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蒙蒙,星辉涓涓,像是很浓稠的雾,将石昊淹没,远远望去那里有一团白气在蒸腾。猎  文 网

  这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石昊在进行特别的呼吸法,胸腹起伏,口鼻间有一缕淡淡的清香弥漫而出。

  史书有记载,一些老道人或者高僧坐化时,肉身不腐,满室清香,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

  有人说,这是因为,他们积年累月的研究丹药,身体长期被浸染所致。

  也有学者研究,认为原本每个人都会如此,伴着如兰似麝的味道,不过天地污浊,只有少部分人能散出原始的清香。

  现在,楚风口鼻间白雾缭绕,淡香弥漫,他自己都能感觉到,吞咽下去的口水有些甜香,十分舒服。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呼吸法,按照某种特定的节奏进行,楚风觉得身体飘,仿佛要离地而起。

  这种呼吸节奏让他的生命体征在变强,出现蓬勃的活性。

  时间不是很长,黄牛先睁开眼睛,一只前蹄指天,另一只前蹄指地,接连哞哞的叫了几声,它结束了这种呼吸法。

  满天星光洒落,楚风也跟着停下,隐约间,他有所明悟,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身体活性增强到饱和了,再继续下去也无用了。

  “喀嚓!”

  忽然,楚风听到院墙出龟裂的声响,地面轻微晃动,不是很剧烈,但却也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地震了?”

  接着,他听到惊呼声,镇上不再宁静。

  突然,街上的灯先后熄灭,各家各户也同时暗淡,断电了。

  与此同时,楚风开启通讯器,现信号模糊,随后更是断开了。

  “哞!”

  黄牛一声低吼,眸子灿灿,它昂起头看向太行山脉方向,那里有些紫霞在绽放,有银光在流淌。

  隐约间,隆隆声传来。

  剧变又开始了,虽然隔着很远,但是,已经可以感受到一股压迫,磅礴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大山更多了!”

  楚风吃惊,远远望去,太行山那里出现更多的山岳,有的足有万丈高,更胜此前。

  这才是太行山的真实面貌吗?

  镇上一片惊慌,传来人们的惊叫声。

  因为,地面在拉伸,有的街道断开了,有的房屋开始龟裂,出现可怕的缝隙,再这样下去就要倒塌了。

  唯一庆幸的是,这种变化不快。

  这一夜,注定无法宁静。

  各种恐惧不安的惊叫声,以及妇孺的哭泣声,在夜幕下不断出现,非常乱。

  轰!

  有建筑物倒下了。

  “妈妈,我怕!”

  “呜呜奶奶,这是怎么了,冬冬好害怕呀。”

  一些孩子大哭,非常恐惧。

  在这个夜晚,青阳镇大乱,这是从未有过的灾祸。

  楚风跑出去救人,让他稍微安心的是,伤亡不多,人们都提前跑出了房舍。

  当清晨来临时,青阳镇彻底大变样。

  三分之一的房屋倒塌,大多数都生在镇北那一块,像是被生生扯断的,断裂的建筑彼此相距很远。

  镇上东、南、西三个方向还好,房屋只是部分受损,出现裂痕,但是并没有倒塌。

  水、电全部断了,地裂的影响极大。

  死了三个人,伤了十几个,相对来说还用庆幸,那地裂生的很缓慢,给了人们足够的时间逃生。

  只有个别人睡的太沉,没有离开房屋,这才生悲剧。

  但这也足够让人恐慌了,从来没有生过这样的事,尤其是还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大环境在异变,前方一片迷雾。

  人们对于未知总是惶恐,因为不了解,不知道,会越觉得可怕。

  现在就是如此,这是迷一样的时期,各地异象纷呈,同时伴着灾难,谁能说出会迎接来怎样的一个时代?

  是繁盛的,还是可怖的?人们心中无底。

  青阳镇,一片愁云惨淡。

  哭泣声,不安的低语声,人们精神萎靡,惶惶不安,看不到未来。

  并且,现在水、电、通讯等都断了,跟外界失去联系,还能等到救援吗?

  人们不知道外界怎样了,是否也这样,或者更为严峻。

  “不要怕,房子只倒了小部分而已,剩下的足够我们住,断电也不可怕,我们镇上有电机很快就能用上。至于断水,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几口古井足够我们用。”

  赵三爷在说话,他是被楚风找来的,安抚人心。

  因为,赵三爷在镇上也算是德高望重,祖传的手艺,独一无二的冷兵器作坊,豁达、硬朗的性格,这些都让他颇受尊敬。

  楚风回到家中,这里位于青阳镇最东边,受损不大,只有院墙裂开几道大缝,没什么影响。

  黄牛正在遥视东方,有淡金色光束在眼中绽放,它有些激动,像是在希冀着什么。

  “你在等待什么?”楚风问道。

  黄牛不答,很安静。

  接连数日,这里跟外界隔绝,彻底断了联系。

  有人开车,尝试前往县城方向,可是许多柏油路都断开了,很长的路段都变成土路,足足行驶百余里都看不到城镇。

  这让人心中惶惶,再也不敢贸然开下去了,怕燃油耗矩不来。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县城距离这里只有十几里路,跟青阳镇根本不算远,可是现在却完全变了。

  且,路途上多了一些神秘的大山!

  有的山体乌黑,有一种压抑感,有的山体草木丰盛,猿啼虎啸,甚是惊人。

  若非这片区域还有许多熟悉的景物,人们真的怀疑到了另一个世界。

  青阳镇像是与世隔绝了,人们很悲观,哪怕镇上的电机运转了,夜晚的光明也不能驱散那种对未知命运的恐惧。

  数日以来,楚风非常镇定,并没有慌乱,他冷静的关注着这一切。

  他的父母在顺天,那是一座巨城,有北方中心之称,各种防护措施最到位,他不是很担心。

  几天以来,他按部就班,每天都在进行那种古怪的呼吸法,节奏不快不慢,但明显能感觉到自身的变化。

  他曾尝试,将院中厚重的石桌举起,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即便他体质强,以前也只能稍微搬起半尺高而已。

  楚风暗自吃惊,效果太明显了。

  早晨一次,晚间一次,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是那种特别的呼吸节奏像是在采药,滋补身体,增进肉身的活力。

  其余时间,楚风都在外走动,他在观看山川地势的变化。

  有的地方被拉伸了,有的地方没有变动,他走遍附近所有熟悉的区域,现总体面积都激增很多。

  相邻的山地、湖泊等,彼此间的距离增加了十倍有余,其他地势也大抵如此。

  楚风一阵出神,原本北方第一巨城顺天,距离这里不过二百余里,可如果按照目前的推测,岂不是已到两千里外了?

  如果想去见父母,如今很难。

  六日后,通讯器突然有信号了。

  楚风第一时间跟父母联系,双方都报了平安,可以清晰感受到两位老人的担忧,都想让他去顺天城。

  因为,那里用算是最安全的地方,各种防御措施到位,有各种应变方案。

  六朝都曾在那里建都,或许有一定的道理,即便这次剧变,整座巨城都安然无恙,那里不是拉伸地带,建筑完好。

  这让楚风更加放心,安慰他们,以后会过去的,请他们耐心等待。

  “楚风,你没事吧,老天啊,我这里变天了,县城被一分为二,紧贴着城外就有两座洪荒巨山,插入云层中,大到无边。”周全来电,跟他通话,在那边大喊着,情绪激动,道:“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一只蛤蟆,他爷爷的,足有石碾子那么大,而且,它在吃大象啊!”

  周胖子语无伦次,在那边喊叫着。

  楚风总算听明白,挨着县城的那两座神秘巨山,出现各种莫名生物,一时间虽然还没有下山,但是可以用望远镜清晰捕捉到兽影。

  周全曾看到一只石碾子大的蛤蟆,追杀各种凶兽,更是曾经扑倒一只大象,按在那里啃食。

  结束通话后,楚风一阵沉思,如果那些凶禽怪兽都跑出来,天下岂不大乱?希望它们没有办法出山。

  接着,他的通讯器不断响起,都是熟悉的朋友、同学,彼此联系,了解近况,最后互道心、珍重!

  天下要大乱了,这是楚风的第一感觉。

  这样下去,必然会出大事,肯定要失控。

  随后,他赶紧上网,看各种报道,详细了解,因为谁能肯定这通讯器信号一直畅通,说不定随时会断掉。

  世界各地都完成了一崇变!

  许多人在恐惧,不少人在哭泣,这不是他们熟悉的世界了,平和再也回不来,人们预感到暴风骤雨要到了。

  房屋大面积的倒塌,尽管生地裂时很缓慢,有足够的时间逃生,但还是有小部分人丢掉了性命。

  人们看到,两地间的距离都变大了,一般为十倍左右,这意味着整个世界的面积则大了百倍以上!

  有人在哭喊,认为地球连接着其他可怕的世界。

  也有人说,这才是大地的真正面貌,过去隐藏着一片洪荒大地,到如今才显现。

  一时间,折叠空间等理论被各方不断深加研究。

  各地不宁静,一些神异景象的照片被报道出来。

  尤其是,名山大川多瑞象,有神树开花,有圣泉汩汩而涌,而且竟有一些人在争夺,像是早有预谋,出现在那里,引人们的吃惊与猜疑。

  这几日,黄牛很安静,站在院中一直在盯着虚空,像是在关注着什么。

  但是,它的眼底深葱炽热,有兴奋,有激动,它在蛰伏,等待!

  这天清晨,红彤彤的太阳刚跃出太行山,黄牛突然克制不住了,忍不住低吼,并且招呼楚风跟上,它直接冲出院子!
  
网站地图 凯发k8 天天娱乐平台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海王星国际娱乐网
月博国际娱乐城 亚虎娱乐 全讯新2网址 365乐博
利澳国际注册 乐8娱乐注册 12bet手机登录网址 龙虎规律
凤凰娱乐网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金世豪娱乐下载 凯发k8.com
凤凰娱乐网 澳门永利赌场app 如意坊下载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同创娱乐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永盛彩票注册 拉菲II娱乐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专做彩票的网站 幸运彩票网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一号彩票 正点游戏
大神娱乐注册 丰尚娱乐招商 香港天下彩 财富彩票 万恒娱乐
如意娱乐 天游娱乐总管 国际彩票平台 极彩官网 江苏快三走势图