万博体育平台
大奖娱乐城官网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亚美娱乐网址 金马国际APP
龙8app客户端下载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iis7站群排名查询 兴发娱乐pT
合一亚洲彩票 麒麟网 拉菲II娱乐 亿游娱乐 如意娱乐主管
优游彩票 金沙彩票 天游娱乐代理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百彩网
极彩娱乐官网 线上彩票娱乐 至尊彩票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新宝GG
聚富彩票官网 时时彩官网 爱赢娱乐注册 同创娱乐代理 如意娱乐总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